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3/28

日連串 的 不 幸落 於 我 這 一郭 家

我祖父一代  洱自 成 家 以 後   一連串 的 不 幸 就落 於 我 這 一郭 家 在魚禾王 出生 之前 祖父就已告別人間  因 當 男 子 能過四十歲 的 不 多  在 我 的 判 斷 我 的 祖父 恐 非 一個 能韓 和肯韓 者 他 很 可 能曾 娶 兩 妻   在 1950至 1940的 年代我 郭 家 兩 個 山谷 裡生 活的 男 性 絕大多數 都 有 續娶 且 難活 過四十幾歲 大多數 在 四十歲  還沒有 到 達  就告別了人間在 那 時的農 村   不 只是 很 少  而 且 絕不 對孩 子  談不 談先 人的 事   尤 其 是 先 人的 後 事   所 以 對 某個 先 人 前 輩如 何為 人  如 何處 事  如 我 者   兩 歲 不 到   父親 過世 至 於 我 的 母 親   續娶 過來 既 不 知 那 個 先 人如 何  如 何  絕口 沒有 說過 但 辦 先 人後 事 之慎 重  卻遠  卻遠 過幾百 里之外   如 男女過世 其 棺 材 遺屍 男 左 如 就停 在 上 堂 之中  有 的 一停 就是 兩 年三 年由其 兒孫 後 人  天 天 燒 香香 可 是   對 過世 先 人生 前 言行  如 我   如 祖父過世   可 能我 還 沒有 出生   不 到 兩 歲   慈 父見 背 我 就從 來沒有 聽 過有 人談祖父和父親 的 往 事   因之  我 這 一生 從 出生 到 十幾歲 所 聆聽 的 家 教  惟 一的   就只 有 母 親   母 親 並 不 識 字  但 她 為 人處 事 溫和恭儉 卻遠 超 過一般 有 教無 類 的 人我 在 成 年過程 中  所 受 過的  挫 拆  侮 辱 負 擔  雖 然 比 不 上 母 親  尤 其 是 負 擔 如 他  人儲意  所 加諸母 親 身上 的困 難  和上 天 不 仁  加 在 她 身上 喪去 幼兒之痛 我 記得 在 1940年 代  我 的 大姐 為 逃 日軍之亂 帶著 第 三 個 女兒  約一歲 多 前 兩 個   都 早已過去 了     帶來到我 家   楊樹 潭 避日軍之月之亂   小女兒名叫 西玲   正在 她 學 講 話兩 兩 歲 間  相 親 相 愛   很 快 就學 會   簡單 的 對 話  但 突 然一天  高 燒氣 絕  至 今想 到 尚時的 情 景  我 仍 忍 不 住流 下痛 哭 的 眼 淚 躺 在 椅 子上   原 來有 說有 笑  如 今木然  一動也 不 動了  一想 到 至 今  我 仍 眼 淚 直 流   上 天 何以 如 此不 仁  給了她 生 命  何以 又很 快 把 她 的生 命拿 走 好不 幸的 是 她 的 父母     痛 哭 聲 中  還 求   給她 一個 紙盒   就是 不 要 讓 她 死 者  直 接 入土天   上 天     即使 父母    也 是 依法 來自 父母 何以 要喪 他 們的 幼年的 兒女 給他 們拆磨   據 我 所 知     大姐 失去幼年兒女    至 少 有 六 個 之多 為 甚 麽 不 收 起 屠 刀 ! (未完 )


2017.3.26 我這 一家 起 歩就可 能 落 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7.3.29家世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