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家傳承, 是人人家家, 自我應盡的責任o 尤其, 國人歷經1895-60, 戰亂流亡不安的年代 ,今又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變局, 怎能不令人為自我為家人, 留史存根; 讓後人有所傳承o 各人各家所記所述, 不僅只助兒孫後人, 知其自我之根源. 前代所歷之甘苦艱辛, 獲益匪淺o 更有進者, 此必豐富國史資產, 為後人尋求了解今天時代國情者, 所必查必看o

六月十日, 本站曾發表 : “根拔台灣. ..” 記蔣介公曾孫, 蔣友柏自台灣拔根, 移居加拿大定居o離台前夕, 向曾祖母,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辭別o 蔣夫人只叮囑孫輩兩語: ”勿忘你是姓蔣, 勿忘你是中國人” o 可知具有世界觀的人物, 如蔣夫人者, 仍認定為人, 不能忘本o 無論遷往或流亡何地, 總要留史存根o 再看美國, 種族複雜, 世界之最o 只因其文化淺短, 直到1977 , 才有”根”之節目, 在電視上演; 主題是追溯黑人作家亞利克斯家族的來源和歷程o 一時收視率稱冠o 此後留傳家史存根成風, 致美國國家檔案館, 五年前也開始, 每年辦族譜展覽; 今年第六屆 , 就在四月裡舉辦; 參觀者眾o 再如今天美國電視, 另一節目:”你認為你是誰呢?” 也是追根尋根o 在此節目中, 列舉了世界七位最受歡迎的名人, 探索他們自己家族的歷史淵源o 美國電影名星沙拉帕斯克說:”我想知道我是那種人, 屬於那個種族; 我要知道; 我要把這些,傳給我的兒孫們”o

在我們華族國人之中, 或有人自認:”我只是個小民” , 所記所述 , 沒有意義o 錯了! 需知人一生 , 生育兒女養家; 工作見聞體驗, 都是今天的寫真o尤其, 所記來自各人各方, 感受不一, 此正足以充分反映各方的實況, 此亦即歷史最珍貴之點o 故請君上我家傳承網站, “留史存根”; 則君不僅對兒孫後人 , 盡了傳承之責 ; 對時代國情國史, 即使非創作者, 至少也做了一個見証人, 怎能自行認定:”沒有意義”!

拿甚麼材枓上”我家傳承”網站? 很簡單, 主題是環繞著:人.時.事.地.物o 突出主題呈現畫面的工具則是: 1.以文字; 2.以相片, 3.以錄音 ; 4.以錄影o 任何一項工具,
都可呈現一個或多個主題; 一個主題也可以用以多項工具呈現o如一文可記父記母, 亦可同時加上: 相片.錄音.錄影等o再如僅以一或兩張相片, 只要加上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主題五項是指甚麼?

一. 人:即網友自我. 祖先.父母.家人.親友.....;如記:”我的父或母...或師或友...” ;一文記一人多人自便o(下同)
二.時: 即網友個人家庭 , 有紀念性的時刻o 如出生, 夀慶, 畢業 ,創業, 獲獎,送別....o
三.事:即網友或家人, 認為做過的事情o 如救人助人行善 , 創業...建築新屋等o 有紀錄性紀念性的事情 o
四.地: 即網友或家人 , 難忘之地方, 如故鄉, 故居 , 新居之地 , 或旅遊過難忘之地,獲益受害之地o
五.物:即網友或家人的作品, 文件, 証件, 獎狀 , 創作, 契約 , 著作, 發明...o

上列五個主題, 都必須要以四項工具, 即文字.照相.錄音.錄影呈現o 因或有人不了解”我家傳承網站”, 故作簡介如上o網址:www.wo-family.org /com 電腦能手 請自動進入 www.wo-family.org 上網方法所定, 和一般網站, 或同或簡o 惟有望於網友諸君者: 請將本網站功能目的, 轉告親朋友好o 如他們不悉電腦或, 沒有時間為文, 或自作說明者; 僅只用照片, 加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此外, 本網站亦可依其自己口述, 代勞筆記, 代勞上網o 此對諸君 :非只助親朋友好”留史存根” , 也盡了一份, 對時代國情國史保存的責任,諸君又何樂而不為呢 ?! (完) 台灣本站聯絡處:台中市 昌平路2段200-1號
2015/08/31

19 我 竟 成 為 紙報導 的 主人

 幼年離 家 出門   真 是 一無 所 知   到 廣 州 才 知 道報紙的 珍 貴 性   老家 有 句 話說  "一刀舉 成 名天 下知 " 原 來  報紙就是 有 這 項 功 能的   到 了軍中    知 道得 更 多   幼稚的 我 常 想   如 果我 郭 榮趙 的 名字   能在 報紙上 出現   該 是 多光 榮的 事    於 是   也  蒙 蒙 董 董   文 子都 軍寫不 通  也 到 各報幅 刊 上     去 投稿    當 然 是 決 無 音信  但 我  卻絕不 失望    一篇 又一篇 去 試  可 能  是 在 192年中秋 佳 節   我 實在 懷 念 母 親 過度    一時思 念 母 親 過度   我 就寫了一篇   秋 節 思 念 我 的 母 親   薩 學 西抄    寫成 一篇   那 時台 中市     還 有 民 聲日報  寄 了過去   果然 在 中秋 這 天 刋 出  一時沖 昏 了頭    以 後 更 不 斷 地 去 寫  雖沒有 刋 出  也 決 不 洩 床   總 以 為 名字 能在 報紙上 出現   件 光 榮的 事   那 時  我 用的 筆 名  叫 做 郭 扶 搖  好 像 在 新 生 報幅 利   也 刊 過一篇   時新 生 報為 文  執   者   筆 名叫 做 姚 朋 或姚 甚 麽    他 的 文 筆 很 富情 感  所 以 讀來    心同 我 心   
     但 我 決 沒有 想 到    近 二 十年後   我 和全家   也 成 了報紙版 面 的 報導 的 主人    時間是 1964年8月10日  因為 我 留 學 英 國 牛津 兩 非  學 成 歸 國   那 正是 1964年的 8月9日  第 二 天    台 北 中華 日報第 三 版   全是 我 一家 的 新 聞   因為   該報駐倫 敦 記土甘立德 先 生   和我 一樣都 是 湖南人   故經 常 寫我 在 英 國   在 牛津 的 報首   尤 其 在 我 歸 國 的 前 幾個 月  即 1964年 6月以 後 的 幾個 月  一時我 就成 了台 灣的 棉 聞人物 之一   所 以   在 第 二 天   不 僅是 台 北 中華 日 報第 三 版 全版   刋 載我 個 人苦學 的過程    因為 我還 談 不 上 有 自 己的 家 庭   我 雖 然 結婚 了  而 且   已經 有 了三 個 孩 子  但 者 由妻 帶美   住在 岳家   而 且 岳家 也 因從 至 富   突 泵到 至 窮    家 裡沒有 分 文   靠 我 妻 做 小學 教員之薪   和岳父出外 打 工具兼 錢過活   卻決 不 曾 想 到     這 樣的 家 庭   這 樣的 我  在 台 灣  竟 會 揚 名  所 以   幾十 年後   我 主持 報紙    我 也 就是 這 樣    窮 人也 是 人   他 有 人的 價 值  也 應受 人的 尊 敬  只要 稍 有 成 就  也 應揚 名  我 的 在 台 灣揚 名    就是 這 這 樣  但 望 窮 者    決 不 要 灰心0  2015年8月29日
*本 文 沒有 再 看過   僅記其 事 參 考 .
繼續閱讀
2015/08/31

WHO最新數據:4310億假藥 多源自中國印度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的數據顯示,全世界2012年假藥市場的

價值高達4,31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源自中國和印度。



據CNN報導,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在洛杉磯的一次突擊行動

中查獲大量
假藥,這些假藥中含有包括石膏和地板蠟等成分。該執法局

前副助理局長克拉克(John Clark)說,對那些查獲的假藥的分析顯示,

假藥中含有殺蟲劑、老鼠藥、磚沫、油漆及其它成分。


繼續閱讀
2015/08/31

以色列感謝上海二戰時救2萬多名猶太人


適逢二戰結束70週年,以色列駐華大使館於8月26日在微博上發布一段

視頻,呈現該國人民以各種方式表達對上海在二戰期間拯救2萬多名猶

太人的感謝之意,此舉引起大陸網民熱烈討論。有人認為,以色列感謝

的是中國人民而非哪個政府,但也有人說,應該感謝的是中華民國,因

為中共這個「新納粹」根本就不會提供援助。 

繼續閱讀
2015/08/29

18 我在 牛津 """孩 子 這 個 館 裡的 書 是 讀不 完 的 啦

1962年6月初   我 到 了牛津  此前   我 在 軍中將近 十年  從 沒有 夢 想 過東海 大學   即 使 它 就在 營 區 另一邊   一年前   我 竟 從 東海 大學 畢 業 了   在 東海    連出 留 學   都 不 過夢 想   如 今  我 卻到 了世 界知 名的 牛津   因之  在 我 心中  到 英 國   決 不 是 來觀 光   而 是 在 牛津 充 滿學    擴 開 眼 界   闖 開 心  懷  建 立和實現 理 想   使 自 己成 長
    的 確    在 牛津 兩 年多之中  我 只去 看過白 京 漢 宮   下議 院  和大 英 博 物  館  和渉士比亞 的 故鄉  就是 在 牛津 這 個 小小的 城 市 中  我 也 只 不 過   在 其 丁 字 道路及 其 周邊 走走  沒有 到 過其 附 近 古蹟名勝 之處   其 實  在 牛決    一是 師 長 們接  第 一個 接 觸的 人    就是 我 進牛津 面 試 我 的 人    其 實  也 談不 上 甚 魔面 試   只不 過見 面   本看我 這 個 人  他是 誰  她 是 叩哈 林 女子學 院 的 一位 女教授   名叫    Headlam+Moly  她 的 父親   就是 一戰 英 國 作 戰 巨編 的 主編   記得 那 天 下午   可 能是 1962年6月初   我 沿 著 丁字 形路最 上 一條右邊 走去   過了 聖家 東尼學 院   忽 然 看到 一位 中年女  在 左 邊 路口 向 我 招手  要 我 過 去   替 她 把 手中的 一信  投到 路右的   郵 桶 裡   再 招 呼 過去   她 之所 以 在 該時站在 那 條 路口   顯 然  怕 我 走不 到 地 方  第 二 位 值得 回 憶 的 人物  就是 彭 拜 諾夫先 生   他 是 奈利 卡 學 的 院 長  我 在 英 第 一年的 聖 誕   就是 他 邀 請 我 一個 人    在 他 家 裡過的  這 是 多麽的 不 易  惜 那 時我 的 英 語 會 話  還 在 起 歩  故說了些 甚 麽  也 不 復 記憶    第 三 位 就是 牛決 大學 指 定 給我 的 生 活 輔 導老師   他 就是 吉 克 森     一位 諾貝爾 經 濟 學 獎得 主 他 夫人也 是 一位 國 際 聞名的 財 政 學 家   中南美 許多國 家 的 顧 問 常 常 請 我 到 他 們的研 究室 裡共 茶 聊 天   他 們都 在 全靈 學 院   這 個 學 院 沒有 學 生   只有 教授 們    很 有 意思 的   1969年  他 們夫婦應台 灣 當 局 之邀來台   一下機 便 問迎 接 大員們  你們是 否知 道台 灣有 個 郭 某人   因我 那 時也 已台 灣知 名  所 以 立即  找 到 了我  隨 即 約我 去 圓 山飯 店 會 面   那 時  我 正向 美 國 全國 學 術 協 會   申請 去 美 一年   他 夫人便 隨 即 替 我 作 一推 荐 信  我 果然 獲 獎  其 他 還 有 甚 為 接  近 的 師 長  老者 如 哈 村  他 寫過一本 1937中日戰 爭   和論 文指 導 教授 施 托里  一個 日本 問題 專家    及 其 他 人等  在 此我 就不 一一列 述  
    在 牛津  因為 決 心充 實自 己  作 好 論 文   所 以   我 絕大部 份 時間  都 消  耗在 圖 書 館 裡  牛津 大學 有 多少 圖 書 館   我 確不 知 道  因為 那 時學 院 就有 34所 之多絕大多數 老點 的 學 院  都 有 自 己的 圖 書 館   常 去 的   只有 三 個   以 總 圖 書 館 花的 時間最 多  因為 我 的 論 文 專題 是   1919巴 黎 和 上 的 中國 問題   往 前    要 追溯 到 1894年  德 國 的 租 借 山東膠州   取得 在 山東的 特權   往 後 要 到 1922年 的 華 盛 頓會 議  牢 渉國 家 有 中國  德 國   日本   英 國  美 國  故需 要 資料之廣   可 以 想 見
    在 牛津  我 去 過的 圖 書 館 有 三 個    一個 是 PPE Room    藏 的 是 政 經 書 籍  此館 從 倫 敦 進牛津   那 是 在 進口 的 右手 邊 與瓦 德 明學 院 斜 對 面   另外 兩 館 則在 進牛津 入口 的 左 手邊 且 兩 者 接 近  相 距頂 多四十幾步   一座 像 一座 塔  是 圓 尖 形的   一座 則是 牛津 大學 的 總圖書 館   也 是 我 費 時最 多的 地 方  一早開 門  第 一個 進去 的是 我   每天 晚上 十點 關 門    最 後 離 開 座 位 的 也 是 我   因之  引起 館 員們  對 我 的 注 意    一天   我 正埋 首 書 案   一位 老館 員走到 我 的 背 後   拍 拍 我 的 肩 膀 說 "孩 子  這 個 館 裡 的 書   是 讀不 完 的 "  誠然   人生 時間有 限   任何人  即 使 有 此雄 心  要 讀完 牛津 大學 總 圖 書 館 所 蔮 書 籍   是 絕無 可 能的   好 在 我 只研 究 一個 小小的 專題   沒有 此一野 心   但 確令我 嘆 人生 之 短暫  學 識 知 識 之無 窮 02015年8月28日  重 作   因前 作  文   實在 太不 注 意  這 次
 稍 加 注 意   但 也 沒有 再 看過  因為 我 的 梘 力
繼續閱讀
2015/08/29

中華老字號:「曹素功」墨莊


作者︰楚天

曹素功,原名聖臣,字昌言,號素功,安徽歙縣巖寺人,清代製墨名

家。他原是一位秀才,由於一直未能走上仕途,便在家鄉潛心經營製

墨。 

  

早期,曹素功繼承其親戚明末著名製墨家吳叔大經營的「玄粟齋」墨

店,以其墨模製墨,並在此基礎上發展壯大。 

繼續閱讀
2015/08/29

習近平新書稱「經濟提升未必能鞏固政權」

 

近日,習近平針對縣級官員的講話集成書出版。官媒解讀中,罕見披露

習近平講話中承認經濟提升未必能鞏固政權。近期,關於中共高層談論


亡黨危機的消息不斷。



8月26日,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新書已經出版發行,收錄習近平2012到

2015年期間針對縣級官員的6篇講話的完整稿。


繼續閱讀
2015/08/28

18 我在 牛津 :" 子 這 個 裡的 書 是 讀不 完 的 "

下文 未看第 二 遍   未作 校 正  乞諒
1962年6月初   我 到 了牛津   是 戰 後  我 遇 第 一個 中國 人 
我 既 沒有選 課    研究 和 寫作 論 文    是 我 每天惟一 的 工
程  一心一意要 把 書 讀 好   也 是 我 痛 下的 決 心  十幾 歲偷 偷 離 家 外 出  從 軍斤 十年  尤 其   在 台 中市 區 辦 公 好 一段時間  天 天 看到 台 中農 學 院 學 生   三 三 兩 兩     成 群結隊 從 辦 公 室 門前   高 談闊論  從 辦 公 室 門前 過來過去  後 自 己更 去 農 學 院旁聽 英 文    大學 已成 為 我 心中羡 慕 的 名詞   但 決 沒有 夢 想 進東海 大學   更 不 要 說牛津   如 今  東海 大學 過去 了 而 且   真 的 來到 了牛津   故決 心在 此全心全力充 實學 識   無 論 如 何  要 提 高 自 己的 知 學 識 水準   而 不 致 空 跑 一趟   所 以  每天  偶偶去 聽 專題 演講 之外   天 天 都 生 活 在 圖 書 館 裡  真 的    英 兩 年多   除 到 過沙 士比亞 的 家 鄉 觀 之外   的 確  那 裡都 沒有 去 過    沒有 時間  所 以  我 雖 留 學 英 國   但 對 國 實地 陌 生  我 只看過 白 宮    英 國 下議 院   和大英 博 物 館 
      牛津 大學 的 圖 書 館   尤 其   各項 專業 圖 書 館  但 我 時間花得 最 多的   只有 三 個   一個 叫 做 PPE Room   是政 治  經 濟 圖 書 館  在倫敦進入牛津 入口的 古手邊   其 斜 對 面   就是  瓦 德 明學 院   另一 個 是 圓 形 的   外 觀 看起 來    像 一座   塔   裡面 收   集的   全是 有 關 英 國 的 書 籍  第 三 個 那 就是 牛津 大學 的 總 圖 書 館 館    收集的 書 籍 最 古老最 久遠   書 籍 也 遇 最 多的 一個   這 兩 個   在 一區    相 距不 過 二 十幾歩   這 也 去 的 時間最 多的 一個   因為 我 的 論 文 題 目 是 巴  黎和 會上  的中  閑  往 前 要 追溯到 1894年31   德 國 租 借 中國 山東的 膠州   取得 在 山東的 利 益   往 後 要 到 1922年 的 華 盛 頓 會 議 其 會 議   此原 為 中德 關 係 之間   因1914年  一次 戰 發   英 德 之戰   日本 根 據 因有 英 日同 盟  就把 德 國 在 山東的權 益 搶 去   故此後 成 為 中日之間的 問題  有 關  料廣   故研 究  料益 廣   如  家 就有 日本    德  英 國 美 國  美 國 何以 介 入   是 巴 黎 和會 上 幫助了日本   沒有 幫助 中國  
         我 進牛津   牛津 的 師 長 對 我 非 常 歡迎     我 第 一次 到 牛津 去面 時   主持 教授 名叫 Headlam _Morley  是個 女性   她 是 牛津
丁 字形 路向橫條 右邊 一個 女姓 學 院 的 教授   她 的 父親   就是 美 國 第 一次 大戰 文 獻的 編 者     當 我 依約定 大 時間往 那 邊 方向 走去 時  過了聖 安 東尼學 院   我 走在馬路左 邊   忽 然 看到 右邊 路口  一位 女姓 站在 那 裡    向 我 招 手   請 我 巴 她 手中的 一封 信  投到 右 邊 的  郵 筒 裡  接 著 就叫 我 過去   一同 進了她 的 學 和辦 公 室   原 來她 就是 面 試我 的 人    談也 沒有 甚   談的 是 家 常 大局    後 來她 就一度 成 了指 導 我 研  究 的 教授    對 我 很 好   惟 見 面 次 數 不 多    後 來換人了  就再 沒有 機 會 接 觸了 
    另外   牛津 大學 還 指 定 了一個 教授 輔導 我 的 生 活  他是 誰  他 就是 曾 經 得 過諾貝爾 經 濟 學 獎的 吉 克   其 夫人是 一位 財 政 學 家   也 是 南美 等國 政 府 的 財 政 顧 問   也 是 一樣  對 我 也 很 好   曾 多 次 請 我 個 到他 們的 辦 公 室 飫茶談天   更 難得 的 是 我 離 牛津 後   可 能是 1969年  他 們夫婦   應台灣 財經 當 局 之 邀 來台   一下飛 機   就問到 了我   好 在 那 時我 在 台 灣已 經 成 名    所 以 立 即 找 到 了我    結果我 們在 圓 山飯 店 相 會   時美 國 全國 學 術 團 體 協 會   第 一次 讓 台 灣學 者 申請   我 是 申請 者 之一    其 夫人  立即 替  我 寫一推 荐 信  果然 接 受 了我   因之  我 第 一次 留 美 一年  其 後 兩 次   那 就是 美 國 其 他 單 位 之請  
       我 學 院 的 院 長 班 巴 拉 夫    對 我 更 是 物 別  那 時   他 在 瓦 德 明學 院   第 一年我 在 英 的 聖 誕  就是 應他 的 邀 請 在 他 家 裡過的  那 時  我 的 英 文 對 話還 差 得 很   但 也 歴 近 兩 小時之久    在 他 家 禮   我 學 會 了英 國 人的 過聖 誕  我 終生 難忘  
    在 牛津   我 雖 有 同 學 好 友   尤 其 是 後 來好 多老師   像 
     哈 村   軀 安 東尼院 教授   中國 問題 專家   他 曾 寫了一本 1937中日 之戰     他非 常 仁 慈 可 親   後 來    我 的 博 士 論 文   最 先 就是 他 給我 指   的   不 過  他 年藏 已高    何時過世   我 則不 知 道
    我 後 來的 學 院 奈利 卡      雖 沒有 學 生 宿 室     也 少 有共 同 生 活   因為 全院 都 是 研 究 生   不 要 上 課  但 晚餐 都 在 一堂   且 週 末晚餐 之前   還 在 會 客 室 裡舉 行 武 ?會   在 暗 暗 的 室 中  男 女同 學 一同 跳 武 ?  熱鬧非 凡   至 於 其 他 聚 會   則很 少 了  所 以 同 學 四散 之後   並沒有 聯 係 的 組織  
    在 牛津   我 有 一個 很 好 的 美 國 女友  她 關 心我   相 信
也 愛 我  惟 我 已婚 了  分 手後 就再 沒有 聯 絡過   另外   在 牛津   我 學 法 文   由法 國 女老師 專教我 一個 人    我 從 法 國 小學 課本   一直 讀完 了法 國 高 中課本    我 能看懂 法 文   也 能說法 文   可 是 到 今天     一句 也 說不 出來    這 真 是 很 遺憾 的 事 情  
    牛津   牛津   我 雖 然 離 開 了   但 是 我 的 確很 愛 牛津   我 愛 那 裡的 平和  我 愛 那 裡的 高 向 的 氣氛   走到 街道上   所 迎 面 而 來的   都 是 身 牛津 學 服的 同 學 們  個 個 年輕 力壯  個 個 充 滿希望   個 個 努 力上 進    個 個 會 向 你點 頭 或放眼 到 意致 敬    牛津   牛津   我 愛 你   永遠 02015年 8月28日                                      
繼續閱讀
2015/08/28

中國並非拯救世界經濟的「諾亞方舟」


何清漣
 

最近,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總算集體「看衰」了,這一「看衰」,與原

來的「看好」相比,那真是有萬里之遙,比如索羅斯說「中國經濟衰退

會致第三次世界大戰」,新西蘭財長則表達了中新經濟連體嬰兒般地擔

憂:「若中國經濟硬著陸新西蘭衰退風險加大」。只是看衰的原因莫衷

一是,有認為是反腐導致政局不穩從而造成經濟衰退,也有人認為中國

政府干預股市直接導致經濟危機。



這些評論幾乎沒有認真考慮過:中國經濟的體質註定其繁榮難以持久,

中國從來就不是拯救世界經濟的諾亞方舟。


繼續閱讀
2015/08/28

日本為何沒有乞丐?


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位老人騎著一輛自行車,車後馱著一袋高高的空殼

易開罐。我想起明天是一周中規定的扔資源垃圾的日子,老人顯然是搶

在垃圾收集公司之前先下手,把一些酒家下班時放出的易開罐統統收

走。

繼續閱讀
2015/08/28

17.牛津 牛津 我 牛津 (0)

牛津   牛津  牛津 是 倫 敦東南 外 一個 小的 城 市  但 卻舉 世 知 名  因為   在 那 裡   設了一個 全世 界  可 能最 古老的 大學   就叫 做 牛津 大學   從倫 敦 坐汽車去   大約四個 小時  即 到 了牛津    從 倫 享這 裡走去   一進牛津   右邊一所 古舊 的 房 子  就是 一個 學   世 界經 濟 學 開 先 祖師 史密 斯   就曾 經 在 這 裡    左 邊 則是 牛津 大學 的植 物 園  進口 甚 小  再 走進去   就是 牛津 一條 最 主道  路面 不 寬    車子很 少  所 以 稱 它 為主道  就是 牛津   如 果是 一個 城 市   重 點 都 在 這 裡    主道兩    多是 看去 非 常 破 舊 的 房 屋   門的 入口 很 很 大  但 都 是 關 著 的   但 要 進去 的 入 口   卻非 常 之小  兩 個 人同 時一進一出  還 要 有 一人讓 歩  幾個 牛津 大學 著 名的 學 院 都 在 這 裡 都 比較年老  我 想   這 一定 是 牛津 開 發最 早的 地 方  其 他 都 是 一些 比較新 建 的 房 子但 也 老舊 多了  大都 是 小小的 商店   賣 的 是 文 具書 籍   和日用品   但 特另的 還 有 一重 做 牛津 學 服的店    飫 食咖 啡 茶館   點 心小 點   沒有 一楝 勵子是
高  高 樓大廈   頂多三 層   門口 門外   也 沒有任何宣 傳 品    大家 都 平平 實實 
   主道長  可 能不 過半 公 里   再 沒有 往 前 的 路   而 是 一座 小型 的 購 物 中心 原 來主道到 底 就是 一條 橫街 往 左 右直 伸    我 不 知 各通往 何方  故 整 個 牛津 城   從 倫 敦 這 進進去   顯 然 就是 個 丁 字 型   丁 字 勾 處 就是 入口   但 橫街顯 然 也 不 是 新 的 發展   因在 其 右  就有 牛津 大學 一個 最 老的 學 院   叫 做 基 督教會 學 院   往 右
學 院 數 目 更 多  在 1960年  代學 院 就有 34個   且 偶有 增 加  但 各學 院 都 是 經 費 自 我 獨立的   有 的 很 富  如 聖 家 東尼學 院   就是 一個
    雖 然 每個 學 院   各自 有 歴 史來源   但 在 教育 行政 上   各院 都 有 自 己的 學 生   同  同 住    尤 其 是 各院 都 重 視 自 己學 院 的 歴 史    在 每個 學 院 的 餐 堂 裡  就會 把 本 院 成 名的 歴 史人物  以潘畫 將其 像 畫 出   掛 在 堂 裡  做 學 生 學 習 先 人的 楷 模  但 上 課考 試給學 位   則是 只有 一個系統   各學院 學 生   都 可 去聽   都 要 參 加
1 共 同 的 考 試  發學 位 也 是 一個 系統  至 於 圖 書 等設施   也 是 共 用   各類 圖 書 館    一般 天 天 開 放  館 內也 天 天 天 客 滿
   牛津   大手  由於 歴 史長   各院 開 辦 複 雜   要 了解   一定 要 作 一番 苦 心的 研 究  據 說  從 牛津 發 到 劍 橋   到 哈 佛  如 我 過客 者   頂 多只  知 道一些 皮毛  但 是   我 愛 牛津   因為 那 裡人民   都 很 平和   市 內非 常 平靜   講 起 來真 像 一個 小鄉  我 雖只一個 客   我 忘 不 了那 裡 的 平和的 氣氛 02015年8月27日
-*本 文 未經 再 看 再 校 乞諒
 
繼續閱讀
2015/08/27

17 牛津 牛津 終於 讓 我 長 大成 人

1961年6月22日   在 東海 大學 第 三 屆   政治學 系 畢業   就 在這年   我 還 做 了學 生 助教  因為 四年級 修 西洋 政 治 思 想 史    讀的 都 英 文 古文   如 洛 克 的 兩 論 政 府   司 徒 華 德 的 自 由論    文 字 都 深奧得 很  有 時一句 英 文 佔 上 一頁有 多  因我 的 英 文   自 二 年級 以 來   打 下基 礎  所 以 有 勉 強 看 的 能  再 加上 我  的 畢業 成 績   全班 最 高   過了90多份   自 己誤 以 為 自 己就有 較高 的學 識 水準 視 野 知 識   頂多不 過是 一個 幼裡  尤 其   根 本 沒有 待 人處 世 的 經 驗  軍中那 一套   與社會 的一私 相 去 還 遠
    真 的   那 是 了牛津   兩 年  所 見 所 連   所 經 所 歴   我 才 長 大成 人   牛津   牛津  時間雖 然 不 長  但 兩 次 逗 留   使 我 的見 識  心懷 氣度
  眼界  人與人之間  得 以 擴 大  在 內心裡  更 沒有 氣憤  懷 恨   敵 視 這 類 的 情 緒出現    原 因  不 一定 是 受 某一位 教師 的 影 響  巷巷而 是   整 師的 影 響  而 是  整 個 牛津 這 個 小城人士  個 個 和 藹 吾 親  我 在路丑 娌     從未看過打 鬥和爭 吵 的 場 面  人人好 像 對 客 人一樣 
    其 實  牛津 面 稹 雖 然 不 小    但 決 不 是 一個 大城    而 是 一個 非 常 絲 城   它 的 商業   僅是 一小部 份    倫 敦 過來  一進牛津   右 邊 破 舊 的 房 子  原 來就是 一個 很 老的 學 院  經 濟 學 始 祖史密 斯   原 來 就是 在 這 個學 院 產 生 的   左 邊     就是 大學 的 日個 不 小的 大學 植 物   再 沿 著 主街走上 去   雖 是 牛津 的 商業   長 可 能不 到 半 公 里   但 勵子老 舊 的 居 多  大車一看都 像 破 舊   原 來這 就是 大學 之門   可 是 走了這 去   便 是 一 番 新 天 地   古 古香  不 過  裡面 有 右樹 的 不 多  如 基 督 書 院   門面 看去 破 舊   但 走進內部   卻像 青 草 舖 的 在 地 面 舖 的 地 毯   四 四方方   地 面 寬廣   至 少 幾千 坪 以
  上  
      牛津   與其 說是 小商業 城   倒不 如 說是 一個 大學 城   在 週 圍 近 可 能周 三 公 里之內  在 1960年代  共 只有 三 十四個 學 院   
   街半 公 里兩 邊   故有 近 十老個 學  到 走到 路頭   是 一條 橫街   與主 橫跨過去   學 表街形成 丁 字 形  那 就是 通往 兩 頭 的 鄉間大大城市   但 我 從 未去 探 問 
   牛津 因為 市 面 很 小    如 主街上   除 了大學 之外   就是 小店    是 賣    或是做 牛津 的 學 服  咖 啡 店 也 有 幾個    但 都後 兩 蕩 因為   那 是 英 國 人  飫茶 喝咖 啡 休息 的 去 在 這 條 很 長 的 橫街上   沒有 商店  書 店 也 沒有    除 了大學 之外   都 是 居 家 人  但 艱 的 大學 卻不 這  橫 街上   而 是 橫街兩 邊 開 進去 的 路上   如 聖 休士女子學 院   在 橫 街路上   但 聖 休丯女子學 院   則在 其 附 斤 對 面 開 進去 的 路 上   看來建 院 是 不 規 則的   但 卻有 計劃    我 第 次 住牛津   就在 牛精 博 物 館 附 師   館 也 不 在 大街之上   從 其 門前 轉 了過去   有 一個 造形特 別之處   叫 做 威 林 頓 方園   四周都 是 房 子  卻留 一大空 間 空 間除 通車行人之外   用 欄 干圍 著   就是 威 林 頓 銅  
   在 牛津   有 一個 物 點 不 能不 提 的   那 就是 滿街來往 的   幾卻是 學 者 學 人  大家 都  穿著 牛津 西色的 制服  制服肩 上 兩 條 長 帶  就像 風 妖 草 重 一樣  幾無 處 不 是  惟 以 主道開 頭 一帶最 多  因為 為 那 裡兩 個 圖 書 館   一個 是 經 濟 政 治 專用書    一個 則是 牛決 大學 的 老圖 書    此外   在 這 區  之內 還 建 有 一圓
形的 圖 書 館   那 是 專門 研 究英 國 的  
    惜 我 在 牛津 兩 年    因為 怕 讀書 失敗   所 以 天 天 幾享 者 在  書 號  這 英 國 各地走走  都 未曾 有 過   一位 奉獻一生 的 老圖 書 館 的 老館 員  因直 我 一天 最 早到   最 後 退   晚上 十點   一天   他 走到 我 的 背 後   拍 拍 我 肩說  年青 人    這 個 館裡的 書 是 讀不 完 的   當 然 決 沒有 此一雄 心
    在 牛津  我  下的 愛   還 有 牛津 公 園   其 廣 大無比  但 遊 人不 多    我  一個 人坐在 一條  椅上  苦思 默 想   還 有 那 座 高 架鐵橋   我 也 難 忘 那 是 我 常  孤 獨一人  看水看魚的 地 方  只題 河水不 寬   
    牛江給我 回 憶 的 大多  如 各院 此前 成 名的 同 學   都 掛 滿食堂   當然 更 不 能忘 的 希克 斯   這 位 經 濟 學 諾貝爾得 主夫婦  他 是 輔導 我的 生 活 此名面 試我 的 考 試我  指 導 我 的   帶我 如 好 友一樣  沒有 上 下之分   但 也 有 遺憾 之事   其 中之一     便 是 法 文 從 初 小學 讀到 高 中  真 竟 不 能開 口   
     我 受 牛津   不 是 因為 我 獲 得 牛津 兩 個 高 等學 位   而 是 牛津 那 種 和諧的 氣氛   把 我   變 成 了另外 一個 新 心   至 少 內再 沒有 仇 恨  氣度寬 宏   出乎 自 己的 想 象   難道  這 就是 我  國 之後   做 了三 所 大學 校 長 的 原 因  第 四座 等著 我   惜 車禍 誤 我 未成  遺憾 終生  02015.8月27日
匆匆草 成  未校 乞諒

  
    
     
繼續閱讀
2015/08/27

美國智庫:「中國大事」少了哪3樣東西?


近期,中國大陸上演了多起「中國大事」,包括股市暴跌、人民幣貶值

與天津爆炸事件等,但人們迄今仍無法一窺全貌或得知其成因。對此,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資深研究員伊科諾

米(Elizabeth C. Economy)撰文稱,這是因為這些事件缺少了透明度等3

個因素。

繼續閱讀
2015/08/27

美高等教育水平最高的十個城市


新移民來到美國後會發現,受教育水平高的確有助於得到好的工作機會

和更高薪資。目前美國第二代移民的教育水平明顯高於父輩。從整個社

會角度看,專家建議,加強本地經濟的方法之一就是吸引高學歷人才。

本週一,美國知名的WalletHub網站公布了最新研究結果,列出了全美高

等教育水平最高的城市。

繼續閱讀
2015/08/27

16 他人熱中留 學 我 只有 羡 慕

  1. 下文 未經再 看改 正  乞 諒
  2. 1960年8月  到 狹 年6月  這 是 我 在 東海 最 後 一個 學 年  從 第 一學 期末 開 始   同 屈 同 學   文 學 院  一共 才 不 超 過50名  此  時  有 錢家 裡的 子弟    正是 熱 中申請 赴美 國 留 學   甚 麽推 荐 信  申請表  我 都 是 在 這 個期間學 會 的   至 於 家 裡比較並不 富裕 的 學   申請 留 學 也 像 當 仁 不 讓  形 成 申請 留 美 的 一鼓風 潮  美 國 好 像 成 了東海 大學 畢 業 禦   一個 必 去 的 地 方    全屈 可 能只有 一貧 如 洗 的 我  在 旁 羡慕   常 常 想 起 他 們就是 這 樣幸運  而 自 己就是 這 樣落 泊   1961年 8月15日  我 被 革職以 後  更 傳 出了一說  吳 校 長 已 電   美 國 駐台 大使 館   不 要 給我 簽証赴美  這 樣  我 若想 赴美   那 是 作 夢
  3.    不 過  自 己檢身也 確有實際 的 困 難 基 本 上 是 自 己一貧 如 洗   沒有 錢   還 想 談甚 麽留 學   此外   就是 家 庭  已經 有 了負 擔  我1956年6月18日結 以 後   至 此己生 了三 個 孩 子  大兒兒6歲  大兒子四歲  還 有 一個 不 會 說話的 小女兒  全靠妻任小學 老師 之薪 來維持 的    留學   怎 是 可 能的 事 
  4.     雖 然 如 此  但 是 我 仍 未洩 氣   仍 是 鼓起 勇氣 凡 是 有 學 校 招 生 考 試  我 就是 參 加 的一分 子  考 台 大研  大 大研究  所 我  落 了  垮政 大研 治 研   所   我 卻  考 棉  8月以 後 我 就做 了 大一名學 生
  5.     到 了11月中旬  中國 國 民 黨中央    覺 得 黨內人才 太少 了  故兩 年前   他 創 辦 了中山獎學 金 開 始 每年招 幾名學 生   到 外 留 學  學 成 後 歸 國   為 黨所 用  第 三 屈   即 1961年年的 11月   我 就成 了第 三 屈 錄 取的 人名  報名時  我 所 以 沒有 選 擇 留 英 留 美 兩 個 國 家   因為 語 文 都 是 一樣 只因為 有 吳 校 長   有 阻 我 留 美 之傳 聞   故寧 原只選 英 國   考 不 取    那 也 是 命  結果發榜  我 竟 是 留 英 錄 取  惟 一的一名 那 時  考 委 會 主任是 黃 季陸 先 生  隨 即 召見 我 們  說此黨內培 養 人才   鼓厲 的 話
  6.     那 時  我 正是 政 大政 治 所 的 一名研 究 生   我 號虫問題 即 下到 底 何時留 英   是 讀完 政 大碩 士   還 是 放棄   即 去 英 國   最    還 是 決 定 採 取後 者
  7.     所 以 如 此  是 我 在 軍中將 十年  比一班 同 學   都 要 大3.5歲   第 二   我 已有 三 個 孩 子  再 不 宜長 靠 妻 子做 小學 教師    維持 一家 生 活   岳父家 裡也 窮   原 來是 富手屈 一指  只因無 知   突 然 改 革幣 制   四元舊 台 幣 換一元新 台 幣     自 此家 貧 如洗   靠 做 工來維持 生 計   此一重 擔  我 是必 須 分 擔的  所 以   我 必 須 趕 快 留 學 歸   就這 樣  我 放棄 了政 大的 碩 士課程   決 定 先 赴英 一行  就在 1962年3月29日青 年節的 這 天 早上 9點   我 從 基 港     搭 山西貨 輪 直 往 香港 4月2日  我 搭 賴白 特  郵輪  直 往 倫 敦    這 是 我 第 一次 的 留 英   第 二 次 在 1986    時我 正任台 中中國 醫   藥大學校 長   惟 時間   02015.8.27    

繼續閱讀
2015/08/26

二戰70週年回顧 蔣介石曾與金九密商抗日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簡稱「二戰」)結束70週年,也是韓國光復

(脫離日本殖民統治)70週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韓曾經攜手

抗日的歷史,可能有很多中國人還不瞭解。



8月15日是韓國的法定假日「光復節」,這個節日是慶祝日本投降紀念

日,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宣告日本對韓國殖民統治

的結束。


繼續閱讀
2015/08/26

中華老字號:「都一處」燒麥


作者:楚天 


都一處燒麥館坐落在繁華的前門大街36號,始建於清乾隆三年(公元

1738年),距今已有260多年的歷史,是北京有名的百年老店之一。 

  

都一處起初叫「王記酒鋪」,由山西人王瑞福創辦。起初只是小本買

賣,專賣陳年汾酒、燒麥、刀削面、燴粉條之類的山西風味小吃,還談

不上什麼「字號」。要講甚麼時候有了這「都一處」店名,進而成為名

震京城的飯莊,那得從乾隆皇帝微服私訪說起。 

繼續閱讀
2015/08/25

14 初試揚 名

郭榮趙 原 是 一個 無 望 無 名的 小卒   但 環 境 改 變  學 識 進歩   使 他 又有一大改 變   這 東海    不 只是 有 利 當 時的 方便   因部 隊 離 東海 大學 不 遠  可 是   當 他 在 1958年8月  最 後 一 封閉之門打 開 後    我 就變 成  了關 在 籠 中的 小鳥飛出去 了  因為  精 神和事 實上 的 負 擔一旦 解 決   他 就和一般 大學 生 一樣了
      我 任  事事 的 容器 不 小   東海 中文 系 第 一屈 同 學   原 來一時熱心  每學 期出版 一期東風 雜 誌   文 史性 頧  但 出了兩 期  就再 沒有 人過問  但 我 就決 心接 辦  來  後 來   其 中最 後 幾頁  還 是 英 文 文 稿 更 有 趣 的  我 在 台 中農學 院 旁聽 英 語 時  一篇甚長 的 講 義   題 為 GGod Sees the  Thruth   他竟 全文 翻 譯中文   在 本 風 上 發表供 全校 師 生 心領   稍 後   他 和物 理 系 二 年級 的 劉 全生    聯 合 創 辦 了一個 刋   像 東海 校 內的 小報一樣  由於 學 生 多望 留 美順 利   多對 美 國英 文 者 師  表現 過度親 熱 他 就在 第 三 期發表一文   題 目 就是 : 做 一個 堂 堂 正正的 中國 人  一時轟 動了全校 我 每學 期分 數 水準 自 第 二 年起   都 在 80幾分 以 上   學 校 教授   有 的 也 以 異 樣的 眼 光來看 我這 個 人 
    在 東  我 也 是 一個 幸運 者   不 但 申請 工讀沒有 問題    一次   我 還在 香港新 聞天 地   作了一文   介 紹東海    吳 德 耀 校 長     還 給了我 265元  從 此  校 長 對 我 也 親 密   諸如  1961年6月  我 屈 畢 業   6月22日畢 業 典 禮  15日就給我 開 始 上 班  吳 校 長 還 對 我 說 走薪則畢 業 典 禮之後  事 實果是 這樣
    此外   在 東海   我 也 試揚 小名  因為 香港 大 學 生 活雜 誌 徴文 比賽 文比賽  那是 在 第 三 學 年後 的 暑假 我 原 先 為 圖 書 館 長   翻 譯一篇 帶史丹佛大學 的 博士論文   原 說稿 費 兩 千 元  後 給了我 5百元  所以 譯完刀成中 文 後   我 自 己便 在 圖 書 館 裡自 修 看到 香港 大學 生 活 徴文   題 目 自 定   那 時  討論民 主自 由  甚 為 熱烈  於 是 我 就以 我 所 了多的 民 主自 由為 題   寫了一篇 寄 出   原 總 是 想 一試 自己  三個 月後 發表  我 竟 得 第 一   學 校 刋 也 刋 出此一消 息   還 有 一張 照 片   獲 港 幣 300元   就這 樣 讓 我 在國 際上   第 一次 試出小名
    東海   東海   我 真 愛 你   你讓 我 在 那 裡自 由學 習   有名師 指   有 同 學 切  磋  藉   我 學  企   人 更 為 充 實   但 決 鰻有 想 到   最 後 竟 是 將我 革 職離 校  
    事 情 是 這 樣發生 的   1961暑假  我 已是 東海 的 一個 助教職 了  那 時  吳 校 長 和魯時先 教授    水工    鬧糾紛    到 底 是 怎 回 事   我 至 今不 知  連度毛都 不 知   只 學 校 傳 聞他 們在 鬧  不 知 來自 何人何處   香港 新 聞天 地   就在 此一期間  刋 出一文    導 此事     沒有 想 到   校 長 室 秘 書 肯定 是 我 寫的   要 將我 革職   我 大吃 一驚   卻向 校 長 說明   他 不 理 我     就是 要 去 掉 我   最 初 傳 出之時   我 以 為 是 笑 話   不 相 信校 長  會 相 信這 樣的 事   1961年 8月15是 東海 發薪 日  因有 此傳 聞  我 不  自 己去 領  把 私章 交給同 仁 胡二 釣    請 他 代領  後來事 實果然   至 此  我 便 不 能不 離 校 別居 了   8月17日  午 8點多   我 便 韓 著 自 單 的 行李離 開 東海 大學 了 但 幸運之神   又來迎 接 了我  接美 幾天   我 都 獲 悉   留 學 考 試我 通過了  政 大政 治 研 究 所 我 也 考 蝦 了   我 共  一時有 感  只要 自 己不 去 多事   自 己努力  天 下之大  總 有 我 立足的 地    世 界決 出只此一處   不 過  我 決 不 曾 想 到   兩 年之後 當 我 第 一次 自 英 國牛津 歸 來時    我又 回 到 可 愛 的 東海 了02015.8.25
繼續閱讀
2015/08/25

13 夾在 軍中與大學 學 的一段生 活

本 文 未經 再 閱與校 正  乞諒

雖然  走進了東海 大學 的 大門   但 問題 也 更 迫切  複 雜  以 前   僅只應付 軍中生 活   如 今    退 役 手續 還 在 起 歩   應付 大學 生 活  兩 者 都 要 剎費 苦心    在 車中    此前 都 是 看病 有 病 為 由  甚 至 時請 病 假  長 官 雖 企圖 斷 我 大學 之路  但 看病 和病 假   也 勉 強 應付 得過去 如 某次 某種 集會 缺席  用有 病 看病   都 可 說亘 過去 天  太平  現 在   進了東海 大學   整 個 生 活 方式 要 求   就完 全改  變  軍中大學 兩 處 要 你應該出現 時    就在 場  一伷 人  夾 雜 徵 種 完 全不 同 生 活 方式 和要 求 之間  請 人 的 在 場 出現   需 要 兩 人  論 地 雖 同 在 台 中市 的 一座 諾大的 山上    但 左 合 之遠  到 少 在 三 四十公 里以 上  因為山過於長大  一頭 接近 中清 路的 一邊    便 做 了一個 諾大大軍營   我在 軍中  便 長 間住在 這 營 區 裡   為 紀念1948-49之間  國 共 因在 徐 畔會 戰 戰 死了國 軍 的 邱 清 泉將軍   所以  這 邊 就叫 做 清 泉崗  另接  近 章 化那 一頭  成 為 暑 學 生 訓練 的 基 地   就叫 做 成 功 嶺 中段靠 中港 路  就是 東海 大學 的 區 域  所 以 從 我 駐的 軍營 清 泉崗 走到 東海 大學 上 課  至 少 要 走上 四 五 個 小時以 上   從 1957年9月  至 1958年 畨 月  我 很 幸運 就成 了此段山路的男 客  一週 至 少 也 有 兩 三 次   因一 端要 做 到 軍中規 定    如 做 不 到   找 麻 煩 的人多得 很   當 然   也 難怪他 們  另一袻 要 應令東海 大學 的 要 求 住都要 在 校   好在 那 個 時 期  兩 邊 都  鬆   軍隊 才 改 編 未久   軍心渙散     學 校 則開 始 我 是 第 三 期  也 比較沒有  格   這 就讓 我 來回 沒有 多跑 幾趟    也 就順 利 地 應付 過去  不 過  在 期內   最 令我 心 憂 的 是   那 就是 申請 因病 退 役     是 否能夠批 准  此一煩心   一直 到 1958年8月    才 予以 獲 釋  
   另外 一個 問題   那 就更 難了  這 就是 我 的 學 籍問題   1957年10月30日   學 校在 題 日頭午   舉 辦 演講 會   我 是 工讀生     演講 完 畢   正在 帶  班清 理 場 地   一位 訓導 員  叫 我 們 留 下來的 糖果  但 李總 緙官 一聲 令下   學 生 不 准    就在 內心難過之時    忽 然 教務處 來了一個 工讀生   叫 我 去 教 務處 一下    那 天 細雨有 風     我 隨 即 跟 他 冒 著 風 雨  到了教務處   張 組長 正在 等我 們  我 走了進去   他 一聲 不響   只有 手指 著 他 桌上 的 公 文   示 我 一看   真 的   一看我 真 要 昏 倒在 地   原 檢  是 教育 部 的 公 文     勒 令將我 退 學     因為   學 校 呈報教育 部 學 籍  把我 的 學 籍 拿    指 我 高 中畢 業 証件 是 假的  至 此    我 大學 之夢   又粉碎 了 在 風 兩 中   我 邊 走邊 器   走了二 十分 鐘   總 不 知 如 何是 好   如 何才是 有 甚 麽方法   才 能有 救  請 人相 助    無 人    說情    無 人可 托  至 於 請 更 高 納 士幫教育 部 施 壓  更 是 作 夢  總 女   無論 怎 樣想 法  都 是 落 空   絕望 地 走到 527宿室 內  空 無 一人   大家 卻去 用晚餐 去 了 我 再 沒有 去 餐     但 更沒 有 一個 人   大家 都 去用餐了  獨坐在 室 內苦思 一回   大約八點 半 左 古    只有 冒 雨器著 回 家     向 妻 去 討安 尉  當 夜 我 們一夜未眠  直到 天 明  只有 求 天  在 絕對 想 不 出辦 法 的 情 形下   最 後   決 定   只有 直 接 去 求 教育 部 長 張 其 昀盷先 生 檢人 然 又 無 人可 以 評紹  惟 一的 辦 法   只媽悲傷 流 淚   作 馿了一 陳 情 書   直 接 寄 張部 長  求 天 相 助  望 部 躼  生 此亂 世    能夠甥  准   隨 後 就只有 天 天 在 等 待中過日子    一直 等到 1958犇 4月  教育 部 才 以 同 等學 歴   批 准 我 我 的 學 籍   所 以   1957年   到 1958年8月  我 不 是 天 天 在 期望 的 挨 餓 中遺日子  沒有 一個 人給我 提 供 意見   更 不 要 說幫助 難道  上 天 就要 賜給我 這 樣的 人生 02015.8.25    
繼續閱讀
2015/08/25

納粹屠殺倖存者:有一種東西比快樂更重要

 

「幸福、快樂」,這或許是很多人的生活目標,但是,人生是否僅此而

已?近日,美國NextShark網站發表文章,講述了一位
納粹屠殺倖存者的

人生感悟——有一種東西比快樂更重要。



文章中講述的是一位奧地利神經學家、精神病學家維克多‧弗蘭克

(Viktor Frankl),他是一位
納粹屠殺猶太人倖存者。


繼續閱讀
2015/08/25

天津爆炸撞開中國未來變局大門


天津大爆炸後,中國政局迅速升溫,習近平陣營不但接連發出嚴厲講

話,大陸輿論也是話中有話地針對江澤民,同時江派兩名重要官員被提

起公訴。中國問題專家認為,天津大爆炸使中國社會長期存在的問題爆

發出來,撞開了中國未來變局的大門。

繼續閱讀
2015/08/24

12 承天之助我 終於 進了東海 大學

下文 草 成  未作 校 對   謙甚  
在台 灣   1950年代初  中共 喊 出血洗 台 灣  那時  路丑艱 貓十  號手  馬鵡鄉牛鄰   晒 號 飧 1954  翁    丟 美 國 開 始 援 華   軍隊 裡  要 有 人能用美 援 的 科 技武 器    必 須要 有 電 機 能手  故才 開 放   現 役 軍人  如 果持 有 高 中畢 業 証書   可 以 參 加 投考 大學    但只限 於  嘰 工   對 此消 息   原 來我 根 本 不 給予關 心  因為   我 既 沒有 學 過數 理  我 又怎 能去 考 尤 其 那 時  還 有 規 定 考 生 如 果一科 只得 0分  決 對不 取 
     1955年  我 從 台 中市 區  返 回 清 泉崗之後  不 但 連上 同 仁   對 我 另眼 看   就是 營 部 長 官  如 營 指 導  員  也 要 直 接 管 我 更我想 早早離 開 部 隊   留 在 部 隊   絕對 沒有 前 途   部 隊 內即 裝甲兵 不 必 說 於 是   幾 次 去 投考 軍事 他 校   如 政 工韓 校   沒有 錄 取  再 如 考 軍官 外 語 學 校   時我 在 淡 水蔣經 國 主持 的 甚 麽戰 訓班 受 訓  其 實今日已經 結束  明天 上 午 還 有 一個 結業 式   外 語 學 校 就在 此同 一一天   我 請求 班副 主任 不 要 參 加 結業 式   今天 讓 我 離 開 去 台 北   以 便 我 參 加 明天 外 語 學 校 招 生 的 考 試  但 就是 不 准  弄 得 我 一 不 能覺  但 一天 明  我 還 是 決 定 去 參 加 外 語 學  招 生 考 試  可是 從 受 訓那 個 海 邊   如 何走到 公 車站  道路不 悉   摸 了半 天   趕 到 考 場 時  地 點 在 圓 山   考 試早已開 始  從 那 時起   我 對 他 就失望 透 頂  所 以 幾年後   他 接 見 我  有意用我   但 我 卻無 意  我 寧原做 個 大學 教師   也 不 原去 等因奉此 
   今天 現 役 軍人可 以 考 大學 了  我 明知 白 費   但 去 考 一次  總 會 更 正 確地 了解 自 己的 學 識 水準  於 是   在 1955犇 底   國 防部 下公 文 到 各連  調查有 持 高 中畢 業之覑 役   去 參 加  聯 合 招生    科 系 是 台 大竜 機     得 天 之助 我 突 然 想 到   雖 考 也 不 取  但 至 少 測 試 自 己自 攸 的 程  1956非 6月  國 防部 核 准 下來  都 是  考 電 機   核 准名單 上 列 得 清 清 楚 楚  鵃了給我 鼓勵  是 年6月18日   考 前 的不 到 一個 月  她 竟 要 我 和她 結婚 當刀時我 身無 分 文   岳家 也 我 這 位 女友當 小學 老師 薪 水養 家   當 夜 的 洞 勵不 在 邱 家   而 是 在 彰 化公 裡的 一個 涼  裡 用的 不 過是 一軍用吊床  
    在 妻 直 接 壴 勵 之下  7月中旬  我 去 參 考 了  9月3日發榜   那 天 雖 知 自 己考 水無 望   還 是 一早起 來  我 就冒 楮 大號耳號石套大力  從 清 泉崗 營 區   趕 到 清 水公 路邊 公 車站一處      買了一份 報紙  雖知 無 望   但 仍 去 榜 單 上 查看   接 著   我 便 再 冒 著大風 大雨   趕 赴豐 原 的 岸 裡國 小  因當 天 我 妻 是 負 責值日的   然兩 人一見   都 啞 然 無 聲    隔 了一會    我 妻 才 說  我 看過了  不 要 緊    接 著 就又冒 著 大風 大雨    走回 家 吃 飯    田梗 路徑 之夾   且 沿 著 因梗   隨 時都 有 出水口    一失足   就一定 從 上 面 的 田梗   跌 到 下面 的 水由  其 高 度至 少 在 三   五 公 尺以 上   然 而 我 們夫妻 就是 在 這 樣大風 雨之下  相 互扶 持   全身  是 水的 回 到 家 中  當 時心情 之難過  可 以 想 見
    到 了此時  營 部 的 長 官 們也 直 接 地 整 我   是 年底     我 雖 非 歩 兵 出身  但 卻派 我 去 鳳山歩 兵 學 校   初 級 班 120期受 訓    其 汒碌 辛苦  我 想 超 過任何其 他 科班訓   練  一天 之內    受 訓者 自 己沒有 十分鐘   夜 裡自 修   也 作 嚴 格 限 制    除 教材名   不 能看其 他 讀物   至 今回 憶 起 來    其 緊 張 還 是 不 可 想 像  
        鵦 訓  為  期六 個 月   要 到 1957年 6月底 才 結業   但 是   當 國  防部 調查時   我 還 是 決 定 要 去 一試   
    1957年7月1日   這 是 聯 招 中部 的 第 一天    故在 0晨   我 就一路從 豐 原   趕 到 報名處    台 中農 學 院   在  名教室 門口   排 第 一位    我 準 備 兩 份 報名表  一份 是 核 准 的    台 大電 機 系   一份 是 自 創 的   那 就是 文 史科 報名表   8點 門運 作   在 報名十幾張 檢查過程 中  國 防部   檢查是 否依照 核 准 的 大學 和科 系   居 第二    可 是 這 天 天 助我   那 位  負 責檢查的 軍 官     大約晚到 了十分 鐘 左 右  報名者 已排 成 長 龍   焦急 的 等他 快 來  開 始 行動  故當 他 8:10左 右到 來時    已有 自 感 慌 亂 的 情 狀  如 脫帽     排 桌上 文 件   安 放茶柸 等  此際   我 立初 把 核 准 名單 給我 的 副 本 打 開   指 著 說  這 就是 我     他 慌 張 一看  報名表與 准 名列 表  都 是 郭 榮趙   忽  去 看所 報考 科 系   得 天 之助  我 就這 樣以 文 史科 報名成 功    再 發榜 之日    我 稍 有 信心  相 信今年不 致 落 榜 了  就這 樣  我 就在 1957年9月26日   我 走進了東海 大學 的 大門  做 了東海 大學 政 治 學 系 一名學 生   在 報紙的 榜 單 上   15名錄 取的 學 生   我 還 是 排 第 6名  我 的 人生   果然 發生 了很 大的 改 變   不 過  問題 還 是 重 重   但 總 自 榜上有名02015.8.24     
繼續閱讀
2015/08/24

11.軍中路難行 只有 改 道

從1949年6月 到1958年8月 我 在 軍中 將近十年  我有 過幸運  也受過挫 拆 故 最 後 不得不想 盡  辦 法  退 出軍中 
   最 初  從 起 頭至 1950年底   我 在 孫 立人將軍屬 下  入伍生 總 隊   次年一月  我派 到 了裝甲兵   先 以 旅為 單 位   僅只一旅  到 1954裝甲兵  改 為 兩 個師    第一師 駐沽 口   第 二 師 駐台 中清 泉崗    改 編 前   先 在 第 4總 隘 41大隊 駐羅東    後 調第 一總 隊 14 大隊  駐桃 園 山頂 村  1954旅改 兩 師 後  我就在 第 二師   時師政 治 部 主任是 陳 亮上 校   對我 個 說   應算幸運   因為   1951秋 視 察 之時  陳 上 校 是 旅 部 第 三 科 科 長   他 看了我 主管 的保防 和監察 業  務  和我 談話之後  對 我 有 較 好 的 印象  沒有想 到 陳 公   就把 我 記在 心中  年終發表視 察 結果時  我 竟被 列為 全旅 第 一名  改編 後   這 位 陳 公 就做 了裝二師 的政 治 部 主任  我 就在 砲 兵 指 揮部 砲 二 營 二 連   做 個中辱指連指導員
    由於 接 受 美 援   改 編   美 軍 不 樂 見 軍中有 國  黨  黨務 活 重  故陳 公 決定   把軍中黨務工作   成 立一個 特別小組  在 台 中市 復 興路  第 五 酒廠一破 舊 庫房 辦 公  由三 官 兩士組 成   當 時少 校 為  候 立民  上 尉是 高   旭 另一 官 則是 中尉    那 就是 我  故組中階 級 高 低 分 明  另有一崔 上 士   管 財 務出納和帳目   一王上 土  負 責雜 務  權 責分 明  我的工作 題   劯鵲 人申請用錢  最 初   要 由我 先 作 審 查  該不 該用    表示 我 的 意見    
   此一家 排   把 我 借 調到 台 中市 區 辦 公   對 我 是 幸運 者  一般 說  不 在 軍中  而 在 市 區   相 當 號目 由  非 辦 公 時間  可 在 市 區 走走   這 是 駐在 清 泉崗 山上 的 部 隊 沒有 的 完 全和一般 公 務 員一樣  對 軍來說  這 是 一種 特權   也 是 一種 享受 
    因在 市 區   對 外 接 觸既 廣 又多  如 其 中負 總 責號的  先 生   少 校   就最 先 交到 了一位 林 姓 的 女友  後 來就是 他 的 夫人    那 位 林 女來探 望 其男 友時   有 時也 和女同 事 一起 來  她 們都 是 女老師    這 也 給我 機 會       交給了一位 邱姓 的 女友   她 稍 後 三 年   也 成 了我 的妻 子  故我 也 是 一個  實際的受 惠 者
    對 我 特別有 利 的   是 我 們辦 公 之處   離 開 台 中農學 院    走路只要 十幾分 鐘   尤 其   每天 晨 昏    都 有 成 隊 農 學 院 的學 生   高談 闊論   往 來走過我 辦 公 室 的 門口   更加 強 了我 仰  慕 他 們的 幸運   常 常 自 嘆   我 和他 們是 同 樣的 年紀  他 們卻這 樣幸週 的 走進大學    而我 卻 要做 一個 失學 者  由於 羡慕之情 在 內心翻 轉   我 突 然 跑 到農 學 院 裡  走進一間英 文 課堂 旁聴   老師 是 杭立武 夫人  她 用英 語 上 課 我 聽  不 懂    故又走進一間  是 周中文 講 解 英 文 課文    我 能聽 懂    於是     我 就口 頭 報口 政 治 部 主任陳 公  他 也 滿口 應允的說  只要 不 誤 公 事  去 旁聽 英 文   追求 進號步   是 件 好 事   自 此  我 就利 用不  公 的 時間  跑 到 農 學 院 裡  去 旁聽 英 文
    沒有 想 到   我意成 招 忌 的 對 象   大約是 1954的 一天 早醒    囡 肚任醒 山    甥苁 妹 棉 腩 公 室 一趟  立即 召集我 們五 人  宣 佈  據 有 一密 報   郭榮趙 同 志 行為 不 軌    一是 拉 用公 款    二 是 辦 公 時間外 遊  三 是 濫交女友  我 一定 要 嚴 查嚴 辦   有 生 以 來  從 鰻有 人這 樣對 我   不 是 桌子堵 在 身前   我 一定 昏 倒地 面   雖無其 事   但 被 人告密   真 不 知 如 何應對  
     根本 還 沒有 動手去 查   同室 其 他 四 仁   竟 信以 為 真 再 沒有 一個 人   對 我 講 一句 話   至 於 我 自 己則想     的 確  我 沒有玩弄 女性   但 我 有 個 女友   不 是 用非 法玩弄 得來的   的 確  辦 公 時間  我不 在辦公 室   但 未誤  公     也 去 農 學 院 聽 英 文 上 課  但 這 是 向 陳 公 主任報准 的   至 於 拉 公 款 私用  我 從 來就沒有 申請 過用錢  有 紀錄 可 查  即 使 如 此  因為當 年年輕  自 己又不 知 如 何查明  真 以 為 今生 軍中前 途   因此斷 送  一天 到 晚    不 知 如 何應對 是 好   就這 樣日夜不 安  約過了一個 多月   一天 傍 晚     陳 公 主任的 車子   來到 辦 公 室 門口   司 機 先 生 說   主任要 載你堪   一時內心大驚   何以 還 沒有 查明  主任就要 來辦 我   原 來是 專車接 我   到 他 的 寓 所  與他 夫人兩 女    共 進晚餐     在 餐 會 中   他 人密 告我 各事     一 字 未提   至 此   我 才 知 道   誣告我 風 暴 已經 過 了
    我 也 隨 即 離 開 了台 中辦 公 室   回 到清 泉崗 那 個 原 來那個 單 位   裝二 師 砲 二 連   何曾想 到   誣告我 的 事 件   早已便 到 了我 的 連上   一時 謠傳 更 多   更 為 複 雜  甚至 甚連長 周文 章   對 我 也 起  疑 心戒 心  弄 得 我 好 像 無 安 身安心之所   
   幾次 公 出歸 來    發現 我一直診 藏文 物 的 紙箱   我 自 己也 極 少 翻 動   因那些都 不 是 日用品   而 多是 書 信文 稿或剪  報  我 只隨 前 時日    一件 件 加 上 去 了   出我 意外 的       都 好 像 有 人翻 看   在 當 年   這 是 大 事 一件    這 表示 你的 思 想  被 人懷疑      有 了問題  既 是 如此   所 以 我 決 心把 這 個 紙箱裡珍 存 的 文 物   全部 獻給火花   免得 有 心者   再 來 閱  因此紙箱 從 來是 沒有 封 閉的  故在1955年 夏 天 某一夜 裡  我 就把 此一紙箱   帶到 營 區 外 的 一個 無 人的 碉 堡 內  從 上 至 下 一投入火中甚 至 不 再 過目 了  直 到 箱 底   有 一個 密 封 未開 的 信封   突 然 好 奇 心  使 我 打 開 一看  原 來竟 是 1952年秋 初   我 離 開駐在 羅 東國 小 第 41 大隊   大隊 部   前 往 宜蘭 之日  同 駐在 大隊 部  相 連教室 裡  一個 本 部 中隊 指 導 員楊 適存 先 生 送給我 的   楊 氏 是 江蘇 人  是 個 上 尉軍官   本 部 中隊 指 首 員   可能曾 做 過高 中老師   見 我 努 力自 修   視 我 如 兄如 弟   我則以 師 禮應對   當我 向他  告別時    他 就把 這個 信封 送給我   並說   留 作紀念   總 算有 緣相 聚 一堂  就此便放 在 紙箱 裡  因楊 氏 是 個 藝 術 家   雕初繪 畫   無所  不 精   故一直 把 信封 裡的    總 當 作 他 的畫 作  故投火前   忍 不 住不 能不 打 開 看 看   原 來  根 本 不 是 他 的 佳 作 而 是一張江蘇 省 一所 高 中的 臨 時畢 業 証書    畢業學 生  的 學 生 姓 名  就是 郭 榮趙   當 時我 想   楊氏 如 此作 法  可 能是 因為我 沒有 進過高 中   但 有 此紙為 "証"  留作 紀念   也 是件 趣 事 一件  然我 從 來也 沒有想 把 此紙  當 作高中畢 業 証書 之用  決 沒有 想 到 兩 年之後   此紙竟 把 我 送進了東海 大學  使 我 的 生 活   發生 意外 的 改 變 02015.8.24      
    
繼續閱讀
2015/08/24

汪東興反對鄧小平及下台內幕


日前,曾長期任中共黨魁毛澤東侍衛長的汪東興去世。近日大陸媒體罕

見披露,汪東興當年因反對鄧小平復出和堅持「兩個凡是」等問題,在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被免職,結束了其政治生涯。

繼續閱讀
2015/08/24

你可能不知道的26個朝鮮驚奇事實


朝鮮,這個神秘的國度,它的「不走尋常路」讓世界無法理解。而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朝鮮人民對於「金氏」的狂熱崇拜。有人說「如今的朝鮮很像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中國」,也有人說「朝鮮平民生活很愜意」。

不過,也許除了朝鮮人自己,世界上沒有任何其他地方的人能夠瞭解真正的朝鮮,即使你去過那裡或曾經生活在那裡。

在這個神奇的國度里,除了百姓對領導人的狂熱之心以及金氏三代領導人的「與眾不同」,還有哪些可能是人們以前並不知道的事實?

繼續閱讀
2015/08/23

10 從兵 走上 軍官 之路

很 偶 然   1950年 4月  的 一天   幸運 來到 我 的 身邊  一位 軍官 問我    可 能是 因我 年幼  問我 願 否到 鳳山受 訓   為 了改變 一下生 活 環 境  匍即 答 心  原  其 實  我 根 本 不知 懂 是 受 甚 麽訓練   五 月十二 日開 訓   原 來是 陸 軍訓練 司 令孫 立人 將軍屬 下的政 訓隊   他 還 有 一個 軍訓班    已辦 了三精   政 訓隊 也 是 一樣  為 時三 個 月  結訓之後    大概 是 做 准 尉軍官   然 後 分 發到 部 隊 裡   做 政 工  當 時惟 一的 目 的   並 不 是 訓練 甚 魔政 治 韓 部   只不 過到 軍中舉 辦 康 樂 各項 
 活動   不 過   課程 則多是 反共 性   如 大陸匪 情     蘇俄 侵 華 史  國 際 現 勢  中國 現 代史 受 訓地 點   是 在 鳳山陸 軍官 校   當 時  羅 友倫 將軍  也 正在 辦 理 復 校 事 宜
     是 年四月  國 防部 成 立 政 治 部   任主任的   就是 蔣經 國 先 生     因之  我 們這 個 隊     也 統 一歸 國 防部   原 來  在 八月結訓   後 來再 延 訓三 個 月  到 十二 月十二 日結業   結果此隊 就稱 之為 軍校 代訓政 訓隊   在 結業 典 禮上    我 隊 與女青 年大隊 合  辦結業   蔣經 國 先 生   還 到場  詞   有 好 幾年還 記得   後 來一點 印象都 無 影 子了  
    50年12月12日結業   40名分 發到 裝甲兵 旅   司 令是 蔣緯 國 將軍    我的職 務是 准 尉見 習 官    6個月見 習 期滿  即 是 少 尉軍官   1951秋 天     我 還 給在 大陸 的 母 親 通了兩 封 信    當 時我 分 派 的 工作 單 位   就是  裝甲兵 旅 第 四 總 隊      總 隊 長 名叫 劉 景陽 上 校    至於 我 實際 工作 單 位   就是 第41大隊     大隊 長 名叫 莊本 立    河南人    很 慈 祥   六個 月之後   我 果升了少 尉    駐在  羅本   羅 東國 小裡   工作 近 兩 年此 時間  在 此期內  我 有 愉 快 的 事   也 有 傷 心的事
    先 說傷心的 事   我 們大隊 部 有 個 呂 致 信    河南人   三 十出頭    平常 與人相 處 友善    我 在政 工室   主管 的 是 保 防  監察     材 呂料員是 負 責材 枓 諸事   就在 1951    他 帶了兩 個 上 士    去 領油  結果三 人結合     就偷 偷私自 賣 了十八大桶 汽   此案 就由我 經 辦   我 親 自 在 半夜裡    一個 個 單 獨叫 起   一個 個 戰 獨自送到 苟察 局 裡  第二 天 早晨   更 一個 個 單 獨扣 上手  但 三 人都 聯 扣 在 一起    在 火車上 恐 被 人看到   三 人都 空 著 雨衣   他 人  不能 看 到 一個 月時間    兩 上 士被 判 處 無 期徒刑   呂某則判 死 刑   我 眼 監視 執 行事  要 知 道  我 們同 在 一個 小小 的 大隊 部   天天 相 處   非 常 友善   可 說都 是 最 好 的 朋 友   天 呀   怎 叫我這 樣動手  然  感 情 和法 律 決 不 相 容  但 又非 辦 不 可   怎 要 我 忍 受   尤其   是 看到 呂 某人生 的 最 後 
    但 我 也 有 愉 快 得 助的  情 事   先是 主任孫 寄 文   韓 事 李林 或    待 我 都  很好  看成 小弟 一樣  先 是 從他 兩 人那 裡  學 到 一些 做 人處 世 的 方法    二 是 政 工室 李韓 事 辦 了一份 週 刊   給我 學 習 了寫作   其亖   是 這 年暑假  菲 華 來台 勞 軍    送給大隊 部 一架手掌 大的 收音機   那 是 由我 看管 的   不 能讓  人 去收聽大陸的 廣 播 從 此  我開始 學 習英 文   幾年後   成 為 自 學 英 文 有 成 的 枇 模     模    第 四    就是 結交到 了兩 三 個好 友  其 中  楊 適存 先 生 幫 助我 最 大   若非 他 的 助力   我 在 當 年進不 了大學   那 一定 要 十幾年後   國 防部 才 開 永現役 軍人  可 考 大學  惜當 犇分 散 以 後   就再 不 知 各人的 去 向 了
   羅 東近兩 年  是 我 任職的 開 始   是  愉 快 的   也 是 最 有 收 成 的時期  很 值得 回 憶 02015.8.23  
大   
繼續閱讀
2015/08/23

80年前空軍青年


歲月已走過80年。抗日戰爭前後,一批批報國從軍的年輕英才們曾發出

「想飛」求戰擊敵的吶喊,國家有難,「我死則國生」,他們的忠魂和

英姿為後代留下了永遠的壯懷激烈的勵志迴響曲。

繼續閱讀
2015/08/23

三峽大壩最大隱患已經浮現


三峽大壩的隱患已是眾所周知,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如果出現重大險情再重視,後果不堪設想。

黃萬里曾預測三峽建成十年淤死重慶港,現基本接近,忠縣濫泥灣淤積已經接近斷航。黃和王維洛都曾說十年若不炸壩,再炸都遲!淤積泥沙卵石無法由自然水流帶走,淤積在九曲十八彎的荊江一帶,地上懸河更嚴重,三峽建成後的清水下泄,以長江洪汛期水量,必致決口改道。長江再造,人類勢必付出慘重代價!


 
繼續閱讀
2015/08/23

9 起程 三 人 惟 我 獨行

端午次日   我 和榮惠 堂 兄  到 了廣  州   一同 做 了孫 立人將軍入伍 生 總隊隊 的上  第兵   這 時候  我 突 然反省   離家 之晨   母 親 正在 天 井一邊洗 衣  我從 背 後 走過  竟沒有 叫 一聲母 親   那 時十歲出頭 不 過幾 年的我   只有 暗 自 哭 泣幾揚   減 少 傷 感  在 文德 中學  紡一星期  便開 到 黃 埔 港    第山西輪    前 來台 灣    滿腹 想 的   全是 台 灣的 新 奇   7月16日 上 船   我 隊 住在 船底    上 面 則到 處 是 人  幾無 立足之點   甚 至 男 女方便   也 不 再 分   絕大多數 都 是 逃 來台 灣的 人 一天 一夜之間  我 只上 船 看海一次   看到 泿隨著 風 轉   我 想    難道這 就是 人生 之路   泿隨風 轉 到 這 時  候  我 已開 始 懂得 一些 人事
      一是  與同 學馬良 璞   原出自一個 好 的 家 庭   文 化水準 徑 高   受 教也  夠水準    說好 同 行外 出當 兵   但 還 未起 程  他 就棄言打 轉   如 此要 事   說話怎 能如 此   
      二是 住在 黃 車港 時  行 李集中保  存     後 來取回     我 的 三 枚銀元  和兩 雙美 軍皮鞋   都 已不 再 見  何人會 作 此事   決 非 隊 外 之人    人為甚 麽可 怕  
     更 傷 心的事   是 我 原 來一同 起 程  三 人    最 後 僅只我 一個 獨行    榮惠 堂 兄   是 我 離 家 外 出  最 借 重 的 一個   因為 他 已高中畢 業   家 裡有 錢  且 已結婚    在 我 隊 在 黃 埔 港 時   他 常 去 廣 州 市 內一行  因為 他 的 妻 兄譚篤祿也 在 廣 州  淘沙  突然    在  登船 的 前 四天   我 接到 他 自 廣 州 給我 一信  明白 告訴 我     他 要 去 參 加 海 陸 戰 隊  即 釔原 狐三 人一起 當 兵 的 約好 定   最 後 僅我 獨行   榮惠 兄是 我 外 出最 借 重 的 一人    他 年長   且已有 學 歴   又是 同 堂   我 把 外 出好 多問題   都 寄 托在 他 身上   如 今  寄 托完 了   我 沒有 辦 法   只有 喊 天    一 切要 靠 自 己   到 了此 時  我 似乎 已長 大成 人    不 再 器 泣 了    知 道哭 也 無 用   一切 都 要 面 對    再 不  人
     7月17日 黃昏    山西輪 抵 達 高  雄港 口    即 搭 火車   到 了台 南   安 住在 成 功 國 小  小學 的 另一面    是 絕念 反清 復 明鄭 成 功 的大樓    但 是 也 沒有 讓 我 們去 看過  就這 樣我 們離 開 了台 南    到 了鳳山 五 塊厝這 個 大營 房   在 裡面 住了約三 個 月  天 天 拔 草   出基 本 教絊  做苦工   可 能是 十一月   便 調到 台 北     住在 台 北 上 海 路台 灣防路灣防衛司 令部 內  子立人將軍做 司 令   天 天 站衛兵  擦槍  打 掃  我 因視 力不 佳     天 天 兩 手掌 都 被 打 得 通紅 那 時  年小   又不 懂 事   惟 一的 自 樂     就是 每月領到 六 元錢     花兩 元去 買幾粒 圓 形糖   口 中一粒    獨個 坐在 化糞池 上   自 思 自 想   總 不 知 外 出時    所 想到 的當 官 之路  能否走得 上 去    不 愧 母 親   這 樣的 日子   就過了半 年之久 直 到 1950年5月才 走上 一條 新路02015.8.23
繼續閱讀
2015/08/22

八 決心俞 俞 地 離 開 母 親 和家 園

到了1940上 半   戰 局 更 亂   一天  裡  大規 模 日軍竟 走過我家 門前   原 來不 知是 甚 麽   只聽 刀明亮"徙 下" 整齊 的聲 音   像 一聞聞的 蠻 聲 一樣   後來摸 黑去 看    原 來竟 是 大規 模 的 日軍   至 此    戰 場 已 打 到 門前   隨 時都 有 被 日軍打 死 的 可 能性
    怎 麽辦 ?在 此無 望 之時  只有 想 辦 法 離 家 出走  但 問題 是 一沒有 盤費   一是 沒有 人同 行    在 此無 望 之時  先 是  一天 的行程   從 永興 家 裡  走了一天 的 路    到 達 大家 仁 縣 大姐 家 裡  向 大姐 借 錢  並勸 大姐 一家 同 行  好 不 容易  大姐 給了我 三 枚銀元  他 們也 知 世 局 危險  但勸 他 們一一家 與我 一同 離 家     卻不 成   大姐 夫張 岳峻 送我 回 家  並允不 告訴我 的 母 親     他 知 道 如 果讓 母 親   知 道兒子要 離 家 遠 行了  無 論 如 何   也 不 會 讓 我 出走  把 孤 獨老母 留在 家 中  因我 是 母 親 一切 的希望   萬事 都 寄 托我  如 何讓 我 俞 俞 地 離 走   好 久 好 久   都 納悶在 我 的 心中  我 若離 家   那 麽家 中就是 有 老母 和四姐 兩 人  兩 人如 何照 顧 家 裡的 財產   如 何面 臨 日軍 來的 大亂  故是 否真 的要 離 家 遠 行    如 何讓 母 親 同 意  想 了幾天  若是 不 告而 別   母親 將呈 現 何種 悲痛 的 場面   想不 出辦 法   終於在 1949年端午前 一星期    決 心不 告母 親 遠 離 母 親 和家 園   惟 一的安 尉  想 來離家 頂 多兩 三 年  就可 歸 來   也 許有 成   可 以 安 尉母 親 之心   尤 其   母 親 總 是 望 兒做 出人來   留在 老家 決 無 可 能號

   還 有 兩 位 鄉長   一位 是 同 姓 的郭 堅  當 了團 長   另一位 名叫 李芳 郴   他 與我 同 黨一家     還是 表親   做 到 了旅 長   前 者 不 是 黃埔 出身   後 者 止黃 埔 六 期   歸 來時受 到 熱烈鄉人的歡迎  光彩接 風   同鄉都 感 榮耀    我 想 我 出去 當 兵  正在 對 日軍若戰   如 果我 能勇敢 幸運   升過小官    或有 可能  屈 時歸 來   一定 耀 祖揚 宗   就是 這 個 夢想   我 開 始 努 力  企圖 說服附 近 比我 年紀稍 大的同 輩青 年  與我 同 時離 家 遠 行  好 不 容易    我 第 一個 說服了郭 榮惠    他 是 我 九伯 三 個 兒子中的 排 二 名    他 不 但 已經 高 中畢 業   且 已與譚姓女子結婚  非 了好 一番 功 夫    第二 個 我 服了馬良  璞    比我 只大兩 歲   其 他 就再 沒有 人被 我 說服了 
   於是 三 人 約定   1949年端午 前 三 天   三 人離 家   相 聚永興縣 城   當 天 晚上     三 人果然 相 聚 在 城 一客 樲內  共 商外 行事 宜   沒有 想 到    馬良 璞 當  場 變 心  決 定回 家   結果 有 榮惠 同 我  端午 的當 天   我 們便 到 了 衡陽  時在下午 四點 左 右   隨 即 滿街去 找 招 兵 廣 告  然 處 處 空 空   因為   當 時號日崇 禧做中部 防衛司 令  不 准 招 兵  端午 那 天 晚上    我 們就位 在 一家 同 鄉樓 上   樓 下呈 現 端午 的活 重   我 們卻在 樓 上想著 明天   決定明天 再 找 一天 招 兵 廣 告 再去南行  到 廣 州 看看  
   當 夜即 搭 火車   往 廣 州 行  沒有 想 到 車上  擠 得 幾  無立足之 點  深夜  車過英 德     我 幾 被 有 心無 心者   把 我 擠 下車去   幸上 天 助我   我 緊 緊 地 握住上 車 桿   第 二 天 早晨     火車到 達 了廣 州   這 是 我一生 與大城 市 見 面   令我 好 奇 之點   幾 處 不 是   如 我 早聽 過春焦一詞    但 到 了廣 州    才 看春焦本 來的 面 木  再 如 愛 群酒家    和公 園 裡的 大象  我 都 是 第一次   才看到   好 不 感 到稀 奇 原 來大城 市 裡  竟 有 這 許多從 沒有 見 過之處   那 是 六 月底 七月初   陽光 強 烈  但 是 我 和榮惠     還 是 冒 著 強 烈的 陽 光  看過好 幾處 地 方
   在 廣 州    我 們就住在 一家 小客 樲裡面   那 是 在 一條 名叫 四馬 路的 上 面    路邊 還 有 一條 水溝     客 樲背 後 不 遠  有 一所 中學   區   名巷叫 文 德 中學   

  在 廣 州   與 衡 陽 就完 全兩 樣   寬廣 無 比  房 至 很 多  多數 高 大    但 也 有 很 多  不 過兩 層 而 已    至 於 招 兵 廣 告  就與衡 陽 大不 相 同   幾到 處 都 有     種 類 更 題 煩 多  有 陸 海 空   陸 戰 隊   處 處 都 受 歡迎   在 衡 陽    是 找 不 到 招 兵 廣 告  廣 州 則到 處 可 見   給我 們的 難  題 是   到 底 當 那種 兵 要 好   更 令心不 安 的   是 找 不 到 人指 導  全 靠 自 己的 直 覺   十幾天 後    我 們終於 決 定 加 入孫 立人將軍的 新 軍    當 時名叫 入伍 生 總 隊   他 招 兵 三 團   我 們決 定 的  就是 客 樲背 後 不 遠 文 德 中學 的 第二 團 第 二 營 第二 連  從 此我 們流 浪 的 生 活    也 就得 到 了安 定   榮惠 和我 沒有 分 開   我 倆都 做 了這 個 連的 上 等兵   由於 要 去 的 地 點 是 台 灣   行期一切 未定    所 以 也 沒有 給在 家 焦慮 萬分 的 母 親    直 到 了1951秋 天 在 這 段兩 年孤獨的時 間裡    真 不 知 母 親 是 如 何過日子 的?02015.8.22                           
繼續閱讀
2015/08/22

七 今生 之路 何去 何從 "

雖然  還不 出十歲  在 我 號虫內心  已經 有 了一個 :拿 生之路  不 知 何去 何從  所 以 比同 堂 的弟中們 早已 在 心中開 始 萌  芽   何故? 原 因是 我 家   比起 同 堂 各家   要 號 得 遠   如 家 中男 兒  同 堂  家   男 兒至 號小 有 兩 三 個   個 個 健 壯能韓  只有 我 家   僅我 一個  且 體 弱 多病  根本 強 壯  不 能與周堂 他 家  兒相 比 其 次   就是 父親  我 兩 歲 不 到  就棄 我而 去   家 中所 承 祖先 山地 水田  姐 姐 們幾都 已 出嫁  性 一依靠 號虫就只有 老母 和一個 四    都 是 弱 者   家 中顯 有 落 泊 的現 象  更 企使 城早有 此想 法 號虫  一是 母 親 的 長 輩們   從 來不 看在 眼 裡  被 人弱視   尤 其   是 母 親 常 常  口 頭 的 一句 話  做 出人來  不 要 被 人小看  更 是 黨常 響在 耳 邊    有 如  暮 鼓晨 鐘  更 直 接 的     是 受 他 人的低 視   母親 要 我 不 要 被 人小看   事 實 上    我 卻 天 天 被 人小看   因為 如 此  今生 之路   何去 何從     便 潘然   而生   堂 兄榮甲 者 師 明指 我 非 讀書 之才  更 是 內心愧 疚   難忘
   果若非 讀書 之才 總 要 做 人  然 到 底 甚 麽樣號虫人來   每親 和我 自 己   確實非 常 茫然  尤 其   在 1940年代 日本 侵 略 中國    就是 要 想 讀書     也不 可 能  在 那 個 時   我 最 初 的 想 法   就是 跟 著 二 姐 馬家 室     去 四川學 淘號潔  即 從 沙中鍊 金   如 若有 成   也 很 賺  弌   但 三 姐 夫是 個 半 呆 者   學 也 難 得學 成    更 直 接 的   是 沒有  路費
   次 者   就是 想 到 大姐 夫家 居 之處 做 工    因為 在 安 仁 號   那 是 個 比較富庶 的區 域    找 工作 也 易    但 顯 然 給姐 姐 臉 子 難看   也 只好 放棄 
      也想 過在 家 附近 兩 市    做 小 生 意  但 既 無 一文 本 錢  自 己更 無 一技  雖 然    很 想 很 快 去 學  但鄉間   卻無 施  教之處  
   就這 樣來回  想 來想 去     無 一不 是可 走 能走之 落  想 來想 去   去 從 沒有 想 過離 家 遠 行    因為    那 時號路鄉    同 堂 兄弟 外 出  的     只有 兩 個   一個 叫 榮官   一個 叫榮室   因為 都 三 兄弟   一定 有 一個 徴去 當兵   故兩 人外 去   到 廣 州  做 了二 十六 團 的 一個 憲  兵  榮官 命苦  戰 亂 結束以 後   在 歸 家 途 中餓  死   榮室 幸運   從 海 南島 轉 到 台 灣  終生 做 了一個 憲 兵   直 到 退 役  他 有 兩 子一女  男 女各一孫   惜 今年五 月二 十四日清 晨 過世   年八十七歲   他 一生 忠 誠  是 一個 好 人  
   然 在 當 年  雖 來回 思 想 謀生 之 路  但 卻從 沒有 想 過  要 離 家 外 出    因為  在 我 滿堂 兄弟 中   從 來就沒有 一個   外 出過  至 於 榮官   榮室    是 為 了怕徴 兵     才 外 出的 02015.8.22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