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7

【電視】[華麗一族],令評論者的我俯身臣服!

From:kenwu TBS前季推出的年度大戲[華麗一族],在放送前就已經贏盡了東亞的關注度,不但是因為它是TBS成立五十五周年的台慶大戲,而且東亞的觀眾們也同樣非常好奇,朝日的台慶推出了令黑暗流全面復活的[黑色皮革手冊],富士的台慶推出以尖銳抨擊醫療體制聞名的[白色巨塔],而近年來在趨勢劇戰場上不斷滑落的TBS,身為東亞的強勢頻道,這次它所推出的台慶大戲,到底會與富士和朝日有何不同? 對於東亞民眾的期待與好奇,再加上近年來在趨勢劇戰場上的接連失意,TBS在前季可謂是躊躇滿志,同時以[華麗一族]和[花樣男子2]力挫群雄,再度奪取趨勢劇王道之位,對於重新回到這個瞪違已久位置的TBS,固然以[花樣男子2]奠定在年輕族群中的好感度,但其實萬眾矚目的[華麗一族]才是標誌TBS真正實力的作品,這部億元打造的台慶大戲,不但徹底激發出TBS在前鋒深刻戲劇製作方法的功底,更因為台前幕後的頂極陣容齊心協力,而泡制出了具有深遠綿長內涵的文化盛宴。 作為一部被寄予厚望的年度大戲,TBS選擇了山崎豐子的同名作品,請來橋本裕志打造了一個具有超強凝聚力的腳本,這個同時融匯了豐富的文學性和尖銳的時代潮的腳本裏,在一共十話的篇幅下,通過時代的沉浮更替,展現了一個家族的悲喜,並試圖將這個家族,與日本的社會發展聯繫在一起,身為能夠決定日本未來的家族,在華麗絢爛的表像下,內裏所蘊含的鬥爭與角力,親人間的複雜情感,由於滲入了時代脈搏和潮流變革,而顯得更具有匠心和斧底。

 

福澤克雄和山室大輔兩位導演在場面的掌控,還有氣氛的營造下都顯示出了揮灑自如的嫺熟感,從第一話開始,整個劇情的推進和發展一氣呵欠,沒有半點拖遝,在服部隆之氣勢恢宏磅礴的配樂下,完全襯托出了這出年度大戲所具有的廣闊視線和深度,至於所演出的演員,全部雲集了藝能界的一線頂極陣容,無論從美色還是實力,都堪稱是繼[白色巨塔]後的另一個趨勢劇的奇跡。 [華麗一族]的劇情,被放置在萬裱大介與萬裱鐵平兩父子身上進行,在一個能夠參與決定日本未來的顯赫家族裏面,由於前代掌門人萬裱敬介的過失,而導致父子之間的隔閡以及日後的對決,由於時代變革的背景被濃縮在家族中展現,因此更富戲劇張力和故事擴展力的設定,就放在血親和愛欲上進行基點開展,爺爺敬介曾經佔有過母親甯子,而父親大介從此便在內心留下陰影和創痛,鐵平在成長過程中從未感受過父親的憐愛,在夢想上的奮力前行,也只是想為了得到父親大介的認同,而曾經一度深愛的初戀情人芙佐子,竟然是爺爺敬介與情婦志乃所產下的女兒,命運的無常與不可捉摸,在第一話就埋下了沉重的伏筆。 既然父子二人是趨勢劇的主線,在俳優的選取上TBS也顯現了決斷力,請來J家的當家俳優木村拓哉,和演技功力爐火純青的北大路欣也,來擔任這個足以決定是否能將幕後創作陣營的心意,來確切傳達給螢幕前的觀眾的重任,北大路欣也的表現的確不負重望,將萬裱家族的現任掌門的威嚴與氣勢,在每個眼神和表情的流轉變化間發揮得淋漓盡致,光是看他演戲就是一種莫大的享受,而東亞的首席俳優、帶動了一個時代男性審美標準轉換的木村拓哉,在[華麗一族]中的表現才更讓觀眾好奇。

 

 

一直以來,華流人士談起足以代表東亞的俳優,通常都會理所當然的想到金城武,但其實坐在東亞一線俳優這個位置上的,其實仍是J家的木村拓哉,從[愛情白皮書]開始拓哉帶動並改變了東亞對於男子的既定印象,革新了男子魅力的全新定義,他所開創的時代延續至今,讓如今象徵著東亞最高美感的男子定義,是能夠同時蘊含了男子獨有的清澈爽朗、和少女般的委婉輕柔的通用標準,而之前一直只是借助角色去發揮個人魅力的拓哉,在這部生平第一部真正挑戰演技的作品裏面,卻是要反其道而行,需要借助個人實力,去完全激發並且呈現出角色的魅力。 鐵平與大介這對父子角色,分別代表了在日本社會中爭鬥不止的處子性與黑暗流的勢力,而過往二十七年的時光中,日本社會在文化和政經領域的每一個朝前邁進的步伐,都離不開這兩股勢力的爭鬥,而這兩股勢力之後的,則是背負了不同價值理念的出色人傑。 鐵平所代表的處子性,蘊含了日本人最激賞的原點,是沒被社會污染的理想,一心一意為了人生奮鬥,即使是拼盡全力的決戰,也決不會使用任何卑下的手段,為了自己的信仰和價值理念,奮勇直前的一路前行,通過追求夢想的過程中,其實也為日本傾注了力量,這種情操是日本人心目中一直所尊重和敬仰的。 而父親大介則代表了真正通行於社會的規則,也就是我在文化上最敬重的黑暗流,如果將黑暗流擴展到整個社會,直接來說就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惜任何手段,即使將別人踩在腳下也要向前走,為了達到並穩固自己的權益,就算犧牲別人也在所不惜這樣的一種價值理念。

 

 

和處子性的溫和體貼不同,黑暗流即使在生活上也以自我的感受為主,對於喜歡的人或事物,就算用搶的也要將對方給奪到手,只要自己喜歡,縱使踐踏到對方的感受也無所謂,這樣的一種生活方式,卻能夠因為罩上道德和地位的外衣所被人忽略,甚至成為大眾敬仰的象徵。 這樣的社會現實雖然很殘酷,不過遺憾的是,通常在每一個角力和決戰中,處子性往往都會敗給黑暗流,雖然社會的前進和發展,會使類似儲種的現象越來越少,但是通過[華麗一族]中鐵平與大介兩父子的對決,鐵平一直是遵循著正當的途徑去用一切方法反擊父親大介,而大介卻是為了擊倒鐵平而不惜使用了最陰險卑鄙的手段,兩父子人生觀念上的撞擊衝突,實際上也是處子性與黑暗流兩種流派的價值碰撞,父子的對決在經濟和政治的最高層間激烈的進行著,這種人倫上的慘烈,但所折射的各自身後的利益歸屬,卻更加發人深省。 鐵平承襲了祖父敬介的理念,認為企業人在追求事業的過程中,要將個人命運與時代脈搏聯繫起來,好的企業家要對社會和時代有所回饋,也就是說從社會中得到的,相應的也要同樣傾注在社會裏面,鐵平其實是那個年代日本一部分人的縮影,想要製造出能讓日本登上世界舞臺的產品,鐵平看到了企業們能夠幫助日本,站到屬於它的位置的力量,並願意為了幫助自己和日本達成理想,而用盡所能,因為有鐵平這樣的人,日本才能在戰敗後,迅速的登上它所得到的位置。

 

 

但因此不能說大介不好,雖然大介為了理念犧牲了無數的部下,甚至犧牲了自己的兒女,但是那樣的人反而是現實的,比起國家大義來說,大介認為自己肩負的家族事業沿續、還有數萬員工家庭的穩定更加重要,大介的冷酷與殘忍,並非單純出於私利,對他來說,也同樣有自己想要維護的事物,即使令星星粉碎也要守護的事物,那就是萬裱家的銀行家業,因此即使要讓自己變成魔鬼,大介也在所不惜。 父子二人都有各自所要維護捍衛的事物,再加上祖父敬介當時對兒媳甯子的侵犯,大介潛意識中總是將對父親的憤怒和痛楚,投射在被公認為祖父傳承者的鐵平身上,也許敬介已經不復在,但通過與鐵平的對決,大介實際上是想完成對敬介的報復,想要超越一直活在過去敬介陰影下的過去,結果宿命弄人,一直壓迫在心頭的鐵平,居然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當時醫療環境的滯後,造就了血緣檢驗的誤差,一直渴望父愛、想獲得大介認同的鐵平,最後被大介逼迫自盡的鐵平,居然是大介的親生兒子,這種淒美悲烈的宿命捉弄,將整個劇情推向了高潮。 拓哉是我這個年代的人,我十三歲初會[愛情白皮書],十五歲重看[愛情白皮書],自此後不斷接觸他的作品,當時我評論他的文章也在雜誌上發表,但我並無法讓自己喜歡上他,因為對我而言,他的作品中好象總是少了些什麼,就仿佛是為了突顯偶像魅力而量身訂造的那樣,缺乏打動人心的最基本的力量,那就是融洽了社會感和寫實性的元素,而在[華麗一族]中,拓哉第一次洗盡鉛華,剪去標誌性的長髮,單純以俳優的身份去詮釋角色,他所要突出的不再是自己,而是用心詮釋下的自己,這樣的拓哉,很俊美、很帥氣、很認真、非常動人。

 

 

我在二十一歲時,曾經對讀者說過,當一個好看的男人在痛苦的時候,其實是他的魅力達到最高潮的時候,因為男人是這樣強壯的動物,從不輕易流淚,就算受傷也要挺下去,而拓哉在[華麗一族]中的表現,不但傳神的表現出鐵平的堅韌與處子性,同時也將他的責任感和信念,詮釋得不落俗套,讓觀眾看了不像韓劇和華語劇那樣,產生又假又虛偽太揪心的感覺,而且拓哉瞳孔中有迷人的痛苦和憂傷,當一個男子陷入這種情感中時,的確是最迷人的,會讓觀眾忍不住想要靠近,繼而將他緊緊抱在懷裏,好生的安慰一番,拓哉完滿的達到了這一點。 趨勢劇中的其他角色,鈴木京香的相子和長穀川京子的早苗,都是讓我驚豔的角色,京香自從刻意在電影方面努力之後,所融匯的內斂演技,和詮釋角色的方法,用在趨勢劇裏果然不同凡響,相子身為大介的情婦,擔負著輔佐萬裱家更好動轉的類似大奧總取締的角色,她為萬裱家的子女尋找各種政治聯姻,為大介打通各種人際管道,甚至氣勢淩人的駕禦在正室寧子之上,其實相子不過是個深愛著大介,而一心想幫助他達到理想最高點的深情女子,在大介完成理想而捨棄她時,她所努力表現出的克制和尊嚴,但在離開時的痛哭,當時得知即將被捨棄時的慌亂,都讓人感覺到了她的無奈。 至於長穀川京子,我一直覺得她是空有美貌卻缺乏演技的女優,但這次的[華麗一族],她卻是表現最亮眼的演員之一,從剛開始就展現出優雅的女性風範,京子將早苗這個角色,詮釋出了大都市女性風采的味道,懂得隱忍但卻堅強自立,包容溫柔又不輕易言敗,正是有她這樣的妻子,鐵平才能放心的去追逐自己的理想,而在他傷心或者失落的時候,早苗也會堅強而溫柔的陪在他的身邊,靜靜的聆聽著他的感受和想法,再表達出自己的支持與鼓勵,這樣的女人,是推動了當時時代前進的助力之一。

 

 

山本耕史的銀平,則是鐵平的弟妹中最有表現力的角色,坦率地說我幾乎都要遺忘山本耕史的存在了,但這次以成熟風采投入到[華麗一族]的他,將角色的壓抑和無奈而傳達得到位精准,銀平是個喜怒不形於色、不甘受父親大介擺佈,卻又無力反抗的男子,耕史將銀平深愛著哥哥鐵平,卻又不得不輔助著父親大介將哥哥鐵平的理想,一點一點的摧毀蹂躪的痛苦與掙紮,非常貼確的呈現在了觀眾面前,在畸型的家庭裏面,親人之間不管有多珍惜疼愛彼此,在父親大介的擺佈下,也只能淪為順著他意願行事的棋子。 原田美枝子演出的寧子,身為萬裱家的正室,卻由於受到公公敬介僅有一次的侵犯,而在丈夫大介心裏植下煉獄的陰影,而她傳統日本女性的溫婉和逆來順受,則是助長並造就了畸型家庭的根源,寧子這樣的女人非常可憐,出生在富裕的名門而不諳鬥爭,結果不斷被側室相子壓制,對於子女也無法好好的傳遞自己的想法,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介和相子強行灌醉她之後進行的3P,對於那樣的劇情深感震撼和尊敬,的確在亞洲,日本國民在對待文化上所表現出的文明和成熟,令人不得不深表敬佩。 柳葉敏郎的銀行董事長三雲祥一,是鐵平留美時結識的好友,也是在爾虞我詐的銀行業中,難得的一股清流,同樣的處子性,將三雲與鐵平聯繫在了一起,在追求個人理想和價值的同時,兩人並未捨棄的是同樣對於日本的深愛,這種深愛不是教條和口號主義的,而是根植於內心的對國家的憂慮,令人感慨,而西田敏行的大川一郎,則是他繼[白色巨塔]之後的再次成功突破,同樣是長袖善舞的高層,西田敏行由院長跨身資深議員高層,表現出了令人震懾的威嚴,同時也不乏男兒心底細膩的溫情,將女婿鐵平當成親生兒子的好生愛憐,西田敏行的功底令人印象深刻。

 

 

至於稻森泉的芙佐子,和成宮寬貴的四四彥,身為評論者我認為稻森泉的演技沒能突破[醫龍],而成宮寬貴則是第一次表現出了男子風範,雖然他還是一樣的纖細,但是有別於以往的陰柔,這次在[華麗一族]中的男子風味,令人感覺新穎。 而其他演員和角色,幾乎都有達到水準的稱職,例如黑暗流俳優仲村徹的美馬中,與岳父大介互相利用,儘管彼此暗藏禍心,但共同的利益卻又將各自緊密的綁在一起,比起山本耕史的銀平,仲村徹演出的美馬中需要表現的,是功於心計的謀略和成穩,在最後得知財政部即將策劃再下一輪的銀行合併時的驚愕,到內心劇烈的心理鬥爭,仲村徹在最終話中的表現真的很考驗演技,然而他成功的交出了試卷,這樣的角色,確實證明是非他莫屬。 這也是近年來難得的能夠令挑剔苛刻的我,讚賞的俯身臣服的趨勢劇精品,[華麗一族]具備了成為一流趨勢劇的任何一個元素,而且它很快要在臺灣放送了,在此我想對my movie life的臺灣讀者說,請務必好好欣賞這部年度大戲,請務必好好珍惜觀賞趨勢劇的機會,請務必好好珍惜在臺灣實踐自己理想的機會,因為對於[華麗一族]來說,夢想是非常重要的,而對於身為評論者撰寫出這篇評論的我來說,夢想也是非常重要的,否則我不會創辦my movie life,不會在這裏向東亞華語區的讀者,描繪並且分享我的感受和心情。 看完[華麗一族],對我最深刻的就是鐵平的夢想,我也有自己的理想,能夠堅持擔任將日本和臺灣或內地竄連的文化工作,是我從國小開始就在追逐的目標,在有生二十多年來,我不斷的失去身為人最重要的東西,我沒有性,沒有情感,沒有錢,銀行裏面只有為數不多的存款,也沒有出眾的才華,是與鐵平一樣的理想,支持我繼續活下去,我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也要面臨和鐵平一樣的自殺結局,所以,我深切體會得到,理想對於男人的重要與價值。

 

 

人,只要能夠一步一步的接近理想,這個過程的確是幸福的,對鐵平來說如此,對我們每個人而言亦如是,我也想像其他男人一樣,能夠和喜歡的人做愛,能夠在工作中得到回報,然而,當每一個腳步的邁出都那樣的沉痛時,我看不到明天,不知道路應該怎麼走,害怕得不到臺灣和內地的重視,害怕被這個社會遺棄,害怕自己隨時將會自殺死去,這個心理過程,就和[華麗一族]中的鐵平一模一樣。 鐵平曾說,「希望不要出生在這個家庭就好了」,對於每次總是習慣將自己代入作品中去感受意境的我來說,卻是「如果出生在東京或臺北就好了」,如果家庭生活環境沒變,在那樣的地方我應該能夠更容易出頭,更容易實踐自己的理想,身處於海口,即使再怎樣努力,也無法確切的捕捉到臺灣的動向,不知道哪家媒介需要稿件,不知道哪家出版社需要小說,在迅息競爭力上總是落後於臺灣本土的同行,每次我都感覺到疲軟無力。 我本應該,擁有比現在要好上許多的人生的,然而…… 然而還是要活下去,鐵平是在理想與殘酷和現實間,而選擇了讓身心得到平靜的做法,但對於這篇評論的讀者來說,我們卻還是得要背負著未來而活下去,不管怎樣,這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在人生中任誰也會經歷挫敗和創痛,但只要能挺過去,並積極爭取改變,或許明天一定將會不同,這是對於身為評論者的我,還是身為讀者的你,都不得不堅強起來的信念傳遞。 最後,想對獻出這麼出色的趨勢劇的TBS說聲謝謝,感謝它獻給了東亞這麼優秀的作品,身為評論者的吳騰飛我,在此請允許我俯身道謝,我在觀賞時的確已經甘心臣服。

 

 

日 9:華麗なる一族 劇 名:浮華世家 電視台:東京放送TBS 首 播:2007-01-14 回 數: STAFF 原 作:山崎豊子「華麗なる一族」 編 劇:橋本裕志 配 樂:服部隆之 製作人:福澤克雄 石丸彰彥 導 演:福澤克雄 山室大輔 企 畫:瀬戸口克陽 植田博樹 其 它: 這是一部以1970年代的金融重組為背景講述了財閥家族中的父子之間的糾紛,野心和愛恨情仇等等的電視劇。在原作中父親大介是主人公,但是電視劇中的主人公則換成了他的大兒子鐵平。 萬俵家的家族之長是阪神銀行的董事長,大介在金融重組之前拚命阻止最上位銀行的兼併。通過長女的丈夫也就是當時的大藏省主計局副局長獲得了上位銀行的機密資料,規劃了有利的兼併計劃。另一方面,大介沒有滿足作為阪神特殊網專務的長子鐵平上午融資金額。在背後風起雲湧的政治經濟界的黑暗的慾望,還有父子間的固執己見……鐵平的人生的齒輪還是變的混亂。 演 員 木村拓哉(萬俵鉄平・34)/鈴木京香(高須相子・39)/長穀川京子(萬俵早苗・30)/山本耕史(萬俵銀平・31)/山田優(安田萬樹子・24)/相武紗季(萬俵二子・22)/仲村トオル(美馬中・44)/吹石一恵(美馬一子・29)/稲森いずみ(鶴田 芙佐子・32)/多岐川裕美(鶴田志乃・59)/成宮寛貴(一之瀬四々彥・26)/平泉成(一之瀬工場長・58)/西村雅彥(銭高常務・52)/笑福亭鶴瓶(綿貫千太郎・58)/小林隆(芥川常務・54)/矢島健一(和島所長・51)/西田敏行(大川一郎・60)/武田鉄矢(大亀専務・60)/津川雅彥(永田大蔵大臣・63)/柳葉敏郎(三雲祥一・50)/原田美枝子(萬俵寧子・54)/北大路欣也(萬俵大介・60)

 

 

相關報導 木村剪去長髮!出演TBS明年一月的《浮華世家》,這次演出的是金融界的公子 SMAP的木村拓哉(33)已經確定將在TBS明年一月播出的山崎豐子的作品《浮華世家》(時段尚未確定)中出演。在這部以20世紀70年代的金融重組為背景的階級感很強的人物電視劇中木村挑戰的是一個家族裡具有超凡能力的長男鐵平。已經兩年沒有主演電視劇的木村在這部電視劇中將會因為角色的關係將頭髮剪短10釐米以上。可謂敬職。 拍攝了很多成功的電視劇的木村又將開創新的歷史。 《浮華世家》是根據山崎的同名小說(昭和48年,即1973年)改編來的。故事以20世紀70年代的金融重組時代的動盪為背景,是一部描寫在關西金融界有很大聲譽的萬俵家的父子之間的糾紛的人物電視劇。在過去也曾經被拍成過電影和電視,這次是第三次被拍成電視。 在原作中父親萬俵大介是故事的主人公,但是在這次的電視劇中一家的長男萬俵鐵平成為了主人公,這也是這部電視劇的新的看點。鐵平被設定成一個鋼鐵企業的專務董事,是一個有很大的聲望而且有著超凡的能力。 喜歡演出賽車選手和冰球運動員以及副機長的木村,這次將挑戰出演“金融界的男人”。為了出演這個角色,木村將把自己的長髮剪短10釐米以上,幹勁十足,而且頭髮將會剪到不會觸到襯衫衣領的長度。 連續劇方面的有關人員認為想通過“為志向拚死鬥爭的鐵平這個人的性格表現真正的領導人的應該有的姿態”,並且具有超凡能力的鐵平的性格恰好和木村很相似。並且希望“受到很多代人的支持具有壓倒性存在感的木村能將真正的領導人的應該有的姿態表現出來”(同一有關人員)這樣期待著。 另一方面,山崎也表示“萬俵鐵平是小說中設定的具有男性的浪漫色彩和堅強意志的一個比較難演的角色。木村的眼神裡有著純粹感和悲傷感。那樣的他會怎麼演好鐵平這個角色呢?就像期待那些為木村量身定做的電視劇一樣期待著他在這部戲裡的表現。” 帶著大家的熱切期待在14日開始拍攝的木村表示“能夠參加這個作品的拍攝是我的榮幸。我就這麼一個想法”。 讓我們關注收視率之王木村的“華麗的挑戰”。

 



【電視】[秘密花園],請帶我一起進入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電視】[派遣員的品格],史上最強的惡女派遣員誕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