本部落公告

KIMI的夢世界,歡迎各位網友批評指教,或著跟KIMI作朋友,討論各種事情,我都十分歡迎。不過嚴禁廣告、人身攻擊喔!希望來這裡的網友都能夠遵守,謝謝!
2016年5月4日

弔念父親

爸爸爸爸:已經一年了。我在臉書上面的橫幅,放著送給你的詩。我的大頭照也放上和你的合照。只為了弔念、懷念、感念…我們這一生能夠當父子可貴的緣分。

爸爸:是你帶給我生命,是你養育我長大,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但是爸爸…我常想為何人生有這麼多的辛苦?有這麼多的心酸?有這麼多的人與人之間的不了解?但一想到你 辛苦的把我養大,從來沒有放棄過我,我就在想,我不應該放棄我的人生。即使痛苦,也要掙扎努力的活到最後一刻。就如同您從小辛苦的背著我爬上四樓樓梯帶我去醫院,汗流浹背的不嫌累, 您還是繼續的照顧著我,在您生命的終點前,您還是掛念著我在外頭的生活。

爸爸:我之所以出來自立生活,就是希望您不要擔心我 ,因為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我曾經夢想如果有能力工作賺錢,我一定會讓你過好的日子,也願意跟你一起度過晚年。不過這樣子的夢想,或許只能在夢中尋覓。

爸爸:我知道您過得很好,因為您不像我們 在世的人有身體跟時間上的限制,縱使有人說:「人死後什麼什麼都沒有!!」如真是如此,您辛苦了一輩子可以永遠的休息,不論是哪一種結果 ,爸爸你都是過得很好的。

一年過去了,我準備把我的大頭照跟臉書的照片換了,不代表我沒有懷念你、想念你,只是希望我有嶄新的人生 ,謝謝您陪伴我三十多年,在這個短暫物質的世界裡面,我永遠懷念著你到我生命終點…爸爸我愛你!!

繼續閱讀
2015年9月9日

風華一「聲」

易碎身軀初來臨,辜負長輩傳宗命,嚴母盼我天聰穎,奈何平庸是宿命。
慈父待我勞苦心,求學遭拒心如冰,骨斷心碎無人憫,青春寒暑無天明。
愛慾總傷有情人,成功總是非我份,無知無解又無能,身障有礙囚我魂。
夜裡渴望解生死,清醒總問誰可知?穿越虛空忘真實,只求不枉過一日。
天知我孤遇貴人,遠方輪椅等伊人,立命之年穫重生,父母終知我有能。
社會複雜明暗鬥,迷網之徒愛強頭,高舉權益築高樓,總忘溫柔是初衷。
人人際遇不相同,相聚造命業隨走,江湖冷暖在心頭,笑看人生福與禍。
父親離世教育我,為人堅強要溫柔,人死甚麼都不留,千金難買不求強。
光陰似箭歲月梭,心中太陽伴左右,人言無畏向前走,無怨無悔是盡頭。
繼續閱讀
2015年5月3日

人間異語:封閉在家25年 終於能走出來

Q:為什麼25歲才走出家門?頻果日報
A:我出生就是成骨不全症,常會骨折,只能扶著東西走一點點。爸媽買不起有電梯的大樓,只能住老公寓,我出門很困難;學校也因無法保障我安全,拒絕我入學,所以我在家待了25年。只有生病,家人才會揹我下樓。

在家就只能看電視、聽廣播。我沒受過正式教育,只有台北市社會局請老師每週來家裡上4小時的課,但也只有國小。爸媽花很多時間照顧我,尤其我一骨折,就要幫我把屎把尿。我這麼難養,爸還說當乞丐也要養大我。20歲前,爸幫我洗澡,張羅吃的。他在魚產加工廠載貨,媽在中央市場處理魚獲,養哥、兩個姊姊跟我,很辛苦。

17歲開始接觸網路,才發現好多知識看不完;青春期的欲望跟想望,也都透過網路解決。後來在網路認識自立生活協會總幹事,他研究過日本身障者的自立生活,告訴我,像我甚至比我更嚴重的身障者透過個人助理,適合各種障礙者的溝通輔具或電腦、輪椅等,還有政府補助就可以融入社會。25歲,我走出家門到協會認識朋友,之後在協會工作。6年前搬出家裡,跟幾個身障朋友合租房子,互相照應。

 


繼續閱讀
2015年3月30日

障礙者家庭免於被「礙」擊跨

最近發生了一位父親殺害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因為兒子罹患腦性麻痺,身障嚴重,需要很多的照顧。長期累積壓力,終至悲劇發生。這讓我想起一段往事。大約在二十年前的農曆年前夕,我在一次意外中,左手骨折,當時爸爸本來準備跟公司老闆一同去泰國。印象中,那是爸爸第一次有機會出國吧?但爸爸下班回家,發現我又骨折了,難過的不斷哭泣,還說不出國了,要留在台灣照顧我。當時我很難過,想到爸爸難得有機國出國,不想因為我的關係而失去機會。有天夜裡,爸爸到房間問我,如果有一天,他照顧我不了我,要帶我走,我願意嗎?當時我跟爸爸都流著眼淚,不知怎麼得,我點點頭,默許了這樣的假設。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5日

從人力支持,看「個人助理」

最近幾個月,協會的財務有些困難。歸咎原因,也是「人力成本太高」。恰巧看到朋友談到「輔具代替人力支持」這樣的觀點。從協會成立至今,有些人不看好個人助理在台灣的發展,認為「太貴了!!」要政府付錢,請人協助身心障礙者,尤其是重度障礙者,如果是24H需要協助者,一個月下來,七八萬絕對跑不掉(如果要比照115時薪),很難說服政府編列這麼龐大的預算。在不景氣的年代,大眾又是否會支持?都很有難度。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5日

社運良材:「讓子彈飛」與「悲慘世界」

我一直覺得「讓子彈飛」跟「悲慘世界」是社運的夥伴應該好好觀看,細細品味的兩部電影。剛好,他們一成一敗,一正一反,一中一西,成為很好的教材。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5日

從太陽花學運,到深思民主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我進出立法院周圍約十次。除了認同肯定太陽花學運,太陽花學運我更想知道現場的公民、以及各個社運、公民團體,是如何「看待」民主、以及服貿議題的?
有一天晚上,在青島東路上,有位名嘴談論起民主的價值。當時有位民眾提出異論,大意說:「如果領導者的想法,比起多數人民更有遠見,甚至更好,只是不被理解而已,那怎麼辦?多數人民的想法一定都是正確的嗎?」不可否認,這位民眾提問的非常好。我們常說「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但也有人說「群眾是盲目的。」「民粹」跟「民主」到底誰能下判斷?又有誰可以分的清楚?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4日

2014年(遺書---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請不要過度的難過。我不會把死亡當作一種解脫,也不會認為是一種結束。我深深地明白,肉體的死亡,不過是靈魂重生,靈魂終於可以脫離物理限制,擺脫生老病死,可以永遠的做自己,不再拘束了。

回想起來,我的人生可以說是充滿辛酸,時時刻刻感受到挫折跟沮喪。除了出生就異於常人,有個易碎的障礙身體,更有顆時常感到寂寞,不被世間瞭解的心。父母是單純的鄉下人,不知道如何照顧我這種容易骨折的孩子。稍長到了入學年齡,更被學校體系拒絕,讓我無法像是一般的孩子一樣,可以去學校唸書、有同學、有接觸社會的管道。我總是追問自己,為何像是我這樣的人,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呢?行動這麼不便,又容易受傷骨折,又不會唸書,傻呼呼的愛做夢。還出生在一個不富裕的家庭,一家六口,屈伸在五樓老舊公寓,睡在一間五六坪大的房間。我深深地感受到,世界充滿苦痛、貧窮、還有很多很多的無可奈何。我很想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卻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答案。縱然我看過無數的書籍、文章、電影、故事、歷史,依然沒有人可以給我「滿意且全面的答案」。『為甚麼我們的世界會是這樣?』但我總有一股熱情,一種無可救藥的夢,想改變,想突破,這樣的宿命。


 
繼續閱讀
2014年2月28日

2013自立生活大遊行後.....寧靜的抗議....

2013大遊行自立生活大遊行後,我一直想寫些什麼,來表達這次遊行的感想。但感受太多,也太深刻,遲遲無法整理思緒。不過我想從「靜坐」這件事情來說明,我對遊行的期待與堅持。

18日晚上,大家決定到中山南路「封街」,這是幾位夥伴「臨時」決定下的行動。原本我們是預計以「靜坐」至隔天中午的方式,表達對自立生活這理想的渴望與執著。19日凌晨,當我們在立法院外商討後續對策時,大家決定接受社會家庭署副座的承諾,在三十日內召開檢討會議,重新評估「自立生活支持服務」的改善之道。於是夥伴漸漸散去。但我跟夥伴們說,即使剩下我一人,我依然會至隔天中午,完成當初給自己的設定,以靜坐方式表達訴求。當時志文跟理事長說我不離開,他們也不會離開。還有嘉義的夥伴,我們五人繼續在中央辦公大樓外徹夜未眠。

 
繼續閱讀
2014年2月28日

「一首搖滾上月球」

一首搖滾上月球「一首搖滾上月球」讓我想起跟父親的回憶。對吉他音樂的喜愛。

今天受到罕見疾病基金會邀約,到欣欣影城看這部紀錄片,但室友糊塗,把欣欣影城,看成今日影城,跑錯電影院,所以前面半小時沒看到。但不減看這部紀錄片雅興。

這部片子有兩大重點跟我生命歷程契合。第一我也是罕見疾病的患者,年少時深受骨折之苦,從小因為容易受傷骨折,大大小小骨折應集滿五十次,偏偏這樣的殊榮無法換取贈品。換來的總是父母的淚水與擔憂,還有那句身心障礙者心中永遠的擔心:「我的未來怎麼辦?」。

記得兒時非常容易骨折,一年到頭,骨折超過三次,每次一骨折,爸爸總要背著我下樓就醫,可愛的家,沒有電梯,四樓是可怕的夢魘,尤其是夏天,背著沈重的我,汗流浹背的父親,汗水總是填滿他的臉龐。母親則是擔心每次換藥、醫療的錢從何而來?(當時沒有全民健保)。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