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这里让大家回味"在禾中央"时期的点点滴滴
2008/12/25

美食团

選對伴侶幸福一生,
選對事業成就一生,
吃,喝,玩,樂, 游戲人間,美滿一生.
玩家蔡瀾說:[樂也無涯也!]

8/11那天,見了很多舊雨(老同學),新知(有緣再見君和她先生).出現的計有:劉漢河老師,溫文的財盛,儒雅的枝福,活潑的延建,超凡的俊枝,長大的月霞,斯文的漢平, 成功的凌凌,得體的福坤,豪邁的老駱,賢慧的雪芬.(個人感覺,欠缺客觀,极度主觀,只供參考,不可盡信.)

說明是美食團,主題還是集中點好,離題太多,神仙也難打救.SPM試過一次,見鬼還不怕黑么!

唉! 叫苦連天的是, 該寫的都給財盛兄寫完了. 以他的生花妙筆, 足以令未到埸者垂唌三尺, 何用我再畫蛇添足,我想我可寫的是過程.再把一些照片登出,已足以交代.

很多朋友都是事隔25年後再次相見,雖然個人表面上狀似不以為然,或熱情欠奉,實際上心里卻是大大震憾.有原子彈苳菇雲擴散的效果,難道告訢你們,當時眼角發酸,胃部抽搐,每個我都想要來個久別相逢的抱抱? (如是嬌滴滴的林志鈴姐姐的幸福抱抱,我想沒有一個男性動物拒絕得了,可換了179CM MICHAEL的[麻甩佬]熊抱,想想就好,實際行動還是免了.)不過,如果是在外國偶遇,我肯定會這么做.

當時個人思緒已在想,和區區10位同學再見,500公里單程,來回1000,已大呼值得,覺得不枉此行.明年有個埸面,提供你一次機會和超過百位老同學重聚,屆時忍唆不住,豈不當埸老淚縱橫…. 區區些許費用,不是幣值的問題,是價值的問題.RM200大洋對我來說有時也被視作牛車輪般大.所以,不是錢,不是時間;是明天和意外,何者為先的考量.

所以,當我借宿大哥家,告訢我大哥,此行我回來,主要目的是和一班25年未見的老同學重聚,他表情錯愕,一時回不過神,可能印象中他這個弟弟,超理性加不羈的綜合體,不像是那么感性的人,再一次証明,外表絕對可騙人. 我轉身時,察覺他眼角滿溢欣賞.原來當你鼓起勇氣, 義無反故去做某件該做的事時,特別是圓夢,(當然假如你們大家都也認同這是的圓夢的話)我大哥大我13歲…,當時就想轉身問:[大哥換作是你,RM200你來不來?]

原來我們搞這次聚會,是受那么多人羡慕的.只是身在其間者,掙扎猶多.
來吧! 把聚會看得簡單點,怎么個簡單法? 個人認為, 25年後,還能健健康康來到眾人跟前,已是對自己,對朋友有很好的交待,值得欣賞.(莫忘了,我們有幾位兄弟朋友,只能從天國遙望這次的相聚,唉! 想來的卻缺席了.)

假如這個聚會延遲多10年來辦,到時,人數還湊得到那么多嗎? 答案大家都有數.人生不容再有此憾,

不知你怎么想,因為,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只是,當年50%50%的遺憾,教訓頗大, 今時何容再重蹈覆轍.

越叉越遠了,差點回不來.

迎向清晨7時的晨風,車飛馳在禾中央.任泠洌清風從空窗自由流竄,也只有吉打能恁的這么視無忌憚.在吉隆坡當然也能,假如你想短命些; 污染,攖奪匪時刻叮著你.

在接近峨崙有一段路,甚至完全被濃霧鎖住了.頭不住往右邊望,日萊峰呈有層次的淺籃色,它不是最美的山,不過,它是匿藏我們最多記憶的地方.

顧不得危險,抓緊N95把手伸出去,應該和各位共享.

日萊峰:清晨7:20AM

第一站:香蘭葉椰漿飯
北馬的食物,不是吉隆坡可相提并論的,雖然今時我在都門生活的日子已有22載,比在吉打州的18年為長.但是,這回吃的是回憶也好,鄉情也罷,我是絕對偏心的了. (粗俗一點的形容,故鄉放個屁,亦比都門香.)
相片中半粒蛋是我借給財盛兄拍照用的, 因為他那半粒,已給他第一時間逼不急待的幹掉大半了.拍了照後,完壁歸[謝].







第二站:牛記雲吞面
我們輪候號碼是[22].一坐半句鐘,才見面上來,一圖解千言.你看到面條[井井有條]的舖陳,味道亦然.面:不是北馬第一,搭上友情,肯定居冠.












第三站:老駱的家,龍井好茶,以茶會友.
認得出誰是誰嗎? 面對鏡頭的就是駱氐賢伉儷.當然報名少不了他們.













第四站:福坤辦公室
劉老師暫充[收賬員], 委曲了.(如來佛碰到我們這班孫悟空 – 沒變 )
福坤即時把兩百大洋和報名表格同時交上,老師接過. (其實也沒那么隆重,好玩吧了!)











第五站:北海BAGAN LALANG王清發.一埸豪雨之後,滿地泥濘,飢腸漉漉,有人還穿著白色長褲,腳踩半高跟,為了找吃,還是顧不了那么多,把是午後2:20PM – 找吃重要.











站著者:左為福坤,右:狀似某靈長類動物者是俊枝(延建攝影技術太好了,傳神,應記一功.)坐著背向鏡頭者凌凌.右一財盛,右二只見衣服不見人者:在下是也.左二枝福.中間那瓶白色玉瓊漿,椰花酒.俊枝為何那么大動作大家知道了吧!










其中一道菜:蒜頭蒸魚
正!金目鱸(石甲)是最沒有性格的魚,肉軟棉.不過,萬幸配料得宜,如此魚換成石班類肯定可位列仙班.
單是漿汁放在白飯上,已可連幹白飯兩大碗.


最後,忘了是誰問我:[這餐好不好.]
當時只顧貪吃,回答:[下一餐肯定更好.](想有下一次)
其實心里想說的是:[有朋作伴, 和朋友共享的食物,就是最好的天下美食.]

以前皇帝一人獨享滿漢全席,實不如我坐擁一席好友,分享一盤牛記云吞面.

明年重聚,你來不來?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12/2007 12:40: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黄国平

Wong Kok Peng, 黄国平
Jingga

1. Family: Wife+3 kids (1B2G)
2. Currently living in AS
3. Employment

4. 毕业后到了Taiwan,香港,中国,新加坡等国家走一圈,拼了好多年,之后还是选了AS为落脚地,转眼间都十多年了。目前为Kampong Berjaya义务消防队要员之一。除了负责救火,救人的任务之外,也积极培训下一批义务人员。在这十来年的义务消防工作,接了无数的case,往往每一次接到死亡车祸的案件,一到现场,心中未免会心酸。希望大家能大力支持义务消防队的活动(无论在什么地方)。

5. 对KH7883如何看法?
一个机会能与30年的老同学老朋友聚一聚,是一个很好而非常有意义的活动。

6. 希望大家支持KH7883重聚日。

~郑华庆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10/2007 12:19: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陈永裕

Tan Eng Joo, 陈永裕
Jingga

1. Family: Wife + 5 kids (3G2B)
2. Currently living in AS
3. Job: Cold storage business

4. 您对这次的KH7883活动有何意见?非常好!很有意思。可与老朋友重聚,如有什么重要事也得先摆一边,happy最重要!

5. How do you see life now?
生活很满意,但是费用大。值得安慰的是,人有我也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人比人气死人。

个人认为现今社会风气很坏,应该要注重道德。我能今天找到平衡点,多拜于向社会人士,尤其老一辈的人士,向他们吸取经验。

6. 对于有些同学们基于某些因素而不能或不愿意参与此项活动,您又有何意见?
很了解那些同学的处境,往往他们是在一个负面环境内生活导致与同学们或朋友有了代沟。我本身最不能接受一些人以“$”欺人。认为可多交的就多交往多参与,不要处处讲$,最主要是真心交友!

7. What do you want to say to our friends out there?
明年一定要参与这重聚日。

~郑华庆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9/2007 12:01: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惜梅、新宿、錯》

十月十八日晚上八點二十分,我在新宿Keio Plaza Hotel的大堂等惜梅駕到。雖然約好八點三十分,我卻在五點鐘已到新宿。閒逛了三小時的我已兩腿發抖,實在撐不下去了。所以提早赴約。

八點三十分,惜梅準時出現。身後還有一家大小老幼,原來是全家總動員趕鴨式旅行 ﹣跟旅行團。看樣子她原本打算單槍匹馬上路計劃已落空。我問她明天morning call是幾點?她說六點半。可憐的旅行團遊客。我記得我爸在摻加旅行團回來後曾說自己當了高級難民,全程被人趕來趕去,但是住高級飯店和有專車接送。

當了幾天高級難民的惜梅在我面前出現時卻還是精神奕奕,笑容可掬。反而是我在櫥窗關光三個小時後已疲態百露 。攤瘓在酒店的椅子上,奄奄一息 ;急需卡啡因的補充。惜梅身著長袖七彩的T-shirt,下著深色長褲和一件暗紅色外衣,令我感到她的人生充滿色彩。由于時候不早,我們快步走到離酒店不遠的一家咖啡館。惜梅點了一杯‘Blood Orange Juice’,端過來時果然是血的深紅色。我要了拿鐵咖啡加一件甜點 ﹣Crème-brulee。

一坐下我們就七嘴八舌地談起來,活像兩個被封嘴三個月的三姑六婆。我對惜梅的了解在這兩小時內比以往的(從預備班算起)十九年多了十倍。新宿這一趟不虛此行,讓我有機會見到一個朋友的內心世界。在此我要多謝惜梅對我的信任,並送上我真誠的祝福。

時光飛逝,轉眼已是十時半。原本打算十點鐘就放惜梅回酒店休息,因為她明天早上六點便得起床,而且還是去 Tokyo Disneyland (對我而言,去迪斯尼樂園完全是件苦差)。惜梅可是‘捨命陪女兒’去玩,更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但是談得興起,居然待到十點半咖啡館準備打詳了,我們才曉得時候不早。

我大約十一點十分回到東京的家。一回去就奔入洗手間,那盃Crème-brulee好像和我的肚子水火不相容。這就是我在新宿犯的錯﹣吃錯東西了。

黃美筠
十月二十六日
于東京 The Wayside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8/2007 12:19: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伍亲亲

伍亲亲 (5A3, Merah)

和伍亲亲约好在裕廊坊见面。
亲亲曾在纽约念书和工作达六年之久。
1994年到新加坡,先生是新加坡人,她也从此定居狮城,也成了新加坡公民。
她说,自己迟婚,一个儿子,才两岁大,所以她现在只做Part Time,多点时间照顾孩子。

“我通常都在半夜,忙完孩子和其他事情后,才上网。很高兴可以知道许多同学的消息。”

“有遗憾的地方,那就是,中学时代我很少和同学交往。只有彭茹妹,比较有来往。”

亲亲是其中一个最早报名交费的。谢谢她的支持。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7/2007 12:15: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张贝蒂

Betty Teok, 张贝蒂
5A4, Jingga

1. Family: Husband with 1 kid (G17)

2. Current Job: 爱吃零食的家庭主妇

3. Currently living: Penang (Proclaim herself as Penangite as she has been staying in Penang for the past 25 years).

4. Satisfaction?
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有一位很体贴的丈夫。(一副很...的样子)

5. How do you see life now?
Ok lo... 很满意,感恩。

6. If there is 2nd chance in life...?
其实从来没想过le... 如果还有第二次机会的话,我还是会与他结成夫妇。

7. What do you want to say to friends?
希望大家多多联络,k?Oh ya,如果大家想到Penang享受美食,记得找我lo...

~郑华庆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6/2007 12:06: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颱风压境》

本身的工作形式使然,很难作万全的行程时间安排,不太敢作常人般礼貌性的一周前拜访约定.工作不算繁重,範围却不时波动,很多时侯就像F1 赛事里的Safety Car似,全天侯待命,只为那要命

的短暂紧急执行.之所以虽足迹遍布全国,往往只能以或蜻蜓点水,或狂风扫落叶的方式行走.

何时忙?何时闲?何时来?何时走?我答不出来,不是卖关子,也不是故作神秘,而是确实难以肯定.

十月八日早上十一时,肯定了隔日槟岛之行后,即抛了一通电话给延建,告知求见之意.正如所料,换来一顿骂声连连(他是心急口快,怪我不给他充裕的时间作准备.).他老兄口在骂,心在急,脚在跳,手却开始工作了.半个小时内即复电叫我十月九日晚可放马过去领略大年的热情.

延建老兄的‘铺张’连带惊动了隔海的财盛及隔山的华庆,皆来电表憾未能与会共聚。李某当然明白在极短时间调虎离山实是只可遇不可求,有感于两人盛意拳拳,遂告知谓在时间空档允许下,会随缘在当日午后作短聚见面。

十月九日,十点正如约抵达槟岛工作地点,耗时三刻即可撤兵。因而可在次日确认无失班师回府之前,把财盛挖出来吃午餐,再拉华庆喝下午茶,才慢条斯理的赴延建之约。

中午十二点,与财盛共进午餐,上了一课养生之道. 言谈间得知他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大爱行者,对于行善造福不遗余力.人生观亦因而豁达大度. 点提之间,百无禁忌,不觉压力,实在舒服.

下午四点,与华庆共享茶点,上了一课养身之道. 他终日奔波于生意及寻人事务,却精神饱满,没有一丝倦意.乐观不轻言放弃的性格令我格外敬佩.

晚上八点,与延建,福坤,汉平,月霞,素素,凌凌及丽宝一行人共桌聚餐尝歌,上了一课养颜之道. 在座每位都保养得当,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至少十岁,完全没有秃头白发皱纹的痕迹.无忧无虑的谈笑风生,彷如时间倒退到少年时,唯一让人觉得岁月无情的话题是有关于儿女经. 我在见证大年老同学之 热情之余,也肯定了他们对准备重聚日的认真的态度.大家闲话家常间还不忘虚心收集意见,我一时间粗人笨语地擠出了‘不分你我他,相互配合’的知易行难拙见,希望不会造成混淆.

晚上十一点散场, 延建要求转达对他的偶象惜梅的邀请(以为我住在惜梅姐姐隔壁?哈!).看在他与我分享他的恋爱故事份上,姑且在此一试吧!

回到槟岛酒店,刚好午夜十二点正,洗过澡后,倒头便睡.

十月十日,梦醒时已是早上八点多.有一点机械性的步行到街角咖啡店,叫了一客对健康不是很友善的炸卤肉当早点,那是每次单独到槟岛的特别习惯.想到昨晚错过了那碗也是在地习惯性的不健康夜宵:

对面另一个街角夜市猪肉米粉加‘顶’料,有一点失落但没有一丝后悔.

饱肚后,在附近街道绕行了一小圈当运动,也同时懒洋洋地享受一下不是很忙碌的城市早晨.

九点半回到酒店,还是懒洋洋,遂索性坐在窗前俯瞰乔治市,有的没的回忆起曾经在这个老城市生活的五年岁月.好多曾经紧密相依的人事物似乎已无从重拾,只能在缘聚缘散间随意而安.再回想昨日之约,互动间时有生疏,毕竟不是熟络的好友,自知神经大条的我深怕会说错话.仅希望在那已搭好的桥梁上,你我他不分原班级地,在各自能力办到下向前走上一小步. 在我享受重遇的喜悦中,愿对方同样觉得快乐自在.

从历史及情感角度,吉槟两州分别是我的第一及第二故乡,地域感觉并不陌生.步入中年后,开始在意那‘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感受. 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封闭态度惹来的,怪不了任何人事物,只望为时未晚.

如此‘好命’奢侈的呆坐了两个钟头,在确认工作已无问题后,檫了一碗鸭肉粿条汤当午餐,再重临打第一份工的地点,经过曾经天天徒步上班的车水路开向槟威大桥.午后一点半离开槟岛,赶在五点前开抵充满果浆的车龙城.

李俊之
-12/10/2007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5/2007 12:37: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周黎彬

周黎彬
Ungu

1. Family: Wife + 3 kids (2B1G)
2. Currently living in Alor Setar
3. 自Form 3就开始踏入社会,起初在一家铁厂打工,过后又去卖鸡蛋,之后又转行,目前是从事电器贸易。

“人生起起落落是难免的,记得跌倒后就的快点起身,重新来过。”

“个人认为每天有三餐温饱已经很满足了。人比人气死人。”

自小学至今就一直参与钟武铿,人生难得几位知交,非常珍惜这段友情。

“奉劝那些还把担起这重聚日任务的同学拒於千里之外的朋友们,不要再分彼此,人生短短几十年,难得有一群朋友默默耕耘,一心一意把个个朋友找出来,我们更需要与他们合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定要参与。如果还自卑的话,我本身认为很傻咯。现在能够为学校出点力,当然最好不过了。”

~郑华庆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3/2007 12:0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黄洁冰

一个星期六下午,决定打电话和洁冰聊天。

电话接通,洁冰笑着说:“时间正好,我刚把孩子送去学画画。现在空闲了。”

洁冰当了19年教师,曾在东海岸各州住过。丈夫是槟城人,父母也都已经定居在槟岛了。

她有一个儿子,今年8岁。

洁冰和张惠萍是同事,两人都是很早就报名重聚2008的。

“因为看到报名人数很少,自己觉得应该以实际行动支持,所以就马上报名交费,举手之劳而已。希望同学们珍惜这次的重聚的机会,提早报名,带动其他人。毕竟25年不见,应该是很难得的一次聚会。”她说。

对同学们,她说:“祝大家身心愉快,事业家庭满意。”


~蔡立人,电话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2/2007 12:02: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美食会

一些朋友好久好久没见面了,一些同学已忘记了脸孔,一些新交网上聊天了很久切还未相见,所以我们决定来聚一聚,当然只是见见面而无所事事也不是好办法,为了要让大家有点责任感,但又没有什么精神或经济压力,所以便想到吃了。

吃一些大家都付得起的食物,简单切又不普通的食物,简单是因为这种食物哪里都可以找到,不普通是因为售卖这些食物的都是当地被公认最好吃的。

我们就取个简单的名字:美食会。

日期:08-11-2007 (Deepavali)

地点:双溪大年和北海

时间:早上7点30分在联青花园(Taman Sejati Indah),
Pakson Supermarket门前见.
八点准时离开到第一站。

主要菜单:

8.30am - 茶州咖啡店:Nasi Lemak
10.00am - 牛纪咖啡店: 云吞面
12.00pm - Sungai Puyu的“王清发”:午餐

即兴菜单:

喝咖啡,品尝当地小食或其他。

参加者:任何人。

人数:不限,随到随行。

费用:荷兰帐(on dutch)。

报名:不必预先报名,只要想去便到以上的地点时间聚面。

询问: 倪延建 (双溪/北海)
李财盛 (槟城)
李俊之(吉隆坡)
谢继豪(吉隆坡)
电话号码可向立人获取。

截止日期:08-11-2007 中午十二时正

这是一个没有压力的聚食会,希望想去的人都可带着一种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心情,去见老朋友或去认识新朋友。

美食会筹委会

谢谢。

财盛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1/2007 04:35:00 P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彭茹妹


见了Winnie后隔两天,在细雨纷飞中赶到士乃镇(新山机场)拜会彭老师。准5点抵达,见老师不可迟到。

彭老师下来接我,她满脸通红,我问她:才下午5点就Happy Hour,喝那么多酒吗?

她笑说:“没有啦!这是我的特征,你忘了吗?”

“1986-88在SP受训后就被派来这里,一直到今天。19年了,在同一间小学,新山士古来镇的辅士小学。” 真凑巧,彭老师住在士乃,在士古来镇的辅士小学教书。都是‘士’家。

“不喜欢行政工作,没有想过当校长。”

彭老师有一女一男,女儿中二,公子五年级,是县级的乒乓球代表。

彭老师没时间上网。“家里电脑坏了,没去修理。”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可以再联络上同学们。我会尽快上网看blog。”彭老师说。

临走前,我把准备好的一份‘重聚2008细节’和报名表格交给她,希望她能安排时间出席,也希望她能大力支持。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1/01/2007 12:2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25

专访:黄雯妮

和美女会面是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更何况是准时赴约的美女。

3:55pm,我在蒲莱泉乡村俱乐部大堂,正准备闭目养神。雯妮准四点匆匆走进来,手上提着一个纸袋。看到我,很紧张很担心一直追问我是不是等了很久,还没找地方坐下,就是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受宠若惊。

雯妮说怕热,提议到餐厅内享受冷气,选了角落的桌子。下午时间,又是斋戒月,餐厅里就只有我们。

点了饮料后,她随即从纸袋里拿出一本相片簿,于是,话题就从旧照片中开始,一张张,一页页的拼凑记忆。

“我忘了和你在peralihan同班,都是Jingga。”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其实,在中学这么多年,我和她交谈也没超过十句话。

“如果不是‘在禾中央’,这些相片簿可能就从此尘封,不可能再去翻出来看吧!”她说。

“中五毕业后,念过电脑,会计,商业,秘书等课程。然后就加入新航,当了六年的Singapore Girl。最开心的就是轮班到欧洲,可以乘机游玩,津贴也多。”

“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不该去的也去过了”她说。至于那些地方是不该去的,有兴趣知道的可以直接问她。

“有啊!这张照片是在机舱里和成龙及一群同事合照的。穿着新航制服。不好放上blog啦!”

“在新航那么久,好像没在机上碰到过老同学。新加坡的老李就常常有见过。”

雯妮现在有两个孩子(B14,G11),孩子上学后就有时间,可以到她先生的纸盒工厂帮忙。空闲时到蒲莱泉做瑜珈消磨时间,日子过得蛮充实写意。

“曾经辛苦的拼过一段日子。现在是比较好了。”她笑说。

话题转到重聚2008,她更兴奋了。马上从皮包里拿钱出来:“麻烦你帮我交吧!谢谢!”

我也谢谢她的爽快,省下好多力气。

“碧诗有邀请我晚宴后去她家住。不过我想晚宴后才开始好玩吧!住在酒店应该会比较好玩。”她兴致勃勃的。

给她拍了两张照片,看来她不是很满意。隔天给了我一个email如下。



From: Ng Winnie
Sent: Friday, October 12, 2007 9:35 AM
To: LJ CHUAH
Subject: 岁月痕迹

Hi good morning,

Wau! 没想到你漏夜把慧玲的照片放上去,工作效力一点也不逊色于年轻小伙子! 很紧张慧玲的反应,希望能给她一个pleasant surprise.

到了这把年纪想拍张象样点的照片都几难,我可以不要用昨天的照片吗? 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一大笑!).昨晚叫我儿子拍了一些,谢天谢地还有比较见得光的,随时可以交给你.

短短的email却得花上45分钟,看来我得下点苦工才行.

Regards.

Winnie Ng.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31/2007 12:0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YY的照片


XX,

虔诚的祝福妳
青春永驻,
万事如意!

老友:
YY 上
7.2.85


(XX问YY是否还记得她?)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12/2007 12:23: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RATATOUILLE


2007

歲末, 冬盡, 春未始.

巴黎羅浮宮一片窗戶往外望, 恰將塞納河畔一角收入眼廉. 空無一葉的枯枝, 尚收不到初春的訊息, 顯得分外寂寥.

天上雲如千層灰浪, 重重疊疊.

心悸動.


RATATOULILLE(料理鼠王):

幾天前看了RATATOUILLE, 一部深含寓意, 對已成年如我, 也有所發. 這部片正巧是以巴黎為背景.

片中有幾句令人深思的精典, 試摘如下:

小老鼠受已逝廚神潛意識的召喚:[每人都能烹飪, 成為大廚.]

他勇敢走出地面, 進入了巴黎某日趨沒落的名餐館, 欲打破[人鼠殊途]的宿命, 協助這家餐廳東山再起.

鼠爸爸凝望著一心一意扭轉命運, 立志當大廚師的兒子, 勸他歸隊, 不要異想天開. 在陰溝里偷吃, 才是老鼠的天命, 不要試圖改變它; 人類始終不可能接受一只老鼠煮的美食.

鼠爸:[天命不能改.] Nature can’t change.

鼠子:[改變本來就是天命.] Change is the nature.

鼠爸:[兒子, 請跟我回家吧!]

鼠子:[不. 我要往前走.] (堅持自己的夢想.)

昨日為人子, 今日為人父. 小時夢想無法達成. 今日, 請問何忍再偷走兒子的夢.

你可有偷走兒女的夢?

隨筆:

很諷刺的是, 在聖母院附近, 某靠河的小巷, 信步走入了一間連屋頂也用玻璃砌成, 附設在街角, 美麗得冒泡的性格餐廳.







在法國, 印度話和法語對我具有同等意義.

即是; 亳無意異, 因為, 狗屁不通.

MENU內同樣是26個英文字母, 可是堆砌起來, 我不認識他, 大概他也不可能認識我, 誰也不認識誰.

我不至於差到如李小龍點菜(全湯宴), 把廚師從廚房請出來, 至少要廚師摸著良心為我弄一點好吃的.

李小龍是怎么死的!

我不可能會知道. (問丁珮去.)

當時, 我下埸和李小龍一樣, 死.

個性也非常性格的廚師為我弄了一碟如下圖的當日廚師特別推介 -- [美食].









上面那塊如[CHEESE]的是生鵝肝, 左邊那塊暗紅色的是生鴨肉. 下面那堆[花花草草]就價值不菲.

因為, 整餐我只吃了那堆花草, 價值逾RM300. 那兩片[東西]完壁歸趙.

我幾乎聲淚俱下的求他, 幫我用慢火煎一煎那兩塊[莞糕].

大廚覺得我鄙視他的國粹. 差點沒用切鴨那把刀把我碎屍. 充份發揮法國人那股不可理逾的藝術家天份. 別首走開.

我咬著[花草], 推門奔出. 再走過對面街, 用5歐羅, 買了一根棍子面包.

吃得飽飽. 然後再老神定定往塞納河對岸走去.

~谢继豪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11/2007 12:02: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十四行”第六首

~写给那些已离开我们的朋友


当我孤寂地徘徊在漫漫长夜的边境

我默默检阅每一张映现如幻灯片的脸孔

从记忆坍塌的废墟中寻找相关的碎片

有迹可寻或无从说起

狂喜之间总会有一些些心酸的缺角

若隐若现的名字, 溶化在永恒的胃囊里

拼念出来时已经太迟, 空空洞洞的

长长的回眸之后发现掉队的感觉太冷

某一场冬季预早提前来到生命的月台

积雪太深而命运的足迹切太短

母亲飘遥的视线等不到寒夜里的归人

孩子在醇眠里渐渐忘记颊吻轻柔的余温

我们只有把思念指刮在窗镜的雾气上

守候初春的第一道晨光悄悄回来


~李财盛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10/2007 12:2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林启祥

在812聚会上见到几个陌生的脸孔,其中一位是林启祥。整个晚上他都非常的沉静,我要问了他的名字二次之后才能记住。

今天整理一些照片资料,见到了他的照片,所以就决定试一试我的运气看会不会碰钉,来个电话访谈吧!没摇电话前也有些怕怕的,怕是他跟我不熟,再加上他本人原本这么静,会不会不到二分钟就“收科”?

电话接通,我报上名字,他很不好意思的说不知我是谁,在犹豫要不要挂电话之际,我说:Leh,我是那晚812那位去接刘汉河老师来的那个咯!哦!哦到很长之后,他才哈哈大笑的说: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那个什么?)Phew,不然我的3G Video Call就要派上用场了。

访谈开始,刚要发问,林启祥就说不用写我啦,没有什么东西好讲的。

我问的几个问题:现在住哪里 - Puchong;几个孩子 - 3个;以前读什么班 - Peralihan Ungu,5Art2。我问的紧张,他答得更紧张。问一句就答一句。他好像怕讲太多我就要写的半死那样似的。

后来我干脆把guided questions丢了,就自自然然的和他聊天,紧张气氛也松弛了。你现在做什么?我做Middle Man啦!介绍人家买卖钢铁的。从外国source进来卖给本地的steel service centre,自己生意,做了差不多三年。Operate from home,偶尔跑跑去外坡service一些customers。

一打开话匣子,哗,林启祥开始如数家珍的跟我解释钢铁的构造,不同的grade,分类等等。哗,我们的钢铁大王不是盖的。

最难忘的事?
听刘汉河老师讲故事,历史倒流,perli这个,perli那个,点点滴滴对他影响深大。

How do you see life now?
真的要写吗?我说没有写啦,问爽爽的啦!(Sorry,林启祥,要出卖你一下)。他反倒回来问我:你呢?你怎么看?(喂,是谁在访问谁啦?Question is the Answer?) 我说我们女人每个月老公按时给家用就好啦!无别的要求。

他又问我:你有没有听过这句?二十出来闯,不行,三十再来闯!四十出来闯,是最后一次机会,五十就有心无力了。哗,是不是啊!我有点惭愧了,我好像都没有怎么去好好把握这“最后一次机会”呢!

有没有什么想重来过?
没有遗憾啦,最重要现在心安理得,没有烦恼,过去就过去,不要去想那么多咯。

说到Reunion,林启祥非常雀跃的说一定会来,100%支持,这次Raya holiday回AS一定报名交钱。问我支票写谁的名字,我说since刘国坚就是他的邻居,就RM200交现金,不怕刘国坚跑。

林启祥很少上blog,我也趁机给他解释了我们的一些细节和用意。他说一定一定来,不用apply leave的。

没想到林启祥还是蛮开朗及健谈,结果原本以为不到十分钟的访谈却谈了近乎一个小时的电话。我想不起以前读书时有和林启祥谈过半句话,现在才来重新结交一位老同学“新朋友”,蛮不错的。

下次我去Puchong找你喝茶吧。

~陈惜梅,电话访谈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9/2007 12:03: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章明达

和明达约好在City Square的Season's Cafe见面。他准时赴约。

胸前挂着一幅老花眼镜,大只佬气色很好,单身在JB过着工作和打高尔夫球的日子。太太和孩子,女儿(11),儿子(5),在AS,他每个月回家一次。

明达在美国念Production Management,毕业回国后曾在Siemens,DXN等公司工作。他学以致用,为公司在中国设立好几件工厂,并且担任厂长的职务,是现在市场价值非常高的人才。在JB,他也负责设立一家保健品厂,现已投入生产。

“现在的工作应该一年多就可以结束,到时可能会回AS干老本行,就是股票经纪。管理工厂压力很大,尤其是食品和保健品,条例非常多,很严格。我如果有钱也不会去做食品行业,晚上睡不着。不怕员工偷产品回家吃,只怕他们放东西进去,那就大件事了。最怕就是这个。”

“也没有想过自己当老板。希望做一些有自己时间的工作,像股票经纪,而且现在的市场比以前好多了。管理工厂的工作是24小时的,很累。”

谈到同学,“陈金英在日本很久了,应该很难再找到她。我回去AS都会和吴锦春,黄志强他们一起见面喝茶聊天。”

“有很多同学的样子都忘了,看了在blog的照片,才记得。有些同学的样子是没有改变,比如崇川,国仕,伦开。”

“过几天我会直接报名交费。5月1日的长假我应该会回AS。”

谢谢他的支持。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8/2007 06:29: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Calling Long Lost Friends...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7/2007 12:20: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刘汉河师:诗赠学生

林荫鸟飞隔马中,
生计稻粱走巴川,
建功创业居八载,
龙虎京华话沧桑!


《龚维迪之吉隆坡行医》

良医国手名远播,
辗转槟城又都门;
悬壶济世平生志,
病体易医叹人心!


周公制礼订乐,
医者父母心肠;
枝繁叶茂果硕,
福洪禄厚寿耄。


庄周梦蝶幻似真,
子虚乌有桃花源;
建安风骨新格调,
平民文字甘草根。


伍庙巍峨将相府,
生养聚训衍门风;
福荫家国称豪杰,
成败功过论雌雄。


蔡家国学根基厚,
生花妙笔创新风;
立己为群(任劳怨)/(邦国志) ,
人中龙凤照汗青。


赵云勇踹百万兵,
师友龙兄扶汉邦;
金声玉振传木铎,
美语良言育女英。


蔡姬胡地归汉营,
女史坚贞塞外霜;
淑风洁仪懿楷范,
玲珑匠心垢中莲。


黄花谢了红花艳,
爷碰东壁闯南天;
泽地填泥楼万丈,
之子跳墙又一层!


倪家庄园花树茂,
生计劬劳离故乡;
延年益寿心常惬,
建业立功趁华年。

(劬 : qu第二声,勤劳)

尤物天生难自弃,
姝女奋力争上游;
丽日和风尘动土,
宝剑钢刀断江流。


吴越春秋晚风前,
师心朗日胜娘亲;
月明辉照双溪地,
霞彩彤云耀满天。


蔡家传诗乐,
妇道颂文姬;
碧血留青史,
金风报秋喜。


陈年佳酿宜慢酌,
师道宏扬正社风;
素妆淡食持俭朴,
素结良朋君子盟。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


黄花晚节香,
爷爱交友朋。
汉节灿今古,
平等无富贫。


湘子桥畔飞白雪,
华山顶峰点翠芬。


黄帝中华祖,
女子顶半天;
金玉不足惜,
枝叶衍新生。


~转载自“汉河东流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7/2007 12:18: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林松辉

Lim Song Hooi 林松辉
5A1, Peralihan Jingga
shlimhl@gmail.com

Family: Lovingly with wife。

工作:
生活就是一张屏 图。把resistor, capacitor, diode, NPN, PNP, MOS 屏在一起 。他 可以是 个comparator, bandgap, outputs stages, amplifier, current mirrors 或其他. In more descriptive this is so call the job of an analog integrated circuit designer. Or in short IC designer.

Currently living in Little red dot SG。
在当时的南洋理工学院(NTI)毕业后就留在新加坡工作直到今天。太太是新加坡人。这一两年有常回Yan老家。

Unforgettable Moment...
"I actually joined keat hwa in April 1978.
I was standing beside my dad at the front door of the classroom class Jingga.
It was Mrs Nair english class.
I was scared, neither due to she is black/fat nor her English book is thick.
But this was due to the first time I entered a big school in big town (city) at 13 years-old alone.
After I was seated and my dad left.
Peng Kiang probably spotted it and ask me whether I was afraid later.
This is one of unforgetable events in my life..
And it really bring out fond memory of the keat hwa life later on football matches, catek kicking, vulgar hokkein words fining etc and I am one of those who come to peralihan school via the padi field..."

How do you see life now?
This is the question of you see yourself as already 40 plus or just 40 plus. I always ask myself what I can contribute to this society or country. The country in my mind is borderless and it definitely includes Malaysia and Singapore.

If there is second chance in life, what would you do or not to do?
应该做的事,做了,即使做不好,没关系。没去做,就有些遗憾。就像中学时期,草场那么大,自己从来没有代表过队伍参加运动会,只参加St John而已。有机会重来,我会去做这件事。

Anything you wish to say to everyone out there?
从“在禾中央”上看到每个同学都过得不错,有很多都很有成就,有自己的事业。希望大家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
在中学能够有机会和你们同窗,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Anything to add?
爱吾吉华。

常常心情不好时,上网“在禾中央”看看,心情也就好起来。真的!

至于明年的重聚2008,我已经看了日历,还不能肯定能够参加,不过我已经报名缴费,希望到时可以安排到时间出席。如果不能出席,记得把纪念礼包留给我哦!我很想要T-shirt。
还有,如果在新山有聚餐,也请记得通知我!


~蔡立人(电话/电邮采访)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6/2007 12:05: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刘慧碹

之前就向慧碹(Ah Suan)催稿, 她可是太极高手, 搬家、孩子考试等理由,四两拨千斤,让大家等了又等。有一次逼急了,SMS把我“骂个臭头”。没想到峰回路转,29/9 收到Ah Suan 的短讯:“Hi, 惜梅是不是去沙巴找你?我今早在网上看到,不大明白。老实讲,我前天才开始上KH7883,一连两晚看到半夜两点才睡,看到泪流满面,感触良多……”

刘慧碹何许人也?先读一读这篇人物介绍:“……在班上非常活跃的一份子, 拼起书来很怕人, 脸孔红得像刚跑完1600米似的, 猛往脸上搽风油,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发神经呢! 有时就算弄到她生气,她也不记仇, 这就是她可爱之处。” (摘自1983年5A3班刊)

Ah Suan 还没念完Form 5 就已远赴澳洲深造。结婚后随丈夫到英国住了几年。丈夫是一位外科医生, 砂劳越人,现在古晋定居,是全职家庭主妇,育有一女(12岁)一男(10 岁)。和Ah Suan 一小时的谈话,话题从中学时代谈到她在古晋的生活,感觉到她那率直的性格一点也没变,直话直说。

对于KH7883部落,Ah Suan 很感动,看到许多老同学和得知他们的近况,让她 忆起吉华的点点滴滴……。她还记得我常常为了打包Nasi Lemak给他们而迟到(经她提起,才记起那时候手里提着Nasi Lemak,学长如星吉、树德看到我,微笑摇头说:Ah Meng,又是你呀!) Ah Suan问起刘汉河老师的近况。刘老师是让她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师之一。

慧碹感慨人生无常,所以人要懂得感恩、知足常乐,最重要的是大家身体建建康康。对于Reunion Day, 她不肯定能否出席,为表支持,她会交上RM200的报名费。


后记
29/9收到慧碹的SMS,即刻回电,约好我一有空就告诉她,她就打电话给我做访谈。我以为是指我哪一天有空,原来她是指当天晚上,结果害她等了一个晚上。隔天她向惜梅“告我一状”,惜梅又致电提醒我。这次可不

敢怠慢,30/9晚上就完成了任务,Ah Suan这才心花怒放!Sorry!慧碹。

~谢文铭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4/2007 11:40:00 PM

繼續閱讀
2008/12/05

《硬硬来写刘慧碹》


早四个月前和Ah Suan通电话催稿,那时她说正忙着搬家。事隔多月,我连续发了2个SMS给她,她竟然敢敢不回,还在假装忙搬家。我说人家BG从Australia搬到Tokyo都没这么久哩!正在气头上,以为要像LJ般@#$%^&*对待姓蔡的小子才能引她出来。怎知正在说着,不雅文告还没上榜,她就快快的在blog的chatbox说叫我call她,她正大牌的等着我去korek她。(她感应力还挺强的,耳朵一定是痒得半死吧!又或是有间谍爆料给她在先?)

说着我就特意礼拜天那里都不去,给她摇了个电话,准备好纸笔,准备大力挖料。怎知,电话一通,Ah Suan敢敢跟我说:“Eh,你不用访问我,只有Ah Meng才可以写我!”哗噻!我tak boleh tahan liao,当场轰炸她“重色轻友”,大牌到还要挑人来访问她,betul betul “有势”uh!

Ah Suan说昨天Ah Meng promise要call她,结果放飞机,害她等到半夜,还向我大吐口水,complain个不停。接下来,Ah Suan就转过来盘问我:“Cho meek lu ko bo interview林敏尼,王美琼,等等一大堆人。“喂,大姐,lu chin 伍势,自己的write up还没上,乘自己才刚出面就一大堆为什么这个人不要出来,那个人怎么不要写。。。”哗唠,我beh tahan,真的要送Ah Suan一面镜子了,答她:lu mean ghau kong lang la!

我可以这样和Ah Suan谈话也可以这样讲她,知道她不会,也不至于生我的气。我和她当年真的是有如金兰姐妹。一起踏脚车去补习,一起shopping买同样的衣,一起躲起来讲男子,一起当girl guide,出生入死。。。所以她不给我独家写她,我真的条气不顺哩!

讲笑的啦,我跟Ah Suan没有深仇大恨。她嫁了,当医生太太定居在Kuching,我也有去过拜访她。只可惜她住在Kuching好几年,但当要带我去吃宵夜时还要劳烦我带路。

上次见Ah Suan好像是三年前吧!她还是老样子,还是那样的八,那样的热诚。当年有Driver住红毛楼,一点千金小姐的款也没有,现在当了少奶奶也还是一样没有架子。

虽说麦秀茵还能保住柳腰,我们的Ah Suan大姐虽没有那么多产,不过那二十寸腰还是保持得好好。老公是外科医生,不懂有没有叫老公顺便做lipo suction?

Ah Suan讲话还是那么“吐”,一直嚷嚷说翁珠环抢了她的“峰”头。所以势必要放一张她最sexy最kheng的照片才可以,大家如有心脏衰弱就不要看了,健康重要。

Ah Suan说她自老公帮她set好computer之后就每天挨夜的看blog,从头到尾,不止一次,每次都泪流满面。我真的相信她,因为每一个细节她都倒背如流。Kuching没什么夜生活,或者blog就是她最佳免费娱乐吧!

Ah Suan,我们几时还可以穿一样的衣服,扮twins呢?

有Ah Suan这样的朋友,皱纹也会少很多的,她的开朗开通开明及“开放”,我到现在还是输了她几个马鼻。哈哈!唉,气也顺了点!Ah Meng,U please take over!

~陈惜梅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4/2007 12:0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盈慧的照片



照片:谢盈慧提供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3/2007 12:04: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谢盈慧

From: Amelia Cheah [mailto:amelia.cheah@gmail.com]
Sent: Wednesday, August 08, 2007 7:51 PM
To: LJ CHUAH
Subject: Re: hello

Dear Lip Jin,
How r u ?

Surprise to learn that u r searching for missing persons and i am one of them. Ms Ong Mei Ching has seen me recently.

Apologize for the late reply. My PA has overlooked this mail and therefore I was not aware.

Glad to know we r going to have the reunion next year and i am sure many old friends will support this and of course I will too.

I am very fine here. Will send u my photos and further contact when i am available.

All the best to u,
Yin Hoay


From: Amelia Cheah [mailto:amelia.cheah@gmail.com]
Sent: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7:13 PM
To: LJ CHUAH
Subject: Re: Reunion

Dear Lip Jin,

Firstly, I need to say-

" THANK YOU ".

DEEPLY APPRECIATE YOUR HARDWORKS & THE TEAM in arranging for the reunion &
YOUR PERSSISTENCE , CONCERNS, PASSIONS TOWARDS OUR FRIENDSHIP ARE STRONGLY FELT.

Second, to say-

" I BEG YOUR PARDON "

I THINK I OWE YOU THESE EXPLANATIONS......and SORRY...

1) INCAPABILITY IN TIME MANAGEMENT .
I am truthfully sorry for my incapability in this matter but I am sure I will definitely forward you something just the matter of time---due to the nature of my job ( Country Manager ), intensive travelings are required at times. Though I am in Istanbul, I frequently travel to other countries for Conferences and Meetings....etc. I will send u some photos.......may be some photos taken from Moscow, Kiev/Ukraine, Swizerland, Italy, Austria, Spanyol, Greece, Cyprus..... etc..... and my family photos... ( I have 1 son & 1 daughter ) - intended to make 1 more baby if I could .....haha...hopefully I am not too old for that.

2) UNEASY TO "SELF - REVEALING" IN PUBLIC
Dislike being " scrutinized under public eyes" ( I prefer to be low profile ). This is one of the factors of my non-responding.

These are my sincere explanations ( although I need not make any explanation ) , not merely an excuse to seek your understanding on this matter.

I am very fine & happy, healthy, highly mobile, I think I am living a meaningful life, have a challenging job, have wonderful and understanding family and good social life here.

Please send my best wishes to all.

I have planned to go back Malaysia during Christmas holidays, may arrange for small gathering if possible.

Will send you my photos in due course.


Truly yours & Best Regards,
Yin Hoay


From: Amelia Cheah [mailto:amelia.cheah@gmail.com]
Sent: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2:32 PM
To: LJ CHUAH
Subject: Re: Reunion

Dear Lip Jin,
Do u really think OK? May sound a bit serious......anyhow I do not have much time to write, just treat it as my best regards sending to all. You may put in some interesting remarks if u wish......I always like to see u write something which I think your write up is very creative and humorous.

Thanks again and best wishes to your family,
Yin Hoay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2/2007 12:02: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标志



“在禾中央”与重聚2008标志。
设计:方伟平

也谢谢倪延建和郑华庆的参与投稿。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10/01/2007 12:08: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惜梅的老照片




照片提供:陈惜梅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9/30/2007 12:22: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亚庇亚庇》

四个多月前,很偶然的决定带一个VVIP团作一趟神山之旅.一为圆少时之梦,二为测我中年之体,三为到高原避暑:可谓一举多得!

五天的行程并没包括亚庇市,也因此错过了AH MENG & SABRINA热情.两位哥哥姐姐虽已知我会由机场直奔昆答山,还不死心的拨几通电话来确认我的行程,希望让我有机会在他们的招待下品味东马海鲜. 搞到我晚饭时望着卡达山火锅,想的却是阿庇那边的海鲜.

SABRINA在不死心之余,还特地花两个小时车程到山门等我下.可惜我脚力不足,午后二时始至山门趴下.劳累之余,已无颜叩她了.AH MENG 也不遑多让,在我打道回府借用亚庇机场时,为见我一面而突击直杀到机场.可惜因我已入闸而功亏一篑. 感动之余就借布落格的方便,奉上一张在神山里拍的一位痛苦孤独的中年’,以让在下一次到沙巴前还认得我.另一张是VVIP 们下山时.

这神山之旅其实并没圆满成功,皆因我在最后一刻行使领队的决定权.那是整个行程中唯一的行使,亦是最难被接受的决定. 皆因时不与我也.登山队取较少人用而又路途较远的玛西姥山径上山,不巧碰上一年内只发作数天的大风吹.原本估计需耗时八个小时的路程在时速四十公里左右的大风陪伴下,以十一个小时的佳绩黑抵达海拔一万一千英尺的停留站,刚好赶上餐厅打佯前.

晚饭后与嚮导讨论气侯形势 ,考量了成员们的健康体能条件等,就向他们宣布放弃清晨两点半的最后一千英尺的攻顶行动.主要理由是当时风速已超越七十公里,而成员们的体重皆低于五十公斤,再加上先前的体力消耗,恐难保安.就这样,大家心不干情不愿的把成功留给下一次,暂定半年后再.

答应了AH MENG, 下次到亚庇必定找他,至少喝上一杯 SABAH TEA.

李俊之
26/09/2007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9/29/2007 12:17: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刘国坚

要访问刘国坚不容易,因为他太忙了。我也不好意思催他。所以,这篇不是访问稿,是印象篇。他大人大量,不会介意的。

最近几次见了国坚,也没有想到要特别写他。总觉得他已经是个闻人,写不写好像没什么分别。在外坡或外国的同学没机会看国内报章北马版的,也可以很容易就谷歌他的大名,知道他的消息,了解他为华教的无私付出。点击这里这里

国坚初中时个子很小,是那种不懂吃什么仙丹,上了中五后来居上,身材突然拔高的。和龚医生,还有,那个不怕死敢敢挑战我放狗的姓蔡的家伙,都是同一类型。羡慕死我们。

中学毕业后,国坚和那个不怕死敢敢挑战我放狗的姓蔡的家伙,还有阿水,善平等一起飞美国。照片左三就是国坚。右一就是那个不怕死敢敢挑战我放狗的姓蔡的家伙。这张照片是那个不怕死敢敢挑战我放狗的姓蔡的家伙寄给我的,跟我“号练”他和国坚一堆死党在一堆白雪里玩,讥笑我飞去没有雪的澳洲。

有一点我却一定要提起,国坚在这次的重聚2008确实诚心诚意的支持。他和林星吉两个都是筹五百万建校的人,开会多过过桥(对不起,这句是烂七拉八的形容词,累了,懒惰去想好句子了),在百忙中都出席我们的重聚筹备会议,我心存感激。

他曾说过,不要当军师,要负责一项任务。我们笑说,军师就什么都做。需要你的时候,你就要随时准备了。就像当“死狗子”,"Be Prepared"。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9/28/2007 12:05: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专访:张秀云


中午时分,秀云一身律师装走进JB City Square的Starbucks。我在上网,抬头一看,被美女电到不清不楚。

秀云之前在Arthur Anderson工作很久。开始是Auditor,无日无夜的,也养成了喝Kopi-o的习惯。两年前换了一家国内公司,现在是报税专家,事业顺意。

她像很多同学一样,说不敢写Blog,因为其他人写得太好了。我说没问题,我来写,你只要给我照片。她说也好,回去找找。对美女,可不能喊打喊杀的。

秀云刚搬新居,那个Taman很不错,孩子可以在同一Taman,从幼儿园念到大学,毕业后参加Golf Club member。她先生也是AS人。孩子3个,最大的已经15岁了,真好命。

向她收报名费,她二话不说就交上。不过她说,还不能肯定能出席,交费是以行动支持重聚2008的一番心意。

她吩咐我一定要写这句话:“感谢发起这个重聚日的同学们。也感谢筹备和所有付出时间和努力的同学们。”

在此,我也谢谢她的支持。

~蔡立人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9/27/2007 09:11:00 AM

繼續閱讀
2008/12/05

813:Girl Guide Gathering


照片提供:陈银春



--
Posted By kh7883 to 在禾中央 at 9/25/2007 12:15:00 AM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