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31

蔣介石父子參與台灣警察權力鬥爭


 唐縱在出任警察總署之前,與中央警官學校教育長李士珍一向處得不錯。戴笠過去與李士珍鬧摩擦弄得不可開交時,他從不介入,有時還说戴笠對李太過分了一些。他去侍從室幾年中,李經常去找他。他當了上署長以後,初時也很想避免和李發生矛盾,希望李在訓練警官方面能與他很好地配合工作。他不但首先去拜訪過李,同時對李也很恭維,他甚至當着很多人的面稱李為“老大哥”。但李士珍卻並不因為唐縱對他的態度好,就能真正和他合作而消除嫌怨。李士珍等了十多年,眼看戴笠死於非命,滿以為十拿九穩可以把全國警察領導權奪到手中,連做夢也沒想到唐縱把這個職位搶走了,他怎麼會甘心?
 

 最初唐縱對這個問題並不重視,他剛當上署長不久,有人就向他提出過,要警惕李士珍這個人。他回答說:“你以為戴先生處不好的人我也會處不好?”他又笑了笑,補充说他和李過去關係不錯等一些話,好像很有信心,能把過去與軍統為敵的人變成朋友。

  問題很快就揭開了。不到兩個月,有人告訴他,李士珍在中央警官學校內公開批評他,說他是“完全外行”,由這樣的人來主持全國警政,非弄得一團糟不可。究竟為什麼這麼快鬧翻了臉?原來,李向他推薦一批骨幹想在新成立的警察總署中搶地盤,他雖然接受了幾個人,卻沒有全部滿足李的願望。這樣一來,李就大大不滿,內心憤懣,於是爆發了出來,不過這還只是剛揭開的序幕,激烈緊張的“肉搏戰”卻還在後頭。

  李士珍多年來准備了一個《十年建警計劃》,搶在戴笠之前送給了蔣介石,滿以為抗戰勝利後成立警察總署時第一任署長就會輪到他。結果署長被唐縱搶了。李就把他的《計劃》印成小冊子,向人分送。可是這個計劃送到蔣介石處,遭到了“閲而不批”的命運,被蔣介石擱置下來。

  唐縱針對李的計劃的缺點,迎合蔣介石的意圖另外趕製了一個《五年建警計劃》。他究竟在蔣介石身邊多年,懂得蔣介石的心理比李多得多。他的這一計劃大受蔣介石的賞識,準其按計劃逐步施行。

  唐縱計劃的主旨是“統一事權,加強職能”,這就和蔣介石“戡亂建國”的方針相吻合了。他計劃中的“警保合一”以及運用警察力量鞏固后方治安,與大城市的警管區制、警員制,使警察與特務一元化等,都符合蔣介石的心理,因而使他這個“外行”比李士珍那個“內行”在蔣介石面前吃香得多。

  為了進一步和李士珍爭奪警察教育權,唐縱的計劃中也採用了李的一些辦法,所以看起來比李的就更完善了。

  唐縱對李的那個計劃,曾用譏諷的口吻批評過,說是“書生之見”。最使李傷心的是唐縱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從這個計劃中可以看出李大哥對教育長很有興趣,還想再當上十年的樣子。”自然,這些話很快就傳到李的耳中。據說李士珍聽了氣得臉色發白,大駡唐縱的計劃是“邪門歪道”、“流氓作風”。從此以後,唐縱和李士珍兩人從當初互找對方工作上的毛病,發展到進行人身攻擊,仇恨越來越深,形同水火。不過他們在公開場合中見面的時候,彼此還是有禮貌地招呼一下,唐縱有時還故意表示親熱的樣子。

  唐、李之間的第一場“肉搏戰”是爭奪在東北設立警官學校的領導權。先是,李士珍呈準蔣介石,在東北設立中央警官學校東北分校。因此,在警察總署成立之前,他就作好了種種准備,內定黃埔二期畢業的嚴正任分校教育長。嚴是他黃埔同期同隊的同學,經他推薦給蔣介石,也批准了。當李士珍正在籌備的時候,唐縱給蔣介石一個報告,請求由他派人去東北主辦中央警官學校分校。理由是:當時在東北設分校,不應該是去招收訓練正科學生,而是將接收下來的原東北僞滿洲國的警官和替日寇充當特務的漢奸們加以短期訓練,利用這些有經驗的人進行反共工作。因此,必須針對當時情況,由他派人去辦,才能順利完成反共的任務。

  李士珍對唐縱突然來這一手,非常憤慨。

  唐縱是了解蔣介石的,只要提出反共措施,蔣介石總是非常高興採納,所以唐縱在和李爭奪東北分校領導權的報告中特彆強調這一點。當蔣介石正在考慮將東北分校交與唐縱的時候,李士珍以辭去中央警校教育長的職務來要挾。蔣介石權衡之后決定仍將東北分校交給李去辦。

  這天,蔣介石把唐縱找去,說明改變決定的經過和原因。唐縱滿口答應。其實當時他要辦的事還很多,他之所以要同李士珍爭權,真正的目的是想給李來一個下馬威,給點顔色讓李看看。

  第二個回合是唐、李搶奪警察局最高領導權的問題。在蔣介石統治前期,邊區幾省一向由地方軍閥割據,中央權力達不到這些邊區,因此沒有設立國境警察機構。抗戰後期,這些邊區逐漸由蔣介石掌握,抗戰勝利后軍統便想將國境警察局掌握起來。李士珍的十年建警計劃中也專門提到這個問題。戴笠死後,毛人鳳一度准備搶奪這一機構,因軍統局改組為保密局,無意再提這事。1947年春,唐縱向內政部正式提出,請求成立8個國境警察局:西南邊境4個,分設於雲南、廣西境內;西北4個,分設於新疆和內蒙古。這些國境警察局,組織規模都很龐大,擬定的編製每個局都有警官百餘人和警察幾千名。

  李士珍知道唐縱提出的計劃後,立刻集中力量來搶奪。他倡言,訓練國境警察局的警官,應由中央警校專門設立一個特別班來進行國境警察業務訓練,等這批警官畢業以後,才能成立國境警察局。他認為,以現有人員倉促組成,不但不能完成任務,還會弄得笑話百出,有辱國體,不如暫時維持現狀。他振振有辭地揚言,應以國家主權和聲威的為重,反對草率從事。李士珍的這個建議,當時得到一些人的支持,連立法院也同意先訓練出一批人員才能設置這種機構。

  李士珍向內政部提出的報告,唐縱第二天就了解到了。他立刻針對李的意見又提出一大套冠冕堂皇的理由,主張從速成立國境警察局。官司打到蔣介石那裏,蔣介石當時一心在搞他的反共軍事部署,便將這個問題交內政部處理,並指示:將來成立國境警察局應由內政部直轄,不歸警察總署領導;訓練國境警察局警官事,交由中央警官學校主辦。

  在這一回合中,唐縱沒有得勢。后來內政部找他去研究,他也只派一兩個不重要的人去參加,他曾很氣憤地说:“我們爭不到手,他(指李)也不會有希望。大家都不搞算了!”就這樣,直到蔣介石退居台灣,這個醞釀了兩年多的國境警察局始終沒有成立起來。

  第三個回合是一場激烈的“白刃戰”。唐縱在前兩次的爭奪中沒有取得勝利,便利用他掌握各省的警察人事權與李士珍為難。他對李派人員藉故更換了不少,或不再派充重要領導工作。李士珍為此向蔣介石“告狀”。蔣介石找唐縱問話,唐縱的答覆是:這些過去一向干軍事工作的人,只經過短期警察訓練,擔負起一省的責任不太適宜,還是多留在總署見習。

  李士珍在訓練警務人員時,要求受訓人員都要參加他所領導的中華警察學術研究會,結業hl參加中央警校同學會。李一直想運用這兩個組織來和軍統爭奪警察領導權。

  唐縱針對李的這套手法,運用他的職權對這些人員親自進行一番拉攏活動。他在警察總署召集他們座談,照例還請他們吃飯,並送給每人一張他自己穿最高警官制服的照片和一筆特別費。警察總署人事室在分發這些人去各地工作時,還叮囑他們要參加當地的中國警察學會,並说明這個會是由唐縱親自領導的。

  唐縱好幾次曾用非常得意的口吻shuo1過,李士珍辛辛苦苦花了幾個月培訓的人,他只花半天的工夫就輕輕地拉過來了。

  與此同時,唐縱還在全國警政會議上正式提出,要在各省設立一所警察學校,每縣設警察教練所,由各省自己訓練警官,不必由中央警官學校代辦。最使李士珍不滿的是唐縱還要在南京設立一所首都警察學校,培植高一級的警官。這樣一來,中央警官學校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據李士珍身邊的人透露,李得到這一消息,氣得連飯都吃不下了。他向部下發牢騷shuo1,他對這個教育長職務並不重視,早就准備辭職不幹,是蔣介石堅決挽留,他才留下來。現在唐縱這樣對付他,他反而要再幹下去,不能讓唐縱的如意算盤得逞,要使唐縱明白李某不是好欺的。直到國民黨退居台灣,唐、李雙方鬥法相持不下,到了台灣還是繼續鬥爭。後來唐縱在老蔣與小蔣的支持下,力量一天天發展,李最終被趕出了中央警官學校,由唐縱推薦軍統特務樂干當了教育長,結束了李、唐之間多年來的這一場鬥爭。



請 到 新 疆 旅 遊 即 得 500元獎 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郭榮趙:東海大學前後的心路歷程 (之-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