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9

報應:張治中被多次抄家

原蔣介石心腹張治中在南京的公館現已淪為開發商的售樓處,南樓別墅一片狼藉。大陸媒體日前又爆料張治中在文革中被多次抄家,張熟識的一大批中共的所謂「開國功臣」被遊街示眾,甚至被逼死,引來大陸民眾稱是其助共為虐的報應。

張治中南京別墅一片狼藉

張治中(1890年-1969年),字文白,原為國民黨黨員,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曾經是蔣中正(蔣介石)的四大心腹之一。

1937年抗戰開始後,張兼任第九集團軍司令,指揮國軍中央系部隊參加淞滬會戰。此後改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涉嫌火燒長沙。蔣中正說:「長沙焚燬,精神上之打擊,千百倍於戰敗之痛苦,可恥可悲,莫此為甚。」張治中雖被革職,但由於蔣中正介入,張並未被槍斃。

今年6月初,《金陵晚報》報導,位於新街口黃金地段的著名民國建築、南京市級文物張治中公館北樓已淪為開發商的售樓處,

張治中南樓別墅門前已被挖出一個不規則形狀的大池,被注了半池的水,看起來許久無人打理,渾濁不堪,池邊長滿了青苔,一片狼藉。

唯一不打共產黨的國軍高級將領

《南方人物週刊》6月27日發表張治中長女張素我的回憶文章,稱其父親張治中是蔣介石的八大親信之一,跟蔣介石交往頗深,長期置身於國民黨最高決策層,又是唯一不打共產黨的國軍高級將領,中共稱他「和平將軍」。

助中共 蔣介石痛斥其「喪權辱國」

1945 年8月抗戰勝利後,為了中國人民的和平和福祉,蔣介石三邀毛澤東到重慶談判,張治中親自去延安接毛赴重慶,在重慶保護毛澤東,並護送毛回延安。作為國民政 府的代表,張治中、周恩來跟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組成三人小組,負責國共雙方的軍事整編。張經常向馬歇爾抱怨國民政府,為中共宣傳。

此後,張治中在其西北軍政長官管理新疆任期內,新疆政府所任用的重要人員盡是中共黨員。

1949 年4月1日,張治中率領國民政府和談代表團,赴北平與中共毛澤東談判。國民黨總裁蔣介石指示:「(一)和談必須先訂停戰協定;(二)共軍何日渡江,則和談 何日停止,其破壞責任應由共方負之。」 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了蔣介石的和談方針,反對中共渡江,明確要求代表團務必遵行。

從4月2日 至7日,國共雙方代表就「八項條件」所涉及的各種問題個別交換意見,主要議題是中共堅持要「懲辦戰爭罪犯」及「解放軍渡江」兩項。代總統李宗仁和前國防部 長、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的意圖是堅持與中共「劃江而治」,保住江南半壁江山。中共毛澤東毫無和平誠意,不但堅持懲辦蔣介石、李宗仁、陳誠、白崇禧、何應 欽、顧祝同等幾十名所謂「戰爭罪犯」,稱他們「罪大惡極,國人皆曰可殺」,還蠻橫堅持「無論和戰,解放軍均須過江」。

4月18 日,張治中派黃紹竑、屈武帶回中共最後通牒的《協定(草案)》回南京,勸告代總統李宗仁、行政院長何應欽接受中共的最後通牒,被白崇禧痛斥為「投降書」。

當 晚在李宗仁召集的桂系核心人物會議上,監察院副院長黃紹竑稱「識時務者為俊傑」,力主與中共簽字「議和」,眾說紛紜,白崇禧表情嚴肅,一言不發。等眾人都 表態後,白崇禧最後發言說:「看來該我做總結了。和談代表團北上時,政府是有『腹案』的,代表團沒有堅持我們的基本立場,實有負付託之責。至於所謂兩廣在 近期內不致有大變動,那也不過是時間遲早問題。這種和局好像吃雞一樣,好的部份先吃,其後雞頭雞尾也要吃光。我已決定:只要中共堅持渡江,便不能接納和 議!」言畢,白崇禧撇下與會眾人,提前退場。

由於白崇禧堅決反對投降,主張集中力量抵禦中共,李宗仁不願也不敢簽此「投降書」,於是托張群帶著《協定(草案)》去溪口向國民黨總裁蔣中正請示。蔣中正看後拍桌怒斥道:「文白無能,喪權辱國!」

4月20日,李宗仁、何應欽正式電告張治中:國民政府拒絕簽字。第二天,4月21日,毛澤東便下令百萬共軍強渡長江,中華民國首都南京淪陷。

張治中勸說 新疆守軍投共

張治中自北平投共後,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主任」等職。

1949年9月8日,毛澤東告訴張治中,中共解放軍已經決定由蘭州和青海分兩路向新疆進軍,希望張去電給新疆軍政負責人,要他們投共(中共稱「和平起義」)。張治中向毛表示「我早有此意」。

張治中立即給中共在伊寧的負責人鄧力群打了電報,請他轉告新疆警備司令陶峙岳將軍和省主席包爾漢,要他們正式宣佈與廣州國民政府斷絕關係,並與中共彭德懷接洽投共。由於張治中的去電,國民黨新疆守軍不戰而降,新疆於9月26日淪陷。

為毛澤東大躍進歌功頌德

1951年,治理淮河工程開始,中共任命張治中為中央治淮視察團團長,到工地進行視察和慰問。臨出發前,張病倒了。毛澤東得知後,特派江青持親筆信到張治中家裡來慰問。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大搞人民公社化,農田荒蕪無人耕種。9月10日至29日,張治中陪同毛視察了湖北、安徽、南京、上海、杭州等地。回來以後,張治中寫了《人民熱愛毛主席——隨毛主席視察散記》一文,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為毛歌功頌德。

文革中被多次抄家 中共「開國功臣」被批鬥


早年任廣西省主席的黃紹弘,30年代離桂投蔣後,被蔣介石委任高官,曾任內政部長、浙江省主席、戰區司令長官、监察院副院长等要職。1949年,不聽白崇禧勸告,自行北上投共。黃紹弘後來被打成右派,文革中以剃鬚刀割喉慘死。(網絡圖片)

據張治中長女張素我的回憶,文革期間,她家被紅衛兵多次查抄。紅衛兵手拿皮鞭罰張素我爬進地下室和上層中間的一個狹小空檔,她只得乖乖服從。

有一天,紅衛兵又來抄家,指著張治中問:「你是誰?」 張治中很生氣:「你要問我是誰,你可以去問毛主席。」

紅衛兵砸了只花瓶.拿走了張治中的佩劍,還責問為什麼不掛毛像和語錄,出門時把一把切西瓜的小刀也視為武器擄走,揚長而去。紅衛兵走後,張治中對家人和機要秘書余湛邦說:「今後若干年,這將是一個大笑話。」

為了不惹麻煩,張治中讓人買回毛澤東像和語錄。余秘書無意中在張治中座椅對面掛了一幅「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的語錄。張治中看了很不高興,問余秘書語出何處。余秘書說是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的話。張治中聽了,一言不發。

後來情況越來越糟,張治中熟識的一大批中共的所謂「開國功臣」被打倒、被關進「牛棚」,被拉出去遊街示眾,甚至被逼死,一些民主黨派人士也受到衝擊,張治中心情沉重,從此很沉默,也不說話,每天看著報紙,一言不發。

1949年跟張治中赴北平和談代表、監察院副院長黃紹弘曾力主跟中共簽訂所謂「和平協定」,並勸李宗仁、白崇禧投共,遭到白崇禧拒絕後,不聽白崇禧勸告,自行去香港赴北平投共。黃紹弘後來被中共打成右派,文革中不堪批鬥侮辱,多次服毒自殺,最後以剃鬚刀割喉慘死。

後 來由於毛澤東、周恩來提出「一份應予保護的幹部名單」,即中共所稱的所謂 「高級民主人士」,早在30年代便充當中共間諜的宋慶齡被列為第一位。完整名單如下:宋慶齡、郭沫若、章士釗、程潛、何香凝、傅作義、張治中、邵力子、蔣 光鼐、蔡廷鍇、沙千里、張奚若、李宗仁。張治中這才倖免了直接人身迫害。

1969年4月,張治中亡於北京。

其女張素我說,張治中不是突然去世的。他主要是長期對文化大革命不理解。他心情很不愉快。他沒有什麼很嚴重的病,只是長期不愉快,一直不舒服。他身體一直很好,根本就沒有具體病症,就那麼躺著起不來,就是渾身都發軟。

在生命的最後3年,張治中每天晚上都問兒子有關文革的情況,問誰被打倒了,誰被抄家了。他對兒子說: 「文化大革命」比軍閥混戰還亂。誰也管不了誰,政府說話也不管用。」



外評:中國左派和新興現實派的較量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交家》雜誌:北戴河秘密會議將充滿懸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