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家傳承, 是人人家家, 自我應盡的責任o 尤其, 國人歷經1895-60, 戰亂流亡不安的年代 ,今又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變局, 怎能不令人為自我為家人, 留史存根; 讓後人有所傳承o 各人各家所記所述, 不僅只助兒孫後人, 知其自我之根源. 前代所歷之甘苦艱辛, 獲益匪淺o 更有進者, 此必豐富國史資產, 為後人尋求了解今天時代國情者, 所必查必看o

六月十日, 本站曾發表 : “根拔台灣. ..” 記蔣介公曾孫, 蔣友柏自台灣拔根, 移居加拿大定居o離台前夕, 向曾祖母,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辭別o 蔣夫人只叮囑孫輩兩語: ”勿忘你是姓蔣, 勿忘你是中國人” o 可知具有世界觀的人物, 如蔣夫人者, 仍認定為人, 不能忘本o 無論遷往或流亡何地, 總要留史存根o 再看美國, 種族複雜, 世界之最o 只因其文化淺短, 直到1977 , 才有”根”之節目, 在電視上演; 主題是追溯黑人作家亞利克斯家族的來源和歷程o 一時收視率稱冠o 此後留傳家史存根成風, 致美國國家檔案館, 五年前也開始, 每年辦族譜展覽; 今年第六屆 , 就在四月裡舉辦; 參觀者眾o 再如今天美國電視, 另一節目:”你認為你是誰呢?” 也是追根尋根o 在此節目中, 列舉了世界七位最受歡迎的名人, 探索他們自己家族的歷史淵源o 美國電影名星沙拉帕斯克說:”我想知道我是那種人, 屬於那個種族; 我要知道; 我要把這些,傳給我的兒孫們”o

在我們華族國人之中, 或有人自認:”我只是個小民” , 所記所述 , 沒有意義o 錯了! 需知人一生 , 生育兒女養家; 工作見聞體驗, 都是今天的寫真o尤其, 所記來自各人各方, 感受不一, 此正足以充分反映各方的實況, 此亦即歷史最珍貴之點o 故請君上我家傳承網站, “留史存根”; 則君不僅對兒孫後人 , 盡了傳承之責 ; 對時代國情國史, 即使非創作者, 至少也做了一個見証人, 怎能自行認定:”沒有意義”!

拿甚麼材枓上”我家傳承”網站? 很簡單, 主題是環繞著:人.時.事.地.物o 突出主題呈現畫面的工具則是: 1.以文字; 2.以相片, 3.以錄音 ; 4.以錄影o 任何一項工具,
都可呈現一個或多個主題; 一個主題也可以用以多項工具呈現o如一文可記父記母, 亦可同時加上: 相片.錄音.錄影等o再如僅以一或兩張相片, 只要加上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主題五項是指甚麼?

一. 人:即網友自我. 祖先.父母.家人.親友.....;如記:”我的父或母...或師或友...” ;一文記一人多人自便o(下同)
二.時: 即網友個人家庭 , 有紀念性的時刻o 如出生, 夀慶, 畢業 ,創業, 獲獎,送別....o
三.事:即網友或家人, 認為做過的事情o 如救人助人行善 , 創業...建築新屋等o 有紀錄性紀念性的事情 o
四.地: 即網友或家人 , 難忘之地方, 如故鄉, 故居 , 新居之地 , 或旅遊過難忘之地,獲益受害之地o
五.物:即網友或家人的作品, 文件, 証件, 獎狀 , 創作, 契約 , 著作, 發明...o

上列五個主題, 都必須要以四項工具, 即文字.照相.錄音.錄影呈現o 因或有人不了解”我家傳承網站”, 故作簡介如上o網址:www.wo-family.org /com 電腦能手 請自動進入 www.wo-family.org 上網方法所定, 和一般網站, 或同或簡o 惟有望於網友諸君者: 請將本網站功能目的, 轉告親朋友好o 如他們不悉電腦或, 沒有時間為文, 或自作說明者; 僅只用照片, 加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此外, 本網站亦可依其自己口述, 代勞筆記, 代勞上網o 此對諸君 :非只助親朋友好”留史存根” , 也盡了一份, 對時代國情國史保存的責任,諸君又何樂而不為呢 ?! (完) 台灣本站聯絡處:台中市 昌平路2段200-1號
2016/03/31

我被 趕 出東海


1960年 到 1961年7月  那 是 我 在 東海 大學   最 後 的 一牛   畢 業 典 禮是 1961年6月22日  但 我 因自 6月15日   雖 還 沒有 舉 行畢 業 典禮   但 我 卻未參 加   因為  自 6月15日起   我 再 不是 一個 學 生   而 是 東海 的 一位 職員  名義 上 是 助教  但 工作 卻仍 未  要 做 那 些 事 情  
 
但 很 令我 驚 異 的   是 吳 校 長 德 耀    原 來對 我 很 好   因為   在我 二 年級 時  曾 寫了一篇 介 紹東海 大學 的 文 章  發表在 香港 出版 的 新 回天 地 週 刊 之上   那 時  吳 校 長 不 但 口 頭   對我 喜獎  知 道我 很 窮   還 給了我 165元現 金   可 是    在 我 快 要 畢 業 這 一牛  也 就是 從 1960年至   1961年    因誤 會   吳 校 長 將 我 趕 出東海 之門    為 甚 魔   因為 在 1961年  香港 新 聞天 地   又發表一文   陳 述 當 年   自 春末起   發生 了  吳 校 長 與文 字 學 家 魯時先   以 及 一 位水工之爭   小人就向 吳 校 長 判 斷   這 篇 文 章 應該是 郭 某 寫的   故自 該案 起 來   吳 校 長 也 受 小人 報告  認定 那 篇 陳 述 他 與水工    教授 之爭   是 出自 我 郭 某其 人  1961年6刖22日  畢 業 典 禮之後   東海  對 我 開 始 發薪     可 是     這 篇 關 於 他 與水工之爭 的 文章   被 小人利 用   吳 校 長 真 是 相 信  就決 定 把 我 趕 出東海 大學 之門   我 記得   我 不 得 不 離 開 東海 大學 之日  是 我 剛 畢 業   8月17日這 天   因為 8月15日這 天 發薪    在 止前 兩 個 月裡   吳校 長 與教授 水工爭 執 之案   就在 東 海 傳 說  那 文 是 郭 某 寫的    吳校 長 要 郭 某    出東海 之門  最 初   我 不 相 信   最 好 是 親 口   對 吳 校 長 說明澄 清   但 我 去 其 住所 求 見   他 竟 拒 不 接 見   至 此  我 還 是 將信將疑   吳 校 長 外 出    也 不 一定  
 
可 是 到 了這 年1961年8月15日  發薪 之日    因既 聽 有 此說  求 見 不 容    因之  我 把 私章 交給同 仁 胡元釣代領   胡隨 即 歸 來  吳 校 長   要 把 我 趕 出東海 是 真     那 時  我 還 是 懂 人事    此前   有 一天   我 去 看我 的 系 主任   他 送我 出門   曾 說了一句 話   東 杜 光 塤 主任  要 你去 當 助教    你還 去 東吳 較好   此後   我 知   吳 校 長 要 把 我 趕 出東海 之事   早已告訴我 的 系 主任   傳 聞使 我 更 難過的   是 吳 校 長 已告  美 國 駐華 大使 館   不 要 給郭 某簽証   故8月17日   我 不 得 不 搭 上 公 車  往 台 中市    當 公 車經 遺校 園 一段路時  看到 路的 兩 邊 青 草   綠  油 油 油 的    淚 不 自覺地 流 了下來  因為   其 中好 幾   是 我 工讀親 手種 下去 的   如 今竟 已生 氣 勃 勃    它 俌好 像 給我 指 引   人生 之路    高 低 不 平   難以 避免    只要 自 己努 力  像 路邊的 青 草   也 會 成耳    當 時    我 內心在 想  今生 今世   我 是 否有 再 回至 東海 的 可 能  然 不 出三 年   我 果然 再 走進了東海 之門  02016.3.31

繼續閱讀
2016/03/28

神賜我 兩 年 給我 時間寫作


我 1964年8月  自 英 國 求 學 返 國   在 求學  期間和歸 國 之後   也 常綀習 寫作   最 初 最 出名的 一篇   那 就是 台 北 聯 合報20週 牛特刊 上   所 發表的 一篇   即 "一個 歴 史工作 者 對 時局 的 反省"  如 以 數 字 計   總 共 也 發表過20篇短 文 以 上   但 最 初 發表的 一本   就是 "美 國  雅 爾  達密 約與中國" 其 後 因應水牛出版 社之請   也 發表過多本 書 籍  如1西洋 近 代史   歐 洲史辭 典等  至 少 接 近  十冊  但 卻沒有 時間  來 找資料   立論進行研究 著 作   因為   在 東海 之年  也 出版 過雅 爾 達密 約  但是  這年 111月  經 創 辦 中國 文 化大學 張 其 昀先 先生 的 三 邀 四請   我 就不 得 不 離
 
開 東海   前 往文 化張 其 昀先 生 新 創 的 文 化學 院
 
何以 不 得 不去 ?  因為   1957年  我 進了東海 大學   但 報學 籍  卻因我 的 江蘇 省 立一個 高 中的 臨 時畢 業 証書 不 合   時張 其 昀先 生   正 擔任教育 郭長   是 年10月30日   東海 教務 處 人員   請 我 去   叫 我 一看公 文   一看就是 張部長 下令  要 求 東海 勒 令我 退 學   此顯 然 是 要 使 我 走上 絕路  不  過  我 隨 即 趕 寫一份 陳 情 書   明白 說明此一証書   是 我 當 兵   住在 羅 東之日  一位 愛 我 的 同 仁    看到 我 努 力自 修   送我 當 作 紀念     那 位 同 仁 名叫 楊 適存  決 非 我 自 己假造   教育 部 可 以 去 問  沒有 想 到   到 第 一學 年接 近 終了之日  即 1958年4月  才 接 到 張 部 長 的 一紙公 文   准 我 以 "同 等學 歴" 註 冊  這 真 是 使 我 再 生   故他 要 我 去 他 初 創 的 文化學 院   為 了感 恩   我 就到 了張 創 的 文 化學 院   當 年東海 同 仁 很 不 能了解   文 化學 院 月薪 都 發不 出來  東海 發薪    卻是 半 個月 準 時發薪 一次   何以 不 留 在母 校 東海   此一故事   當 年也 不 好 意思 說明  故1957年11月  至 次 年6月底   我 是 東海     文 大兩 校 專任  那 知 我 到 了文 化學 院   張 老夫子   竟 視 我 為 他 的 親 信  像 對 文 化學 院 畢 業 的 學 生 一樣  且 更 特別  張 曾搞 過國 民 黨中央 秘 書 長   黨每週 三 上 午   就必 開 中常 會 一次   他 就在 星期四這 天   也 開 一個 六 人參 加 的 會 議   把 我 也 安 排 在 內  就是 這 樣  一直 到 了1975年  可 能是 6或7月  我 不 做 院 長 了   他 馬上 聘 我 做 史學 研 究 所 所長   就在 此任第 二 天 或第 三 天   中央 日報要 發表台 灣史學 會 議 上   宣 讀過三 篇 論 文   三 文 作 者 都 是 文 化學 院 的 人  我 是 其 中之一   編 者為 了好 看  又知 我在 輔仁 大學 學 兼 任   便 在 發表文 章 的 作 者   寫成 輔仁 大學 教授郭 某人  張 即 因此  把 我 解 聘   我 就是 這 樣  我  就永遠 地 離 開 了文 化學 院 但我 對 張 老夫子  過去 直 到 現 在   即 使 他 改 這 樣對 我   我 無 一點 恨 意在 心   請 我 專任教授 的   大學 有 好 幾個   東吳 大學 就是一個   因東吳 政 治 系主任杜 光 塤 先 生   曾 教過我 們的 國 際 政 治   但 我 不 去  不 要   我 要 的是是 時間    此 書  就是 在  離  時間 文 大後 這 兩 年中  所 完成  
兩 書 重 要  主要 觀 點    中國 大陸 之失落  美 國 也 應負 重 要 的 責任   永傳   我 失在 台 灣   實在 談不 上 學 術   如 中研 院   最 高 學 術 單 位   一本 一未厚 厚 的 出版   但 好 多再 厚 的 書   也 只不 過蒐 集資料   很 少   幾乎 沒有 看  到 有 論 著 的出版   
 
所 謂論 著   並不 是 蒐 集資料  篇 成 一書   而 是 作 者 先 有 主觀 的 論 點 或主題   著 作 是 要 作 者 蒐 集資料  來証明作 者 原 來所 定 的 主題 和觀 點   否則   便 不 能成 論   如 我 所 寫的 "中美 戰 時合 作 之悲劇 "  即 是 以 論 文 格 式 或程 序 寫成 的   當 牛政 府 失去 大陸 之日  美 國 研  中國 學 者 的 著 作   或短  或成 書   都 把 中華 民  失嚮 中共 的 責任  推 到 蔣老先 生 一人或一黨身上   我 作 此書 先 定 觀 點   美 國 也 要 負 責任  其 他 的 不 說  為 甚 魔到 1971年12月7日  珍 港 事 件 暴 發前 夕  美 國 還 要 把 癈 鐵汽油   送給 侵 略 中國   再 者 蔣公 要 圍 堵 中共 軍在 西北 一區   請 胡宗 南將軍負 責  但 美 國 去 要 求 中國   要 讓 中共 軍自 由抗 日  其 實  中共 在 抗 戰前 或中  那 天 不 在 設法 抗 張 擴 充   此外   名為 援 華   但 援 助極 少   美 國 的 力量 要 用在 歐  洲  好 在 有 一位 陳 納德 將   其夫人叫 陳 香梅 (?) 自動領飛機   來助中國   這 就是 有 名的 飛 虎 (:)隊 更 有 助中共 者   就是 要 求 蔣老   必 須 與中共 和 談  以 及 減 少 對 中國 的 援 助  ...如 此種 種   致 中 華 民 國  不 能不 退 出大陸 中國   更 令人痛 恨 美 國 者  那 就是 政 府 剛 退 出大陸   美 國 總 統 杜 魯門  在 1950年1月23日(?人)  發表聲 明  台 灣不 在美 國 太平洋 防線之內  若非 是 年6月25日   韓戰 爆 發  那 有 今天 的 台 灣  人民 過自 由民 主的 生 活  
最 後   不 能不 說者   今天 台 灣竟 有 不 少 台 獨政 客 如 李登輝之流類 人物   竟 說出日本 是 台 灣的 祖國...   但 歴 史事 實可 以 肯定   若非 蔣公 退 到 台 灣  救了台 灣   台 灣住民     半 個 多世 紀之前   即 1950年左 右  早已共 黨黨控 制下的 生 活 了 02016年3月 28日  未再 看再 改   請 諒

繼續閱讀
2016/03/27

馬總 統 八年 最 大一個 缺 點


本 文 未再 看再 改   僅一時之感 )
 再過40幾天   此屆總 統 馬英 九總 統   就要 交棒了  對 他 個 人處 世 為 人   我 們雖 在 中國 民 黨中央 黨部 有 一小 段時間   認識 非 常 有 限   那 時   他 在 中央 秘書 處   不 知 是 甚 魔職務  只知 道是 高 官 大員的 隨 從   我 是 在 黨史會做 編 審   原 在 設計考 核 委 員會 做 編 審  因我 學 的 是 史學   故後 來轉 到 了黨史會   與馬英 九相 比  我 卻從 沒有 做 過高 官 大員的 隨從   馬之所 以 能   我 卻無 此    因為   馬英 九的 父親   那 些 年在 黨內  是 個 高 官   後 一度主管 全台 灣省 的 黨務   請 想 想   所 謂省 者   就是 整 個 台 灣  後 來又做 台 北 市 長 的   大概  書 長   尤 其   馬英 九是 馬家 獨子  有 姐 妹  卻沒有 兄弟   馬英 九既 是馬家 的 勾 子  在 中國 舊 傳 統 的 重 力輕 女的 社會 中  父母 對 他 的 愛 待   便 與那 些 有 兄有 弟 家 庭    所 受 的 待 遇   很 可 能是 兩 樣  獨為 貴   此乃 自 然   故在 家 時   一切 有 父母 親 切 的 照 料 
 
就這 樣    後 來他 就進了台 灣大學   台 灣的 大學   即 使 來台 最 初 幾個 大學   所 謂管 教  可 能比較嚴 格   但 因他 來自 大官 的 家 庭  我 敢 說  一定 受 到 特別的 服務   因社會 傳 習   原 就是 如此  甚 至 到 了今天   我 敢 說  並沒有 民 變    後 來他 進了哈 佛   對 官 家 子弟 特別  和我 們台 灣一樣  而 且 他 在 哈 佛  也 沒有 拿 到 甚 魔最 高 的 學 位   其 實學   學 位 我 敢 說  哈 佛有 名  是 因為 興建 早些   且 決 非 哈 佛出身的   個 個 學 問很 高  馬英 九之所 以 有 今天   得 力的 決 非 馬英 九有 甚 麽物 別能力  或學 位   或曾 經 做 成 某案  可 以 肯定 他 有 特別的 能力  全是  只因其 父位 高 權 大  得 成   再 說  是 因他 出身美 國 哈 佛  故歸 國 即 受 重 用  要 知 道  哈 佛是 從 英 國 牛津 大學   分 出去 的   我 就曾 進了牛津   且 是 1930年初 以 來  直 到 1962  才 有我去 了牛津 大學   且 得 了兩 個 牛津 的 高 等學 位  但 我 歸 國 之後   當 初 很 多年  卻無 人聞問  中央 黨部 給我 的 只是 閒 來無 事 的 機 構   叫 做 設計考 核 委 員會 在 總 韓 事 底 下  做 過 審   感 謝甘立德先 生   台北 市 中華日報記者  報導 我 在 牛津 求 學   和求 學 之後  國   發表消 息   尤 其   是 在 1964年8月9日返 國   第 二 天 該報第 三 版   全是 報導 我    和我 奮 門 (?) 艱 苦的 過成   幼年雙 身遠 離 母 親 和家 園  既 無 分 文   又無 學 歴   竟 進了世  界古老的 名校 牛津   否則   就是 做 個 大學 教授   也 無 人知 有 此人  此一過程   使 我 知 道社會 的 真 相   故決 心不 做 他 人之事  自 己創 辦 一個 "近 代中國 研 究 中心"  不 幸又被 張其 昀先  生 三 要 四請   改 道做 教育 行政 工作 
 
我 之所 以 寫作 此段   是 我 相 信今天 的 社會 上   一定 有 不 少 青 年  同 我  過去 一樣  但 不 要灰 心  官 官 相 衛   好 在 今日有 選 舉 制 度   如   對政 治 感 到 興趣   還 可 以 參 加 競 選   然 社會 既 是 如 此  沒有 足夠的 錢財   參 選 也 不 過是 夢 想 一場   我 離 家 之日    前 面 說過  身無 分 文   人事 關 係 是 零  但 我 也 進了牛津 大學   尤 其   我 的 著 作 雖 然 也 在 十本以 上   但 有 兩 本   我 相 信可 傳 世 百 年  一是 "中美 戰 時合 作 之悲劇 "近 六 百 多頁  一是 "將委 員長 中正  戰 時與美 國 總 統 羅 斯 福的 通訊 "後 人至 少 可 以 看到 中國 抗 日八年艱苦的 處 境   現 實政 政 治   可 以 依有 權 者   隨 時任意改 變   但 歴 史既 已過去   就是 有 人存 心改 變    也 不 可 能   中共 不 是 一直 恨 蔣公 嗎  去 年邦有 九三 我 們軍人節   大陸 也 曾 舉 行大閱兵   還 請 台 灣的 連戰 先 生 參 加
請 參觀 者 諸公 了解   我 決 非 有 忌 馬英 九   只感 到 他 有 其 位 有 其 權   然 自 他 還 未上 台   台 獨黨就一直 罵到 今天   可 能還 會 更長   馬最 大的 缺點   就是 不 能英 明果斷   對 打 繫 者   不 加反抗  
最 後 還 要 說的   今天 社會 還 有 許多青 年    條 件 相 同   或強 於相同   但 只要 安 裡有 錢  家 裡有 人做 官  你就可 以 對 社會 國 家 作 出一點 貢 獻  如 我 者   政 府 沒有 給一絲 官 位   但 我 畢 竟進了牛津   做 了三 所 民 間辦 的 大學 校 長  且 創 辦 了新 的 三 所 大學  我 不 相 信    貢 獻國 家 1會   做 官 雖 然 可 以 做 得 更 多  更 好   但 官 場 中也 有 不 良 的 集(績?)習  決 非 做 了官   就會 受 人尊 苟  永傳02016年27日 0本 文 未再 看再 改   錯多請 諒      

繼續閱讀
2016/03/26

望全民友持 新 政 府 使台 灣走上民 主 大道


政 府 自 1949年  退 到 灣以 來  過去 雖 有 選 舉 之名    但談不上 真 正的 民 主  當 然   民 主有 多方 面 的 條 件  如言論 自 由  保 障人權之類   甚 至 還 有 選 舉   但 所 有 這 些   只不 過構 成 民 主政 治 的 要 素之一   就以 "選舉 "而 言   如 僅只准 人民 選 舉  如只選 舉  地 方政 府   如 只准 選 舉 縣市 長   但 如 此的 一個 家   還 是 離開 真 正民 主政治之路甚 遠   不 能稱 其 是 個 民 主國 家   頂 多是 民 主政 治 的 初 歩   即 以 我 們台 灣來論   地 方選 舉    早已有 之  但 還 是 談不 上 民 主  但 真 正走上 民 主政 治 之路   那 應是 1996年  全台人民  可 選 舉 總 統  那才 可 以 說是   開始走上 了真正民 主國 家 之路  因 從 這 一年起   全國 最 高 領導人  --總 統   也 開 始 由人民 選 舉 產 生
 
台 灣雖 小   據 傳 也 有 兩 千 三 百 萬人民   各人自 然 有 各人的 意見  既 是 意見   便 必 有 相 同   與不 相 同   因之    為 了實現 相 同 者 的 意見    為 了爭 取政 權   民 主 國 家   當 然 少 不 了政 黨    如 台 灣的 民主進 歩黨  便 是 這 樣產 生 的    故從 196年至 今  不 過2016    也 不 過只有 20年    此一新 黨  加 上 本 5月20日的 新 政 府   此一新 黨  便 有 三屆 的 執 政   陳 水扁 兩 屆  八年   蔡 英 文 新 政 府 再 過一個 多月  5月20日  就要 接 掌 政 權   至 少 要 做 四年  此不 就是 輪 流 值政 的 表現  
 
雖  然   任何民 主國  家 的 政 府    決難以 執 政 多年  但 這 總 是 代表時代在 變   人民 的 感 受 再 變   要 一個 民 主國 家 的 政 府   決 不 可 能真 正代表全國 的 人民   即 以 美 國 而 論   現 在 民 主黨報政   但 就是 有 共 黨人民   心懹 改 變  要 自 己的 政 黨上 台  也 屬 必 然   其可 貴 者   是 主政 者 是 其 產 生 的 過程   如 今年十一月大選    幾個 政 黨   候選 人早已進行競選  台 灣今天 的 民 主    雖 然 做得 和美 國   並不 一樣   但 與 美 國 相 黨者   幾個 黨內由誰  那 代表競 選   也 在 進行 
 
台 灣的 真 正民 主政 治   可 議 者多多  但 可 貴 者 是 依既 定程 序   進行  我 所 望 者   5月20日   是 民 進黨蔡 英 文 女士上 台   新 政 府 就要 產 生   這 是 台 灣民 主政 治的 好 現象  請 看 從 1996年至 今  不 過20年  政 府 就有 四次 的 改 變   即 使 其 中有 兩 人  即 敶 水扁   馬英 九  那 是 因為 選 舉 之日   得 到多數 選 民 的 支持
今天 是 3月26日  5月20日   新 政 府 就要 上 台   即 使 不 可 能    但 我 還 是 望 全國 人民   即 使反對者   但 她 既 是 人民 自 由選 出   代表國 家   就要 支持 蒪 重   只有 以 選 選 舉 方 式   取得 政 權   我 們就應尊 重  當 然 即 使 是 反對 者   還 是  可以 表示 自 己與執 政 者    不同的 意見  只有 這 樣  台 灣真 正的 民 主政 治 可 言  
 
台 灣本 土人士    如 存 著 反對 外 來者   外 省 人    只支持 本 土人  我 誠望 你們放棄 此心   而  且   時至 今日  人可 以 在 太空 行走   全球 各國   無 論 或大  或小  從 上 天 往 下一看  也 不  過是 海 中的小島   大島 的 情 景  台 灣小到 如 此  全民 認同   不 搞 分 裂  更是 必 然 02016.3.26     

繼續閱讀
2016/03/24

母 墓荒 煙漫 草 淚 滿襟


清明時節雨紛紛 母 墓荒 煙漫 草 淚 滿襟  (下文 未再 看 再改   因我 視 力1991.11.15造 橋 火車大 禍受 傷   時任一大學 校 長 )
今天 已是 了3 月24日    再 過 10天   即4月4日  清 明節 就到 了   在 我 們中國   此日掃 墓   幾千 年來  已成 傳 統    我 因幼年 在 老家 之時   也  跟隨 著 郭 家 之人      至 少 近 30個   到 祖先 墳前 掃 墓   故掃 墓 情 景 故每 年年近 清 明節 之日   在 老家 成 隊 掃 墓 情  景  雖然隔了半 個 多世 紀  然仍 會 回 憶   清 明節這 天 往 事 歴 歴 在 目    猶 如 昨 天    
 
 我 們郭 家 份 住兩 村   一個 叫 做 彎狄   是 老舊 的 房 子  另在 隔 山建 一棟 新 房   叫 做 楊 樹 塘  我 就是 在 這 裡   出生 長 大成 人   故每年此日  兩 村郭 家  就會 結合  組隊 祭 掃先 人之墓  因為   郭 家  除 少 數 家 稍 富有 者 外   大都 是 集中在 老村 子   出門的 右手邊   一小 山 上   此山高 約60公 尺左右      此山 靠 老村 的 一邊   遇   有 斜的 一 面   就是 郭 家 的 墳 場   大多數 死 去 的先 人   都 葬在此 面   不 過  我 郭 家 的 先 祖    我 也 只能失道四代   即  從曾  祖父 到 我 這 一代  因 為   據 族 譜記載   我 們郭 家 的 先 祖    是 來自 陝 西(?) 郭 子儀 的 後 代  六   七百 年前   其中一系  遷 到 了湖 南省 的永興縣  即 湖 南省 的 南 部   先 到 長 樂   再 四處 分 散   然我 在 沽 南   也 不 只住十幾年 1949年7月19日   我 就當 兵 來到 台 灣  所 以   想 到 掃 墓 之日  尤 其   再 只過十天   內心便 有 難露悲痛 之感   我 曾 祖父  之墓   我 根 本 就不 知 道  但 我 父親 之墓   在 家 掃 墓 之日  也 就是 清 明號即 節這 天   我 曾到 過我 父親 的 墳 前 兩 次   祭拜  然 我 兩 歲 不 到   父親 就走了  所 以 也 沒有 傷 痛 之感
然 使 我 母 親 之墓   帶共 匪 佔 領大陸    可 能是 1952牛   共 匪 就指 我 家 大姐   因她 家 傳 統 稍 富  故共 匪 就指 我 姐 家 有 錢  放在 我 們的 母 親 這 邊   因之  就把 我 的 母 親 釘在 壁上   且 即 加 以 暴 力拷 打   其 實   我 姐 雨富也 是 平常   甚 至富   也 談不 上   被 人所 指   就說我 姐 家 的錢   放在 我 們的 母 親 這 邊   因根 本 就沒有 此事   共 匪 暴 徒 就一直 痛打 不 放   直 打到 快 死 之際    才 把 我 母 親   搬 到 了廚房   不 久穴斷   母 親   母 親    你死 得 好 慘   死 後   據 告由榮宣   榮鼎  兩 位 堂 兄  用稻 草 绳 子   捆 在 一個 木桿 上    從 出門右邊 上 山   抬 至 亖 個 小山相 接    绳 子斷 了   結果就把 我 母 親  在 三 個 小山相 連小路的 左 側   泥 土連腳都 土都 沒有 蓋 上   可 恨 的 是 整 個 過打 死 和埋 的 過程   都 不 准 我 姐 姐 們去 看  或站在 一邊   直 到 入夜   共 匪 暴 形告一段落   我 的 幼姐    才 趕  才 攻  到 埋 母 親 之處去 看  去 器   把 母 親 的 腳蓋上 泥 土   直 到 兩 千 年   我 返 鄉探 親   才 到 母 親 的 墳 前     整 理  祭 拜 一番   故我 對 於 共 匪     懹 恨 終身   值資清 明即 屆   我 就想 到 母 親 的 墓 上 和周圍   一定 荒 煙漫 草 綿綿   母 親   母 親    你犯 何罪   然共 匪 竟 是 如 此惡 毒  把 我 親 活 活 打 死   我 望 上 天 顯 靈  使 共 匪 早日滅亡  一位 全球有 名的 專家 曾 說   暴 政 不 可 能過七十年   但 望 此語 有 靈   那 魔  共 匪 政 權 的 滅亡    就到 眼 前   上 天   上 天   望 上 天 顯 靈 02016年 3月24日  上 文再 看再 改   請 諒        

繼續閱讀
2016/03/21

請看一位 國元老的用 心


台 中市 有 一所  中國 醫 藥大學  其前 董 事 長 陳 立夫先 生   在 他 任內 正好 承 他 三 顧 芶()  請 我 去 做 校 長   為 時六 個 半 學 年    所 以 在 半 學 牛   我 就自 動 請 辭 不 韓  一是 他 過在 大陸 軍統 局 特別的 用心和手法    我 懇直 的 個 性   難以 引受   原 老一兩 年前   我 就決 心要 走   但 因北 港 媽產 醫 院   因北 港 朝 宮   架構 還 沒有 做 完   其  事 們就有 內爭   停 工荒 涼 五 年  在 此五 年之中  該地 政 府 和要 人  到 處 奔 走  要 把 此醫 院送給他 人接 辦   說宮 所 以 會 辦 這 所 醫 院   是 1975年   他 接 任行政 院 長 之後   就到 各地 視 察   在北 港   因地 區 比較落 後   故他 建 議 朝 天 宮 重 事 們  造 一所 醫 院   不 久  果然 就動工  但 也 是 不 久停 因內爭 停 工   在 停 工五 年過程 之串   該地 有 關 人士   跑 盡 了台 灣的 大醫 院   留 學 院   看 他 們  有 無 人接 辦   但 空 跑 一場   最 主要 原 因 是 怕 轉 入其 內爭  
 
大 概是 1983或84年之間  許文 志 做 了雲 林 縣 長   他 是 我 做 中國 文 化大學 時畢 業 的 學 生   知 我 應世 為 人  他們 曾 由我 帶去 見 了  董 事 陳 立夫先 生   但 立公 一口 拒 紀  但 三 個 月後   我 說服了陳   故接 承 辦   一切 由我 負 全責  台 中附 設醫 院 非 常 反對   還 有 家 住台 北 者 七位 醫    聯 合 反對   但 我 知 立公 既 不 接 受   但 我 硬 是 以 各重 理 由說服了他   故一切 他 人不 管   咱 有 反對   但 我 該為   經 國 先 生 有 此好 心   我 們不 應放棄 不 來接 辦   醫 院 和學 校 北 港 分 部 均由我 一手做 成    那 是 此過程 中  看看到 陳 之秒 心  本 來有 一興建 會   立公 自 為 主委   早通過由吳 明修 建 築 師 負 責   但 忽 然 他 就改 由其 同 父異 母 之弟 陳 祖烈來接 辦   建 築 鳬 也 是 陳 祖烈帶來的 譚一川  續院   學 校 分 部  建 成 了  我 早就想 不 再 接 觸辦 此案   但 我 也 有 決 心    既 是 我 接 來  我 必 筫 完 成
 
一切 都 好 了  在 開 業 之前   我 呈 請 我 不 再 辦   但 立公 知 道無 人去 接 辦   於 是 在 手中開 茉  開 業 之前   我 結合 雲 林 和鄰 縣 有 關 人士  約150以 上   成 群結隊   每天 就在 鄰 近 各縣 海 邊   高 羅 打 鼓  給隊 遊 行宣 傳   開 業 第 一天   就接 近 四百 多病   來院 求 症   立公 看到 很 好 了    我 約半 個月   醫 院賺 錢明顯   他 即 令我 醫 院 交給其 弟 陳 祖烈主管   記得 時間是 在 精 到 十一月   此間三 度  我 第 一次 開 茉生 意很 好   他 馬上 令我 把 醫 石交其 苐 陳 祖列 去 管   祖烈根 本 不 是 辦 事 的 人    更 令人惡 者   是 他 主管 之日  他 可 以 叫 醫 院 接 病 人的 車子  去 台 南接 賭 客 在 醫 院 賭 錢   醫 師 沒有   儀 器 也 多是 壤 的   病人減 少   又要 我 去 辦   由其 弟 來接 管   那 知 其 弟劣 性 不 改   第 二 次 和首 次 一樣  醫 院 瓦 解 在 即   立公 水要 我 去 接 辦   等到 兩 兩 週 時間  醫 院 又病 人多起 來  已可  賺 錢  立公 又要 我 交給其 弟 接 辦   然 其 弟 劣 跡 不 改 和第 一次 接 辦 惡 果一樣   然 立公 絕不 放手  我 具則早已 下定 決 心不 再 韓 此中勿 當   其 弟 接 辦 如此  不 只一次   第 三 次 醫 院 由我 出力再 起 來了  他 又令我 交給其 弟 去 辦   如 此者 若無 私心   接 辦 有 能者   學 校 醫 院 有 的 是 人  其 弟 第 二 次 辦 得 醫 院 要 關 門了  又令我 去 接 辦   辦 起 來生 意很 好 之後   又令我 交給其 弟 來辦   至 此  我 決 心辭 職  他 也 對 我 沒有 信任     我 離 職後    他 用衛生署 退 休的 張 副 署 長 為 好 祖醫 院  媽祖醫 院 院 長   其 弟 祖烈  做 副 院 長   這 就是 立公 私心的 表現   老蔣 在 大陸 用人竟 是 如 此  像 陳立天者   決 不 只陳 一人  此所 以 領導 八瞬 抗 日 獲 勝   但 卻失去 中國 的 政 權  02016年3
21日  此文 未再 看再 改   錯多請 諒

繼續閱讀
2016/03/18

台 灣社會 最 需 要 的 是甚麼?

自 中華 民 國 政 府      1949  在 大陸   內 戰 失敗    遷 退 到 了 台 灣以 來   至 今2016年  已超 過了半 個 多世 紀     時間不 可 不 說是 很 長 了    誠然   在 很 多方面  都 有很 大的 進歩     特別是 在 需要 健 全社會 國 的 基  礎 方面 --搜 育   如 國 民 教育   在底 層   早年  各地   縣 市 鄉鎮 只有小學    但 到 1960年代中葉   卻是 各地  各 縣 市   無 一不 是 有 國 民 中學 了    在 上 層   講 到 大學     在 1960-70年代     全號耳灣的 大學    頂 多不 到 25所  今天   幾是 全台 灣縣 市  無 處 不 設有 大學   其 所   幾個 月前   據 官 方報告  共 有 174所      最 近 減 少 幾個   也 有 158所 之多  教育 如 此普 及    國 民 知 識 道德     也 應相 對 的 提 高
 
可 是   相 反的  整 個 台 灣社會 價 值  似乎 已經 破 壤 得 不 堪 了  社會 價 值所 指 為 合    那 就人與人相 處 之間    除 了各自 應該守 法 之外    因為 不 守 法 違 背 了政  府 法 令   就應依法    法 辦   可 是    台 灣官 員   就是 有 不 少 貪 汙   如 有 一位 法 官   竟 執 法 者  自 己竟 從 海 外   大運 槍 枝武 器   到 台 灣島 內 犯法   再 如 施 法 本 身  判 案 竟 有 鮮明的 依偏    台 灣有 一句 話  法 官 只辦 藍   指 的 是 民 黨人   不 辦 綠   指 的 是 明明違 犯國 法 律 的 民 主進歩   如 許多犯案 者   藍綠 兩 黨   同 樣犯法 相 同   但 台 灣的 施 法 者 法 官  便 只辦 藍  綠 者 可 以 扡  長 時間起 訴  或就不起 訴  至 於 有 審 判 權 的 法 官 們    判 案 也 和檢方一樣  辦 藍    不  綠   很明顯 的 偏 私    就是 把 台 獨黨人獲 案   就是 不 辦     但 犯同 樣罪 的 國 民 黨   就加 以 嚴 辦    且 依 律 規 定   提 高 安 件 層 次   予判 以 重 刑      讀者 或問    果真 如 此嗎  有一專家   曾 公 開 指 名  像 綠  色不 依法 辦 案 之檢法 兩 方  他 可 以 指 名者   在 300人以 上   試問 這 怎 能是 個 國 家   或稱 之為 國 家
 
與施 法 同 府 的     就是 台 灣根 本 就沒有 一個 公 正的 大眾 傳 播 的 媒 體   報紙電 台   除 偏 綠 色眾 人之外   即 使 有 犯 法 者   被 判 重 刑 者   也 不 予報導   頂 多就是 為 自 己本 身騙錢  一個 社會 娌   只有 偏 私的 傳 媒   試問這 怎 是 人住的 社會   很 令人不 解 的   偏 私的 傳 媒  幾全都 是  尤 其 政 界高 層   進種 重 綠 賊藍的 人士  更 多得 很   本 站前 就發出問號  難道時至 今日  台 灣  可 說沒有 外 來者   1949年  來台 搶 救台 灣脫離 控 制的   應都 是 對 台 灣的 貢 獻者  沒有 他 們以 生 命來保 衛台 灣  台 灣住民 早就過 共 產 黨的 生 活 了
 
施 法 是 國 家 政 府 最 後 一道防線   今天 台 灣就是 有 大批 司 法 者   自 己就是 要 毀掉 這 條 防線  大眾 傳 媒 是 保 護 社會 價 值  如 是 非   對 錯  公 平  正義 ...這 些   可 是 已經 被 台 灣政 客已 經 損 毀的 這 此價 值  但 大眾 傳  者   卻要 幫助政 客   加 速 破 壤 這 些 社會 道德   如 有 一案   那 就主官 特友費   國 民 黨的 馬英 九  做 台 北 市 長    只是 把 小發票   主其 事 者   為 減 少 時間   就拿 這些 小數 目 用的 發票   去 換大數 目 的 發票   數 目 相 等  如 以 十張 百 元的 發票   去 換一張 千 元的 發票   台 獨黨竟 告到 了法 院   對 象包 括 主其 事 者  和馬央 九市 長   但 台 獨黨人  也 有 主官 特友費   根 本 就借 公 款 私用  那 也 是 違 規 犯法    於 是    兩 黨 相 同 犯罪 的 人   也 都 是 做 主官 有 特別 者   把 特別 自 作 私用   於 是   這 兩 黨同 罪 的 人   就結合 起 來  在 立法 院 通    其 犯過遠 超 過馬市 長 屬 下者   卻可 以 合 作        製定 法 律   這不 是 犯罪   若非 犯罪   何以 馬市 長 既 沒有 貪 財   只 少 手續 時間   台 獨黨人   就要 告馬市 長 及 這 位 屬 下  結果這 位 屬 下竟 被 判 罪  關 進了牢 獄  誠問這 樣的 這 批 台 獨黨人    有 甚 魔條 件 談台 獨建 國 呢   
 
更 令人驚 奇 的    自 兩 年前 318事 件 以 來   即 一批 台 大學 生   鬧事  在 立院 會 場 大小便  到 行政 院 去 搶 去 俞   馬 總 統 竟 一句 話都 不 說  他 有 甚 魔件 件 做 總 統 02016.3.16  上 文 未再 看再 改    

繼續閱讀
2016/03/17

澺亡友周賀儀亭醫 師


周賀(?)亭醫 師 去 世     至 今三 年多了  可 是 他 型 像 言行   在 我 心中  猶 如 還 在 生 前   周醫 師 是 在 大陸 貴州(?) 醫學 院 裡畢 業 的   年齡恐 要 比我 大上 十幾義  過去 從 未曾 相 識   那 是 在我  做 了中國 醫 藥大學校 長  之日    一次     我 因感 不 適   我 是 從 軍十年假退 役 退 的   自 可 到 台 中榮總 去 看醫 師   但 我 校 的 附 設醫 院  興建 之日   也 曾 付 出一點力量  且 在 醫 學 院 的 後 面   故我 那 天 便 到 我 校 附 設的 醫 院 去 看病   在 附 設醫 院 裡  開 業 後   我 從 不 往 來    因我 非 學 醫 出身  又怕 傳 話多多   且 可 陀傳 些 不 利 的 話  令人一傳 再 傳   但 因時間不 許  我 就一樣和外 人來看病 一樣  沒有 直 接 看那 個醫 師   一樣排 隊 掛 號  不 知 周醫 師 如 何認識 我   立即 跑 來   且 自 我 介 紹    把 我拉 出  並說  校 長 在 自 己附 設的 醫 院 裡看病   不 要 再 來排 隊   自 此  周醫 師 與我     日益 接 觸   尤 其   在 學 院 小人阮 傳 誥  結合 醫 老特務 如 何說我壤 話   如 何設計害我   他 知 道一些 內容    常 來告我   請 我 注 意   誠然   我 雖 為 人正直 堅 定   但 一般 事 情   自 然 有 人可 人說好   有 人可 以 說壤   就這 樣  我 周便 成 了好   
 
更 使 難忘 周友的     那 就是 北 港 朝 天 宮   因內部 互門   院 架未成   就停 工  長 達 五 年  該宮 和主政 者   五 年便 到 各大醫 隔   醫 學 院   請 它 們接 受   可 是   卻從 不 與中醫 接 邵請 辦   那是 到 了19(?7)80年代   許文 志 先 生 做 了雲 林 縣 做 縣 長   許是 我 任文 化大學 校 長 之日畢 業 的   稱 我 老師   一天   許縣 長 和朝 天 宮 董 事 長   一位 老女監委   來看中醫 的 董 事 長 陳 立夫先 生   我 領他 們見 陳 立公   聽 了他 們的 報告  請 求 接 辦   因他 有 權   回 答 兩 個 字   "不 要 "   但 我 看了實地 以 後  雖 比較落 後  但 辦 一個 現 代化的 醫 院   實有 必 要     於 是   我 歴 時三 個 月  我 想 出辦 法   我 要 接 辦   自 此是 一項 大工作   我在 台 中附 設醫 院   從 不 往 來  於 是   便 把 建 成 媽祖醫 院  和在 北 港 設分 部 的 工作 請 用醫 師 助我 協 辦   周也 誠然 接 受 
 
就在承 辦 北 港 媽祖醫 院 過程 中  周與我 才 認識 真 正的 立夫 先 生    本 來有 個 興建 委 員會   立公 主委    一致 決 議 由吳 某建 筑師 設計辦 理 醫 院  和學 院 在 北 港 的 分 校   吳 建 築師    已設計好 了 並且 經 該會 一致 決 諒   依吳 設計興建    沒有 想 至   直 立公 的 醜 惡   自 秒 自  利 的 面 目 露 出來了  另一次 興建 會 議   會 中來了一個 新 人  那 就是 陳 祖列   立公 同 父異 母 的 胞 弟   立公 立 即 宣 佈  興建 工作   由其 胞 弟 來辦   賠 吳 建 筑 師 374萬   自 私自 利 就如 此呈 現 
 
再 說   那 就是 興建 醫 院 中或後   要 買上 千 萬買器  才    他 雖 然 成 立一個 委 員會   購 買    周和我   他 也 把 我 周包 括 在 這 個 購 買會內    可 是   另外 就請 一個 老立委   我 記不 起 其 名  和他 軍統 局 的 老韓 部 在 內  共 有 約十人  用我 自 知 做 假象  購 買公 開   其 實全是 其 子其 弟 包 買   不 久 前   其 子竟 當 面 告我   那 時  我 不 知 叫 甚 魔  即 可照 全身的 機 器   他 要 買  我 當 然 只有 說好    一架我 們買  一架100萬左 右  立公 之幼子陳 澤寵買卻要 120萬以 上   故堝我 從 不 去 參 加 立公 成立的 那 個 購 買會   有 了醫 院 和學 校 分 校   自 然 要 器 才     但 要 買好 的 器 才   結果  甚 魔亂 貨   都 買來了   這 樣的 立公   真不 知 恥    決 定 何辦    他 可 以 賠 錢換人   買器 才   可 以 買低 級 和壤 的   責任是 周我 來負  因為 周我 是 承 辦 人  但 天 有 報 應   其幼子澤 寵  購 買器  才 還 沒有 動手開 始   就死 在 北 京   
 
但 我也 就承 受   因為   這 是 給我 教訓  辦 公 事 怎可 這 樣自 私自 利   更 可  議 者   立公 每次 到台 中   都 住在 醫 院   沒有 錯  但 有 一位 醫 師   對 他 很 陰 沈   特別表現 示 好   照  顧 萬方周到   我忘 其 名  立公 自 知 快 走了  就把 中醫 董 事 長 交這 位 醫 師    連選 舉 董 事 長 的 形式 都 沒有   現 在    你看生 意很 好   無 他   是 因地 點 好   看病 有 照    故天 天 人多 得 很   並非 其 醫 師 醫 器 有 何特別之處   我 車禍受 傷 之日  1991  救我 者 把  送到 此院   但 我 妻 知之   即 改 把 我 送到 台 中榮總   
周醫 師   你走了    我 曾 到 你的 靈 前     去 與你告別  惜 我 們已不 能對 話了  對 我   你 還 活 在 我 的 心中 02016.3.16未再 看再 改   錯多請 諒                  
 
稱   台 灣是 一個 "寶 島"  從 自 然 環 境 來看   拿 來與全 球各洲的 國 家   來相 比較    稱 其 為 "寶島"  確 實不 是 宣 傳   除 了有 夏 秋兩 季之間  偶有 很 大的 台風 之外    真 是 四季如 春   雖 有寒冬  但寒 風 枴骨的 日子不 長   如 今年  寒 冬 之日   只有 幾天 較 冷    暖 春 即 將來臨  再 如 夏 天   也 有 甚 熱的 日子  但 也 不 過一兩 週時間  自 然下天     誰也 不能使 雨天 變 為 晴 天   對 此我 不 懷  疑 問  但 人與人之間的 關 係   坦 白 地 說   我 實在 不 懂    如 果以 自 己的 經 歴   我 確過好 人  但也 不 碰過更 多的 壤 人惡 人 
以 好 人來說  我 做 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之日  費 神 不 多  但 起 了一個 附 設醫 院   一次   當 我 自 感 有 病 之日  我 便 到 附 設醫 院 去 看病   看病 需 要 掛 號    但 醫 院 有 一個 主任  名叫 周 賀 (?) 亭 先 生   怎 樣看到 了我 也 在 排 好 一隊 中  我 不 認識 他   不 知 道他 是 怎 魔認識 我     立即 跑 了過來 把 拉 出即 看醫 師   周公 與我 此好 竟 成 了好 友   當 醫 學 院 小人阮 傳 誥    與醫 院 小人聯 合要 泵壤 我 任職的 話  和設計  不 知 他 怎 魔聽 到   便 立即 告訴我 使 我 注 意  因之   當 我 獨自 決 定 接 辦 北 港 媽祖醫 院 之日  當 時說院  架子都 還 全工  我 就任他 做 我 的 助手  當 時  台 中這 所醫 院 全力反對   該院 還 有 七人  特別從 台 北 來反對   醫 院 成 好 所 有 巷    

繼續閱讀
2016/03/16

看新 "台 風"將吹 往 何方?


再 過65天   即 3月15至 5月20   台 灣一陣新的 "台 風 "就要   來了  新 的 "台 風 "  不 是 天 氣告成    而 是 由一批人組成 的   請 看   昨 天    新 台 風 不 是 大致 組成 了嗎  新 任總 統 蔡 英 文    不 是 宣 佈了  何人擔任何職嗎  所 以 稱 其 為 新 "台 風 "   因為5月20日接 任的 新 政 府     全是 由台 獨黨一黨   或 真 或假頌 此黨人士    組成 的 嗎  新 政 府 上 台   尤 其 是 台 獨黨 全黨人士組成   此黨過去 一直 就是 反對  報政 的 國 民 黨政 府   做 得 好 的 要 反   做 得 不 是 那 麽的   也 要 反  更 可 笑 的   就是 政 府 報行台 獨黨  台 獨人士高 喊 要 做 的 事 情   如 果國 民 黨報政 的 政 府   照 他 們高 喊 要 做 的   國 民 黨政 府 想 做   或說要 組  要 去 報行台 獨黨自 己的 主張   他 們不 但 不 支持    而 且 高 度 出反對   漫 罵的 聲 音  如 今 此黨  不 但 真 是 全面 組閣    就是 製 定 法 型 的 立法 院   也 是 個 多數 黨   政 府 行政   立法    兩 個 負  政府    實際 要 做 的   應做 的 或想 做 的 大權  都 掌 握在 此台 獨黨的 手中  必 然 就有 所 謂新 政 府   新 作 風   特叨是 要 做 或想 做 的 事 情   更 是 必 然   我 們沒有 黨泒 籍 的 人民   怎 能不 弭 大眼 晴 一看
 
我 要 說明的   我 們對 新 政 府   絕對 沒有 輕 視 的 心懹   而 是 寄 望 與祝福   期 待政 府 做 出有 利 像 我 們一 般人民 的 事 情   這 本 是 一個 國 家 的 新 政 府     應 是 如 此的   但 是   新 政 府 還 沒有 上 台   這 個 台 獨黨裡的 流 氓 政 客  就喊 出多年來  就是 自 己執 政 也 做 過的 事 情   如 沒有 或不 要 國 旗   不 向 國  旗苟禮  也 沒有 孫 中山先 生 這 位 偉 大的 國 父   中正公 園   要 改 為 二 二 八公 園  即  做 過十幾年台 灣總 統 的 李某  甚 至 說出台 灣的 祖國 是 日本   至 於 講 到 台 灣的 歴 史   台  獨有 人竟 說只有 
兩 千 年  年   國 民 黨是 外 來政 黨  ...如 此類 反對過去 這 些 作 為 的 言論   可 說不 甚 枚舉   甚 至 中小學 教科 書 甚 魔 課綱    都 已改   但 還 要 改   真 的   在 這些  台 獨人士心中眼 中     台 灣 換了他 們報政   就已是 一個 獨立的 "台 灣國 " 了  甚 至 講  國 家  也 是 "中華 民 國 台 灣"  至 於  過去 從 大陸 來花生 命   來保 護 台 灣  還 有 今天 的 人   都 被 視 為 外 人  甚 致被 視 為 敵 人  拉 圾   必 須 去 之而 後 快  其 宙   1949年來到 台 灣的 內地 人    就是 當 年出生   也 接 近 七十歲   還 有 幾人幾天   請 問台 獨人士     內地 人與台 灣人結婚 生 的 子女   你們把 他 們當 作那 裡人   在 美 國   只要 在美 國 出生   就是 美 國 人  台 灣流 氓 是 否如 此   我 不 敢 相 信 
 
再 過幾十天    這 一批 新 的 "台 風 "就要 吹起   能做 些 甚 魔   坦 白 的 說    不 能     因為 大環 境 未變   如 靠 美 日  美 國 是 個 愛 變 的 國 家   時可 友  時可 為 敵   如 對 越南    為 了利 用 越南制衡中國   馬上 為 友    再 如 靠 日本   誠然   日本 就是 想 與台 灣更 加 接 近   更 親 切 些   因為 不  僅統治 了台 灣五 十年  尤 其 利 用台 灣   以 對 中國  
大環  境 如 此  頂 多馬上 特赫 陳 水扁 罪 犯  其 他 就是 挖 出國 民 黨的 缺    尤 其   無 用之人的 國 民 黨人馬英 九   被 台 獨黨困 鳥籠?因讓 字 一下了想  不 起 如 何併 成   也 不 花時去 查 )八年   不 敢 作   不 敢 當   像 一塊 拉  圾 布   採 在 台 獨黨之下  度過了八年  現 在 全黨等仿解 散  要 得 救此黨  就要 看新 選 出來的 主席  是 怎 樣人0未再 看再 改   請 諒2015.3.16  
 
最後   台 灣的 新 政 府 到 底 能   到 底 會  做 些 籹   我 答  找 資料 反國 民 黨  釋 放陳 水扁   做 反國 民 和內 來的 人  一些 言語 重 作   其 他   那 就是 空 想   不 怪其 無 能  只因大大環 境 未變  如 改 善 兩 岸 關 係   如 要 做   就是 有 背 自 己過去 自 己反馬英 九的 動作   大陸 也 絕對   不 會 相 信這 個 台 獨黨  如 過去 經 國 見 生 用李登輝    民 間最 反對 的是 我 作 我 行  今天 李某怎 魔樣  我 怎 魔 反  1989年  經 國 先 生 死 後   黨主席誰來做   獨宋楚 瑜   時該黨中央 副 秘 書 長    甚 至 以 辭 職非 利  李某做 黨主席不 可   我 就為 文 反對   如 今  事 實証明一切   李某做 人都 不 夠格   在 無 知 的 宋某之下    他 竟 做 了黨主巷席  是 統 統 了又兼 主席 02016.3.16

繼續閱讀
2016/03/15

中國國 民 黨 還 可以得救嗎?

選舉 選 舉 這 是 民 主 國 家的 一件 常 事 因為 這是 民 主國刀家 必 不 可缺少 的 一個 制度 因之 隨著 人民 選 舉 而 來的 是 競選 的 不 管 是 一個 人 或是 一個 政 黨 只要 參 加 兢 選 便 必 然 有 一個勝選 另一個 或幾個 人 或黨 必 然 就要 落選 故有 違 舉 制產 生 官 咱 或政 府 應是 中國 所 傳 的 :"勝 勿 驕 敗 無 綏" 當 選 報政 者 應該努 力的 是 如 何使 人民 得 到 利 益 決 不 要 做 反面 的 事 當 然 一 一事 一案 一人一黨所 作 所 為 要 全民 滿意是 決 不 可 能的 多數 就代表了人民 但 是 就是 報政 者 所 作 所 為 能得 到 多數 人民 的 同 意 也 不 一定 可 以 "長 久" 因為 "長 久"啞 路 1 也 會 使 人 民 生 厭 如 今年牛初 台 灣的 大選 原 來在 台 上 的 中國 國 民 黨敗 了 不 僅只有 個 人 如 不 少 數 該黨籍 的 立委 們 他 們也 曾 經 是 正矗 且 盡力舷 人民 利 益 作 事 但 是 就是 兢 選 總 統 和立委 等職的 人 都落 選 因之 故也 有 在 問 中國 國 民 黨還 可 似得 救嗎? 也 就說 兢 選 之中 還 有 取得 勝 選 亘 到 多數 人民 的 支持 嗎? 在 理 論 上 講 只有 兩 個 答 案 但 在 事 實上 看 據 我 看來 我 雖 曾 在 1950年12月12日 豪加 入國 民 黨了 原 來對 性 在 在一般 以 上 且是 考 取 在 中央 黨部 所 設置 的 中山將學 金 去 英 國 求 學 的 絕大多數 得 此獎金 出國的的 不 歸 但 但 我 在 第 一次 完 成 求學 之後 在 19964年8月 就尊 守 規 定 返 國 但 我 60年代底 我 就退 出 此黨 因為 當 時在 我 看 來 當時黨和政 府 好 些作為 失望 尤 其 是 看到 用人 只用本 島 有 錢家 裡的 子弟 或公 子哥 兒 來任某些 要 職 即 我 者 號無 人事 又無 財力背 景 要 想 盡 力 無 方 仕 前 途 無 路 所 以 就自 動 再 不 參 加 黨 或黨辦 的 任何活 動 我就此決 心埋 頭 教學 研 究 故在 1969 年底 因獲 得 美 國 各科 協會 獎金 我 就留 美 一年有 半 國 民 黨這 樣用人 我 至 少 可 列 舉 出近 15人之名之職 然 我 是 黨金送出 蔣公 就是 因黨需 要人才 所 以 才 設此獎金 但我 歸 來 好 在 有 教育的 大學 用我 不 然 即 使 在 中央 上 班 也和那 此老委 員閒 著 無 用一樣 如 馬英 九 宋楚 瑜 連戰 王唯 農 ....本 土如 許信良 吳 伯 雄 那 個 不 是 擁 有雄 厚的 背 景 如 我 者 來自 落 後 的鄉 間 然 至 少 從 軍報 十年 考取中山獎學 金 且 常 為 文 發表 從 沒有 違 過黨紀和政 府 看 和黨 任何規 定 雖 也 掛 職中央 黨部 且 在 中央 上 班 但 那 些 要 員 對 我 卻從 無 人聞問 那 時很 幸運 的 碰到了中央 黨副 秘 書 長 黃 紹祖 可 能是 秘 書 沒有 到 "長"字 我 他 知 我 中英 文 都很 好 他 又在 谷 正綱 先 生 屬 下 掌 權 谷 則是 負 責國 代大會 的 主持 人 才 發表我 一個 相 當 高 職 但 我 自 失 在 此政 黨政 權 之下 決 無 仕途 之路 故後 來1970至 1985年間 再 有 要 員三 番 兩 次 請 我 我 決 不 違 自 己決 心 無 論 何官 何職 決 不 走入仕途 但 我 在 教育 界 也 擔任過不 低 的 行政 職 務 決不 曾 有 灰心過 國 民 黨所 以 走上 瓦 解 之路 就是 當 年我 看到 的 情 形 所 預 見 但 我 雖 再 非 黨員 但 我 愛 此黨之心永存 因我 是 這個 黨出錢送我 去 留 英 的 前 段以 自 己所 歴 說明此黨之所 以 走上 今天 今後 昭 否可 以 得 救 一是 能 一是 不 能 各有 原 因 其 他 不 必多說 除 掉 馬英 九 是 一條 生 路 還 有 馬屬 下的 那 批 人 八年相 當 長 的 時間 他 竟 沒有 為 黨為 國 做 出一件 可 傳 的 事 有 人說 他 把 兩 岸 關 係 搞 好 了 向 人低 頭 不 自 振作 那 有 成 可 言 大陸 就是 想 台 灣歸 順 給台 灣一點 好 處 所 以 兩 岸 關 係 良 好 我 絕對 相 信 大陸 對 台 灣新 政 府 也 一定 很 好 只要 台 灣當 權 者 主 張 兩 岸 是 一個 中國 不 搞 台 獨 將來一定 可 人看 到 習 某 蔡 某某握手 但 一定 不 能口 喊 或以其 他 方式 搞 台 獨 最 後 我 要 答 復 主問: 中國 國 民 黨 能得 救嗎? 能 不 能 我 的 預 判 後 者 可能多多 原 因很 多 一是 黨內分 爭 如 馬宋兩 人不 過一仾 此外 主席難求 請 看選 舉 結果 是 否得 人 不 然 決 不 可 能 尤 其 國 民 黨在 本 土人看 黨員即使 本 土人 黨還是 個 外 來政 黨 而 且 台 灣的 台 獨運 動 將更 活 躍 明顯 執 政 者 就是 台 獨黨 國 民 黨員先 生 女士 望 你趕 快 自 覺 改 革 掉 馬英 九這 批 人 否則 要 得 救 恐 不 可能12016.3.13未再 看再 改
繼續閱讀
2016/03/14

胡 鬧八年 會 終止了嗎?


中華 民 國 憲 法 規 定   總 統 一任4年  可 連任一次   那 就是 說    總 統 可 做4 年    也 可 以連任一次   頂多8年  今天 是 3月13日    5月20日    就要 萑 新 總 統   交接   因之    馬英 九再 過27天   便 下台 了  回 頭 看看馬總 統 這 八年任期 之內    不  能說他 不 想 做 事   也 不 能說  他無 能做 事  但 說   他 不 敢 做 事  沒有 英 明果斷 的 習 性    敢作 敢 當     不 夠格 做 個 總 統      一個 領導 者    然 他 畢 竟 是 民 選 出 的總 統    何以 選 他    可 能看到 人 模人樣  且 有 一個 有 力政 黨的 支持     而 已   加 今天 台 北 市 長   即使   他 明明貪 汙 (?)  事 實實具在 在   但 北 市 人民 多數   就是 喜歡 選 出 他 做 市 長
 
這 很 可 能 只不 過     顯 示  一  個 城 市 裡的 住民    是 懷 著 此一心態    會 貪 能貪   就是 能韓   貪 汙 人民 的 錢是 "好 "事 一件     然 此未免 狂玩   若非 真是  如 此    在  馬 英 九總 統 之前   台 灣總 統 統兩 位  做過 總 統 的 兩 位  長 達二 十幾年    陳 某  李某   都鄉是
 
貪 財謀利   一個 被 法 辦   一個 用其法 子和下屬 支持   李某  沒有 法 辦    是 不 是 台 灣地 區 住民 的 習 性   我 就非 常 懹 疑   如 此地 區 的 住民     做 了總 統   個  個 都 是 如 此  那 麽台 灣   不 要 說不 能夠台 獨建 國   建 一個 貪 汙 之國    除 了有 害住民 之外  那 麽   要 有 一個 為 人民 謀利 的 總 統     絕不 可 能   我 作 此段用心無 他   那 就是 再 過27天   還 是 一個 台 灣住民 做 總 統   我 很  這 位 住民     做 一個 新人   作 一個 清 廉 的 領 導 人 
 
有 人說  台 獨人士自 知   台 獨絕不 可 能  故當 權 之日  有 各種 案 子  或事 實  使  如 上 下都 貪   有 各種 便 利   不 如 貪 一批 錢存 在 國 外   有 一天   如 果共 黨打 來    或和平統 一    自 己就逃 外 國 過活    因為 在 外 國   自 己當 年當 政 之日   曾 作 了一大號聿 存 款   住在 台 浮 在 上 面 的 一層 人    會 這 樣嗎  在 我 想    不 會   也 不 能    但 他 們說   豈 有 不 能   如 高 市 的前 市 長   立法 院 的前 院 長 ...等等  不 就是 這 樣嗎  果真 有 如 此  我 就只有 號目 己承 認看錯  請 給予諒解   因為 有 過去已發出號虫事 實在  怎 能叫 人不 想    種 不 同 的 看法   信不 信  有 無 有  請 看02016.3.13未再 看再 改   乞諒

繼續閱讀
2016/03/13

是"神 賜"? 抑"巧合 "?助我 一生 ? 之9

 
我 因個 性正直 堅 定    是 非 一定 追求 清 明   有些 人想 是 否可 能  有個 和諧的家 庭   在 此可 告者   這可 能  不 是 神 賜   就是 巧 合   的 確  還 未成 年  因我 是 母 親 生 了七個 男   留 下來的 只有我 惟 一的 一個  母親 恐 怕 郭 家 絕種   故早就給我 定 婚  甚 至 結婚   惜 我 不 告而 別   母 親 此一想 法 作法   一直 展 轉 於 心  當 兵 最 初 幾年   對 此  雖路偶 然 想 到   很 淡   但成 年長 大了之後   雖 然 比以 前 想的 次 數 要 多些 因 眼 看同 仁 結婚   成 家 生 子   便 會 想 到 以 前母 親   對 我 的 婚 事   是這 樣急 忙   且為 此  請 人幫忙   但 也 自 知     想 也 絕 無 可 能成 為 事 實   去 想  只是 自擾心煩         
 
何以 絕不 可 能? 因為  當 年軍中   對 現 役 軍人對 婚 姻 大事   有嚴 格 的 規 定      第一    年齡一定 要 過了28歲   才 准 結婚   才 有  妻 子的 口 糧  週末還 可 以  回 家 第 二    當 年在 台 灣 社會    一般 人民   最 看不 起 的   就是  軍人   因軍人無 錢  那 個 少女   會 把 愛   投給 一 個現 役 軍人身上       尤 其 是 個 小兵      第 三    就是 現 役 軍人鰻有 目由   連星期假日外 出 上 街   都 要  指 定 一人帶班  怎 可 能碰到 女性   故談 甚 麽結婚   想 也  茖 空   如1949年7之19日抵 台 之日  到 1950年年底 受 訓 結業 後  次 犇 起 做了走馬軍官 之後   我 才 有一個 人   可 以 外 出上 街  如 今想 來   當 年這 些 日子裡    好 像 我從 沒有 想  過要 上 街這 回 事   可 能是 天 天 太忙    也 沒有 事 情   要 上 街去辦  或因自 幼在 落 後 的 鄉間長 大       那 知 道上 街   不 僅辦 事   且 可 多看  增 加 知 識   展開 心胸    故婚 事   真 是 免 想 免 談 
 
大約是 在 1954年左 右  因來了美 援   裝甲兵 改 編 成 兩 師   我 是 在 第 二 師   就駐在 台中  的 清 泉岡   於 是  為 恐美 軍困 擾   師 政 治 主任  就從 所 屬 單 位   共  三 官  士   到 台 中市 區   借 第 五 酒 廠一 舊 庫房辦公   地 點 是 在 復 興{路 側   往 台 中農 學 院 的 一小 路  即 今天 中興大學 給此五 人辦 辦公    辦 公 室 隔 路就是 一戶農 家   那 家 有 一位女士  年齡與我 相 差 無 幾  見 我 天 天 苦 喪 著 臉   常 對 我 安 慰   沒有 想 到   她 對 我 的 處 境   非 常 同 情    如 果當 時心情 好 些   沒有 受 到 到 不 可 抗 拒 的 厭 力  很 可 能相 愛   也 不 一定    是   那 時  三位 軍官 中   一 候 立民 少 校    他 有 一位 女友  家 裡富足  小學 教師   姓 林   與 那 位 少 校 相 愛   故林 女來時   常 帶來她 的 女同事   多次 之中  也 有 一位 邱 姓 的   名叫邱 紫 雲   因偶有 交談   日益 更 多接 觸  最 令我 感 動的 一事   就是 在 我受 誣告誣力痛 苦之日    使 得 同 室 其 他 四人    從 不 跟 我 對 話   但 她 卻也 來 辦公 室   探 望 我   我 也 坦 白 告她    我 是 一個 當 今被 告 "罪 "的 人   那 位 林 女  經 由那 位 少 校     也 知 全案   一再 警 告邱 女   最 好 不 要 與與郭 某往 來   他 的 品 德 成 問題   現 在案子正在正在 查 辦     邱 女將林 女所 說告我   問我    我 也 以 實相 告  我所  犯的案 子就是 這 樣   案 清 後   我 就回 到 清 泉岡 的原 單 位 但 使 一驚 的   邱女竟 約了住台北 市的 一位 女同 學   名叫 陳  月女士     雖 然 我 告訴她   外 人進入軍營 麻 煩  不 必 進來 看我   但 邱 陳 兩 女   竟 在 一個 星期天    來到 了我 的 連隊 裡   和我 談天    我 也 留 她 們 了軍中的 缺 餐    這 很 使 我 感 動   自 此走上 了與邱女相 戀 之路   邱 女家 住豐 原 近郊   對 面 就是 聯 勤 總 部 的一個 修車廠   那 廠裡政 治 部 主任是 位 中校   階 高 錢多    也 追邱 女  這 當 然 是 平常 之事   邱 父原 是個 很 成 功 的 商人  其 存 款 可 在 盡 原 買半 條 街上 的 房 子  但 幣 制一改   1元新 台 幣 抵 4(?二 萑台 幣   致 一下子變 成 了 窮 人   因邱 母 反對   若住 在 街上   小孩 子怕 被 車子壓死   就這 樣  最 後 不 得 不 借 住在 他 人破 舊 不 用的 草 房    且 只一大間  隔成 3間  且 夾 小不 堪   當 邱 父失其 女與一位 當 兵 的 我 往 來時  即 警 告邱 女拒   但 天 之賜   邱 女就是 愛 我 不 放   那 時   我 還 只是 一個 中尉階 級   職務 不 過一個 起 馬的 連韓 事   無 位 無 權 無 錢  但 邱 女就是 愛 我 不 放  我 當 然 雖 知 不 大可 能  但 也 不 放棄  愛 邱 女之心    直 到 邱 女的 母 親   一 位 做 苦工謀生 的 女士   苟告其 夫邱 先 生   人家 大陸  來的 孩 子  給你來做 兒子   不 要 緊   他  有 一天   總  可 以  做得和  我們一樣  那是 這 樣  打 消 了邱 父的 反對 
 
19566月18日這 天    那 時   我 真 是 身無分 文   但 邱 女是 小學 教師   結婚  天 我 們的 新 婚 之旅  地 點 就是 彰 化公 園   我 們的 新 房   就是 一張 軍中吊床    掛 在 一座 涼 亭兩 邊 的 坐椅 上   我 告邱 女   請 不 要 難過    我 會 做 給你看    當 時她 那 知   那 敢 想
像  我這樣的    一個 軍中小官   也 只中1尉階 級   怎 有 可 能  何曾 想 到     他 的 這 位 小兵   竟 進了世 界最 古老  最 有 名牛津 大學    且 不 只一次   還 有 一次   拿 到兩 個高等 學 位 而    且 都是"三 顧 " 之請  我 才 去 做 了三 所 大學 的 校 長  報界總主筆18年     也 是 國 際 的 名人  之一
 
事 至 今日   為 時60年  我 們相 親 相 愛   亦如 當 年
 
那 時   軍中一些 上 官    忌 我     一直 設法 阻 止我 讀書   尤 其 阻 我 去 考 大學   因為 我 結婚 公 開   不 怕 處 分   我 那時的 裝二 師 裝 二 師  第 二 營 的 營 指 導 員朱 某  我 忘 其 名    竟 親 到 盡 原 我 家 來查辦    不 知 為 何後 來並未對 我並沒刀有  法 辦  我 猜   可 能是 看到 我 的 家   也 就是 邱 家   我 們雖 窮 邱父一家 住在 一起   但 看到 我 家 與都 同 住  竟遇 住在 這 樣破 舊 的 草 房   裡面  只有 我 與邱 女臥室 有 光   隔 牆就是 一個 豬圈    當 朱 指 首 員來查時   我 只有 請 他 坐在 我 的 臥室   他 坐的 椅 子    就是 喂 豬 的 口邊   有 同 情 心  第 二   是 他 知 道我 已不 顧 前 程    處分又有  罰何用  
 
想 以 違 法子處 分 我 結婚     如 此認真   除 了顯 示 他 們守 法 之外   就是 因為 這 年我 第 一次 考 大學   落 敗   不 准 再 考   也 就是 在 這 1956年底   把 我 送到 鳳山歩 兵 學 校 初 級 班 受 訓   結訓時要 到1957年6月    大學 報考 前 一 個 月才 能結訓    沒有 時間準 備 要 考 的 功 課  但 我 就在 這 年  我 成 了東海 大學 的 一個 學 生 
 
19587年9月3日放榜   我 考 取東海   次 日  我 第 一個 孩 子  女  來到 了人間  我 取名家 玲   家   所 以 取名家 玲   她 師 大畢 業    因我 在 1970 首 次  訪美   美 方安 排 我 訪問各有 名之地 -  來希菲 爾   是美 國 民 歌 名城  那 裡有 一所 大學   就 登保 大學 為 名  接 待 我 的 是 該大學 的 副 校 長   我們談 得 很 開 心  尤 其 談到 蔣夫人的 父親   就是 在 這 所 南部 號稱   南部 的 哈 佛大學 完 成 學 業   因之  我 就在 1980年 8月25日   和妻 及 一個 大女兒家 玲  兩 個 最 小的 一男   強 生   一小女曉 玲   都 送到 這 所 學 校 裡     另外 第 二 第 三 兩 兒女  兒子在 台 北工專  女兒在 北 市 一女中  他 兩 畢 業 之後   我 一同 都 送到 這 所 學 校   如 今   事 隔 半 個 多世 紀  大女兒在 美 國 結識 一日本 學 生  兩 人相 愛 在 日結婚   兩人都 做 了教授   第二 個 是 兒子  在 美 取得 藥學 博士   與一台 大一經  系 畢 業 學 生 結婚   現 住美 國 西雅圖   大女兒已生 一子一女    兒子已取得 名古屋大學 博 士  第 二 個 是  兒子   生 了一男   永光    現 在 美 一家 慈 善 大機 構 做 經 理   我 第 三 個 是 女兒文 玲   在 學 學 成之後   在 米蘇 里州 政 府 管 財 務   但 我 妻 同 學 一子  姓 沈  沈父原 是 是 台 大  獸 醫 系 教授   惜 去 世 多年    我 留 英 歸 台 之後   先 生 一女   雖 身無 分 文   但 她 今天 在 紐約馬漢 頓 頓 開 了店 面    至 於第 五 個   是 兒子強 生   在 美 做 房 地 產 開 餐 館    其 妻 在美 最 重 要 政 府 機 構 做 高 職  她 曾 做 過一國   美 國 駐外 使 館 的 館 長    小兒子夫婦生   生 了兩 個 兒子  大的 永明  小的 叫 永正   我 何以 把 孫 子之名取這 樣的 名    所 謂永者  永久也   我 也 是 來自 湖 南省 永興縣   至於 以 光  以 明 以 正作 名之次   是 因為 我望 兒孫 做 人做 事   要 尊 守 光 明正大     可 惜 沒有 生 出一孫  語 我 叫 他 永大     
遇 後   我 要 確說  我 的 確無 錢  在 文 化做 了院 長 教授   退 後 未拿 分 文   在 中醫 做 了校 長   退 後 未拿 分 文    只有 在 華 汛 大學 車禍 受 傷  補助給我 的   也 很 有限   但 我 仍 在 工作   如 設此綱 路  如 組家  庭 協 會   在 我 心中  或時間  我 仍  工作 之中02016年  3月12日  

繼續閱讀
2016/03/12

是 "新 賜 "?抑 是 "巧合 "助我一生 之8

 
1.我 不 識 幾個 大字   就外 出當 兵 了  但 讀書 是 我 郭 家 的 傳 統  那 時   還沒有 正式 的 學 校   但有 學 校 之名  如 我 在 家 進過的 一個 小學   校 長 的 名字   叫 做 譚化平  但 因地 區   非 常 之落 後   如 煮飯 用水  挑 水來回 至 少 要 十分 鐘   更 因戰 亂   學 校 也 徒 有 學 校 之名  不 過在 我 郭 家   雖 以農 為 生  但 仍 可 說是 書 香傳 家   如 我 父一代  伯 叔  就共 有16人  我 父排 第 十二   中  就有 5人   得 到 過遜 清 的 秀 才"學 位 "    為 甚 魔? 因我 郭 家 農 休之日之月  就是 讀書   因之  我 雖 外 出做 過小兵   每天 也 要 在 公 佈報紙之上   過目 一兩 次  
 
1950年5月  到 這 犇 12月12日   我 在 鳳山軍校校 園   孫 立人將軍屬 下政 工 班受 訓之日  那 裡訂了 兩 份 報紙  看報的 機 會 就更多些     且 受 訓幾全是 名家 授 課  我 最 難忘 的 一位   就是 趙 尺子老先 生   東北 人  他 講 的 是 蘇 俄 侵 華 史  我 幾乎 把 講 的 口 語   太多都 記  結果竟 加 強 了我 的 識 字 寫字   當然還 有 其 他 的 名師   像 講 時事 的 張 嵐蠻 先 生   也 是 我 難忘 的 一位   1950年12月12結業 之後   我 被 分 發到 裝甲兵  駐在 羅 東  做 軍中政 工  那 不 就只是 看報  同 室 一位 韓 事 李林  或 (那 個 或字 很 難寫出  因它 有 橫 )  還 要 辦 一份 週 刊   或雙週 刊    我 已記不能確記   我 是 "採 訪員"之一  因當 時我 那 個 41大隊  幾個 中隊    大隊 部 和保 養中隊   本 部中隊    駐羅 東國 小  第一中隊 駐宜蘭 一個 國 小  其 旁有 一條 小河  第 二 中隊 駐二 結國 小  補給中隊 駐四結國 小  所 以 我 就因公 往 來之便   去 採 訪各隊 "新 聞 "   這 對 我 對 文 字 使 用寫作  是 很 好 的 訓綀   
 
不 知 是 1951  或52    我 部 裝甲兵   駐到 了清 泉岡   那 時  台 中有 一份 民 聲 日報  我 就天 天 也 看此報  沒有 想 到 引起 作 文   在 報紙上 發表的 動機   那 年中秋   我 因思 母 念 家   果然 就下筆 作了一文   有 關 中秋 感 言之類   寄 給該報  果然 在 中秋 這 天 發表在它 的 副 刊 上   好 不 高 興    好 不 驚 人   我 文 我 名  竟能見 報   如 今  那 份報紙早就再 沒有 了   這 是 我 第 一次 有 文 在 報紙上 發表  那 時  我 在 軍中   此後   就是 在 東海 大學 的 學 生 時代  辦 東風 雜 誌 等  有機 會為 文   在 校 內發表  果有 一次   那 就是 大三 年暑期  即 1960年7或8月間  我 作 了"我 所 了解 的 自 由民 主  " 一文   在 香港 發行的 "大學 生 活 " 雜 誌 月刊 發表了 
 
我 第 一文 水表在 報紙上    己如 上 述   1962年3月29日 出國    到 英 國 牛津 去 了  為 時兩 年有 半   在 此期間  在 外 所 見 所 聞   也 抽 時寫了  可 能有 近 十篇   寄 給台 灣的 自 立晚報  承 其 好 意  也 將我 文 發表   不 過  那 時都 不 是 用我 正名    如 今  自立晚報也 不 見 了   自 英 國 牛津 歸 台 之後   已是 1964年過半   不 知 是 同 年或次 年某日   不 知 何時何處    遇 到 了湖 南同 鄉長 者   羅敦 偉 先 生   我 根 本 從 不 曾 見 過他   但 聞其 名  不 知 何時    他 送給了我 自 傳   兩 冊   我讀後 曾 作 一文   用甚 麽為 題  也 不 復 記憶   此文 中央日報副 刊   曾 分 兩 次發表  這 是 我 文 見 報的 第 二 次   繼 此之後   一直 到 1980年代    我 文 常 可 見 報  不 過  值得 一提 的   也 很 少   但 有 幾篇   公 開 評論 政 府 的 政 策 或行政   但也 都是 建 議 性 多於 批 評   且 有 開 創 性   台 灣像 我 這 類 文 章   建 議 連著 批 評見 報之文    我 應是 第 一人    在 1980年之前    也 是 有 人稱 其 為 白 色恐 怖 時代   說真 的   確是 事 實    但 在 聯 合 報20週 年之日   我 只記得 是 12月120日  不 知 是 何原 因   雖  曾 電 話請 我 為 文   但 我 以 為 不 過表禮遇 之意  沒有 記在 心上   何曾 想 到   到 了20日前 夕下午   竟 泒 名記者 張 作  錦先 來到   我 當 年在 文 化學 院 的 住宅   向 我 要 文   在 急 迫時  刻   再拒就更 失禮   今後  恐再 人對 我 聞問  於是   張 先 生 等在客 室   我 就進入書 房 急 就成 章   因事 先 沒有 準 備   只有 依自 己的 習 史   寫了一篇 "一位 歴 史工作 者 對 時局 的 反省 "   當 然 是 建 議 帶有 批 評性    交給張 先 生   請 不 必 刊 出    沒有 想 到     20日一早起 來    看聯 合 報報慶 特刊   我 文 竟刊 首 篇  
 
也 是 很 出我 意外 的   我 文 竟 是 當 年台 灣報刊    建 議 帶有 批 評性 的 第 一篇   台灣大學 辦 有 一份 "大學 雜 誌 "   一尚不 轉 載他 人文 章   然 竟 轉 戕 了此文   更 難得 的   是 當 時聯 合 報採 訪主任于 衡先 生   還 在  香港 出版 的 新 陣天 地 為 文 介 紹我 和我 文 要 點   不 過   那 時請 我 做 特約撰 稿 人的    還 有 其 他 報紙  如 今1不 再 出版 的    前 在 高 雄 市 出版 的 台 灣時報    也 曾 約我    我 曾 在 該報數文   其中一篇   題  目 就是 "黨亡國 亡 "   時間可 能是 1970犇 代    我 我 看到 當 時的 黨政    早知 道此黨必 亡   令我 心痛 的 是   中國 國 民 黨亡了  完 了  中華 民 國   也 就亡了  如 今台 灣的 現 實   不 就是 這 樣了嗎 
 
此外   蔣經 國 先 生   是 不 少 人看好 的   他 也 曾 約見 過我 一次   我 曾 對 他 個 人   懷 有 甚 大的 希望   但 對 他釔 任 高 位 掌 大權 之日  只用公 子 哥兒們   卻有 點 失望   需 知 普 通人民 或學 者 之間  有 多少 人才   頂 多一見   卻感 到 非 常 的失望    難道政 權 行使     忠 黨愛 國   只有 公子哥 兒們嗎 ?故當 他 接 任行政 院 長 印信之日   應聯 合 報之請   我 就以 "蔣經 國 內閣乎 ?蔣經 國 時代乎 ?"為 題   特別建 議 他 幾點   我 說  組閣任何人  都 有 此能   誰沒有 三 五 好 友  立即 成 一個 內閣  但 要 創 造 一個 時代  留 名青 史    具非 人人可 能   台灣只有 像 經 國 先 生    才 有 創 造 一個 時代的 可 能  當 天    家 淦院 長 交給他 接 任之日    就發表聯 人報一    嚴 院 長 致 詞    即 歴 舉 我 文 建 議 的 要 點   其 他 有 關  國 事 者 不 論 
 
那 就是 經 國 見 先 生   行政 院 長 第 二 任之第 五 年5月20日這  那 0 天    我 在  雄 市 發行的 "民 眾 日報"   我 寫了一篇 社 巷論   文 內我 說   經 國 先 生 多病   身體 不 刊   來日無 多  如 他 真 要  名中國 歴 史   他 應做 兩 件 事 情    一是 取消 戡 亂 時期有 關 的 法 律     二 是 開 放大陸   讓 台 灣人民   往 大陸 探 親    我 當  不能說他是 讀了此文   但 就在 此後 幾天 之內   宣 佈了我 建 議 第 一項    到 了9月  不 知 是那 天    他 就宣 佈了  自 11月2日 起   台 灣人民 可 去 大陸 探 親   至 號小可 以 說    不 是 我文 影 響了他   至 少   我 們 有同 樣的 見 解 
 
我 還 有 幾文   影 響政 府 政    坦 白 地 說  那 時張 寶 樹   做 黨中央 秘 書 長  梁 及 昌 )某(0昌"做隔 猴 考 紀會 姪任   因我 應中國 時報創 辦 人之請   寫了一篇 有 關 執 政 黨的有 關   革新   張 梁 兩 位 大員  竟 要 把 我 送 到 中央 考 紀會   加 以 處 分   可 能是 泰 (停 音 ) 教儀 先 生   阻 擋 未成   因我 那 時在 黨史會 有 個 名王 他 是 黨史會 主委   當  然 然 此後 我 因在 大學 任教   又做 行政    便 少 以 自 己之名為 文 了
 
但 非 不再 寫建 議 和批 評性 的 文 章   因為   在 1970年代那 年那 月那 天  李 瑞 標 先 生   李哲 蝴 先 生父子   在 基 市 辦 的"民 眾日報" 遷 到     南部 高 雄 市發行  父子誠心誠意  要 我 擔任該報的 總 主 筆   父子和我 也 結下了最 深 的 情 感    我 也 糬 未用本 名   發表驚 動政 府 府 泒 人的 心聲   如 今   瑞 標 先 生   已離 人間  其 子哲 朗先 生   籹至 沒有 忘 記我 們之間的 道義 和情 感  如 過年到 了   他 竟 還 點 好 吃 的禮物 給我   我 去 白 白 地 接 受   沒有 回 敬   
 
我 非 學 新 聞出身  與報界無 其 因緣  但 我 一生   卻花了不 號小時間   直 到 1991年11月  我 在 火車車禍 受 傷 之後   再 無 法 效 力該報  聽 說  現 在 該報   也 易人了   人生    人生   為 甚 魔有 些 我 不 曾   不 會   不 敢 或不 能想 像的 事 情   在 我 身發生  如 被 車禍 就是 一椿  不 然   我 至 少 也 可 以 給社會 國 家   作 一絲一點 一滴04奉獻    
 
現 在    中華 家 庭 教育 互助協 會   會 員一萬五 千 以 上   把 我 當 作 創 辦 人  其 實  我 根 本 沒有 作 出 其名此人    應有 的力量 和 貢 獻  只望 社會 人人    能夠熱愛 自 己的 家 庭   並幫助他 人  02016年3月12日

繼續閱讀
2016/03/11

是"神 賜 "?或是 "巧 合 " 給我 一生 感 到 難忘 之7


我 在 軍隊 裡  當 一個 小兵   是 從 1949年7月  地點 是 在 廣 州  到 1951年1月1日 起    便 做 了准 尉見 習 官   軍官的 走歩  經 歴 六 年之後   我 便升 到了上 尉   且 以 指 導員的 名義 或職務  做 了連隊級裡的 副 主管 應可 算  是  一路 風順   但 也 有些 使 我 感 到   不 要 說是 痛 苦    至 少 是  我 難忘   不 是 樂 意的 時刻  
 
一是 在 1949年的 舊 暦 11月29日  我 當 年連父親 的 族 譜上 的 名字都 不失  但 我  母 親 的 生 日    卻還 記得   很 可 能是 在 老家   慈 父早已見 背 我我 與依母親   相  依為 命  使 我 長 大  在 我 離 家 之日  竟 不告而 別   所 以   當 我 第 一年來到 台 灣   那 年舊 暦11月29日   是 我 最 難過的 日子  自悔 離 家 遠 行之日   不 但 沒有 告 訴母 親   然 從 她 背 後 走出家 門  叫 都 沒有 叫 一聲 母 親     很 可 能當 時我 的 母 親   把 我 當 作出門 散歩 一樣  不 是 離家 遠 行    及 到 日落 西山  不 見 兒歸   一等再 等  一年多過去 之後   才 得 到 兒子自 台灣寄 來的 一信  這 一年多  定 是 母 親 天 天 為 失去 了獨一的 兒子  相傷心落 淚   我 自 己也 是   因為   孤 獨的 母親 苦工把 我 養 大成 人   我 不 僅沒有 告訴母 親   出門之日  從 母 親  背 後 走過  叫 都 不 叫 一聲 母 親   讓 母 親 苦等了如 此長 久的 時間  尤 其  是 母 親 生 日這 天   晚日我 在 家 時  姐 姐 和我 一家 人   都 會 設法相  慶 一事   竟 會 在 眼 中心中打 轉
二 是 我 當 兵   最 初 年多  是 在 孫 立人將軍屬 下的    所 謂新 軍  還 有 一個 名稱   叫 做 軍校 入伍 生 總 隊   其 實軍官 學 校   還 沒有 復 校   開 始過 正式 過軍人的 生 活   訓綀 嚴 格  沒有 甚 魔星期日  天 天 都 要 做 的 兩 件 事   一就是 要 出"基 本 教綀 " 如 叫 一聲 口 令   "立正."   你就必 須 抬 頭 挺 胸 挺胸   如 不   排長 就是 一拳   重重 地 打 在 你的 胸 部   那 時  我 因弱 小   難以 做 到 要 求    受 拳 打 最 多  好在 沒有 成 病   除    除 了星本 教綀 之外  沒有 星期假日  就是 要 到 營 區 拔 草 清 理 水溝   尚時的 連長 名叫 趙 志 華   好 像 是 雲  人  已故  排 長 名叫 劉 萬畕  今住在 清 泉岡   說實話  他 們都 是 好 人  很 可 能是 上 級 的 要 求   那 時   所 謂軍校 入伍 生 總 隊   有 總 隊 長 趙 狄   共 有 三 個 團   我 是 第 二 團 第 二 營  營 長  國 圜少 校  這 也 是 我 難忘 的 一段時間        
 
二 是   在 1950年   大 是 11月間   我 只知 道我 這 個 第 二 營  調到 了台 北 市  上 海 路  那 裡有 個 台 灣防衛司 令部   司 令就是 孫 立人將軍    營 區 雖 然 有 個廣 場   但 我 們不 能用來出操   運 動   故天 天 在 屋子裡  也 不 寬   因之   摖 槍 乾淨   就成 了我們主要 的 要 求     和工作    我 是 一班 12人中的 第 6名   依編 制是 擔任半 自 動歩 槍 手  我 負 責的 就是 M-8半 自 動歩 槍     可 裝8發子彈   結構 也 比30歩槍 複 雜   我 因視 力   總 擦 不 乾淨  所 以 天 天 手掌   都 是 被打 得 又紅水腫    更 因我 之弱 小   跟 同 仁 幾乎 沒有 甚 麽話可  講   再 如 玩 遊 戲   如 下棋   打 百 分 ...之粏  我 根 本 不 懂  故最 為 孤 獨  那 時  當 兵   一月 只有 6元錢   故發薪 之後   我 就花上 兩 元   去 福利 社買一包 很粗 圓 圓 的 糖  裡面 不 過8粒   於 是   我獨一個 人坐在 營 房 廁所 後 面 的 化糞池 的 鐵半 上    口 裡一粒 語 它 在 口中自 化  一面 想 怎 樣 排 長   連長 對 我 親 切   那 時  雖 也 有 報紙  但 是 放在 公 佈之處   所 識 的 字   也 非 常 有 限   像 這 樣的 日子  從 1950年11月    就過到 了51年4月間  才 有 上 官 問我   是 否有 意去 受 訓  也 就是 在 此問之後   才 去 鳳山孫 立人將軍屬 下的政 工班 去 接 受 訓綀   規 定 訓三 個 月  故到 9月初 結訓之日  蔣經 國 做 了軍中的 政 治 部 主任  才 再 訓三 個 月  是 年12月12日這 天 結業   與此班 同 時的   還 有 個 女青 年大隊   後 與我 隊同 時一起 行結業 裡  在 典 禮上   蔣經 國 主任  還 來了致 訓  我 在 此第 一次 看到 他  
 
三.1951年起   即 受 訓結業 之次 年  我 分 發到 了裝甲兵  8月間菲 華 來台 勞 軍  送了我 當 年服務 的 裝甲兵 第 41大 隊   送了一加 手掌 大的 小收音機   當 年大陸 對 台 廣 播 很 利   如無 專人看管 這架小收音機  公 開放在 中山室   一定 有 人去 收大陸 對 台 廣 播   於是   我 是 見 習 官 剛 滿   就要 我 本管   在 當 年政 工  這 是 很 重 要 的 負 擔  苦事 一椿  因既 要 看管   我 不 得 不 台 台 去試聽   一天 晚上   偶 然 收到 台 廣 的 廣 播 英 語 教學   從 此我 更 加 了一門自 修 的 功 課  就是 收聽 廣 播 英 文 教學   因為 是 晚上   已沒有 官 兵 再 來要 聽   原 以 為 是 "禍 " 因之  就給了我 一個 老師
三. 是 我 被 分 發到 了裝甲兵 第 41大隊   大 概是 1952年春末   大軍在 南部 聯 合 大演習   名叫 "黃 龍演習 "  何曾 想 到   我 這 一連有   一名士官   名叫 周豫  河南人   約近 二 十歲   大約是 快 到二 歲 一天  早晨 剛剛天 明  可 能是 五 點多  我 們絕大多數 官 兵   還在  夢 中  忽 然 聽 到 了一響槍聲   趕 出一看  就是 這 位 周豫士官    在 我 們主管 住的 1門前   射 中頭 部 沒命  周士官 在 連隊 裡時   我 隊 中     為 人 溫和   也 沒排 斥 上 官 的 言行    與同 隊 官 兵 相 處   從 沒有   有 個 受 過處 分   應是 一個 很 正常 的 士官    如 在 當 年    連隊 政 工  是 要 注 重 官 兵 親 共反政  府 的言論   我 負 責該隊 政 工   至 少 我 自 己沒有 聽 過  他 曾 對 我 或我 的 工作 -主 管教育 端正官 兵 思 想 言行  我 因就是 負 這 方面 的 責任  應確實去 了解   周士官 到 底   是 甚 魔原 因  使 他走上 了絕命之路?  查詢他 左 右鄰 兵   好 友  沒有一個 可 以 說出  但 我 要 把 他 自 殺 的 原 因報告上 級   然 為 甚 麽?實在 沒有 答 案   最 後 只有 報告   他 是 為 了思 家 思 鄉之情   如 果說他 是 對 連隊 裡的 管 教不 滿  為 甚 麽他 不 先 槍 殺 連隊 裡的 負 責的 官 兵   據 我 的 了解   當 年軍中  官 兵 最受 批 評 和不 滿的    就是 政 匚    如在 軍中設有 政 治 戰 士   使 官 兵 互相 暗 號目 監督  有 無 不 當 言亍  但 周士官 又沒有 先 對 準 如 我 負 這 樣責任的 人  故周士1官 何以 號目 殺   一直 是 我 至 今得  到 解 答
四2. 我 更 難過的    他 的 年齡  還 只不 過一位 高中學 生   如 他 如 此順 從 的 士官   升上 軍官   一定   如 與他 同 級 同 樣我 所 知 的 士或兵   後 來好 像 沒有 一個 不 做 了軍官   更 令我 傷 感 的   是 我 辦 他 的 後 事   為 了演習事 急   連清 洗 和換去 血衣等工作   都 未做 到 一點  這 以 軍毯 包 著 他   也 是 由我 帶著 兩 個 士兵  根 本 沒有 地 方  埋葬  結果就在 幾個 稻 田相 連之處 的 一點 雨 高 地 上   雖 然 那 地 上 有 兩 顆 小樹   但 此後 連隊 裡任何人  都 沒有 一個 去 探 望 為 此  我 終生目感 漸愧悲痛    尤 其   為 其 父母 悲痛   全部 心血 把 兒子 大 人     從 軍報國   最 後 竟 是 如 此 終其 一生  
 
五.   就是要 阻 止    我 要 考 大學    要 斷 我去 路  不予呈 報  但 國 防部   因美 援 到   要 有 英 文   和工程 機 械 人才   年年要 求 下報    故我 第 一次 准 考 台 大電 機    敗  了  故阻 止的 方法   改 泒 我 在 大專聯 招之前   去 歩 校 受 訓  自 己沒有 時間看書 準 備   因歩 校 初 級 班 受 訓者   每天 得 不 到 自 己可 用的 時間  沒有 15分 鐘   但 我 就是 再 考   天 助我 也   且 能如 願   此一請 求 核 准 過程   永在 我 心
 
此外   就是 我 走假退 役 之路  及 我 應 對 軍隊   和東海 大學 那 一年多的 困 難難忘 020116年3月11日

繼續閱讀
2016/03/10

是 "神 賜 "?抑 是 "巧 合 "?給我 一生 之6


惟 恐 有 的 觀 眾   是 最 初 參 觀   或是 偶然   不 知 究 竟      所 以 我 不 得 不 一再 重 復 一次   原 來 以 以 此為 題   是 不 少 對 我 所 發生 的一 些事 情   不 是 像我這 樣出身的 人   所  會   所  敢   所  能想 像 的  我兩 鐵不 到   慈 父見 背   家 中支柱 竟 失  家 道從 此中落     只有 母 子   相 依為 命  全靠 母 親 苦力 維生  以 致受    自 曾 祖父以 來   四代同 堂 的 叔伯 兄弟之侮 和小視   然 我 竟 會 走過這 樣意外 的 路  還 未成 年   就潛離 了母 親 和家 園  原 求 只望 做 個 小小的 軍官   不 數 年便 升到 了上 尉  原 來只想 這 樣回 到 老家   給孤 獨的 母 親 一點 自 信  但 沒有 想 到   台 灣和大陸 竟 成 你死 我 活 的 局 面   連通訊都 幾不 可 能    再 如
 
原 想 在 軍中度過一生   做 到 退 役   沒有 預 想 到   竟 被 同 室 共 同 生 活 五 人中之一人    秘密 地 把 我誣告   直 至 今日    那 天 早上      裝甲兵 第 二 師 政 治 部 主任陳   衴上 校 宣 佈我 被 告的 罪 狀  表明嚴 辦 之時   我 也 原 以 為   我 此生 在 軍中度過一生 之夢    也 就此完 了  那 時  我 還 可 說是 沒有 成 長   根 本 不 知 人生 世 間種 種   日 夜 暗 中痛哭 流   涕   至 少 過了一個 多月的 時間  從 此開 始   知 道人在 世 間與人相 處 之苦之難  秘 密 誣告我 的 人  原 來是 我 們五 人同 室 辦 公   一同 共 餐共  寢的 一位 上 士   河 人   至此  我 開 始 了解 與人相 處   與識 人之難  很 巧 合 的   幾年之後   當 年共 同 相 處 之軍人    多半 都 退 役 了   當 年長 官 裝甲兵 第 二 師 政 治 部 主任才 告訴我   當 年密 告我 是 王某其 人   惟 那 時因日久了  我 的 生 活 也 改 變 了  我 不 但 沒有 恨 這 位 密 誣告我 的 王某  且 有 感 激他 的 心情   要 不 是 王某當 年這 樣密 告我 一案   我 怎 會 決 心要 離 開軍中   有 一年  我是 退 護 會的 委 員之一   又同 時中國 醫 藥大學 的 長   退 輔會 要 我 帶領一團 人  去 視 察 退 輔會 屬 下的 醫 院   在 台 南以 北 附 近 一家 醫 院   這 位王某 就在 此院 謀生   當 醫 院 院 長 宴我 午 餐 之時    我 就請 院 長 帶來這 位1王 與我 共 餐   那 時  王某還 以 為我 不 知 道  誣告我者   就是 他 所 為   故 還 桇 常   直 到 某次 台 灣大選   在 台 中市 我 們支持 的 原 是 同 一個 人   在 擁 護 會 中    我 們又一同 會 面   那 時    我 創 辦 了中華 家 庭 教育 互助協 會   如 今會 員一萬五 千 家 以 上   他 請 我 供餐   客人由他 請   即 請 那 些 擁 護 我 們支持 兢 選 者 同 仁    可 時    時間到 了   卻不 見 他 人  大概 是 到 了此時   他 已知 道   我也 已經 知 道當 年誣告我 的   就是他 本 人  再 沒有 臉 來與我 相  見  
 
今天 膘 意   不 是 要 些 這 些    但 不 知 走筆 下來   就接 觸到 此案   因為   不 是 神 賜   或巧 合   我 怎 會 知 道    當 年誣告我 的   到  底 是  誰誰呢?  很 使 痛 心的   不 只王揚 華 上 士誣告我 的 本 身  當 年因美 援 初 來到 台 灣    裝甲兵 第 二 師 的 政 治 部 主主任陳     亮上 校    把 辦 國 民 黨黨務 的 一組五 人    移出了清 泉岡     遷 到 台 中復 興路 上 的 一條 側 路   當 時第 五 酒 廠正門的 一側   一舊 倉庫內  只有 一間   故我 們辦 黨務 的 五 人    一少 校 姓 候   一上 辱姓 高   一中辱就是 我   另有 一崔 上 士    王上 士   即 王揚 華 者   直 是 衣食同 室   自 陳 主任一天 早晨 上 清 泉岡 之前   他 家 住台 中市 區    上 山之前   便 集合我 們五 人   宣 佈誣告我 的 內    拉 用公 款 私用   辦 公 外 出    在 外 濫戲 婦女    並說   他 要 嚴 辦   我 一生 第 一次 受 到 了這 樣嚴 重 的 警 告  真 是 要 倒下去 了    以 為 今生   完 了  完了   另很 令 我 傷 感 的   是 同 室辦 公 的 其 他 四人    從 宣 佈之後 那 個 時 刻 起   便 再 沒有 一個 人    跟 我   或對 我 講 一句 話  好 像 如 跟 我 講 話  就會 串 連 他 們一樣    五 人同在 一室辦 公  衣室    這 樣我 一個 人   無 言無 語    我 過了一個多月的 時間  好 像 真 認定 所 被 誣告是 真  我 就此了束了一生   當 時心情  訴苦也 沒有 對 象   真 是 比坐在 監牢 裡   還 要 難過    在 監牢 還 是 有 審 問巷調查    我 卻再 無 人聞問  軍中稱 呼   開 口 閉口   同 志   同 志   同 志 之間   竟 有 如 此的 處 境   從 此  改 變 了活  潑 人生   如 今   那 兩 位 都 已去 世   我 沒有 落 下一溶淚 水  因他 們對 我   竟 是 如 此  沒有 同 情   尤 其    他 倆人都 階 高 年長   應明知 這 全是 誣告    如 管 錢管賬的 是 崔 上 士   我 的 職責是他 人向 崔 上 士申請 用公 款 時   簽具初歩 意見  此款 宜用  或宜用     再 將申請 表呈 給高 上 尉     候 少 校   作 最 後 核可 與不 可   我 怎 樣去 拉 公 款 私用  至 於公 時間外 出   我 是 報准 了在 辦 時間  只不 要 誤 公   已經 報准   至 於 濫加 調戲 婦女  更 是 無 知 之談    我 有 甚 麽條 件   是 的   我 有 一位女友  她 後 來成 了我 的 妻 子  至 今過了60年   她 也 是   候 少校 女友   之同 學 同 事   一位 小學 教師   是  候 少 校 女友 介 紹  才 認識 的   也 全知 我被 告之案    但我 邱 姓 女友全知   但 邱 女不 信  當 我 回 到 了清 泉岡 連隊 裡之後    她 竟 和她 的 一位 陳 姓 同 學   到 清 泉岡 連隊 裡   來探 望 我   她 女師 畢 業   多少 人追求 她    我 也 知之    但 她 竟 不 忘 我   來探 望 我   好 在 我 後 來竟 進了東海 大學   更 人了牛津   更 意外   竟 做了三 個 大學 校 長   因我 沒有 人事   一次   在 高 市 民 眾 日報酒會 上   李煥先 生 是 教育 部 長   在 酒會 中   他 私下對 我 說  你應真 是 做 政 治 大學   最 好 的 校 長 人選   惜 用人並非 如 此可 以 隨 意   困 難重 重   我 一點 都 無  怨 李先 生   因他 並請 經  國 先 生名見 我   但 我 無 意從 政   但 此情 永在 我 心    鍚 俊 先 生   錫俊 先 生 (好 像 李之別名?)   我 永遠 感 激你台  端  承 你對 一個 非 公 子哥 我 的 我   也不 小看02016.3.10

繼續閱讀
2016/03/09

是 "神 賜"?抑 是 "巧合 "給我一生 之5


在 我 的 生 活 中  真是 令我 感 到   要 不 是  "神 賜 "  那 可 能就是  "巧 合 "   有 生 以 來  有 好 多對 我 發生 的 事 情   全是 自 己從 不 曾   不 會   也 不 可 能想 過 
1.如 我 與 其 昀  曉 峰先 生   他 那 時真 是 位 高權 重   我 不 過只一位 無 名的 小兵   但 就是 這 樣  得 到 了他 的 幫助  不 然   我 的 學 籍 不 被 批 准   很 可能成 為 一個 做 苦工的   但 也 出我 完 全的 意外     到 1978年7月初    張 對 我 竟 是 如 此度量 之小  非 我 自 己所 為 犯錯  只是 主其 事 者   政 大的 一位 教援   在 中央 日報發表史學 會 議 論 文 發表時   因三 人之文   都 是 文 化大學 教授 所 作   那 人為 了給社會 好 看  知 我 在 輔仁 大學 教書  就在 作 者我 的 名字 上   寫成 輔仁 大學 教授 郭 某  如 此者   我 何罪 何過之有   但 曉 公 做 這 麽高 位  權 重 的 人  僅次 於 最 高 的 蔣公   然 竟 不 能相 容  以 前   我 看到 聽 到 高 官   就尊 敬 三 份  但 此後 我 對 高 官 的 尊 敬   就有 所 選 擇 性   那 怕 那 位 高 官 做 到 了部 長   我 一是 會 產 一不 苟的 心情   舉 例 來說  如 久任外 交部 長 的 沈昌煥   我 就 沒有 尊 敬 的 那 份 心 
2.我 此後 是 懸 樣應對 張 曉 公 呢?  即 該校 有 任何慶 祝或喜事  雖 有 請 我   我 也 借 故避免   很 可 能是 人窮 志 不 窮 罷   但 我 還 是 去 看了張 曉 公 一次   那 就是 他 臨 死 不 遠 之日  住在 台 北 榮總   當 時  他 還 能應接 本 拜 望 他 友人  我 去 他 住的 病 房   坐在 一張可 以 躺身的 椅 子上   我 了進去 說  曉 公   曉   你好   祝你早日康 復   向 他 一 躺  躬   我 很 感 恩   但 我 也 有 骨氣   讓 你知 道   你雖 不 再 任我  在 你創 辦 的 文 化  但 我 仍 在 人間   且 在 更 有 名有 歴 史的 大學 專任  至 於 他 的 後 事   我 也 以 常 禮對 之   在 我 心中  至 今我 仍 是 懹 著 念 曉 公 的 心情   尤 其   當 年    還 任我 做 他 創 辦 學 校 的 校 長  
3.我 在 文 化大學 任職之日  值得 一提 的   那 是 我 做 研 究 部 主任之時  因為 我 在 報端  注 重 中美 關 係   常 常 在 報端發表有 關 中美 關 係   和對 對 華 的 政 策   而 且 是 批 評性   很 可 能因此引起 美 國 在 台 官 員的 注 意  一天    一位 美  駐台 的 外 交官   約好 到  明山文 化學 院   與我 相 見   他 主動告訴了我   美 國總 的 學 術 團 體 協 會   如 經 濟  政 治  社會  科 學 ...各 聯 合 而 成立的   此會 可 能有 斤 半 個世 紀的 時間  我 全不 知   他 告我 今年第 一次 開 放給中國 (即 指 台 灣)學 者 申請   獲 准 後   有 一年時間  去 美 國 該會 指 定 有 關 的 大學   在 那 研 究 講 學   請 我 申請   1969年秋 後    我 即 照 辦  果然獲 得  於 是   我 在 1969年底 便 赴美 國 直 到 1971年七八月閉  才 返 台   由於 當 年美 國研 究   或不 是 研 究 中美 關 係 的 學 者   都 為 文   講 演    總 是 把 中國 大陸 之失    都 歸 究 在 蔣公   我 認為 蔣公 所 以 不 得 不 與中共 談判   完 全是 受 美 國 的 厭 力     香港 有   可 是   台 灣的 學 者   名為 中美 關 係 專家   卻從 不 為文 以 對   所 以    我 便 沒有 全力去 做  究   而 把 時間用在 收集資料上   準 備 回 台 後   成 立一個 "近 代中國 研 究中心" 此決 非 僅只空 談  或理 想   我 返 台 之後    即 自 己成 立    並且 獲 世 界粏似機 構   學 術 團 體 的 承 認   如 此中心   就曾 出版 了好 幾本 書  如 蘇 俄 在 華 雇問回 憶 錄     美 國 對 中國 (共)政 策 計劃 書 ...惜 我 身不 由己  因當 年受 創 辦 文 化學 院 的 曉 公 重 視   一定 要 我 做 該院 的 行政 工作   當 年曉 公 對 我 的 信任   只舉 一事   如 他像 中國 國 民 黨中央 黨部 一樣  每星期都 要 在 他 的 辦 公 室   開 一次 會 議  討論 要 事   參 加 者 五 人或六 人  像 國 民 黨中央 常 會一樣   次 會 議   我 便 非 參 加 不 可   隨 後 更 要 我 擔任行政  好 遺憾  好 自 恨  我 竟 尊 從 他 "命令"   把 自 己的 理  事 業 放褋   
4.我 說   得 到 了國 際 的 承 認    請 看    如 美 國 的 大學   僅舉 幾個 如 康 乃 爾 大學   哈 佛大學 ...等   它 們出版 的 書   竟 寄 給我 來寫書 評   姍 蘇 俄在 華  顧 問 回 憶 錄   如 美 國 對 中共 政 策 計劃 書 ....多所 大學 出版 有 關 中國 問題 的 書     都 自 動寄 來請 我 撰 寫書 評  因之  原自 我  成 立的 "近 代中國 研 究 中心" 當 年可 能沒有 "近 代"兩 字   或是 後 來加 上 的    尤 其   1975年7月   痛 愛 我 的 那 曉 公   以 如 此侮 我 的 方式   將我 趕 走時   便 自 悔 當 年 
5.不 只如 此    從 美 國 歸 來之後   我 還 學 英 國 Kc  現 代檔 案   和美 國 的  Facts  on  File   辦 了一份 半 月刊   幾個 月後 改 為 月刊   稱 為 "中國 當 代之紀  錄 "又外 "中國 新 聞紀要 與索 引"  訂戶   包 扦 了如 蘇 聯     東區 如  牙 利 ....等多 國   美 國 大學 訂戶更 多  凡 有 中國 藏 書 的 大學   或圖 書 館   都 成 了訂戶   但 都 被 此停 刊   後 者 辦 了四年  自 己既 擔任文 化學 院 的 行政   且 很 窮 困   都 只有 停辦解 散  如 今反省   自 恨 自 己   不 應該去 接 任幾個 大學 的 校 長   可 是   做 校 長 馴也是不 已也    三 所 大學   決 非 我 自 請 自 求   都 是 "三 顧 "之"迫"    如 我 非 學 醫   但 我 卻做 了6年半 的 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因為 此前 該校 董 事 長   黨國 元老陳 立夫先 生   1980年四五 月間  不 事 先 與我 相 約  卻作 了三 次 落 空 親 訪  因我 並不 在 家 中    立公 地 位 如 此之高    我 算 甚 麽  怎  樣    怎 可 退 掉  惜 歴 經 幾年之後     小人當 道  立公 竟 請 了  在 大陸 時軍統 局 的 一位 特務   兩 者 合 作   對 我 製 造 了一大串 壤 話   此也 是 我 在 1986年11月   一個 學 年之半 不 到   我 就請 辭   決 心不 韓     請 想 想     如 果他 們造 謠 真   是 事    接 就就有 幾個 大學 當 局   請 我 要 我 去 做   他 們大學 的 校 長  
5.中醫 學 院   我 指 的 小人是 誰?  我 本 不 宜指 名  但我 卻牢 記在 心  他 名叫 阮 傳 誥  是 位上 校   因我 是 從 軍十年後 退 役   走進了學 界  對 軍人我 極 為 同 情   一校 54歲就退   退 後 韓 甚 麽    所 以 他 退 後   我 就任他 做 總 務 主任    外 人以 為 此職者 與主官 一定 很 熟   給銀官 好 處   阮 某就從 不 曾   到 過我 住的 草 屋裡   我 應韓 國 之邀 訪問韓 國   還 帶他 同 行   不 只用他   在 我 手中有 五 位 退 役 軍訓教官   我都 給他 們做 行政 職務   如 院 甘 者   竟 說我 的 小話  使 陳 立夫先 生    全改 對 我 愛 護 的 態 度   他 請 了大陸 時代軍統 局 的 一位 老特務   以 附 設醫 院 副 石長 的   和學 院 顧 問的 名義   阮  就利 用這 位 老特務   加 大加 傳 我 的 壤 話  特別擔我 與人事 主任  女性 有 演    此諶 最 初 並非 院 某與老特務 所 說出的   第 一次 我知 是 調查局 泒 到 學 校 做 工作 的 一位 人士   他 名叫 王志 誠   我 初 接 任校 長 時    他 要 我 每月給他 兩 萬元    我 知 調查局 有 每月給他 薪 水    沒 答 認  他 因之  就傳 說    我 有 此事     他 們那 有 同 情 心   不 知 人事 主任   因家 變 帶著 兩 女一兒    很 值得 同 情   於是   這 幾個 小人    就到 處 傳 聞    並指 我 有 貪 汗 之事     請 問  我 每徑 學 期  一學 年所 用  都 請 會 計師 一再 審 查  有 無 違 規之處   且 都 提 董 事 會 報告備 查   根 本 就沒有 一絲 一毫的 問題   很 令人可 笑 的     就是我 我 交代了之後    小人們因得立公 之信  一再 請 會 計師 再 查    非 找 出我 曾 有 貪 汗  不 可    但 清 白 就是 清 白    再 查還 是 清 白   請想 想   我 在 一個 學 年未到 一半    就辭   同 情 我 者   擔心我 失業   然 逢 甲大學 校  英 明  東海 大學 校 長 梅 可  望     都 立即 送我 聘 書   要 我 在 他 們的 學 校 任教  不 只如 此   隨 後 還 首 倡 創 三 所 學 院   現 在 都 是 大學   院 某小人    我 後 來才 知   他 有 個 兒子賣 鞋子    父子之間    連話都 不 說  拒 說  後來院 某還 做 了中醫 學 院 的 人事 主任   此外     他 又得 到 了甚 麽 呢?  即 使 他 有 千 金   做 了中醫 的 院 長   甚 至 總 統   我 都 把 他 看作 小人    小人們傳 說我 與那 位  人事 主任有 演   我 離 職後聽 說把 她 也 除 掉 了    如 今她 如 何     我 毫不 知   至 於 說我 拉 用公 款 貪 汗   會 計師 查過幾次   為 甚 魔找 不 出一絲 一袉 濫帳    更 有 意義的   還 有 人再 去 做 大學 校 長 此段原 想 不 寫  但 我 這 一生   除 此前 在 軍中被 小人誣告我 一次     我 結果進了大學   這 次 某小人結合 造 我 之  謠  我 不 僅再 做 了大學 校 長   且 首 首 倡   也 有 首 創 了三 所 學 院   還 真 的 再 做 了大學 校 長   設非 1991.11.1.15火車事 故受 傷     第 四所 大學 正急 待 我 去 做 校 長   前 面 有 一段說過    我 原 是 不 敢   不 願 做 校 長 一職的   但 我 還 是 做 了三 所 大學 校 長     說句 實話    是 因我 生 在 現實社會 會   和受 小人之害  故不 得 不 做   來肯定 自 己看 看   過   所 有 這 些   我 還 是 不 知 是 神 賜   還 是 巧 合 ?

繼續閱讀
2016/03/08

是"神賜"?或""0巧 合" ?助我 一生 之4



 
1.1964年8月  一抵 台 北 松山機    很 驚 異 我 的   一是 便 接 到 東海 大學    吳 德 耀 校 長 聘 我 講師 的 聘 書   二 是 第 二 天   8月10日  台 北 市 的 中華 日報第 三 版   竟 是 刊 載我 的 往 事 和家 庭   使 我 在 台 灣  真 是 所 謂"一舉 成 名"  不 僅工作 沒成 問題   同 年11月   曾 經 做 過教育 部 長   大名鼎 鼎 的張 其 昀  即 曉 峰先 生  忽 然 再 三 要 我   去 他 創 辦 未久的 文 化學 院   去 任副 教授    我 與 曉 公 在 任何一方面 相 比    真 天 塙地 別   雖 只我 赴英 國 留 學 前 夕   為 了謝他任教育 部 長 之日     批 准了 我 以 "同 等學 歴 "註 冊  他 在 早餐 時   冒 昧地 去 見 他 兩 分 鐘   此後 既 沒有 往 來  更 沒有 通訊  那 時  他 已是 國 防研 究 院 主任  只在 一人之下  故 他 一再 懇 切 地 邀 我   為 了感 謝他當 年對 我 的 恩 情   我 就一時不 得不 在 文 大  東海 兩 所 大學 專任  到 1965年7月  另一學 年開 始 之後   我 寧原辭 去 東海   去 文 大專任    即 使 當 年文 大財 力 艱困   我 妻 是 小學 教師    吃 飯 還 沒有 困 難
2.我 因是 考 取中 國 民 黨設的 中山獎學 金留 英   歸 國 不 久  那 時  政 府 正在 興辦 國 民 中學   便 有 一高 級 官 員  要 請 我 去做 一所 國 民 中學 的 校 長   最 初   他  是 問我 有 意  無 意  後 來更 提 台 北 市 的 一所 學 校   因他 想   我 很 可 能希望 留 在台北 市   其 實  我 全不 是   只因為 我 正式 進大學 求 學 之前    將近 十年寶貴 的 時間   全在  軍中生 活    毫無 事 實  竟 被 同 室 辦 公 五 人之中   一位上 士   竟 製 造 假的 事 實    曾 被 誣告   故我 早已立下決 心  不 要 去 主管 事 務  雖只是 中學   但 人事 關 係   在 上 在 下   都 相 去 不 遠   當 年痛 哭流涕的 情 形  卻永遠刻在我 心板 上    若是 主持 一所 學 校   人數 幾百 以 上   其 中很 可 能   不 會 有 這 樣的 人    故決 定 此生   決 不 要 再 受
3.因是 國 民 黨中央    花錢把 我 送出留 學   故我 接 受 了中央 黨部 的 一項 工作   那 就是 中央 設計考 核 委 員會   主任委 員  就是 黃 季陸 先 生   三 年前 我 考 中山獎學 金一案  就是 他 所 主持 的   因已經 有 過接 觸且 熟  他 對 我 很 好  該委 員會 原 是 空 的    只 是 給一些 沒有 很 好 職 務  或做 過很 好 職務 的 人    委 員名義   一份 薪 水  內部 是 編 組的 組織   結果我 就安 排 在 一個 組  我 忘 其 名   組內只有 兩 人   高 的 叫 做 總 韓 事   其 屬 下一人    叫 做 編 審  那 時的 總 韓 事 是 劉 紹唐   又名劉 宗 尚   我 的 職務 叫 做 編 審   其 實  也 是 空 的    劉 與我 各有 一張 桌子  相對 而 坐  一天   我 倆談起 如 此閒 著   辦 甚 魔事   結論 就是 辦 雜 誌   所 以 "傳 季文 學 "雜 誌的 產 生   劉 是 創 辦 人  我 也是 一個 助產 生   故他 每期都 給我 一份   劉 離 開 世 間以 後   則由新 聞大學 (?)接 辦   也 寄 我 一份   前一兩 年不 見 了  我 打 電 話去 問  這 份 雜 誌   好 像 再 無 人接 辦
5.歸 來以 後   從 事 最 主要 的   還 是 在 大學 教書   先 在 東海   文 化學 院   自 英歸 國 之後   政 治 大學 外 交研 究 所 的 開 的  西洋 外 交史    所 長 是 東吳 大學 政 治 系 主任杜 光 塤先 生  他 教過我 國 際 政 治    此後 這 一科 目   就交給我 主持   全所 一屆 招 生 頂 多18人  我 所 以 提 及 此事   就是 該所 有 我 教過的 學 生   如 郭 銘鼎 等  早就去 世   我 感 到 傷 心  因為  我 與生   就像 與 弟 兒女一樣    在 文 大之日  在 我 未任行政 工作 之前   天 天 午 晚   飯 都 有 學 生在 我 家 共 餐   如 今   許多我 教 過的 學 生 老了  我 自 己更 是 耆 了  然 此乃 自 然   只有 自 己自 作 安 慰 了
7. 在 文 化大學    我 既 非 張 曉 公 的文 化大學 畢 業 生   也 沒有 在 他 屬 下做 過事   即 既 非 學 生   又非 舊 屬   但 得 也 賞 識    我 永遠 感 恩  我 先 在 那 裡  後 來竟成 為 他  親 信之人中的一員  甚 麽事 情   都 有 我 參 予   或有 我 的 意見   後 來他 就要 我 做 行政 工    系 主任   所 長    研 究 部 主任  副 校 長   校 長    親 切 相 信如 此    然 何以  到 1975或76年 7月之後    我 就不 得 不   永遠 離 開 文 化學 院 阸 ?  原 因很 簡單   那 年七月或八月   台 灣史學 界會 議   只有 三 人發表論 文   都 是 文 化大學 的    我 是 其 中之一    主其 事 者 是 政 治 大學 歴 史系 轁 心恆主任  他  在 中央 日報 兼 有 工作   妝將三 文 發表在 該報一個 版 面 上    且把  作 者 名字 上   加 上 服   務 的 職 稱   如 某大學 教授 某    因他 看三 文 作 者 都 是 文 化大學 的 不 好 看   因我 在 輔仁 大學 兼  課   他 就把 輔仁 大學 教授 郭 某  文 化打 報告的 風氣很 流 行   曉 公 自 己也 必 看到   那 時   他 任我 做 史學 研 究 所 長   給我 聘 書    不 過三 天    就撤 銷我 所 長 的 職  務  也 沒有 給我 他 職  向 他 說明  根 本 是 多餘    我 就此永遠 離開 了文 化學 院
8.經 主持 此案 的 當 事 人悶主任  向 他 說明無 用   我 自 知 自 己去 說明   也 是 不 可 能改 變    就這 樣   我 就舣 遠 離 開 了我 費 力最 多的 學 校   再 也 決 不 可 能
9.在 文 化近 十年  佄 得 再 提 的 事 情   不 只這 些   如 那 也是 在 此期  我 得 過韓 國 建 國 大學 贈 我 的 榮譽 法 學 博 士     應 訪美 多次   在 此就不 提 

繼續閱讀
2016/03/07

是 "神 賜"?抑是 "巧 合 " 助我 一生 之3



我 之所 以 用"神賜 "?或"巧合 "? 給 我一生    是 因為 好 多   我 不 會   不 曾   或不 可 能的 事 情   竟 意外 的    對 我 發生   如 幼年家 道中落    母 子相依為 命  母 親 一切 希望   都 寄 托我   但 我 卻私自 決 心    要 離 家 遠 行  諶 母 親 孤 獨的 看守 家 門  出來的 動機   原 是 望 當 兵   在 軍中努 力來求 升遷   但 我 卻退出軍中  轉 到 學 界  在 軍中只站衛兵 之年   但 卻忽 然 一天   問我 是 否願 意去接 受 訓   原  來受 訓的 目 的    是 在 助軍隊 裡  多些 娛 樂   以 改 善 軍中生 活   但 卻轉 入政 工   性 質完 全不 同   例 如 我 開 始 主辦 業 務 之日  主要 是 保防  監察   這 與康 樂   相 去 何其 之遠   1951  結訓之後   我以 准 尉見 習 官    分 發到 了裝甲 兵   這 年秋 季旅 部 視 察     其 中一位上 校 陳   亮先 生   視 察 了我 主辦 的 業 務之後   與我 一次 面   談   竟 給他 留 下對 我 很 好 的 印象   陳 上 校 後 來做 到 了裝甲兵 第 二 師 的 政 治 部 主任  因美 援 一到   軍中黨務 便 要 離 開 軍中    何曾 想 到   他 從 各單 位 借 調共 五 人   我 即 其 中之一    五   人在 台 中市 區 復 興路一處 辦 公   平常 除 上 班 外   自 由和一般 人民 一樣  這 給我 的 好 處 很 多   一 是 距台 中農 學 院 很 近   走路約15分 鐘   我 就請 准    在 不  務公 的 原 具下  可 去 該院 旁聽 英 文   二 是 因五 人中之負 主要 責任的 一位 少 校 有 一位 女友    也 助我 結交了一位 女友   1956年她 就成 了我 的 妻 子  三是 天 天 農 學 院 學 生   三 三 兩 兩   高 談闊論   往來走過我 們辦 辦 公 室 門前    最 初 想 仰羡 這 些 學 生   我 們年齡相 若  他 們就這 樣幸運   我 就如 此的 不 幸  只做 個 小兵    想 進大學 一念   開 始 萌 芽我 心   但 在 台 中   雖 有 這 些 好 事   但 我 痛 下決 心   也 是 在 台 中市 辦 公 時產 生   因為   五 人之中    我 階 級 最 小   只是 個 中尉   所  負 責的   是 他 人申請 公 款 時   我 要 初 審    是 否恰 當   根 本 與錢的 本 身   無 論 是 現 款   或賬 目    都 與我 無 關   但 有 一位 上 士    名叫 王揚 華   河南人    他 因忌 我 用功   又有 女友   竟 秘 密 誣告我 拉 用公 款 私用  上 班 外 出    調戲 婦女    當 那 位 陳 主任上 校 宣   集合 我 們五 人宣 佈時    我 真 要 暉倒地 面   天 天 不  等待 軍法 官 來調查來辦    好 在 這 位 陳 主任不 信    因事 實和程 序 上   我都 不 可 能  交女友是 自 然 的 事   故一個 月都 不 辦   一天     他 的 車子來接 我   我 原 以 為 是 送我 軍法 審 判   原 來是 我到 他 家 裡  與其 家 人共 進晚餐   事 清 後 我 離 開 了台 中市 區 辦 公   回 到 了清 泉岡  原 來的 單 位    但 有 一事    那 就是 我 決 心    就是 討飯    我 也 要離 開 軍中  因之    我 因身體 多病    便 常 去 看病   承 天 之助    我 碰到 了五 七軍醫 院 一位 好 醫 師    名叫 黃 志 誠先 生     他 才 替 我 開 了一紙"不 適    現 役 "的 証明  至 此  我 才 得 了退 役 的 可 能性   也 是 天 助    近 兩 年之後   少 被 批 准   故要到 1958年8月   我 已進東海 一個 學 年有 多  我 才 取得 了假退 役 令  自 此  我 才 成 了一個 老百 姓   02016.3.6
繼續閱讀
2016/03/06

是"神 賜 "?抑 "巧合 "給我 一生 之二


1. 195年 9月26日  我 進了東海  大學   1961年6月22日畢 業 典 禮  四年來   校 長 吳 德 耀 耀先 生   對 我 一直 很 好   尤 其 看到 了我 在 香港 出版 的 新 聞天 地 週 刊 上   看 到 了我 發表介 紹東海 大學 的 一篇 文 章   他 還 給了我 大約165元  且 還 沒有 畢 業   他 就留 我 在 東海 工作   很 不 幸的     竟 被 人忌   特叨是 校 長 室 秘 書 之一的 杭 立慈 先 生   愛 聽 小報告  1961年  下學 期  接 近 暑假之日    新 聞天 地 又發表一文   簡述 吳 校 長 與魯時先 教授   以 及 和水工有 爭   可 能是 人忌 我 去 誣告  也 可 能是 杭 秘 書 的 推 測   就報 吳 校 長  指 稱 該文 是 我 寫的   校 長 信以 為 真   便 從 對 我 很 好     發展 成 為 生 厭   此一過程   我 全不 知
2.我 說吳 校 長 對 我 很 好   還 沒有 行畢 業 典 禮  當 時東吳 大學 政 治 系主任  主杜 光 動(?) 先 生   要 我 去 東吳 大學 政 治 學 系   做 他 的 助教    因他 教過國 際 政 治 一科 但 我 卻 選 留 在 母 校   在 我 初 進東海 之日    滿校 園都  是野草   我因工讀   好 大一塊 野 草   都 是 我 和幾個 工讀生   一同 拔 掉   所 以 不 僅對 東海 人事 有 情 感   對 校 園 也 有 親 切 之感
2. 我 的 畢 業 典 禮是 1961年6月22日  我 15日便 在 東海 做 職員之工作 了  吳 校 長 還 親 自 對 我 說    現 在 還 沒有 行畢 茉典 禮  6月22日才 與行  所 以 你的 薪 水  要 待 畢 業 典 禮舉 行之後   可 見 他 對 我 是 多麽的 親 切  可 是   到 這 牛七月底   八月初    我 就聽 說    東海 要 你走路   因為    談校 長 與魯教授 等之爭   新 聞天 地那 篇 文 章 是 你寫的   故要 你去 職  我 根 本 莫 明其 妙   連那 篇 文章 都 不 知 道    我 對 此傳 聞    原 不 相 信    於 是   我 在 七月底 某一天     要 去 校 長 住處   加 以 說明   但 應門的 人說    校 長 不 在家    當 時   我 信以 為 真   東海 發薪   半 月一次   到 了8月15日    即 要 發薪 之日  我 惟 恐 所 傳   萬一是 真   會 感 到 不 好 看   故特別托同 仁 胡元釣先 生   帶著 我 的 私章 去 代我 領薪   果然 是 真   胡先 生 領薪 歸來   果說  校 長 要你走路  不 要 你留 在 東海   我 想 要 再 去 說明    校 長 拒 見    在 此情 況 之下   我 自 知 非  離 開 東海 不 可 了 
3.我 把  原 來主辦 的 業 敄 交清 之後   八  十七日  早上 八點 半   我 就搭 公 車離 開 東海   因公 車還 要 在 校 園 走一段 路   眼 見 校 園 青 草 滿地   曾 盡 己力   當 年未見 過世 面   竟 落 下眼 淚   自 嘆 說  東海    東海   我的 母 親   育 我 教我   真 是 我 的 母 親   但 今天 竟 非 離 開 不 可   母 親 啊   何以 如 此無 情   自 己以 為   今生 今世   我 雖 很 想 再 回 東海   不 知 是 否還 有 此緣  但 也 意料之外   回 到 家 裡  一看紙    上 面 刊 戕 國 立政 治 大學 研 究 所 錄 蝦 的 名單   結果在 政 治 研 究 所 的 名單 內  竟 有 郭 榮趙 的 名字   至 此  從 東海    我 就成 了政 大一位 學 生
4.在 1961離 開 東海這 個 暑假    我 為 求 得 一席立足上 進之地     凡 是 政 府 或學 校 舉 辦 的 考 試    我 都 去 參 加   如 那 時還 有 留 學 考   我 自 知 根 本 決 不 可 能留 學   那 時如 去 美 國   還 要 兩 千 美 元  做 保 証金  我 身我 家 沒有 分 文   怎 敢 想 有 留 學 的 可 能   此外   就是 在 東海 忌 我 的 人   還 告美 國 駐台 大使 館   不 要 給我 留 美   但 天 助我   那 年11月   中國 國 民 黨因蔣公 要 培 養 人才   辦 有 中山獎學 金    我 果然 考 中  更 巧 合   或神 助的   其 中有 留 英 一項   因之  我 報名留 學 英 國 的 考 試  不 報名去 考 留 美   結果   我 竟 考 取留 英  
5. 留學 英 國    那 時才 開 放三 年    要 考 去 的 都 是 公 費    因之    我  從 不 曾 想 過的   我 竟 成 了一名留 學 英 國 的 學 生   更 巧 合 的     是 從 1920牛代以 來  因為 日本 侵 略 中國     從 中國 去 留 英 的 竟沒有 一個 去 英 留 學 的 學 生   牛津   牛津   只聞其 大名  沒有 想 到   我 竟 成 為 這 些 年來    留 學 英 國   特別是 牛津 大學   我 竟 成 為 中國 去 的 第 一人   所 以   我 一申請 三 所 英 國 世 界著 名的 高 等學 府     一是 倫 敦 政 治 經 濟學 院   一是 牛津    一是 劍喬   都 歡迎 我     我 與牛津 兩 位教授面 談後    歡迎 我 去     我 就選 擇 了牛津   進牛津 且 不 只一次   一次 是 1960年代  一次 是 1980年代  那 時    我 已擔任一所 大學 校 長 
6. 在 牛津   我 獲 得 了兩 個 學 位   1964年8月9日 返 台   幾個  大學 聘 我    有 的 聘 書   竟 送到機 場  在 英 國 兩 年多   要感 謝的 人多名   但 我 特別要 感 謝甘 立德 先 生   那 時  他 是 台 北 市 中華 日報駐倫 敦 的 記者   我 還 未歸 來   他 便 在 國 內報導 我 在 英 國 求 學 的 情 形  
7.在 英 國   還 有 一人    我 不 能不 提 的 是 一位   名叫 劉 琦 先 生   他 也 是 中山獎學 金留 英   可 是 一到 英 國   就把 公 費 賭 博    輸光   他 只好 在 陳  聖 先 生 開 的 餐 館 打 工維生   而 且 從 不 自 覺 省 省   沒有 辦 法 維持 生 活 之日    他 就到 牛津 來找 我 要 錢  我 因貧窮 出身  可 說非 常 節 省   便 來找 我 "借 "錢   我 沒有 辦 法 拒 絕   因中央 黨部 要 我 助他   而 且   在 英 只有 我 同 他    都 是 中央 將學 金  兩 年之間    我 給他 "借 "了近 兩 百  英  半 (?取音)   他 去 "借 "時  總 該回 國 時    會 還 我 錢  其 實   我 知 道此全是 假話    一個 好 賭 的 人    其 言怎 可 相 信    但 那 時在 英 國   我 不 能能看到 他 侖 落在 街上   歸 國時1的 機 票    也是 得 我之助  其 實   中央 是 給旅 費 的   我 原 不 宜指 其 名  只因他 歸 國 之後   形式 上 信佛    其 實怎 可 能是 真   後 來  不 知 他 用甚 麽辦 法   聽 說到 了美 國 西亞 圖 說佛  不 久    就死 在 那 裡   再 看他 家   兩 個 妹妹   都 很 好   父親 在 大同 公 司   做 工人   再 說    劉 原 來在 國 內也 很 好   台 大政 治 或法 律 學 系 畢 業   考 取外 交官     已在 外交部 做 事   但 後 又考 取中山獎金留 英 
8.1964年8月9日    劉 琦 先 生   與我 搭 輪 自 倫 敨抵 香港   轉 回 台 灣   此後   就再 沒有 機 會 見 面           
9.次日  8月10日   台 北 市 中華 日報  第 三 版    全版    都 是 報導 我 奮 鬥的 經 過  和我 全家 的 情 形02019.3.

繼續閱讀
2016/03/05

是 "神 賜 "?抑""巧 合 "助我 一生 之一

我 兩 歲不 到   慈 父見 背   家 道自 此史落   我 只跟  母 親 苦工   走過十年幾年的 人生 路程    沒有 進過正式 現 代教育    只讀兩 三年私塾  而 且 母 親 正望 我 長 大成 人   以 便 將來 我 生 活   但 我 卻身無 文    逃 離 了家 園   我 想   母 親 獲 悉 我 遠 離 家 門   不 知 去 向 之後   一定 天 天 淚 流 滿 面   何曾 想 到 可 以 依靠 的 兒子  竟 偷 偷 地 走離 家 園 和母 親
 
我  原 來私自 離 家   是 假若讓 母 親 知 道我 要 離 家 遠 行  一定 無 法 走成   無 論 如 何  母 親 一定 阻 我 遠 行   我 自 己  自 私立志 外 出    目 的 是 仰 羡 同 鄉  兩 個 做了小小的 軍官   回 得 家 來  就受 到 同 鄉熱烈地 歡迎   他 人能  我 又何嘗 不 能  是 以 給我 下定 外 出的 決 心   將來可 能也 做 個 小小的 軍官   回 得 家 來   使 母 親 的 受  侮 受辱   得 到 一四點 光 榮  沒有 想 到   1949年7月 19日  來到 台 灣   竟 能一  忛風 順     不 出六 年    就做 到 了上 尉軍官    可 是   大陸 台 灣兩 岸 敵 對   到 了你死 我 活 的 程 度  更 沒有 想 到    後 來竟 碰到 了幾次   不 知 是 神 賜    或是 巧 合   這 是 那  些 事 情   在 此簡述
1.我 到 了台 灣之時  只是 小兵 一個   而 且 身體 條 件 很 差   如 軍人最 重 要 的 視 力  我 就不 如 人家   不 要 說與敵 作 單   就是 擦 槍     也 比不 上 同 仁   但 1951年  當 我 駐在 台 北 上 海 路台 灣防衛司 令部    站衛兵 都 不 夠格 之日    這 年四或五 月間  竟 有 一位 軍官   突 然 問我   是 否有 意受 訓    我 那 時之無 知   受 訓是 甚 麽樣    都 一無 所 失    我 答 好     從 此我 就到 了鳳受 訓  結業 後   竟 從 小兵 走上 軍官 之街  我 那 時的無 知  連自 己父親 的 名字 都 不 知   當 然   父早去 有 關   但 竟 不 知 其 名  請  看 結業 的 印的 同 學 錄   我 出生 年月日    父親 名字   學 歴   都 是 不 知 的 錯誤   如 學 歴  我 竟 寫湖 南大學  
2.也 是 住羅 東之之日  因我 自 修   一位 上 官   他 階 級 比我 高     看我 用功   他 竟 給了我 一紙臨 時畢 業 証書   江蘇 省 我 從 未去 過  但 証書 上 是 江蘇 省 立的 一所 高 中    試想   我 當 時跟 本 沒有 想 考 大學 之想   後 來幾年也 不 曾 有 過  沒有 想 到   這 紙証書   即 使 不 正確  卻助我 考 大學 報名 
3. 1951年  那 時我 還 在 裝甲兵 41大隊 駐羅 東國 小  秋 季旅 部 視 察   其 中一位 上 官   名叫 陳   亮  視 察 時    到 我 大隊 部 和我 一次 面 談   陳 上 校 竟 把 我 當 作 人才 來看  考 察 結果公 佈  我 主管 的 業 務  竟 獲 全旅 第 一   不 只如 此    陳 上 校 做 了 甲兵 第 二 師 政 治 部 主任   為 了辦 黨務 工作   因美 援 鳥便 在 部 隊 中  當 年 部 隊 是 駐在 清 泉崗 山上   辦 黨務的 就在 在 台 中市 區   五 人合 辦   其 中也 調我 在 內  從 此我部 隊 駐山上   我 住台 言市 區  我 一般 人一樣自 由行動 
4.住在 台 中那 時的 第 五 酒廠一間庫房    跟 離 台 中農 學 院   走路不 過十幾分 鐘   一就是 給我 羡 大學 生   因該院 學 生   早晚三 三 兩 兩   高 談闊論   往 徠 經 過我 辦 公 室 門口   從 那 時起     我 羡 他 們  我 和他 們年齡相 若  他 們就這 麽幸運   二 是 我 經 我 報准   只不 要 誤 公   可 去 農學 院 旁聽 英 文 課 
5.當 我 去 旁 聽 英 文 課之案   辦 公 時間  有 時去 上 課結果竟 被 同 室 辦 公 一上 士告我   辦 公 去 街上  玩   二 拉 用公 款    三 濫調戲 婦女   那 時   那 位 陳 上 校   是做 第 二 師 政 治部 主任   他 宣 要 調查之時  我 簡直 要 暉倒地 上   但 一個 月沒有 向 我 調查   他 知 道是 誣告  因我 業 務 日常 並非 這 樣  忽 然 有 一天  他 的 車子接 我 到 他 家 共 進晚餐   我 知 道並非 要 辦 我   即 請 回 到 山上 原  單 位 砲 二 連  但 這 給我 一次 苦痛 的 經    從 此   與人接 近 或對 話  要 格 外 小心 
6. 韓 戰 之後  台 灣有 了美 援   故國 防部 開 放  現 役 軍人  持 有 高 中畢 業 証者   可 考 大專聯 招    這 時  我 想 既 有 紙証書   我不 管 它 是 真 是 假  即 呈 請 國 防部 准 我 去 大學   但 只准 台 大電 機   我 1956年第 一次 考 大學   代數 都 不 知 是 甚 魔  怎 考 得 上 台 大電  機   沒有 考 取    也 不 十分 難過  但 也 不 十分  望   因失一定 考 不 取的
7.考 大學 失敗   但 上 級 軍官 為 阻 我 再 考   1956年底  我 雖 非 歩 兵 科 出身但 卻泒 我 到 鳳山歩 兵 學 校 初 級  班 受 120期受 訓    自1957年6月底 結業   七1  報考 大學   在 受 訓之日  自 己一天 沒有 十五 分 鐘     根 本 無 法 準 備 考 大   但 我 仍 去 考 試
8.1957年6月  我 仍 呈 請 國 防部 核 准   考 大  這 次 報名  我 就用了心  一是 趕 到 排 第 一名  二 是 填 報名表  我 填 兩 份   當 時  我 想 看是 否可 以 說服國 防部 那 位   審 查報名表  是 否是 考 核 准 的   上 天助我   七且 一日八點 開 始 報名  在   農 學 院 校 園 一教室 裡辦     各組負 責 審 核 的 人  都 八點 前 都 就 了  只有 國 防部 泒 來的 這 位 上 校   晚到 了七八分 鐘   他 一就坐  他 是 排 第 二 位     故他 一到   我 即 趕    這 次 報名  我 填 兩 份 表格   一表是 填 考 國 防部 核 准 的   考 台 大電 機   一份 表格 是 我 自 選 自 填 的   那 就止報  報考 文 史科   我 原 意是 看能否說服國 防部 的  核 官    但 他 晚到   滿頭 是 汗    故我 把 國 防部 核 准 我 考 大的 公 文   和我 自 己私填 的 表格   那 就是 文 史科   學 校 選 東海     審 查官 因晚到   便 沒有 審 查一個 人  我 是 第 一人   他 沒有 分 辦   即 在 我報考 文 史科 的 表格   和國 防部 核 准 的 公 枚  擺 在 他 桌子上   他 沒有 分 辨   即 加  壶 了官 章   就這 樣  我 被 東海 錄 取 
8. 東海 四年  頭 兩 學 年  一難題 是 現 役 軍人  學 校 也 有 要 求   如 何配 合   其 次   就是 沒有 學 費     但 都 得 到 了解 決   做 了東海 第 三 岳學 生
9.1961東海 畢 業   留 在 東海 做 事   但 我 也 參 加 各種 考 試  在東 海 約兩 個 月   被 人誣告   校 長 改 變 對 我 親 切 的 態 度  於 是   我 不 得 不 在 1964年8月17日   離 開 東海     但 我 想    有 一天   我 能回 到 東海    也 不 一定 02016.3.5

繼續閱讀
2016/03/03

我所 走過的生 活 之路 之6

 
        我所 走過的生 活 之路  之6
1.1957年9月26日   我 去 了東海 大學  由其 政 治 土任張 佛泉先 生   他 看到我 還是穿著 軍服  失道我 還 是 現 役 軍人   即 對我 說   政 治 學 系   到 三 四學 年時  要 讀好 些 英 文    你能讀得 下去嗎? 我勸 不 如 轉 到 中文 系 去   我 回 答 說  讓我 一試  如 讀不 下去   我 就轉 中文 學 系   此外    並沒有 其 他 對 話  隨 後 我 就去 教務處 報到   再 去 會 計室 線費
2.我 進東海   也 有 困 難之處   最 現 實的   就是 沒有 財力  當 年東海   一個 學 期  要 交兩 千 七百 多元   我 在 軍中月薪 不 過三百 元   平常 日用   都 要 緊 縮   真 是 身無 分 文  怎 能 找 到 這 麽多錢   向 人去 借   邦沒有 人可 借   識者 都 是 軍人  外面 沒有   有 錢的 好 友    甚 好 1956年6月18日  就結婚了   岳父也 不 是 有 錢人家   但 他 是 本 地 人   有 些人面   他 和 他 的 好 友    終於 凑足了這 一大 款 項   故也 沒有 太多的 困 難  而 且   我 做 了工讀生   半 工半 讀  此外   就是 因自 己的 學 茉成 績   每學 精 都 得 到 獎學 金  如 哈 佛  燕 京 獎學 金   一學 年就有 四千 元  因之  此後 幾年   便 沒有 財 力上 的 困 難
3.可 是 最 大的 難處   是 我 的 學 籍 發生 問題   因為   報考 大專 交時   我 是 用在 羅 東之日     一位 好友給了我 一紙假的 江蘇 省 立 一高 中 臨 時的 畢 業 証書   1957年10月30日    蔣老總 統 生 日    學 校 舉 行講 演會   以 示  慶祝   地 點 在 文 學 院 二 樓 的 大教室   我 是 工讀生   在 講 演會 完 了之後   我 要 負 責清 理 教   使 其 還 原   忽 然 教務處 有 人傳 我   那 天 下雨    我 冒 雨跑 去   註 冊組張 廣 福先 生 在 那裡等我   我 走了進去    他 即 指著 他 桌面 上 的 一紙教育部 的 公 文   一看竟 是 勒 令東海 將我 退 學   因為 我 報考 的 高 中臨 時畢 茉証書   不 合規 定   我 簡直 要 暉倒在 地   一路哭 到 寑室   那 時正是 晚餐   空 無 一人   沒有 人可 以 讓 我 訴苦     一路滿臉 淚 水  和當 時下的 小雨一樣  走回 台 言市   再 轉 到 豐原 近 草 房 的 家中  夫妻 相 對  而泣   求 人   無 人可 求   喊 天 喊 地   天 地 不 應    一夜未眠   只好 自 己作 文   向 教育 部 長 張 其昀先 生 陳 情   此後 便 天 天 等待 回 音  望 眼 若穿  直 到 1958年大約 4月  即 才 接 到   准 以 "同 等學 歴"報准 學 籍  至 此 才 成 為 正式 的 學 生
4.防一最 大的 困 難  就是 如 何離 開 軍隊   到 1954年起   因接 受 美 援   故要 除 掉 軍中  考弱   有 所 謂假退 役 制度   給你6個 月 薪 水   請 你走路   我 就是 靠 著 此制  平常 多去 看病   承 五 十七醫 院 的 黃 志 誠醫 師   經 多次 由他 看我 病 之後   他 才 開 給我 一紙"不 適現 役"証明   有 了此証  還 是 拖 了年多   才 通知 我 退 役 有 望   我 實際 拿 到 退 役 令是 在 1958年8月   那 時  我 已在 東海 第 二 學 年 
4.難是  決 女後   我 開 始 了正常 學 生 的 生 活   我 參 加 了學 生 學 校 的 各種 活 動  第 一學 牛成 績 70幾分   此後 學 年都 在 80分 以 上   到 第 四學 年  瓡90幾分   而 且   系 主任還 請 我 做 助教  幫助同 學 看懂 英 文   此外   第 一屆 學 生 在 校 辦 了一份 東風 雜 誌   辦 兩 期後   再 無 人去 辦   我 就接 了過來    還 寫英 文 文 章   另外   為 了使 同 學 自 覺     我 辦 了一份 兩 週 刊   叫 做 自 覺   因為   那 時教英 文 的   者 是 美 國 青 年   不 少 同 學 巴 結他 們  以 土美 方便   我 還 作 了一篇 "做 一個 堂 堂 正正的 中國 人" 
5.二 年級 時  為 了巷介 紹東海 大學   我 還 在 香港 出版 的 新 聞天 地 週 刊   作 了一文   介 紹東海     校 長 還 給了我 165元    從 此  羊我 也 表示 好 感   還 沒有 畢 業   他 就請我 做 東海 一名職員  在 圖 書 館 工作
6.第 三 學 年暑假  我 在 圖 書 館 工讀  館 長 要 我 替 他 翻 譯 他  在 美 國 的 英 文 博 士論 文    並說  稿 費 全部 給我   但 後 來稿 費 兩 千 元以 上   他只給我 五 百 元    此後   我 就不 再 工讀   天 天 看書   那 年  在 香港 出版 的 大學 生 活 雜 誌 論 文 比 寘  我 就利 用暑假    作 了一篇 "我 對 自 由民 主的 了解 "  竟 獲 得 第 一名  還 得 了港 幣 300元 
7.在 東海   吳 校 長 對 我 很 好     還 沒有 畢 茉  就請 我 做 職員  並說  學 生 時代是 工讀  畢 業 典 禮之後   即 1961年6月22日之後   才 給你薪 水    當 時  東吳 大學 請 我 當 助教  因該校 系 主任教我 們的 國 際 政 治   故對 我 認識   可 以 幫他   但 我 卻留 在 東海   沒有 想 到   畢 業 之後   新 聞天 地 又有 一文   介 紹吳 校 長 魯時先 教授 和水工有 爭   有 人竟 密 報吳 校 長   那 文 是 我 寫的   因之  校 長 便 對 我   有 些 誤 解   其 實   我 並未作 此事   見 此情 形  1964年 8月17日  我 就離 開 東海   很 巧   這 天 政 大政 治 研 究 所 發榜   我 竟 考 取了
8.此後 一  路通順   我 考  取了政 大研 究 所   通過了留 舉 考   更重要 的   是 這 年11月  我 考 取中山獎學 金    1962 年3月29日    我 就離 開 台 灣   3月29日赴香港   4月2日  便 從 港 轉 往 英 國    進了牛津 大學   開 始 走上 另一條 道路02016年3月2

繼續閱讀
2016/03/02

我 所 走過的 生 活 之 路 之5


            我 所 走過的 生 活 之 路  之5
1. 1954年  因受 人誣告之後   已下定 了離 開 軍中的 決 心  回 想 當 年從 軍的 想 法    而 且 也 從 小兵 一個   升到 了上 尉   對 我 老家 來說    大家 都 不 外 出   也 是 受 人歡迎 之事   因為   1949年7月從 軍    立志 就是 想 升上 一名小的軍官   如 今   已升到 了上尉 軍官 了   卻要 想 盡 辦 法   離 開 軍中   當 然   內心有 自 愧 之感   因我 在 軍中幾年    都 沒有 做  過一件 壤 事    且 一路上 升   沒有 拖 延 半 點 時間都 沒有 扡 延     如 果不 離 聞軍中  想 必 和當 年一同 在 連上 的 士兵  一樣    也 都 升到 了校 官 如 我今 竟 突 又想 離軍  實在 是 因心中  感 到 軍中人心   有 這 樣 如 王揚 華的 壤 人惡 人     可 以 秘  密 的製 造 事 實      誣告他 人   故情 願 離 開   不 要 再在 軍中      製造 事 實  誣告他 人    故離 軍之想   與從軍目 的   自 相  矛盾  實因自 己止個 小兵
2.後 來    自 己做 了大學 校 長   才 知 如 此惡 人   一般 社會 都 有 都 是     如 鄭 通河先   做 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之日    因會 計主任是 女性   便 傳 聞他 們密密 有 關     待 我 做 院 長 時   因人事 主任是 女性   又有 同 樣的 傳 聞   我 做 該校 校 長   原 定 六 年  但 因此傳 聞  我 在 五 年半 之前   就 辭 職不 韓  
3.然 我 是 如 何  離 開 軍中?  早年  遇 決 無可 能  1950年6月  韓   爆發   美 國 開 始 重 視 台 灣   為 除 掉 軍中老弱 殘兵   故設有 "假退 役 ."之制    我 就是 借 多病   承 五 十七醫 院 黃 志 誠醫 師 之助   他 才 給我 開 了一紙給我   "不 適現 役 "的 証明    然 不 是 立即 軍中  我 要 到 1958年8月  進了東海 大學 第 二 學 牛  才 拿 到 退 役 令
4.因為 多病 請 假  我 就把 時間放在 自 修 苦讀上    1951駐羅 東之日    本  部 中隊 指 導 員楊 適存 先 生   因看到 我 用功   便 給我 一紙  江蘇 一高 中  假的 臨 時畢 業 巷証書   後 又因軍中需 要 人才   1954以 後   才 開 放現 役 軍人   持 有 高 中畢 業 証書 者   可 以 報請  核 准   投考 大專聯 招   就因此  1956年   呈 報國 防部 將近 一年之後   准 我 投考 大電 機 系   我 代數 是 甚 麽   都 不 知 道    所 以 鰻有 考 取
5.軍中上 級 為 阻 我 再 考   是 年底    泒 我 到 鳳山歩 屎 學 校 初 級 班 120 受 訓    自 己日天 沒有 15分 鐘 時間    根 本 就不 能自 己看要 準 備   投考 大學 的 書   但 我 設法 搶 讀  所 以   1957年 7月   我 再 報准 再 考 
6.這 次 報名  我 自 己用了心計   報名表我 填 了兩 種   一種 是 准 我 考 的 台 大理    一種 是 我 自 己填 考 文 表格    7月1日報名  我 搶到 第 一名   早上 8點 開 始   各組負 責人  都 到 了   只有 國 防部 泒 來審 查現 役 軍人報考 的 科 系   是 否乎 國 防部 所 核 准 的 那 個科 系   這 位 軍官 晚到 七八分 鐘   故我 第 一名這 去   即 把 核 准 我 考 口 大電 機 的 副 本 打 開 手 指 著 我 的 名字  同 時  我 把考 文 史科 的 表格   擺 在 他 的 桌子上   他 因晚到   滿頭 是 汗   我 把 給我 的 副 本   和考 文 科 的 表格   同 時排 在 他 的 桌面 上   他忙 著 擦 汗   再 沒有 細看分 辨   就在 我 報考 文 史科 的 表格   蓋 上 了官 章   就這 樣  我 報名投考 大學   就獲 得 成 功   9月3日報上 放 榜     在 東海 大學 錄 取的 名單 上   就有 我 之名    承 天 之助  王就這 樣走進了東海 大學 之門   取得 了改 變 人生 的 機 會   從 軍 走進了大學 之門02149.3.1未看未改  .     

繼續閱讀
2016/03/02

我所 走過的 生 活之路 之4

 
. 1954至1957年    是 我 一生 的  轉 捩 之點    整個 四年時間   此前  即 1954年之前   我 是 現 役 軍人  因我 離 家 之日    曾 幻 想 能做 到 一名小軍官    回 家 給母 親  觀心  但約在 這 牛  我 被 同 室 辦 公 的 一名上 士誣告   如 告我 拉 用公 款    上 級 明知 是 決 無 可 能  因我 的 職責   是 初 審 使 公 款   有 無 合 理 性   但 一個 月上 級 主官 一聲 不 響  既 不 去 查  約過了一個 月  他 突 然 請 我 到 他 位 處   與其 合 家 共  餐   既 無 此事   從 此   我 就決 心離 開 軍中
2    離 開 軍隊 之後 做 甚 魔呢?心中並沒有 打 算   甚 至 要 飯   我 也 自 感 無 愧 我 心  但 時來運 轉  因韓戰 爆 水之後   台 灣得 有 美 援   便 開 放覑 役 軍人  持 有 高 中畢 茉証書   便 可 考 大專聯 招 的 理 工科   但 文 史則決 不 可 能  大    說來真 是 上 天 助我    我 1951年初 到 裝甲兵之日   駐在 羅 東  本部 中隊 指 導 員看我 自 修 用功   他 便 給我 一紙江蘇 省 立一高 中臨 時畢 業 証書   而 防部 因美 援   需要 人才   也 開 放現 役 軍人  持 有 高 中畢 茉証者   可 考 大專理 工  於 是   我 想 一試自 修 程 度  就在 1956年   第 一次 去 參 加 聯 招  可是落 榜   但 我並廾不 難過   且 堅 定 了考 大決 心    但 上 級 卻有 心阻 止我 再 去 考   就在 1956年底   把 我 送到 了鳳山歩 兵 學 校 初級 班 受 訓  為 時半 年  要 到 1957年 6月中旬結訓   目 的 就是 要 使 我 沒有 時間準 備  再考聯 招   但 我 考 大決 心不 變   1957年   我 還 是 再 去 參加 聯 考
3  1957年報考   我 就自 我 設計  報名時我 填 了兩 份 表格 一考 理 攻  因上 級 核 准 我 只能考 台 大它 機 學 系   但 我 卻另增 填 了一份   報考 文 史  所 選 的 是 東海   學 政 治 學 系   因東海 與我 裝甲兵 都 駐在 台 中大度山    各處 一邊   來回 約兩 三 個 小時之間 
4.上 天 助我     1957年7月1日  開 始 報名  上 午 8點 開 始  負 責各組   都 準 時到 齊   惟 國 防部 泒 來審 查現 役 軍人報考 的 官 員  晚到 了幾分 鐘   而 我 報名  又特別排 到 第 一名  負 責報名各組的 人都 已就座   只 待 8點 開 始   其 他 各組負 責者 都 就 子 獨國 防部 泒 來審 查現 役 軍人  報考 核 准 的 科 系   約晚幾分 鐘
5.我 第 一名立即 進去   把 核 准 我 考 台 大電 機 的   給我 的 副 本 打 開   指 著 我 的 名 字   同 時把 我 報考 文 史科 的 表格 擺 在 他 的 桌上   他 因晚到 心急   滿頭 大汗    當 我 指 給他   請 他 蓋 官 章 之時  他 還 在 擦 汗   沒有 去 查看  即 在 我 考 文 史報名的 表格 蓋 上 了官 章    若非 天 助  怎 有 可 能   自 此  9月3日放榜   我 果然 考 取了東海 大學 政 治 學 系  
6.考 取東海 是 件 快 樂 之事   不 過   難題 在 刖  一是 怎 樣才 能脫下軍服  離 開 軍隊   二 是 到 那 裡去 求 學 費   當 年東海 學  兩 千 七百 多兀   我 去 是 身無 分 文   軍中月薪   上 辱可 能大約是 三 百 元  喜樂 相 對   就一直 誰 心中打 轉 02016年 3月1日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