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03

【聞天祥影評】/ 《愛在波蘭戰火時》(KATYN)

華依達的觀點突出深刻,洞悉了戰場上的屍骨如何被活著的當權者做成傀儡操弄;跳脫了戰場,更能看到醜陋的真相。大師本色,由此可見!


作者:名影評人 聞天祥

華依達,這個對時下觀眾來講而言有點陌生的名字,卻是電影史上不能忽略的宗師級人物。

超過半世紀的導演生涯,他不僅為波蘭贏得無數大獎,更重要的是作品裡直陳不諱的批判勇氣,在共黨統治時代就那麼鏗鏘有力,為波蘭學派樹立了堅硬的典範。也難怪「歐洲電影獎」的終身成就獎在頒給偉大的柏格曼、費里尼後,第三位致敬的對象就是他;就連感覺上八竿子打不著的美國「奧斯卡」也忙著頒發同一獎項給他,可見其地位崇高、影響深遠。但是在共黨政權下台後,華依達分心從政了好一陣子,老實說,不僅作品量大減,也很久沒有令人討論的傑作問世。九0年代以後的波蘭電影,是由早逝的奇士勞斯基和他的幽魂所統治。

因此,透過《愛在波蘭戰火時》再聽到華依達時,有點驚訝。一方面是沒想到年過八十的他依然老當益壯;另方面是看到大師面對政治、歷史的那份堅定勇氣與過人觀察,再度活現銀幕。

《愛在波蘭戰火時》一開場就是非常「諷刺」的逃難戲。橋上擠滿的波蘭難民,向東不是,向西也不是,因為一邊有德國佔領,一邊有蘇聯入侵,進退維谷的荒謬與淒涼,正是波蘭自二次大戰起的寫照。

本片的野心極大,有戲份的角色多如過江之鯽,令人眼花撩亂,但他們圍繞著、也是華依達要揭發的,其實是片尾怵目驚心的「卡廷事件」:在卡廷森林裡被發現的波蘭軍官萬人塚。他們剛開始是蘇聯的俘虜,但這個地方後來被德軍攻破,所以劊子手究竟是誰,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歷史的懸案。

然而《愛在波蘭戰火時》的重點不是在找出兇手而已。畢竟在蘇聯解體後,新俄羅斯的領導人葉爾欽就發表了官方聲明,證實「卡廷事件」確實是由史達林親自簽署下達的慘劇。這部電影真正諷刺與控訴的不只這項「有形暴力」,更是政治所施加的「無形暴力」。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二次大戰,德國戰敗,蘇聯壯大,當波蘭也成為蘇聯的小老弟之一,「卡廷事件」理所當然就變成指控納粹暴行的教材。真相被禁止流傳,歷史也遭政權竄改。戰火無情,謊言與暴政更可議。因此華依達的鏡頭重點不是那些死得不明不白的波蘭軍官和劊子手的面目,而是知情或被隱瞞的波蘭人的立場與為此付出的代價。

論形式,華依達編織角色關係的技巧略顯龐雜籠統,反而追不上現今一些擅於操弄多角故事的後輩。但他的觀點卻相對突出深刻,洞悉了戰場上的屍骨如何被活著的當權者做成傀儡操弄。跳脫了戰場,更能看到醜陋的真相。大師本色,由此可見。

原文出處:『KingNet影音台/影評專區/聞天祥影評專欄



《愛在波蘭戰火時》短評 -2←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