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7/03

何幸 夢中 回 到 了母 親 的 墓 前

最 近 半 牛以 來  幾乎 每天 夜 裡作 夢 連連  夢 中真 是 千 奇 百 怪  從 沒有 想 過  更 不 要 談經 過  好 多稀 奇 古怪的 事 情 都 會   在 夢 中出現   甚 至助我 成 長 亂世  的 老家   都 從 沒有 過出現   然 昨 夜 的 夢 中  我 忽 然 到 了母 親 的 墓 前   整 個 母 親 的 墓 地   都 是 漫 草 聳生   連我 在公 元兩 千 年  回 到 故鄉   探 親 時    為 母 墓 樹1立的 墓 碑  和母 墓   都 是 漫 草   不 復 看見   誠然   我 有 兩 個 名義 上 的 侄兒  即 我 父 前 妻 的 兩 個 侄 兒   從 其 父親   即 我 同 父異 母 之兄榮楚     生 前 就與我 的 父母 分 家   取得 一半 的 家 產   獨立成 家 住在 早禾充   我 的 父母 一家   卻住在 楊 樹 塘   我 那 位 同 父異 母 之兄  至 少 比我 大近 二 十歲 左 右   連對 我 這 個 小弟 也 很 疏 遠  其 與我 之親 情   比不 上 其 他 曾 祖父下來的 堂 兄  好 像 望 我 早死 一樣  這 樣就可 人得 到 郭 家 全部 的 財 產   我 幼時無 知   本 來就是 親 兄弟   乃 知 有 這 樣的 情 形  如 我 五 步 時  在 老家 早禾充 識 字 讀書   地 點 就在 其 住所 走路約不 要 十分 鐘   我 五 天 才 能回 家 一次   我 這 位  同父異 母 的 老兄  從 來就沒有 來看遺我   更 不 要 說請 我 到 他 家 吃 過一次 飯   其 疏 遠 的 情 形  由此可 見   更 令我 感 到 的   我 是 他 家 的 外 人  其 忌 我 之心    就是 要 我 不 要 成 才   使 我 母 親 的 "望 子成  絕望   這 種 情 形  我 約七 八歲   便 有 直 接 之感     所 以 雖 是 同 一 家   所 謂兄  弟   真 有 如 似不 相 識 之人  然 而   我 這 位 同父異 母 的 老兄如 何  既 不  務 農   只識 幾個 大字   比 其 他 堂 兄   相 去 遠 甚   如 其 他 堂 兄弟   可 人開 私塾  教子弟  他 卻只靠 著 分 去 一半 的 家 產  吃 飯   其 他 堂 兄  做 事 能力高 強   他 雖 不 是 呆 子  卻是 個 笨 蛋  老兄對 我 這 種 態 度  是 我 早日成 熟的 重 要 因素   因為 母 親 常 常 勉 我   不 要 做 一個 被人看 不 起 的 人    指 的 就是 這 位老兄這 樣的 人 
 
老兄對 我 母 我 家 如 此  更 壤 的 是 其 內人  其 忌 度心之強   開 口 沒有 一句 好 話  更 是 呈 諸表面  我 望 我 兩 侄   來看 蔎 我 的 母 墓   實不 過 夢 想   故我 母墓 的 荒 煙漫 草   乃 屬 必 然   惟 一使 我 難過的   就是 我不  在 老家 故鄉  當 年我 之所 以 動機 外 出    同 父異 母 之
兄 夫婦雨人  對 我 那 種 疏 遠 隔 離 的 因素之一    我 當 時就立志   我 要 做 出人來   給你你看看  母 親 之所 以 勉 我   "不 要 做 一個 被 人看不 起 的 人來 "  就是 因為 同 父異 母 之兄  對 我 這 樣的 看待   午 夜 夢 回 之餘   我 便 想 到 我 的 母 親    一生 竟 是 如 此之慘   母 親 不 是 沒有 生 兒育 女  四個 女兒  七個 母 兒 子  就是 從 母 親 懷 中誕生   惜 天 不 助人   七個 母 兒之中  僅只留 下我 一人   所馬以 我 說  母 親 喪 子之痛 的 眼 淚   實有 如 長 江黃 河之水    永遠 不 盡   更 使 我 想 起 的   是 我 兩 歲 不 到   就慈 父見 背 了  因之  郭 家 的 一切   就非 要
 母 親 一個 人承 擔 了   想 起 炎夏 熱得 如火之日   風 霜 雨 雪 苦 寒 之  季   我 自 己親 身  坐在 草 地 上   看到 母 親 和幼姐   在 田袁 種 鎮植   或變 的 情 形   當 年  年幼無 知   如 今回 想 起 來  真 要 流 淚   上 天 何以 如 此不 公   待 遇 我 的 母 親   早年是 理 家 之苦1  接  著 就是 喪 子之痛     等到 四個 女兒長 長 大出嫁 了    應算 有 幸  可 是   每一個 我 姐 嫁 了出去  都 是 不 幸  大姐   生 下一個 兒子  姐 夫就去 世   家
 
中貧苦  二 姐嫁 了  姐 夫 姐 夫 又是 半  呆   看來 人不 會 說話   話  三 姐 嫁 給李家   李時在 郴 州 師 範 求 學   且 生 了一個 兒子   應是 情
況 甚 佳   可 是   兒子不 到 兩 歲   就死 去 了  李家 就說我 姐 命苦    於 是 也 以此 離 婚 告終   只有 幼姐   幼時 我 讀書   與我 最 親   先  訂
親了  張 家   那 知 張 子外 出  就不 知 去 向 了  後 來聽 說嫁 給李家   李是 共 產 黨員  他 先 已有 結婚    且 是 我 小學 的 一位 同 學   然 生 了幾個 兒女    就過世 了  
 
地 下的 母 親 陰 靈    不 知 你是 否有 知   雖 然   你 只有 惟 一的 兒子雖  然 不 告而 別  且 不 識 幾個 大字   但是如 今   他 曾  竟 兩 度留 學 英 國   世 界最 古老  有 名 的 牛津   雖 沒有 做 甚 麽大官   因為 我 知 道仕 途 的 辛  霜   但 也 做 了三 所 大學 的 校 長  另創 辦 了三 所 新 的 大學   且 地 區   在 眾 力反 對 之下    在 台 灣落 後 地 區   創 辦 了一 現 代化的 媽祖鱉 院    親   母 親    你對 我幼時 下的 苦心  沒有 白 費 一場   我 今已是 國 際 知 名的 學 人之一   所 作 的 著 作   竟 改 變 了美 國 名家 對 我 國 的 編 見  我  有 三 女兩 男   大女兒嫁 日本 一名教授   二 女兒嫁 給一個 醫 師醫 師   在 台   女兒嫁 給一個 商人  她 與英 商合 作   在 紐約鬧區 已有 三   四個 店 面   大兒子在 美 藥學 學 專家   小兒子在 美 創  養 老院   都 在磌  博 士以 上   至 於 兒的 孫子   兩 女五  男   一孫 女  在 美 兩 固 月前 結婚   一個 孫 女日本 都 大學 剛 畢
業   聰 明能  韓   五 個 男 孫   大孫 日本 名古屋大學 博 士  現 在 九州 做 事   一孫 眼 科 醫 師  現 在 台 灣  另三 個 內孫   都 是 男 生   一個 在 美 做 不 小的 慈 善 事 業   一個 在 美 電 專家   最 小的 男 子  今秋 進美 國 馬利 南大學   
 
母 親   母 親  母 親 對 我 花的 心事   應是 沒有 白 費   好 難得 在 夢 中  來到 母 親 的 墓 前   我 說這 些   只是 要 告訴地 下母 親 的 陰 靈   母 親 一生 受 苦  上 天 給母 親 這 樣的 收成   母親   我 今生 最 難過的 惟 一 事 情   就是 母 親 被 共 黨 活 活 打死   所 幸我 不 在 母 親 身 邊  否則   一定 與母 親 同 被 共 匪 打 死   同 歸 於 盡   感 謝上 天  有 眼   給母 親   就是 最 後 沒有 叫 一聲 母 親   更 痛 苦的   母 親 是 被 共  活 活 打 死   而 兒又不 在 身邊    可 是   如 果兒在 身母 親 身邊   今天 恐 再 無 兒這 樣的 一生 (完 )



兩 岸敵 對 乎 ?或友好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 國 民 黨再 生 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