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07

郭榮趙如何走向學術之路 ?


拜讀了李雲漢教授的大作 "郭榮趙及其著作之"後,記者感到,還應有另一專文是不宜少的。那就是繼李文 1973年10月發表之後,郭在學術領域,又過怎樣的生活?這不只是補充李的大作,而且對郭來說,人生是有其整體性的,因郭自李文發表後,還活躍在學術領域之中,故作此簡介,與李文相聯。 

郭榮趙年幼從軍,基礎教育都不曾有過,如果還識幾個大字,那就是要感謝他單身的母親。他雖年幼,四歲就給他啟蒙,教他的只是同村的一位堂兄,讀過 "三字經"。因之,他根本沒有教育和學家庭的背景。
 
1949年端午節的前兩天,他就不告母親和家人便悄悄的離開家鄉。因為,如果有人知悉,其要遠行,孤獨的母親決不可能允許他成行,1949年7月19日,他便到了台灣。

離家之日,只有三個銀元,如果還有甚麼,那就是他母親的庭訓。母親雖不識字,但她教育兒女的,只有一句話,那就是"望做出人來,不要被人小看"。此語榮趙就銘記在心,也成了他努力的一股力量,伴隨榮趙的一生。

如果說他有甚麼目標,那就是希望在軍中從二等兵能夠升到軍官,當一個淮尉軍。實際上,榮趙有此期待也是得力於同堂或同鄉激勵,因在當年有同族的兩位軍官,返鄉探親之日受到的鄉人盛大歡迎。他人能,我何以不能?於是,1950年榮趙考進了軍中的訓練班,受訓時間是從1950年5月20日到同年的12月12日。

受訓完成,榮趙終於達到了從軍時所追求的願望進入了裝甲兵,駐在羅東,榮趙自此只有苦幹實幹,一心一意希望有更上層樓的可能。不過,那也就是在駐羅東之年,他開始苦心自學之門。當年他在軍中的工作是管理收音機,收聽大陸對台的播音。收音機是菲律賓華僑勞軍  所贈給其大隊的。由榮趙特加管理,以免軍人受到大陸對台廣播的不良的影響。既有此責任,故不得不特別注意,不讓官兵自己來選台收聽。  
一天,榮趙試聽各台的廣播,在此一過程中,突然聽到英文教學,自此,他就成了此一教學節目的學生。     
 
在裝甲兵,榮趙曾調了幾個單位,駐過的地點有羅東、宜蘭、桃園、台中。1953年,裝甲兵改編成兩個師,一師駐湖口;二師駐在住台中清泉崗。當時環境有所改變,然他所持目標在軍發展、學好英文卻沒有改變。為求在軍中發展,他曾去參加了政工幹校第一屆的招生,但名落孫山,然他決不改變自己的努力的方向。1954年,裝甲兵旅改為兩師之後駐台中,對他的軍階也更上升一級。何曾想到竟遭同事之嫉妒,竟把榮趙逼向另一條發展之路--走向學術天地。

1950 年12月12日,榮趙從軍校代訓的政訓隊第3期結訓之後,隨著就被分發到裝甲兵旅任職,職別是惟尉見習官,果然如他自己所期昐的,從二等兵做到了軍官。在 此,榮趙對受訓的政訓班稍作了說明。那時,孫立人將軍任陸軍訓練司令,因感政工在軍中的重要性,故在鳳山陸軍官校內設立了軍訓班和政訓班。前者訓6個月為 陸官;後者受訓3個月到軍中做政工。因當年政府撤退來台荒亂一遍。1950年4月,國防部創設了政治部,由蔣經國先生主任,故把孫設的政訓隊再加訓3個 月。從1950年9月起,再訓3個月。一年多後,經國先生創辦了政工幹部部學校,成為政工幹部的正統。榮趙等這一班受訓者,就成為正統之外的枝葉了。
當 年的裝甲兵旅,蔣緯國任任司令,共有四個大隊;大隊之下,又有四個連。榮趙是第41四大隊第二中隊做指導員、做見習官,但卻被大隊部留任。他的工作之一, 就是看守一架收音機,以防官兵收聽大陸的播音。何曾想到,此一小小的工作竟給他打開了努力學習英文之門 ;榮趙在大隊部見習,何曾想又給他另一機緣,那就是1951年秋季旅司令部視察,榮趙甚為緊張,深恐視察評選落於全旅之後。好在視察官陳亮上校當面給他稱 許。在榮趙想,此乃人之常情,何曾想到,待年終公佈評監結果的公文上,榮趙主管的業務竟獲得全旅第一名;尤其,更難得的是,陳亮上校竟把榮趙記在心中,再 幾次給榮趙機會。

1954 年,裝甲兵旅改編成為兩師,榮趙就編到第二師砲兵第二營第二 連;同年5月,榮趙便隨部隊進駐到了台中清泉崗。這時,陳亮做了第二師政治部的主任。一天,榮趙接到接話,陳亮主任有話要與其面談,原來他就有心要給榮趙 機會,就是要派他離開營房,到台中市辦公,所辦的就是軍的黨務,要設在台中市區;因美軍顧問,反對軍中有黨務工作,至此榮趙就離開了軍營,走到台中市區與 社會觸。由此可見,榮趙有心留在軍中發展,乃屬人之常情。原來很順,何曾想到在台中市,榮趙意碰到了難關,若非碰到此難關,榮趙可能把一生奉獻軍中,做一 生的職軍人。

什 麽難關?台中市辦公室共有五人,三人是軍官,上士兩人。因空間有限,辦公和夜宿都在一間,但地點甚好,那是在第五酒廠,此地距當年的農學院走路只要15分 鐘。每天早晚,學院學生三三兩兩路過辦公室門前,高談闊論。此情此景,榮趙內心有感,我與這些學生年齡相仿,何以他們竟是這樣幸運?時世社會竟如此的不 平!那時,榮趙正全力苦學英文,至少可去旁聽英文當個旁聽生,既不違法,農學院  決不會把他怎樣。就這樣,榮趙報告了陳亮主任,他絕不會誤了公務 ,主任也給了肯定;好一段時間,榮趙就這樣安排自己的時間。在辦公室內,一少校、一上尉。榮趙是中尉主管是財務,不是直接管理財務,只是初審用錢;經費由 一崔姓上士直管理,即使榮趙有心貪汙,也決不可能。

在台中,榮趙更幸運的是,因那位少校有了女性對象姓林,她來看少校時,有時也有其同學女老師同來,就是這樣,榮趙結識了一邱姓女友,但沒想到因此而招來無 妄之災。1953年尾的一天早上約七點半,陳亮主任在上清泉崗軍中之前,來了台中辦公室,集合五位同仁。他開口宣佈榮趙的罪狀說:“我接到告密,榮趙有犯 罪之嫌,有女友,有時不上班,更有利用公款,我一定查明嚴辦。”當時榮趙幾乎要暈倒在地。青天白日,竟有人對我如此用心,公款私用絕無可能,因榮趙只對申 請用款加以初審,現金在崔姓上士手中;去學院旁聽,早已報告主任立下案;有女友,又與公事無關。自此開始,榮趙便是日夜不安,同室辦公室其他四人之中,誰 對我竟如此用心?不過,即使經過此,也決無存心要離開軍中;無他,乃無以為生。因之,榮趙與學術真是天高地遠,可是榮趙竟走向學術,實難以想見。


自政治部主任陳亮公宣佈他的 “罪狀”之日起,除了公事之外,同室同仁已再無人與他交談,榮趙的心情不只是度日如年,每分每秒在痛苦拆磨之中。從軍中求發展的美夢,至此煙消雲散;更感到痛苦的是,此一誣告師部到底如何處理? 根本不敢去想。

一天傍晚,亮公的司機突然到了台中的辦公室,要接榮趙到亮公家裡晚餐。何以如此?是告查案有結果了?或是其他等等...?好在時間甚短,從台中市到亮公主 任的寓所只需半小時,而且只是晚宴,挪用公款之事未提一字,至此,榮趙才知自己清白脫險。若非亮公早些時間  就知道榮趙且知台中市辦公室裡的情況,誣告榮趙“罪”的事,可能信以真,那麼榮趙可能要待罪一生。 

經此案之後,榮趙自請回到清崗的砲5連,清清白白的做一個連的輔導員。即使至此,他根本沒有離開軍中的想法,因為當年的情形,絕不可能退役,更現實的是退 役之後,無以為生? 誠然,榮趙曾進了台中農學院旁聽英文,但卻從無離軍之想,至於所謂學術是什麽?連名字也都沒有聽過,哪來有從事學術研究的的心願?即使有之,也沒有其他條 件。

 
郭榮趙在1954年末,回到駐在清泉崗營區的砲二連。 哪曾想到,原來的誣告者,早就在這個連隊散佈,以致連上官兵對榮趙都投以異樣的眼光,心存懷 疑 疏離。好在年前在台中結識的邱女對榮趙時時加鼓勵;如她知榮趙苦修英文,她就訂英文的中國郵報,隔天一次;再如一位林性女,因她介紹,才使邱女與榮趙相識,也力勸邱女早日離開榮趙,但邱女並不接受,因她認榮趙如此努力追求上進,總有一天 定會有一些成果。
 
榮趙在連隊服務,雖不是像在台中一般度日如年,然也並不好過。其他的不 說,但他發現他儲存平常物件文件的紙箱,好像有他人翻查過或檢查過,不只一次,難道是要考查他的忠誠?   至此,他決定要把不用的文物的和扺箱及文件一並燒毀,免人一再檢查他對黨國的忠誠 。

就在一個假日,他把紙箱和文物帶到營區附近一個日本建的碉堡中,碉堡內草高及膝。他一件一件從紙箱裡拿出所儲存文物,其中還有慈母給榮趙兩次的通信。只幾分鐘,就撿到箱底是一個信封,打開一看 ,原來信裡裝的是一紙江蘇省立鹽城高中臨時畢業証書,紙已呈現灰黃;再看,畢業生竟是郭榮趙之名。在此便刻,榮趙也並沒有其他想 法,只記得此一信封是在榮趙要離開羅東到宜蘭的砲二連任職前,羅東營內同事,大家都情依難捨。而給榮趙這一信封的人,就是本部中隊指導員楊適存上尉。接受之後,榮趙也沒有打開一看,料想是楊給榮趙的書畫之類的禮物,隨即擺進了個人私藏的紙箱,不曾翻看。何曾料到,此一紙張成了榮趙幾年之後開啟了大學之門的鑰匙。
(未完)

欲知詳情請參閱
郭榮趙傳》三篇,網址如下
http://blog.sina.com.tw/jun_chao/article.php?pbgid=50691&entryid=633813

http://blog.sina.com.tw/jun_chao/article.php?pbgid=50691&entryid=635625

http://blog.sina.com.tw/jun_chao/article.php?pbgid=50691&entryid=637608


 


山 西大 原 事 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蘇共崩潰前犬儒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