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22

怎能能在半路就返航


 

陽光下橫行的綠色瀰漫了整個盛夏,一縷輕風柔柔地蕩起,舞動著柳條的風姿,帶著一縷惆悵,挾著一片凝眸,勾勒著霓虹般燦爛的記憶,那些無法忘卻的流光碎影,不知什麼時候凝結成旖旎帶傷的圖騰,張揚地盤踞在全身脈絡,生生不息,卻始終難以觸及。 時間的罅隙沉澱著過往,記憶的雙手總是拾起明媚的憂傷。黎明的曙光永遠是為了替換黑的夜,生命的過程,或許就是這樣。青春的羽翼,劃傷似水流年,那種像是抽絲剝繭緩慢進行,當發現時,早已在歲月的河流裡打磨了突兀的棱角,走過那段時光,就如影隨行黏在身上。也曾有過把那些鮮紅的數學試卷揉褶用力的扔到窗外,下課後又跑到樓下把試捲鋪開慢慢分析錯誤。曾有過的叛逆,如今在生活中再也找不到影子。在每次掙扎著醒起來的時候,都像是從條魚從海裡掙出海面,那些澀澀的鹽分都流進了年少的心。 紅色是激戰的​​考試戰場,黑色是考後淡淡的憂傷。每次一個人站在走廊發呆,聽聽那油亮亮的繁華喧囂背後瘦骨嶙峋的落寞呻吟,只有風吹樹葉簌簌的聲音。課本里的公式、成績單,班主任那副爍爍反光的眼鏡,折射著異常的目光,都會在這香氣馥郁的空氣裡瞬間蒸發。牛奶咖啡那首《越長大越孤單》,越長大越不安,也不得不看夢想的翅膀被折斷,這就是青春的現實吧。安靜中地沉默總會讓一切在腦海風動雲湧,失落後的風平浪靜,幾乎每次結果都是鞭策自己,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點乘著葉片往前飛,讓風吹乾流過的淚和汗,最想到達的地方,怎能能在半路就返航。

 



首頁│ 下一篇→那些年,我習慣了寂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