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影評】/ 一千年的記憶《愛在波蘭戰火時》

作者:陸厚成  評分:84分(值回票價!)


這是一段關於傷痕記憶的戰爭電影,二次大戰期間夾處在德國和蘇聯之間的波蘭,同時飽受雙方的威脅、壓迫殘害。當時在卡廷森林發生的屠殺慘案,超越了戰爭的對等界線,以一種無以復加的 ,加諸於每個人心中。從個人家族失去所愛的傷痛,延伸至國族、歷史永遠難以磨滅的傷痛。就像影片開場的那片灰灰愁雲,至今久久,仍未曾散去。

電影以一種側寫角度,編年體的敘事方式,推陳時間的座標軸動線,注視著生活時代動盪的波蘭。在卡廷事件作為整體敘事中心的帷幕籠罩之下,導演兼任編劇的安德烈華依達並未將目光獨立放在演員幽微感情上,而是藉由演員間在各時間點的一線脈絡,帶出被殘害擠壓的波蘭人民,的一種堅決而沉忍的國族傷痛。

影片一直處在一種灰階色調下進行。開場表現便有此身不由己意味,戰火在波蘭境內蔓延開,兩路難民橋上聚首。一邊是蘇聯大軍一邊是德意志坦克,地上傷的,卻盡是波蘭人民。當上尉妻子安娜帶著女兒前去尋找丈夫路上,她看見盡是一片戰火後的荒涼。掀開蓋著丈夫軍服下的一團,未見丈夫,卻只是顧見悲憐的上帝塑像。

電影裡出現了好幾組的人物,調配出二次大戰期間波蘭人民的各個不同面向景況。被俘擄的上尉軍官華依達和分離的妻子女兒;華依達在大學教書的父親,以及母親;同樣身在俘虜營區的將軍司令,異地分離的將軍夫人;華依達的副手、飛官,乃至而後出現的學生、青年等相互交錯出現輪景,都反映出波蘭如風中走燭般不由己的運命。

軍官們滿懷理想抱負,卻被蘇聯集中軟禁,苦無伸展拳腳之地。學者為波蘭未來教育去參加德軍會議,不想卻連爭論機會都沒有就全部被帶往集中營(箝制思想)。妻兒們失去家園,籠罩在極權政治壓迫下,僅仍懷著一絲絲親人回來希望苦候。直到,廣場大廳傳來一聲聲受害者的唱名,迴宕廣播音中懸著家人們掛念思情。

雖然電影不若安哲羅普羅斯在《尤里西斯的生命之旅》中講述歷史傷痛時,呈現出緩慢如詩,如令人窒息般的難耐情緒。如前所述,安德烈華依達卻用了多角度的敘事方式,配合時間順移和交錯使用的黑白新聞紀錄畫面,像極了完整重製時代氛圍一部真實記錄片。

在這種特別情緒之下,我們可以藉此看見許多不同的女性以捍衛自己和國族尊嚴方式努力的生存面貌。安娜帶著女兒流落在外,面對軍官夫人身分即將被紅軍肅整,卻堅持不接受同層公寓蘇聯軍官婚約請求(可保障安全);將軍夫人在卡廷事件案發後,被德軍找去看挖掘屍體紀錄片,要她簽下蘇聯所為聲明。即使以女兒作為要脅,夫人仍堅決不受;事件後當波蘭歸列蘇聯管轄,當初戰俘營中飛官妹妹要為他立碑,被紅軍約談,仍矢志不從。

安德烈華依達在這些面向之中,打自眾人內心塑造出一種從個人乃至國族的動容情感。他拒絕了過多舖張的情緒渲染,拒絕讓這些女性滿臉淚痕,而是用一種悲而不亢的態度,繼續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甚或這種方式也連結到華依達畫面、結構處理上,當眾多人物配合著字卡年代時序和舊新聞畫面,他避開了卡廷事件直接講述。而讓觀眾留著懸念,看著電影中家屬持續等著親人歸來。而讓觀眾看見,來去於這片土地的德蘇兩軍為己利益而帶來的高壓、迫害。

對於波蘭,留在身上的創痛卻永世難以彌補。學者夫人收到集中營寄來的一罈骨灰;將軍夫人從女僕身邊取回將軍配劍。在蘇聯高壓統治下,飛官妹妹最後能未能立下紀念石碑。象徵國家未來希望、熱情的年輕男孩,最終也難逃無止盡的迫害命運。

安娜最後收到遺留自軍官身上的親筆日誌。從而電影終尾的十幾分鐘裡,帶出卡廷森林裡的回憶畫面把電影帶到無聲情緒高潮。沒有喊叫沒有哀求,只有一聲聲的祈禱。和槍響。

《愛在波蘭戰火時》是安德烈華依達最新作品,不同於過去影片聚焦演員方式,而用一種綜覽全局的視野,把目光一切都指陳在卡廷事件和波蘭如風中擺盪的命運體上。雖然一開始散落的出場人物較難讓觀眾進入故事本體(兼之背景不同),但是華依達仍在眾多面向中作為一貫主體的國族情緒。不卑不亢,令人動容。逝者已逝,面對殘存逐漸抹滅的記憶,撇開被刻意“淨化”的人格不談。這樣的一部電影,或許是最好的紀念吧。

原文出處:「YAHOO!奇摩電影」影評



【藍祖蔚影評】/ 波蘭戰火時:驀然回首08072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評】/ 疏離的感同身受─ 《愛在波蘭戰火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