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5/21/2014

日本 自己行:前傳

『前傳』

二十歲時我覺得離人生盡頭很遙遠,盡管對未來不敢抱有太高的夢想,希望完成的事還是有:一張短短的清單。

大概在2001年買了MOOK系列的 東京和北海道,當時心裡一定時想說有一天會去那個人家說是單眼皮族聚集的國家吧。

對日本有概念應該是從汽車Datsun開始,接著是五六歲時期的鹽味糖果記憶;叮噹和宮崎駿被配上粵語的卡通;小學時有個人對媒體喊話說我們國家要「向東學習」,那個「東」就是日本;被老師說是日本娃娃;歌神和天王流行起來的廣東歌的原曲有不少是日語歌;長單眼皮就被高中同學很認真的問到底是不是日本人;港劇看到腦袋抽筋於是往後看了很多日劇和配樂。

大學時有幾位日本同學(雖然夏天只同班了兩個月),某天我們十個同學約好去日本誠吃飯喝清酒,有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和我一個馬來西亞人,結果日韓同學內力深厚越喝越高興,臉越喝越紅,面子怎樣也要撐到最後,到最後有台灣人抱著電燈柱開心的唱著歌,只有馬來西亞人高興不起來並且吐個半死⋯

念書的年紀覺得「日本」是個遙不可及的國度。於是在San Francisco日本城逛Kinokunia,買一堆看不懂的日文雜誌(純看圖),在風中看櫻花花瓣飄落,到Kabuki Cinema看美國電影,請日籍理髮師設計髮型,在日本超市溜達,一切都那麼的東瀛,直到付賬的那一刻的錯覺到最高點:以為自己的臉被同化了,事實上是超市裡的老婆婆只會說日語。

2008年第一次入境日本,來去匆匆精華團五天上山下海。也罷。

2014年第一次自己背包去日本,這才是最美好的方式。

關鍵字: 夢想 台灣 媒體

日劇 • 粵語←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