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23

蔣經國時代乎? 蔣經國內閣 乎? 郭榮趙作


11976年5月30日,中華民國65.5.30日;行政院長交接前,院長嚴家淦,新任院長蔣經國在交接典禮上,嚴前院長特引述郭榮趙先生當天在聯合報第二版所發表的一篇文章的要點,以勉勵新任院長蔣經國先生。以下就是該文全文:
  
題目:蔣經國時代乎? 蔣經國內閣乎?

蔣經國先生任命組閣,在驚濤駭浪的今天,執政黨終於推出這張王牌,在面臨非常的局面,必須拿出非常的人物來擔當重任。今日的局面,何以是非常的局面?因為中共竊據大陸二十餘年,抹殺人權,消滅人性,數億同胞生靈待救;國際間的道義淪亡,敵友不分,恩仇不辦。我們救國責任之巨,處境艱難,而復國基地台灣地區,雖然有多方面的進歩,但政治風氣還不夠清明,社會氣驅向奢糜,行政效率...低緩,經濟成果分配尚且不知,非大力改革,奮勇進取不可。

蔣經國先生可以說是非常人物,因為經國先生行政經歷非常豐富,政治閱歷非常廣闊;他體驗過成功,也經歷過失敗;他生於安樂,但卻飽受憂患;他贏很得多的贊譽,但也蒙受過短暫的批評。二十年前,  他做國防部政治部主任的時候,曾經用幾句話告訢他的部屬:"吃人家所不能吃的苦,負人家所不能負的責,忍人家所不能忍的氣," 這是他處人做事的風範。而經國先生不怕難、不怕險,他說:“哪裡有危 險,我就在哪裡。”尤其,最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夠得到各界同胞廣大的支持和最高當局的信任。

我們不應該怕局勢的非常和艱難,最怕的是,我們拿不出非常的人物  。1862年,普魯士的局勢是多麽的艱難,然而,普魯士卻拿出一批非黨派的人物,創造歷史的局面,十幾年之間,普魯士終於完成德意志帝國的統一。這是我國所謂的 "多難與邦" 以及 "事在人為"來寫下事實的証驗,經國先生的內閣,擔負著為民族國運扭轉乾坤的重任。在蔣經國先生手中,如果不能創造時代,我們民族國家就有受到被時代淘汏的危險。歷史是無情的,但是,對於造成時代的人物,卻給予最高的崇敬,所以希臘歷史上,有伯里克拉時代;法國歷史,有路易十四的時代;歐洲史上,有福爾大的時代。我極希望經國先生為了國家 民族,能在中國史上創造一個 "蔣經國時代"。

蔣經國的時代,應該是怎樣的一個時代?第一,應該是充滿活力朝氣 和衝勁的時代。二十年來,台灣經濟繁榮,社會安定,然而,我們若干行政機關,形成作風老大、主動不夠、創造不夠、教育不足的行政部門,缺乏一個充滿思想活 力的領導層,缺乏一個知識豐富、朝氣蓬勃的監督層面,尤其缺乏一個充滿衝勁的執行層。當局領導有很多良好的政策,可是交下來的計劃執行,如不是大打折扣, 就是發生偏差  ;對於人民申請案件,儘管上級三聲五令,要求提高效率,然挑難苛擾仍在所不免,最使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大受打擊。由於少數和老百姓接觸的低層官員的不良影 響,民間對於一個地政所的不滿,很可能是 造成對整個地政事務的不滿;也可能是造成對整個執政當局的不滿,多麽令人痛惜!我真盼經國先生把一批落伍的公務員去腐求新,造成一個充滿朝氣有幹勁、講效 率的行政體系,是為萬民服務的政府。

第二,今天應該是一個容忍的時代。容忍決不是姑息,容忍也不是妥協。在任何一個政策之下,政治上的岐見在所不免,當政者應該容忍 。經國先生曾要求民間要把政府不喜歡聽的意見告訴政府,這顯示他容忍的風度。只有容忍才可以團結,只有容忍才可以多助;多助才可以減少阻力,團結才有力量 讓人民有喊冤叫屈的機會,這才是消除民眾不滿的不二法門。

第三,應該是清廉的時代。這幾年來,紅包問題一直能清除,使許多操守清廉的官吏蒙受不良的影響,更壞的是,破塙國家良好的制度和法令。貪官難道無法制止?新加坡很少貪汙,可見並非毫無良策,國運至此,實在不能再事事推脫。

第四,應該是一個公平競爭、公平分配的時代。中國社會受到封建餘毒的和重視親屬的影響,始終是以關係為主的社會,政治上如此, 商業上亦復如此。在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競爭很難公平,許多人才不能出頭,社會自然難望快速進歩。而競爭既有不公,經濟發展的成果分配,亦復如此。經濟的發 展乃是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努力,政府應該拿出更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政策來,只有在公平競爭和公平分配的社會裡,才不會、不敢造成階級特權,才不致於產生嚴重 的社會問題。

第五,應該是一個重視研究、尊重知識加速現代化的時代。現代化不是西化,基本是重視研究、尊重知識、講求經驗、講求創造、追求效果。我們過去,太不重視研 究,把信仰和權利當作知識,也不大尊重專家和學者。孫中山先生說過,革命的基礎在於高深的學問。很可惜 ,這幾年來對這一方面似乎注意不夠,以致於對各項專門問題,很難拿出人才和作法。落實用適當的人才擔任適當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重視研究。

最後,應該是全民參予政治的時代。政黨的基礎在於民眾,所以政府的目的,是在於為民眾服務。所謂全民參予,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來擔任政府的工作,好多作法、 意見...都是參予政治。一個政府不應該怕民眾關心政治,只有民眾關心政政治,那才是肯定這個政府是屬於民眾的(文中有不少省略)完。 



為王金平“喊冤”民眾的思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蔣經國時代乎?蔣經國內閣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