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30

《愛在波蘭戰火時》「遙寄思念」 NO.002

by 「Tiziana」Tiziana (Tizi)


好幾年前我的外婆跟大舅舅一家人在台北市在一起生活,她很疼自己大兒子和他的小孩們。

她的嗓門很大,以前過年過節陪媽媽回娘家時,在巷口就可以聽到外婆在跟鄰居分享女兒要回家的喜悅,長大了,讀了生物學的基因遺傳後,我才知道為什麼媽媽講話的音量那麼大,最慘的是,後來發現自己的聲音也很歐巴桑。

外婆胖胖的,腳腫腫的,走路一枴一枴地不太方便。聽媽媽說,外婆的腳傷來自多年前的車禍,當時外公載外婆,路不平導致側坐的外婆重重的摔在地上,外公沒事,但之後外婆就沒再好起來過。

每次家族在台北地區出遊的時候,我都走在最後面,因為我被指派要負責攙扶外婆,她的手很厚實,很軟,走路很緩慢,我也得步步小心,當時我不能隨心所欲跟前頭的姊姊妹妹一起玩耍,讓年幼的我頗為苦惱...。

有時候外婆也會出現在鄉下的家裡,嗓門一樣大,只是愁眉苦臉,往往抱怨大舅沒給家庭生活費,或是哪個小舅賭博惹事生非,媽媽總是會偷塞點生活費給她,她才會心一笑。

記得外婆要回台北的某一天,她輕輕的喚我和姊姊過去,說道要乖,然後給我們伍拾鈔票,要我們自己去買零食,當時我覺得外婆人真好...。

那一天我才知道媽媽辛苦工作,其實不少錢都回饋娘家,大舅的小孩們多少是媽媽暗中間接接濟養大的,外婆可能覺得過意不去才給我和姊姊伍拾圓?!

大約1992年夏,外婆因長期操心而生病過逝,她出殯的時候我和姊姊以國中暑期先修班課業繁重為由,沒有去看她的最後一面,可能我們和她的緣份不深吧!

我對於她的思念也是褒貶參半,總想如果她能夠那麼不重男輕女,讓媽媽國小後繼續升學該有多好。如果當初她能不溺愛她的兒子,讓他們負責顧家該有多好。

一個想法可以使別人的人生充滿遺憾,也會將因果回攬到身上。也許如媽媽所說的,外婆是傳統年代的犧牲品,我應該為自己出生在新時代而慶幸,如此我對外婆的思念才轉往正向,生發同情...。



《愛在波蘭戰火時》「遙寄思念」 NO.00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在波蘭戰火時》「遙寄思念」 NO.00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