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7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 獄中忙寫書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近1300個獄中歲月是如何渡過的? 他的獨子陳致中是如何看待他前第一家庭成員的身份?德國之聲特別訪問了陳致中先生。

德國之聲:您的父親目前在桃園的龜山監獄服刑,您經常去探望他嗎?通常是您一人去?還是偕同其他家人去?

  陳致中:目前的監獄的規定是每一個禮拜家屬可以去會客一次。所有我們每周去一次,每次20分鐘左右。因為不是特別接見,而是屬於一般接見,所以必須隔着玻璃,拿電話機對話。原則上我會去,有時候,我姐姐會去,我的母親因為健康的因素沒有辦法常常去探望,比如說半年或更久的時間才有辦法去看一次。

  德國之聲: 您父親目前的身體和精神狀況還好嗎?

  陳致中:目前的身體狀況並不好,之前有好幾次到醫院檢查治療,包括到署立桃園醫院3次,最近一次是到林口的長庚醫院。檢查之後發現在心髒的部分有冠心症的癥狀。心臟有三條主要的血管,其中阻塞約有40%的程度。在胃的部分,有嚴重的胃食道逆流。在肺部的部分,部分肺葉有塌陷的狀況,這導致他的呼吸功能受損。另外還有高脂血症,以及因為長時間趴在地上寫字,導致膝蓋的韌帶受傷,這些情況目前都由醫師治療追蹤之中。其實,主要的問題還在於,環境的因素導致這些病症。如果環境沒有改善,這樣的癥狀恐怕會繼續惡化,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要求釋放陳水扁的民衆集會

  德國之聲: 請您描述一下牢房的大小和您父親的作息情形?

  陳致中:牢房的大小大約是1,38坪,換算成公尺大概是長度3,6公尺,寬度1,5公尺,合起來大約是1,38坪。由兩個人居住。還得扣除廁所的空間,所謂廁所就是一個蹲式的馬桶,基本上那就是大小號的地方,同時也是洗澡的地方。裏面原則上是沒有床,也沒有桌椅。睡覺時就睡在地板上,也就是在木板上。因為沒有桌椅,我父親必須趴在地板上寫字。當然這樣對他的骨頭,對他的身體來講,會形成很大的負擔。

  德國之聲: 您說他趴在地上寫字,他都在寫些什麼?他已經出版了好幾本書。目前正在寫什麼?

  陳致中:他在將近4年的時間裡出版了3本書,第4本書正計划出版中。從第一本"台灣的十字",到第二本"關不住的聲音",以及第三本的"1,86坪的總統府"。另外,他每一周定期替"壹周刊"雜誌寫文章,定期寫一個專欄文章,這是目前他在裏面寫作的狀況。醫師曾經建議說趴在地上寫作對身體不好,是不是不要寫了。可是我父親表示,寫作是他的興趣,他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讓自己不斷的去思考,另一方面他可以因此排遣時間,他如果不寫作的話,怕會發瘋。

  德國之聲:他的精神狀況還好嗎?會不會很沮喪?或是仍然精力充沛,對未來充滿信心?

  陳致中:醫師做過診斷。醫師從醫學專業的觀點來看,認為,我父親的心理非常堅強。不管是他的意志力或者是挫折忍耐力,可以說異於常人。非常堅強。如果是換成一般的人,在這種情況下,經過四年恐怕會崩潰掉,或是發生什麼情況。可是我的父親還是很堅強。但是醫師認為,他是用意志力在支撐,所以就醫學上來講,這是不健康的,是對身體有傷害的。尤其我們知道,人的身、心,生理和心理是一體兩面、交互影響。當他的生理,他的心臟、肺、胃、 攝護腺等出現癥狀的時候,如果心理再承受很大的壓力,或者是焦慮,或者是鬱悶,這種情況下也會導致生理上的疾病更加嚴重,會更加惡化,畢竟他不是生活在一個正常的環境底下。所以站在醫療的立場,站在人道和人權的立場,醫生一致的看法就是:必須改變環境。不然的話,有可能會對他的生命會産生威脅,或是致命性的危險。

  陳致中參加競選

  德國之聲:前一陣子,星雲法師和其他人曾經在媒體上呼籲馬總統特赦陳前總統。您和您的家人覺得這樣的可能性高嗎?

  陳致中:星雲大師是宗教家,他站在宗教慈悲關懷的立場,提出這樣的呼籲,我們家屬當然表示感謝。根據目前台灣法律的規定,特赦是屬於總統的權利。特赦基本上是政治上的一種處理,政治上的解決,所以特赦是沒有設立任何的先決條件。只要是判決定讞,就可以行使特赦。過去台灣曾經有特赦的例子,比較有名的像是美麗島事件的林義雄、黃信介、姚嘉文、陳菊等這些被告,當年是由李登輝總統來特赦,來作了政治上的處理。當然現在這是馬總統的權利,我們沒有辦法去干涉。但是我想社會上表達出來,無論是有人提出的保外就醫,還是特赦,基本上他們的觀點就是:對於我的父親陳總統他目前在獄中的狀況,希望能有一個解決的方式。也就是說:台灣社會必須要去面對這一個問題,因為畢竟他是前任的總統。他在社會上有一定支持的人跟影響力。所以,台灣如果是一個文明國家、文明社會的話,繼續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他,如果最後發生不好的情況,有人說如果他病死在獄中,這樣子來講,對於我們的社會和諧、政治上的和解,其實不是一個最好的利益。

  德國之聲:您打算如何營救您的父親?

  陳致中:其實在最近這一段時間內,在國際社會上從人權、人道的角度來關心這個案件的,其實越來越多。就以這個禮拜來講,有3位美國的醫師組成一個人權醫師團,特別從加州飛來台灣探望我的父親。三位醫師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醫學院的教授。他們之所以會注意到這個案件,是因為之前有一個美國的衆議員叫Dan Lungren,他向美國衆員托馬斯·蘭托斯(Thomas Peter Lantos)所屬的人權委員會提出一個案子,(那是由七、八十個衆議員所組成的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人權委員會),希望這個委員會進一步來關心、來了解、來調查陳總統的案子。他們觀察的重點是他的獄中的人權狀況,以及他的身體健康是不是有得到妥善的醫療照顧。我想離開政治立場,不管是藍的還是綠的,不談這些政治立場,純粹就一個人權這樣一個普識價值,我們也期待國際社會對這個部分有更多的關照,也希望現在執政的政府能夠去考慮這些所有的面向,能夠作出比較好的解決方式。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的近1300個獄中歲月是如何渡過的? 他的獨子陳致中是如何看待他前第一家庭成員的身份?德國之聲特別訪問了陳致中先生。

  德國之聲: 很多人都知道您是前第一家庭的成員,您是陳前總統的長公子。這樣的身份是否曾給您帶來好處或是壞處?您如何看待這個特殊身份?

  陳致中:很多事情沒有這麼絶對。所謂的好處或是壞處、正面或是負面、資産或是負擔,我想很多事情都是融合在一起。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我們出生的家庭、我們的父母。當然,我從小成長在政治家庭會受到的關注,或是外界對你的檢驗,自然會比一般的情況更加嚴格,無論這個標準是不是合理、是不是公平。有些時候,我們會覺得藍綠之間會有雙重標準,也就是說,同樣的情況下,對綠色的政治人物或是他們的子女會特別要求嚴格,會認為這個不行;但是對於國民黨的政治人物他們的後代,就比較寬容。當然,這樣的檢驗我們必須去面對,所以我不會覺得是好或是不好。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們就是必須面對這個現實的狀況。有人說是原罪,是扁家的原罪,無論如何我們只好去承擔、去面對。我們希望這些苦難我們有一天可以安然的渡過。

  德國之聲: 您說,人是無法選擇自己出身的家庭。您的父親工作忙碌,在您成長的過程中可能沒有扮演太多的角色,但是你們畢竟是父子,您怎麼看您的父親,他是一個慈父?還是一個嚴父?請簡單形容您們的父子關係?

  陳致中:當然,政治人物他多數的時間必須去從事政治的工作,所以對家庭他大概沒有辦法照顧到。所以,誠如所說的,在我的成長過程其實是母親扮演比較多的角色,父親可以說是力有未逮。我自己擔任過市議員,所以,我能了解到他從早忙到晚。像我女兒她現在五歲多,有時候,我早上出門的時候,她還在睡覺。我晚上回去的時候,她又已經上床睡覺了。所以變成沒有時間可以和她相處、互動,甚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小時候,我會抱怨我父親。但是,當我自己也從政之後,我能夠理解到父親的心情。就是說,他是希望來照顧家庭的,但是因為他的工作讓他有一些未然的地方,所以,我對我父親會有更多的體諒,因為今天我們的角色可以說是互換。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是什麼像什麼,做什麼像什麼。當他扮演立法委員的角色時,他就全力做好立法委員的工作。做市長、做總統,他都把他的角色扮演好。我覺得,他是一個工作狂。他不怕累、也不怕忙,工作越多,他覺得挑戰性越高。即使他今天人在獄中,(他也非常努力的寫作),他現在沒有辦法做什麼活動,等於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限制在一個1,38坪的地方,他只能透過寫作,或是透過閲讀,讓他的一些想法和看法能夠跟所有的鄉親來分享。

  德國之聲: 如果您可以做選擇,您下輩子還想出身在這個家庭嗎?

  陳致中:如果可以做選擇,我會希望出身在一個一般的家庭裡,我應該會更加的自由。作為政治人物的子女,其實會變成一個非自願的公衆人物,那樣會受到的限制是非常多的。所以像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那一段時間,真的讓我感受到自由的感覺。那對我們的成長和學習都有幫助,也讓我們未來有更多揮灑的空間。但是,這個是不能夠選擇的,所以,不管是好壞一體兩面,我們只好去承受、去面對。

  德國之聲:您未來有那些計劃?繼續參選立委或是市議員?還是,您想要從事您的本業,也就是當律師?或者,您還有其他的生涯規劃?

  陳致中:人生規劃有時會被打亂,所以我們說計劃趕不上變化。我本身主修法律,大學畢業後服兵役,然後出國留學。先在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念碩士,之後,到紐約大學念碩士。原本按照我的計劃,我在2008年的時候已經申請到博士班打算到維吉尼亞大學讀JD,也就是法律博士班。但是,後來因為案件的牽扯,計劃被打亂,所以就回來台灣,後來又走上政治這一條路,去從政、去參加選舉高雄 市議員,其實本來也不是我的人生規劃,但是被情勢所逼,我並沒有太多的選擇。後來,又因為一個案件,我被解職。這個背後一定有他的政治因素。目前我的規劃是,我們對選民的服務不會中斷,因為,議員原本的任期是四年。這時,我一定要為大家來服務。所以我的服務處一定會繼續運作,也會在我的選區前鎮和小港繼續為大家服務。未來我會再接再力。這次參選立法委員沒有成功,是我努力不夠。下一次在2016年的時候,我會做好更充足的准備,希望選民可以給我再一次服務的機會。

  採訪記者: 邱璧輝



十八大博弈掀中資逃難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美媒:維穩費高於軍費 中共政權失去合法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