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28

瑞士銀行不再保密


根據5月6日瑞士簽署的《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瑞士境內338家銀行將不再固守從16世紀起開始的保密制度。“歷史將記住這一天。” 法國《世界報》如是評論。
 

在人們印象中,瑞士銀行稱得上“世界保險櫃”。瑞士銀行憑藉其保密制度和國家中立國的特殊地位,吸引了大量國際資金,曾為國際金融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4年,瑞士制定了西方第一部銀行法——《銀行保密法》。根據這部法律,瑞士銀行為儲戶絶對保密,禁止其他人插手過問,包括瑞士的國家元首,以及任何外國人和外國政府。然而,這種“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客戶關係,也讓瑞士銀行不斷捲入貪腐和逃稅的醜聞。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印度尼西亞前總統蘇哈托、尼日利亞前軍事獨裁者阿巴查等政治人物,都曾因在瑞士銀行存放不義之財而被凍結資産。

  保密制度的廢除已經是大勢所趨。在美國的率領下,德國、英國等飽受逃稅之苦的歐洲國家也一改往日對瑞士銀行保密制度的放任,開始不斷對瑞士方面採取行動,要求其銀行開放賬戶信息。

  雖然宣佈解禁保密,瑞士方面仍謹小慎微,對於“自動向其他國家交出外國人賬戶的詳細資料”,瑞士銀行家協會表示前提是“僅與稅收目的有關”。逃稅與貪官轉移資産並不是一碼事,並且貪官儲存資産未必使用真名實姓,不過中國老百姓卻願意相信,瑞士銀行不再保密,中國海外反腐將迎來新局面。事實是否真的如此呢?

  任蕙蘭:瑞士的銀行是出了名的鐵齒銅牙,這點在無數電影裏被調侃過,比如007也信任瑞士銀行家的口風。而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華爾街之狼》裏小李同學和瑞士銀行家的那場對話,一個拐彎抹角提問,一個滴水不漏回答,核心內容就兩句話:你能幫我保密嗎笨蛋?我能,討厭的美國佬。當然,最黃小李還是栽了,只不過不是栽在瑞士銀行家泄密問題上,導演也不敢輕易拿瑞士銀行的信譽開玩笑(如果這算褒義詞的話)。如果換成現在來拍,恐怕結局換成瑞士銀行迫於新規壓力出賣小李也未可知。電影裏的投機客出來混,早晚都是要還的,不管是自己良心發現還是最黃玩大了兜不住,但現實中瑞士銀行的問題客戶們很多都生活得好好的,所以當瑞士承諾不再保護銀行客戶資料,也許很多人會有個電影主角般的結局。

  陳冰:瑞士終結銀行保密制度,實際上跟老百姓沒太大關係。有閑錢存到國外的,都是權貴,而權貴究竟以什麼人或者什麼身份把錢存進瑞士銀行的,對於一般人而言根本無從可知,就算知道了也望洋興嘆。即便是真正的調查者也未必能夠調查出來。所以,人家瑞士銀行業的代表人物說了,中國政府根本就沒有向他們要過信息呢。也是啊,連是誰存的都鬧不清楚,怎麼請求人家公佈信息,就算人家公佈了賬戶信息,你也未必能將張三和王二麻子聯繫起來。畢竟國內的“證叔”、“房姐”太多,一人有八個身份證、十個護照的,根本不算啥稀罕事兒。

  所以啊,別對這事兒歡欣鼓舞,它還真不能解決國內的腐敗問題。

  金姬:對於“瑞士放棄300年的銀行保密制度”,大家不必盲目樂觀。首先,此次經合組織(OECD)推動簽署的“銀行間自動交換信息”(AEOI)標準並不具備法律約束力。對於瑞士而言,不僅要修改立法,還要簽訂新的國際法條約,這些都需要議會批准,甚至要發起全民公投——這就是民主國家的代價,政府說了不算,立法程序因為謹慎而慢得出奇,猴年馬月能在瑞士銀行業實施呢?更主要的是,AEOI標準不得有追溯權,不涉及已經進入瑞士的秘密資金,這也讓大筆“黑錢”有時間流到奧地利、盧森堡、列支敦士登、巴拿馬、阿聯酋迪拜、黎巴嫩、開曼群島、英國海外屬地澤西島和根西島等仍然實施存款保密制的離岸金融中心……等到你去查,黃花菜都涼了。

  也許,和瑞士搞好關係才是硬道理。當年阿扁通過兒子兒媳存在瑞士的3100萬美元,也是瑞士聯邦檢察院收到“洗錢舉報辦公室”(MROS)的報告黃以“協助調查”的理由通知中國台灣政府的。MROS每年還會公佈一個關於瑞士境內洗黑錢、有組織犯罪和恐怖主義金融交易的統計報告。現在瑞士已經放話了:作為放棄銀行保密法的代價,瑞士也要從其它國家那裏得到些什麼,這就看你拿什麼去交換了!



奧巴馬犯歷史性大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商何去何從? 越南暴動後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