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9

外評:中國左派和新興現實派的較量

《歐亞評論》雜誌(Eurasia Review)6月27日發表評論文章,分析中國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間的較量。權力高層兩股勢力在搏擊。國營媒體也劃出不同陣營公開叫板。和諧的假象破滅。 平民在網絡上毫不客氣的對統治者和御用文人冷嘲熱諷。富人和窮人之間的衝突在醞釀。每年18萬起抗議事件。中國處在火山噴發的前夜。文章令讀者思索,中國 會以怎樣的方式發生變革?

毛澤東宣佈在中國要持續不斷的革命。他的繼任者鄧小平希望他永遠杜絕這種現象。但是過去的幽靈似乎又回來徘徊在這個已經改革開放三十年的國家。

薄事件暴露「為人民服務」和反腐招牌下的黑暗政治

薄熙來事件暴露了掩藏在「為人民服務」和反腐招牌下的黑暗政治。「為人民服務」是共產黨的座右銘,但是如何為人民服務是一個爭議很大的問題,這個分歧從最高層——政治局和常委就開始了。

薄 熙來事件震動了整個黨和國家。作為權傾一方的太子黨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曾經篤定在今年秋天可以升入最高領導層——政治局常委。醜聞暴露出,雖然一方面 他在打擊當地的黑手黨,一方面他和妻子谷開來在經營自己的黑手黨。谷開來現在被控謀殺英國商人海伍德。兩人都被拘捕和審訊。夫妻店毀滅了。

北京最高層包括總書記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密切關注的一件事是,薄熙來復興文革精神,建立他的個人崇拜,跟軍隊互動並竊聽中央領導人包括胡錦濤的電話對話。有謠言說薄熙來計劃政變。他經常跟他的親信用輕蔑的語氣談及中央領導人。

民主、政治改革和法治等成為爭論話題

腐敗在中國是最熱的話題。為了遏制腐敗,民主、政治改革和法治等事務都成了爭論的話題。不久前,溫家寶總理警告說,沒有政治改革和民主,中國可能遭遇又一次文化大革命。

溫家寶兩年前就開始推動政治改革和民主。開始,官方媒體審查了他有關這個主題的講話,但是隨著他在國外開腔談論他的觀點,他開始在國內獲得支持,媒體也開始報導他有關改革和民主議題的講話。

起初,人們包括中國人認為溫家寶是強硬派保守黨的欺騙性軟性面具。現在似乎溫家寶是在評估了黨內力量格局對他的支持度之後做出的承擔經過計算的風險的舉動。

溫家寶將在黨代會和明年三月份人大會議之後退休,可能會被後人銘記他對於政治改革和民主的貢獻。溫家寶的政治生涯成長於中國第一個自由派黨總書記胡耀邦時期。胡耀邦死於1989年五月,是1989年六四學生抗議運動爆發的部份原因。

這些爭論,似乎把通常共產黨嚴密保護的黑箱爆破。官方媒體環球在線5月29日刊載評論說,民主不能遏制腐敗,市場經濟阻礙黨為人民服務的努力,腐敗在全世界都很流行,控制腐敗的關鍵是保持在人們可接受的限度之內。

中國青年報5月31日撰文強烈駁斥環球時報的難以置信的論點。文章爭論說,沒有制度的改變和民主,腐敗就沒有解藥。沒有甚麼「可接受程度的腐敗」。

這兩個日報代表著截然相反的兩個陣營。但是在中國,很少看到這麼公開的政治對抗。在文革之後,曾經有通過歷史寓言和影射做出的人身攻擊。但是不是這麼兩個同時掌權的不同群體公開叫板。和諧開始破裂。

互聯網成為中國持不同政見者非常有效的工具。雖然政府關閉推特,臉書和其他外國門戶,他們自己的服務如微博仍然設法傳播人們對黨國的憤怒和諷刺,儘管審查嚴密。

環球時報6月7日的社論由強硬保守的編輯胡錫進撰寫,鼓吹引導主流觀點,打擊和平衡親美親西方的觀點,這篇社論在微博上又遭到嬉笑怒罵,有時候還夾雜著髒話,反映出人們對這個制度的沮喪。人們要求自由和民主。

類似的,中共常委,情報安全沙皇周永康的一番政治說教也招來諷刺。周宣稱,「群眾最痛恨甚麼,我們(公安)就打擊甚麼」。有人問,如果群眾最痛恨公安,那要怎麼樣?

嚴肅問題浮現:解放軍對黨的忠誠度

根據胡潤報告,中國全國立法機關成員當中最富有的70人佔有財富898億美元,相比之下,美國政府660名最有權力官員佔有75億美元資產(華爾街日報6月14日)。考慮到中國官員的低工資,中國的腐敗是巨大的。這只是冰山一角。

在這種環境下,人民解放軍(PLA)不可能不受到影響。特別是軍隊是黨的保護者並且跟黨唇齒相依。人民解放軍的喉舌,《解放軍報》6月12日呼籲「堅決」反對腐敗,因為腐敗已經影響軍隊的作戰能力。廣泛報導說官員們在買官,顯示出腐爛是多麼深入骨髓。

浮現在中國的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是解放軍對黨的忠誠度,和它的政治傾向性。中共官方陳述是說,黨的安全和領導地位是第一位的。所有一切都來自於這個。解放軍的職責是保證黨的地位和遵從黨的命令,也就是黨指揮槍。

軍隊當中有些將軍如羅援、喬良、戴旭和劉明福都是外國政策的鷹派。他們也散播觀點說,中共最高領導人包括解放軍都被美國中情局收買了。

去年,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少將指控前任到現任的中共總書記都已經把自己出賣給外國勢力。劉源也是薄熙來的密友。這是共產黨和解放軍各派勢力的一些交鋒。

無疑,在中共官員和領導人內部,多種政治、社會和軍隊的觀點在互相摩擦,不論是文職還是軍隊。他們頻繁訪問國外並且跟民主國家的同行互相往來,不可避免的受到潛移默化。

嚴重的政治衝突:富有階層和貧困階層間醞釀

政治上來看,嚴重的衝突似乎在富有階層和貧困階層之間緩慢醞釀。所有的機會都屬於黨的幹部和官員。所有這些人都在黨內擁有既得利益。工作和職位要麼被賣要麼被送給他們的家人、親戚和朋友。成為黨員就獲得所有這些機會。許多人入黨不是因為獻身理想,而是為了機會。

社會不穩定越來越逼近危險的臨界點。據報導每年有18萬起抗議。大學畢業生的職位稀缺是一個嚴重問題。受教育的年輕人被迫成為制度的批評者。因此,當周永康和胡錫進等人公開做出諸如國家需要控制人們思想的愚蠢評論的時候,公眾自然就爆發了。

對於任何變革的一個關鍵阻礙是,現實主義派也想保持現狀,因為他們跟強硬派一樣太依賴於黨。沒有人想要打翻這隻船。同時,也很難在圓孔裡放方塊。採納西方制度來發展中國將帶來壓力。

中國處在一個有趣的年代。中國目前的情緒似乎在重複1989年。這並不意味著將再現天安門廣場事件。人們已經學到教訓。人們將會找到其他的方式。



華郵:美國學貸成本依舊高昂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報應:張治中被多次抄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