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09

"郭榮趙 "一鳴驚人" 說明(全文)


註明:"郭榮趙一鳴驚人"  是《新聞天地》刋登,作者申容即于衡先生 所寫文章的標題,刊在該週刋民國60年11月20日第27年第47號。

 1971.12月某天,我接到好友一通電話,他未作任何說明,只叫我去看香港出版的 《新聞天地》。我的心為之一震,一時胡思 亂想,怎有可能?我從英國牛津第一次返國不過短短幾年,無位無權無名無錢,只在剛成立的的中國文化學院做個講師。平日工作無他,只是天天帶學生上課或幫著作張曉公(張其昀)處理些內部工作,商討院務發展。其他,便只有埋頭研究、寫作,與外界根本沒有甚麽接觸,來往之人大多是我在軍中十幾年患亂生死與共的弟兄們。故我感覺自己不過就是一個退伍的小兵,怎可能擠身到這樣流傳甚廣的 "新聞天地" 版面上 ?果若有之,決不可能是好事,但也決不是壞事,就這樣我的心情平靜許多了。

 


何曾想到,打開那期的 "新聞天地" 一看,文章標題竟是 "郭榮趙一鳴驚人" 作者是 “申容”。更使我迷惘的是,作者決非一般普通人土,否則該刋不會刋登其人的文章。後來才知申容原來是位名人、名作家、名記者、立法委員.....等等。他的真名就是鼎鼎大名的于衡,于公與我從未謀面,他怎會為文寫我這位小民呢 ?

原來是于公在聯合報20週年慶的特刋上讀了我一篇文章。依據我國社會傳媒的傳統習俗,在紀念特刋上應邀為文者都是鼎鼎大名的名流、作家、達官貴人等。但不知是何因緣當年該報竟然向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民邀稿?猜想大概是
我本來只是個幼年兵,大字不識幾個,幾年之間,竟成了我國戰後到牛津的第一人,也是惟一被臺灣各大報報導的牛津學成返國服務的第一人。

不過,雖有聯合報之請,我以為只不過是人家客氣一番,尤其有名有勢又想要寫文章的人多得很,根本輪不到我,故受邀之日,也就沒為聯合報為文的打算。但大出我的意料,聯合報 9.16 特刋出版的前兩天,該報竟派了名記者張作錦先生來我在文化大學住處,一定要我為文。於是,我在張記者在會客室等待的時間,約兩個多小時,就在書房內完成此文,題目是“一位歷史工作者對時局的反省"。對於我匆匆忙忙就完成的應付文章,至今我仍心感不安。因我事先並沒拒絕邀稿,卻又沒有依請為文,之後又如此的草草寫成的文章,
竟有人欣賞,甚至有于公這樣高段的名人竟在香港出版的《新聞天地週刋把》把 “一鳴驚人” 的皇冠加在我頭上,這對我後來在一家紙做18念的總主筆有莫大的鼓勵作用。

以下是申容先生的全文:

聯合報於九月十六創刋20週年特刋上,刋出一篇“一個歷史工作者對時局的反省” 作者郭榮趙對時局有很深刻的看法,並對國民黨懷著懇切的期望。那篇文章刋出後,受到不少人的重視,好些法委員、監察委員都在討論著,若干雜誌也加以轉載。許多人問郭榮趙是誰?
 
在文章中,郭榮趙說,國民黨當局有一項基本錯誤不容忽視,那就是 “以不變應萬變”他認為二十幾年來,國際局勢明顯的在變化,中國大陸也明顯的在變,美國政策也明顯在變,尤其台灣內部很明顯的在變。可是,我們的外交政策變了多少?內政政策變了多少?中、上級的領導人物變了多少?政治制度和政治形態又變了多少  .....

他又說一個新的歷史潮流已經洶湧而來,一個新的時代己經誔生。在這個新的時代裡,陳舊的宣傳內容和方法必然失效,官僚作風必遭唾棄,青年人不能出頭必然引起不平,政治上的意見不能表達必然引起憤怒。

為甚麽現在大家都不關心國是,不討論國是呢?郭榮趙在文章中說,因為人民對國是不能管、無法管、管不了,當然只好袖手旁觀。這意味著甚麼?他說,這意味著政府和人民脫節了。

談到對國民黨的期望,作者認為,二十年來台灣的政治歷史誰也不能 說國民黨當局沒有缺點,但是這些缺點都不足以致命。他又說,到目前為止國民黨是唯一可以抵抗中共暴虐最強的一股勢力。作者呼籲為了自身不受中共践踏,救自由生活的方式,就是大家應該團結在國民黨的四周,尤其要督促國民黨作徹底的革新,恢復國民黨早期革命時代的生機,因為救國民黨就是自救之路。

關於郭榮趙是誰?據了解,他是苦讀出身的學者。從軍旅退下來,在大學旁聽自學,然後赴英留學,獲牛津大學 碩士學位。目前,他在中國文化大學任教 (完  ) 

(郭在1980年代,更上一成,再去牛津求學,獲得更高學位 )
 
 


“靖國神社問題”的前世今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日釣漁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