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the reality, kl】
05/21/2014

日本 自己行:前傳

『前傳』

二十歲時我覺得離人生盡頭很遙遠,盡管對未來不敢抱有太高的夢想,希望完成的事還是有:一張短短的清單。

大概在2001年買了MOOK系列的 東京和北海道,當時心裡一定時想說有一天會去那個人家說是單眼皮族聚集的國家吧。

對日本有概念應該是從汽車Datsun開始,接著是五六歲時期的鹽味糖果記憶;叮噹和宮崎駿被配上粵語的卡通;小學時有個人對媒體喊話說我們國家要「向東學習」,那個「東」就是日本;被老師說是日本娃娃;歌神和天王流行起來的廣東歌的原曲有不少是日語歌;長單眼皮就被高中同學很認真的問到底是不是日本人;港劇看到腦袋抽筋於是往後看了很多日劇和配樂。

大學時有幾位日本同學(雖然夏天只同班了兩個月),某天我們十個同學約好去日本誠吃飯喝清酒,有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和我一個馬來西亞人,結果日韓同學內力深厚越喝越高興,臉越喝越紅,面子怎樣也要撐到最後,到最後有台灣人抱著電燈柱開心的唱著歌,只有馬來西亞人高興不起來並且吐個半死⋯

念書的年紀覺得「日本」是個遙不可及的國度。於是在San Francisco日本城逛Kinokunia,買一堆看不懂的日文雜誌(純看圖),在風中看櫻花花瓣飄落,到Kabuki Cinema看美國電影,請日籍理髮師設計髮型,在日本超市溜達,一切都那麼的東瀛,直到付賬的那一刻的錯覺到最高點:以為自己的臉被同化了,事實上是超市裡的老婆婆只會說日語。

2008年第一次入境日本,來去匆匆精華團五天上山下海。也罷。

2014年第一次自己背包去日本,這才是最美好的方式。
繼續閱讀
05/14/2014

日劇 • 粵語

被竹內結子和劉若英的樣子搞混曉了。 兩天前才發現日劇有配上粵語的版本,江角真紀子主演的「暴走女法醫」其實整個就是強調女性地位的精簡日版Body of Proof,也難不聯想到Patricia Cornwell女法醫系列。日劇配粵語的好處是光聽不看畫面也可以知道劇情演到甚麼情況。配音很有趣,相當於在看日本動畫的感覺。從小時候看宮崎駿的動畫都是配粵語的,動畫故事很單純很正面,而那種聲音帶來的情切感自然流露,日劇配上那種調調也變得單純起來。其實一直覺得日劇基本上單純,比較美劇帶來的衝擊力,日劇對壞人壞事的設定是幼稚園級別的。

假期的兩天內看了「暴走女法醫」「緊急審訊室」「特別篇–鈴木商店的當家娘」「不結婚」,不外是因為主演的天海和江角都有一股難與抗拒的氣場和魅力。雖然很喜歡這兩位演員,但也不每部劇都看得下去,像「BOSS」這個系列的故事與team角色設定動作的重複性就讓我覺得很油膩、「演歌女王」、「青蛙公主」這一類故事就算用牙簽撐住眼皮我也沒有辦法看完兩集,更別說大河劇場了;就連非常喜愛「庶務二課」系列也不例外,我一直在想如果沒有開拍「庶務二課2013」就好了。

至於韓劇,我也不知道他們除了錢和風光、華麗,還想傳達些甚麼... ...
台灣劇,大概看最近幾年流行甚麼就複製甚麼,基本上不聽對白還以為在上演愛情韓劇... ...
還有港劇,絕大部分片頭就像power point的七彩霓虹和女演員的艷妝一樣刺眼、扁平化的日燈光、懶得動的鏡頭、蝦米道具蝦米背景場地蝦米飯菜糖水蝦米大得不像話的平民公寓... ... 儘管我是喝港劇的奶水長大的,曾經他們也很有創作力和讓人欣賞的審美觀。
大陸劇,除了聽得懂以外,它根本是另一個城牆內發生的故事。
繼續閱讀
01/12/2014

得失

上個禮拜還在香格里拉獨克宗享受高山的純樸氣息;昨天就看到古城火災的新聞。
泰國市民還在曼谷推動民主進程;去了就不擔心了。
繼續閱讀
11/26/2013

飄流時光

有時候我像是在記憶回的收筒內撿破爛,希望青春回憶完整無缺能賣個好價錢。

有時候我好像停留在最單純的白上衣藍裙校園時光裡,不曾見過七彩繽紛的社會,工作了第八個年頭還是格格不入。有時候甚至在雨後半夜聽見巴士快速駛過轉角處的聲音,我誤以為自己還在Oakland溫暖的被窩裡,窗外有棵聽風說話的日本楓樹。有時候老茱莉廚房的火雞氣味和牛油氣味突然重現在餐廳內讓我頓時失去食慾。有時候我希望從前一些旅程中沒有只能是朋友的旅伴,留下陽光下被拉長的是朋友情緒作祟的背影,飯桌上是冒著蒸汽沈默不語的泰式晚飯,還有中央公園故意走散的莫名其妙。又有些時候,17歲考駕照時的風景一幕幕的往窗外退後,風景時光交錯,出現的是22歲的北加州紅杉木。那時候在箱根我開懷地看著媽喝下了梅子酒後滿足的表情,還有在原宿街頭我跟我說我永遠也不要跟媽媽去旅行。有時候我猶豫不決時,廖小豬的聲音會在market street上對我耳邊說喜歡的就買下來呀!有時候在六月我醒來,在分不清白天黑夜的石牌小房間裡聽見樓下的機車嘟嘟嘟來來往往,上大夜班的朋友帶著好喝的米漿和熱騰騰的蛋餅打開房門說了一句:「你醒了哇~」。有時候是一個樓梯口突然漂浮著小學一年級木板鐵線窗課室裡獨有腐木的味道,或是一個平凡不過的半夜四點鐘我從O記廣告公司大樓走出去時有一種奇怪的味道出現在身旁,同事小弟打斷我不許我再說下去。有時候我熱切地希望從初中二的恐怖事件不會延續到未來的二十年,高中至大學生涯裡沒有一天不希望自己能自力更生。

必須珍惜當下的時光,終於我不得已要在跑步機上蘊釀向前的力量。


usa > CA > Legion of Honor


繼續閱讀
06/02/2013

未完成的願望

去年的六月我在悉尼,許了個生日願望。沒有實現。雖然盡了個人的努力和公民責任(憤怒的首投族)結果沒換政府。今天的生日難免剛覺得大概是去年不夠誠心,願望不一定會實現這事情也是一項對人生的耐心的考驗。

連續半輩子累計未實現的想法
:好幾年前十分希望能儘快到歐洲看荷蘭。
:天氣良好時重游北京。
:重遊美國。
:住在紐西蘭至少一個月。
:十幾年都想著去北海道。
:發展工作以外的第二事業。
:學習陶瓷。
:家庭全年樂觀愉快。
:換台好車子。
:有多賺點錢的本事去實現以上的願望。
:不要再寂寞了。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