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2/28/2014

就讓我在背上行李的路上當一個不委屈自己的自私鬼

-------------------------------------
以往有談得來的朋友(不愛做資料收集功課,覺得我是全程導遊)都會邀請一起去旅行,明知自己不是一個凡是無所謂的角色,都會禮貌答應,把時間和旅費花在暗自抱怨上。因為沒有100%孤獨旅行的經驗,沒有想過自己的個性其實挺(只)適合solo的方式。不想每分每秒遷就旅伴,貌似自私,同時卻不想委屈自己,在雙腳向自己孤獨的影子前踏出一步又一步的時候,我清楚的感受到當下是為自己而活,實實在在的存在着。


2014這一次的出走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複雜經驗,前半段為solo,後半段有一好朋友生死相伴。後半段結束後,我們已經連普通朋友的問候都寒暄不上。因瞭解(自己)而分開原來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雖然我想完全放下心中的芥蒂,畢竟我無法保證性格趨向而產生的摩擦不會再度上演。

我會記住我們曾經相處過的每個溫暖的好日子。

我所希望的不是諒解,自己要去的路要自己誠實(和努力)的走,希望相對強勢的她知道的下一步該往哪裡去。

生活中的矛盾不斷的告訴我各種的人生道理。7月快要結束時一位要好的同事突然暴斃,接到消息的時候我在出席小學校同班聚會(難得竟然第二次),見到大部分二十年未見的臉孔,最初是抱著珍惜所認識的同學的心情出席,那時候再次覺得自己格格不入,關於孩子、家庭、工作、說話方式,話題通通搭不上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總是在這些同學的談話中找不到交集。結論:第二次證實,表勉強自己。


有個學長告訴說,人生就是一路上不斷的取捨,說著說著變成經濟學的demand and supply。


日本 自己行:實現昨天的夢想←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