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27

烏克蘭:失控的前景


作者:李偉

在4月17日,俄羅斯、烏克蘭、美國與歐盟達成“日內瓦協議”後,烏克蘭局勢並沒有穩定下來。這項協議精神不僅未能得到執行,烏克蘭國內衝突卻愈加劇烈,造成大量人員傷亡。持續半年的烏克蘭危機還看不到化解的跡象。烏克蘭會走向分裂嗎?
 
 

作為現代意義上的民族國家,烏克蘭的歷史不過20多年。但在這20多年中,烏克蘭就像天平上的一個砝碼,它的每一次立場的遊移都會引起歐洲格局乃至世界格局的改變與傾斜。在這個意義上,烏克蘭向何處去並不是它自己的問題。

  1991年12月8日,在一場狂歡酒宴後,葉利欽、烏克蘭最高蘇維埃主席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羅斯領導人斯坦尼斯拉夫·舒什科維奇,在昔日勃列日涅夫位於西白俄羅斯的鄉間別墅會面,一致同意肢解蘇聯。他們認為,既然1922年這三個國家創始了蘇聯,那麼在60多年後他們就有權分裂蘇聯。

  烏克蘭於是就國家獨立進行了全民公決,有90%的投票者支持獨立。這項成就被認為是烏克蘭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對於烏克蘭的獨立,時任烏克蘭議會副議長弗拉基米爾·格裏諾夫警告說:“我並不反對烏克蘭獨立,但我能看到今天通過這項決議造成的危害。”人們沒有預見到新生的烏克蘭國家發展遇到的種種障礙,更多人都在慶祝幾年前還僅僅是夢想,而現在即將實現的獨立。

  在獲得民族獨立後,處於地緣政治夾縫中的烏克蘭很快又成為大國利益博弈的戰場。俄羅斯視烏克蘭為自己的“核心利益區”,竭力阻止烏克蘭政府倒向西方。而以美國主導的西方世界,則將烏克蘭作為遏制俄羅斯帝國崛起的戰略基地。

  對於俄羅斯來說,獨聯體地區不是展開政治博弈的戰場。俄羅斯不能接受,將原蘇聯地區歷史上形成的特權關係,轉讓給其他勢力集團。俄羅斯將採取各種方法,甚至通過戰爭,堅持其在獨聯體的利益。其對格魯吉亞的戰爭,就是用實力解釋本國外交目標和利益的一次實踐,消滅了世界現行單極體系有效運轉的最後錯覺。

  而“9·11”後,新保守主義主導了美國的對外政策。他們認為只有不斷擴大“民主國家”陣營,推行“普世價值”,才能為西方世界建立永久的和平。所以,北約東擴的步伐不會停止,烏克蘭也必將納入北約體系。這不僅意味着西方要拆掉俄羅斯的軍事屏障,也要徹底消滅掉俄羅斯的“帝國夢”。西方希望減輕自身的不安,但結果是加深了俄羅斯的不安,導致對抗的升級。

  “冷戰”的終結,並不意味着對抗的結束,甚至也不意味着對抗程度的減弱。只是對抗的形式與手段在發生變化。值得注意的是,對抗所造成的意識形態的隔閡並沒有減弱,反而不斷激化。俄羅斯認為西方國家要抓住一切機會來削弱俄羅斯,自己的大國地位被蔑視而邊緣化;但西方國家則認為俄羅斯“注定”是一個富有侵略性的國家,大國沙文主義還會捲土重來。

  2010年11月,北約里斯本峰會上發布了未來10年的“戰略新概念”,指出北約對俄羅斯沒有威脅,希望與俄羅斯建立“真正的戰略伙伴關係”,而俄羅斯同意有條件地參與北約歐洲導彈防禦系統,雙方均書面承諾不再互為敵人。但俄羅斯與北約長期形成的不信任狀態不會單靠一兩個檔案在短時期內得到消除。俄羅斯駐北約大使羅戈津發布在網絡上的一個政治笑話體現了雙方的戒備心理:“獵場看守人邀請熊一道去打兔子,熊很納悶,為什麼看守人手中握着獵熊的槍。”看守人是指北約,熊是俄羅斯,槍是“北約歐洲導彈防禦系統”,所謂的“兔子”不過是個莫須有的藉口。

  烏克蘭政府也曾嘗試一條中立、平衡的外交路線,但在強大的外力撕扯下被證明是不可能實行的。不斷增強的外部對抗又加劇了烏克蘭內部的民族分裂,它本身就是一個充滿裂痕的國家。任何內部對立都會裹挾外部力量的干涉,從而使局面更加混亂。俄羅斯指責美國扶植親西方政權“是在玩火”,但俄羅斯合併克里米亞又何嘗不是點燃了一把火?這不僅會挫傷俄羅斯與其他獨聯體國家的關係,也會刺激國內民族分離主義勢力,危及自身。

  新“冷戰”還會重來嗎?“冷戰”結束的20年,是屬於全球化的時代。世界格局已經徹底改變,全球化將各個國家聯結一體,很難被徹底切斷。遊戲的參與者們都知道,如果沿着烏克蘭第聶伯河上構築起鐵幕,那也不過是塊竹籬笆。“冷戰”後,世界由“單極”向“多極”發展,新的平衡卻還未建立,這個過程矛盾重重。烏克蘭事件提醒着人們,多極並存大約只是一種理想,在資源爭奪越演越烈的前提下,衝突與對抗無處不在,似乎這才是世界的本來面目。(轉載--生活周刊)



中國商界生死書》--劉漢、袁寶璟共證「三誡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日軍機相距31-5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