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14

山河在人間漫步

這個夜幽靜的像一朵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寫的眼眶濕潤、傷跡天涯。種種韻律在心間曼妙,一朵蓮花悄然迸發,隨著夜的默然,輕輕、暖暖、緩緩。

有足夠多的理由為自己鼓掌,卻找不到一個藉口為自己辯駁,幸福有時候來的急切、去的匆忙。畢竟我已不是孩子,畢竟我在同齡人中仍算特列,畢竟這一切不會像水一樣蒸發,不會像流年,悄然逝卻,不惹半點俗塵。真實的我,在人間踟躕,在流逝的光陰里為淡淡的青春默哀。

二十多年了,還沒有真實的明白,還沒有在這個浮躁的世界,找到盛開的奇葩,作為我的獨享。這是個悲哀的迷茫,這是個可笑的流放,花前月下對何人,獨留一塚黃昏,向那不遠的將來默默吊念,我不是這樣的人。

多想挽一把胡琴,在草原獨奏,放空自己,紓解靈魂,撇下俗世的羈絆。可是我不能,唯有在這流世裡,我才能把自己麻醉。徐徐,凌亂的不堪,瞟上了歲月的浮華,將她染成灰色的盡頭,將一朵花捻成滿地的碎渣。胡琴被現實的雙手折斷,我還能在哪裡獨奏?哪裡還能再響徹瓊音?

我左手拿著乾坤日月,右手天地蒼茫,狠狠將他們砸在過往的行人身上,濺出了時光,蹦出了關於流年不斷的遐想。那些年,絢爛的暮光,將整個世界刻成慈祥的模樣;那些年,混沌的思想,將不羈的人生篆成可愛的高尚。泠泠的憂傷,短程的相聚,別成另一屢殘陽,歲月靜安,清輝下,我獨自思量著過往。

夜,寂寞與孤獨像一股洪流般襲來,侵擾著我的思維,蔓延著我的身體。似乎,我已無法抗拒,我已不能動彈。僵僵,木訥的坐在一棵樹上,看樹下,人潮湧動,亟待,等花開的季節,我再下來。

孤獨的夜,再冷不過,沒有訊息,沒有電話,沒有一切的聲響。敲著鍵盤,聽著音樂,我在人世的另一半,看你我不為風草而動。彼岸,花是否已經開了?看那邊,人山人海,聽,有人在說花開。我多想也去瞧瞧,可是,我不能!我沒有資格,更沒有勇氣。世界多麼的美好,活著多麼的驕傲,可是我仍然悲憫,歲月不吭不響的敲開心門,把一束光投射到我的懷裡。

你說我是有多麼的可笑,把一朵花想得如此妖嬈。其實也沒什麼重要,大不了,明年我也討來種子,在院子裡栽一朵相同的罷了。沒什麼,我總是這麼安慰自己,生活本就需要安慰吧,可是我只有自己安慰自。夜是我的懷抱,我把滿腹的心事傾述與你,是否你也已經厭倦?是否,我的自私,讓你疲憊,讓你看不見夜空裡流星劃過的剎那?

我登上一座樓,孤傲的看著行人與山河,人在山河間躊躇,山河在人間漫步。靜靜安放一粒浮躁的罌粟,圍一籠匆匆的時光,將她凝固在人間的四月,凝固在這個安寧的夜。

推薦相關文章閱讀


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導致失眠的三大生活因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