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04

湖南名人傳 -郭榮趙 --貢獻一生

貢獻一生

榮趙先生歸國後,服務長達半個世紀之久,他對國家社會之貢獻,無法一一說明,僅提其個人人生部分點點滴滴與其主要思想,略述一二。   
 
在政治方面,榮趙是個思想獨到的政治學者,這並非因為他學習政治學。1959大三暑期,他在香港出版的《大學生活雜誌》所舉辦之論文比賽中,就以【我所了解的民主自由】為題,指出民主自由如不從尊重人權做起,即毫無民主自由的真義和基礎。在國際上,雖早有人權宣言,但一直到 1980代才有學者政客,喊出尊重人權,可見他在政治思想上有先見之明。

其次,當他任教中國文化大學之時,國安會屬下一個研究機構有員工百人以上,其中分組如匪情陸組、國際組....等等。還有無名無形的小組,不對外公開,專門研究重要問題。其研究報告或送政府參考,或呈總統定案。五個研究員都是獨立研究,報告不具名,再經上級審核決定要送出哪 篇。榮趙先生的研究報告,往往是被選上呈總統蔣公;再者,觀他多年來發表多篇的政論文章,更可見其超凡的政治思想。    

在教育方面,他曾在幾個大學任教。在台灣包括東海、東吳、政大、中興、輔仁、逢甲、中國醫藥和華梵大學;在美國則有霍普金斯大學。他曾任東海政治學系主任、政治學研究所長、法學院長,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主任、史學研究所所長、研究部主任、副校長;曾主持過三所大學:中國文化大學、中國醫藥大學和華梵大學三所大學校長。若不是車禍重傷,第四所大學也等他去接任校長。    
 
他任校長皆勝任愉快,但都在痛苦中卸任。之所以愉快,因三次上任,都是三所大學的董事長對他三邀四請,他熬不過人情,不得不放棄自己原本的理念。如文大創辦人張其昀先生,硬是要他接任校長,榮趙為感恩張核准了他的學籍,故不得不從命;再如中國醫藥大學董事長陳立夫先生,過去黨國大老,未經先約,親到榮趙家中兩次不遇。第三次再來,榮趙熬不過拳拳相邀,只好接任校長;至於華梵創辦人曉雲法師,更請其校董事之一高梓女士親到東海大學,兩次懇邀。法師是郭在文大任教時之同事;高女士是郭主持文大時之副校長,襄助施政,盛情難卻,怎能不去接任?凡此種種榮趙,他從未夢想過,怎能不愉快接任各校校長一職?  
 
在此三校,他盡心盡力,成績斐然。在中國文化大學之時,經常兩三個月發不出薪餉。他上任之後才使該校按時正常發薪;在中醫大學,過去每年虧款二千七百多萬元,他接任第一學年,即節省餘款三千七百多萬。該校的附設醫院在此之前,一直沒有完成,他完成了開業並在貧困的雲林北港海邊造一媽祖醫院。台中校區面積窄小,於是他又在北港設一分院;華梵大學位在台北縣石碇某處山頂。教育部核准建校之後,三年校地空空,因上山無路可通,無法施工。榮趙時在東海任教,獲悉此事,即訪台北縣長林豐正等人。不到半年,上山之路便得以通行,建校方得順利進行,故其創辦人曉雲法師兩度力邀榮趙接任校長。在2010年該校20週年校慶之日,邀請榮趙參加,其現職董事長對榮趙說:「 當年如果沒有你的鼎力相助把上山之路修成 ,今天華梵還可能不知設在哪裡!」             
 
卸任校長時,卻又是十分痛苦的離開。離開華梵,是因車禍受傷;離開文大學,不是榮趙之錯,而是他人失誤。在1976暑期,中國歷史學會年會上,提出論文報告的只有文大三人,榮趙只是三人其中之一。只因該會理事長,政大歷史系主任閻沁恆先生要在中央日報專刊上發表這三篇論文,作者都是文大教授不大好看。他知郭在輔仁大學兼課,便獨斷專行,未與榮趙商量,就在榮趙的名字上加上輔仁大學教授之銜。 雖事後經主其事者和榮趙說明,但張其昀先生就是不能能諒解容忍。自此榮趙便告別了文大,直到張臨終前夕,才赴台北榮總與張見最後一面。至於離開中國醫藥大學,榮趙悲憤請辭。悲懷蔣介石公何以失去大陸江山,自私自利如陳立夫這樣胡搞,國民黨怎能不垮?其餘不說,只提他幼子陳澤寵和其同父異母之弟陳祖烈,兩人利用建醫院謀個人私利。此外諸多醜事,追隨立夫公長達25年私人秘書宗潤先生便十分清楚;此外,今在美國舊金山,年將屆九十外科醫師周鶴亭先生,他還曾對立夫公做公開批評。             

郭是個學者。他的學術著作治學不是空談,出版的著作計有:
1.《雅爾達密約與中國》   
2.《西洋現代史》   
3.《十九世紀英國史》
4.《歐洲史辭典》   
5.《中美戰時合作之悲劇》   
6.《蔣委員長與羅斯福總統戰時通訊》   
其他還有多篇中、短篇學術論文。其中之《中美戰時合作之悲劇》曾獲中山學術獎,獎金台幣20萬;蔣、羅通訊一書亦獲中正學術獎獲獎金數萬元。更難得的是,《中美戰時合作之悲劇》一書改變了美國學者對中華民國的觀點。美國南伊利諾州大學的易勞逸教授,過去一直指中國大陸赤化,美國沒有責任...云云。即使台灣當局花錢費力,多次請他來台,他仍堅持不改觀點,但讀郭著作之後,在美國學術講演中公開成認自己過去的論點錯誤。一位現場聽眾,知榮趙時正任職於中國文化大學,特來信告知。由此可見,郭的著作不費國家一分一毫,卻大大影響國際視聽。

關於榮趙先生的著作,台灣名史學家李雲漢先生曾作一文【郭榮趙先生及其著作】刊在《新知識雜誌》之上。可惜,當時《中美戰時合作之悲劇》與《蔣委員長與羅斯福總統戰時通訊》還沒出版,但郭在學術上的貢獻應是可以肯定。最使榮趙感到可惜的是,當年張岳軍先生,即張群總統秘書長,就是蔣介石公最親近的摯友,在1930年代上半,日軍侵華之前,做過中國的外交談判代表和日本當局作過不少談判,勸告日本不要侵華。張公曾請他在中央銀行一位曾姓秘書和東海大學徐復觀教授請郭為張秘書長作傳記,因榮趙曾參予過編輯蔣介石公文獻。該傳內容資料充實,但初稿成,張過目之後,覺得事涉蔣介石公太多,過於敏感,不宜出版,因之不了了之。此是郭在學術上之一椿憾事。  

此外,郭是美國大學和研究出版公司所認定的中國問題專家。每出版一本有關中國的新書,都會請他寫書評。如哈佛大學所出版的英文著作《蘇俄在華顧問回憶錄》;再如著名的蘭德智庫研所出版,由兩位做過和現職的副國務卿共同研究作成的《美國對中共再定政策計劃書》的重要著作,都寄給郭,請他寫書評,以資介紹該書。  耶魯大學所出版的《德國租借山東膠州》一書,發生在 1891-95之間的歷史事件,也請他作評。其他大學或出版公司請郭寫書評的,多不勝屬,無法一一列舉。他有感於這些歷史對民族的重要,而知道的人卻不多,因此將前兩書部份內容節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後來因他從事行政工作,時間有限,還有不少原來計劃翻譯成中文的內容就擱下了,只作書評。故其學術地位,應是受國際學術界所肯定的。  

郭追求新知也不落人後。在1969年應美國務院之邀,訪美為時三個月時間,有各種方便和時間。藉此機會,他就在美國學習製造各種紙製用具、餐具等器,準備返台之後,求以推廣紙器製造,以便萬一失業,還有一技謀生,故他在美甚至購買了製造紙器的機器。但後來因聘請他的校方當局,誠意殷切不放人,致他任教一生。        

為了保護消費者,他早在台灣創辦了《消費者服務》半月刊,比現在發行半官方的此類刊物,至少要早了二十年。今天保護消費者早已成為政府的責任。又為了學習英美歐等國的學術和藝術,他曾創辦了《學藝新潮》介紹他國學術、藝術進歩的情形。此外,在台灣最初開始實行民選之初,人民只知選舉這個名詞,卻不了解真正民主自由和選舉前所必要思考的問題或選舉作弊等等問題。為了普及教育選民和主辦選舉的官員們,尤其是那些參選者,他創辦了《台灣民心》半月刊。出版了好一段時間,等到台灣解嚴之後,黨派紛紛成立,有近百個組織,為了勝選,各種政治論爭早已沒有是非善惡,只好停辦。  
            
以上所列各項,就能肯定郭的求知欲與不斷的自我學習進歩,以及他長遠的眼光。如他果能斷然不顧人情,全心投入紙器事業,則將比台灣其它紙器業至少要早十五年以上。很有可能早成台灣富商之一; 再 如他所辦的刊物,今天同類刊物,在台灣大為流行。他的刊物尤其顯出了一個知識份子對社會國家應負的責任。惜後來接辦者皆因各種原故,或因工作更動、或因找不到支持,而一一停刊。政府毫不關心,至於對國家社會的無形損失,誰也不關心。  

在保存現代史料上,值得稱道的是,他在1970年創辦了一份《中國當代之紀錄》月刊,又名《新 聞紀要與新聞索引》取材自台灣、大陸和國際有名報刊的報導或論述。凡是有關中國和台灣的要聞大事,他都摘其要點,集中在此刊物之上。更難得的是,以他所創的索引方式來編輯查閱資料方便省時省力,就如同英國之《金氏紀錄》,美國的《檔案事實》,保存當今傳媒的事實和論述,其史料價值甚明。自創刋以後,訂戶遍及歐、美、東歐和蘇聯各地,國內外為文推薦介紹該刊之文至少十篇以上。國內名史學家吳相湘,名文學家姚朋.....等等都有專文推崇;國外如美國芝加哥大學的一位先生也專文介紹鼓勵;至於傳媒如聯合報有特別專文報導。創辦出刊長達四年,1974年,因任中國文化大學校長,無人接辦,不得已而停刊。此外,1991年車禍受傷,稍加康復之後,他在2000年又創辦了《中國人物季刊》。他雖失明,但認為事在人為,該刊發行長達四年,收集人物資料至少在一百人以上,對史學上 的貢獻,不可估量。 

郭除了有保存史學相關資料的習慣,且天天寫日記。除了記載所見、所聞、所感之人事時物地以外,也記下所收集的資料。從1950年開始直到1991火車禍受傷為止,無日不記。因此,對他潛行離開母親家園,求學無門,在廣州從軍,在上海路防衛司令部站衛兵,從東海到牛津求學過程等等事,皆詳細記載。他的日記還包括了個人的歷史研究成果,價參考值不淺 ,因郭曾任各報寫作特稿之職、政府研究機關、黨史研究等等職物,見識、閱歷、感受、經驗非一般人可與之相提並論。在任三所大學校長之日,為求免去師生和上級間產生誤解,他每天寫日記一篇,呈給董事長核閱,以求溝通順暢。至於上級交辦之事項,也一一列入,且記錄執行結果。台灣之大學或機構,往往污告、密告成風。在郭任大學校長之年,污告密告他的信件、傳單至少上千,但他竟能保持清清白白,就是歸功於他隨時、隨地、隨人 ....尤其用錢方面都詳細記於日記之中,件件都有案可查,有人、有物可証。所以,從一個大學到另個大學,他做事、用錢始終清清楚楚,無法讓人告倒。如今這些校長日記,在他離職時都交與校方,可惜有的學校不重視校史,故不知是否還保存著?      
  
郭的私人藏書之多,在一般學者中,應可稱冠,尤其關於中國的典籍,台灣新設立的大學圖書館也不一定比得上。1970到90年之間,透過種種渠道,或因工作關係、或因美國政府或學校、基金會之邀和他個人旅遊美國。每訪一處,必看該地的大學圖書館,搜尋有關中國的藏書,因他懷著整理失散在外的中國文化典籍的心情,希望這些文物的內容,能再回歸故土。他隨身帶著複製的照像機,隨時隨處收集。他了解台灣被日本統治了五十一年,日本人的目的就是要消滅台灣的中國文化; 而且台獨人士之存心和當年日本人統治台灣一樣以消滅中國文化以達建國目的。再以中國大陸本身而言,自十八世紀下半到二十一世紀,其中不是內亂就是外患不斷,更尤其經歷過毛共的所謂〝文化大革命〞。因之在海外,每見到有關中國的重要典籍,郭都會攝影製成底片保存,帶回台灣。他幾次訪問美國國會圖書館,該館的中文藏書,在某些方面,比中國跟台灣更完整。榮趙陸陸續續製成的底片微卷,已達到250多卷,每卷藏書四、五十本。再者,他每次應邀訪美,一定到國會圖書館參觀,主持接待者都會送郭自選書籍複本300多本,並寄到台灣。郭後來將這些藏書捐贈給其它圖書館,如斗六的環球技術學院圖書館,就收藏他所贈書五千冊,包括他由海外搜集之典籍和他近二十年連續不斷出版的雜誌報張。

除了上述所言的藏書外,另一項珍藏,就是蔣介石公的歷史文獻原稿複本,雖非全部,至少也有四十多本巻宗,數萬多個文獻。他原來要研究國民黨和共產黨兩方的談判歷史,以及蘇聯如何援助共產黨取得東北,失去東北是中華民國失去大陸的主要原因。榮趙第二次留學牛津的博士論文,就是寫自1920年代至1940年代國共雙方談判和美國介入談判等研究。可惜他後來從事教育行政工作,無法按著原來計劃寫成學術著作問世,為此使他遺憾至今。郭是如何取得這些原始資料?因他當年曾在國民黨黨史會任職,是負責編輯蔣公歷史文獻小組之一員。 

郭貧寒出身,當兵近十年,1958年退役之時,沒退役金可領,只得到三個月上尉薪,加在一起不到台幣兩千五百元。後來雖任教職,卻一直是窮書生一個,但他極富創業精神。他在教育方面,東海大學的政治學研所,就是他在做政治系系主任之年創辦。在主持中國醫藥大學時,創辦的系所更多,如學士後中醫學系、媽祖醫院、北港校分部,都在他手中完成。由他發起創辦的大學院校包括:在造橋的親民技術學院且為首任董事長,據說該校現已改名;在雲林斗六,他創辦了環球技學院;此外在嘉義的南華大學,也是他發起創建的。他在創辦這三所學院,全憑一股教育熱情,未取都分文,甚至無任何名義頭銜。  

郭在教育的成果,可說是桃李滿天下,尤其在政治評論方面,受他影響的人,芸芸眾多。只舉今天聞名者如司馬文武、南方朔等都公開說是受到郭師的影響。另一位是曾任幾個報社總編等職的  蘇墱基先生,北港海邊窮困農民出身。惜他英年早逝,數年前離開人間。他與郭師更情同父子。

郭所寫的政論,針對問題,切中要害。所以總會引起各界高度重視。聯合報名記者于衡先生在香港出版的《新聞天地週刊》上為文一篇,標題是【郭榮趙一鳴驚人】。郭在聯合報20週年專刊上,登出一文〝一位歷史工作者對時局的反省〞言人之不能言、不敢言。此文被港、台兩地雜誌,包括台大學生雜誌《大學》等多個刊物轉載。其實早在大學求學之年,榮趙就已開始寫政論文章,後來還在台灣主要大報,如聯合報、中國時報、台灣時報、自立晚報、民眾報都做過特約撰稿人或總主筆。他在民眾日報就做了十八年總主筆,助該報遷到高雄。並提高發行量達四十萬份左右。

他有好幾篇改變自身或政府政策值得一題的有力政論:    
1,  他在大三所作的【我所了解的民主自由】在香港舉辦的亞洲大專學生論文比賽中獲得第一,這次比賽對他鼓舞極大,改變了他人生方向。
2,  他在聯合報20週年專刊所寫的【一個 歷史工作者的反省】
3,  在經國先生首次接任行政院長之日,在聯合報所作一文【蔣經國時代乎?蔣經國內閣乎?】這篇文章,在行政院長交接典禮上,嚴家淦前院長就是讀郭此文相勉。 
4,  經國先生任總統最後一年的首日,1987年5月20日,郭在民眾日報發表社論,勸告經國先生如果要歷史留名,必要趕快做兩件事︰一是開放黨禁,人人可以組黨,以建立民主政治的基礎;二是趕快開放外省台胞返鄉探親 。蔣見此文,馬上就做,同年7月1日5,開放黨禁,11月2日,開放大陸探親。 總言之,郭是一名極具影響力的政論家,其所作政論至少有五百篇以上,影響台灣民主政治改革深遠。 

郭心懷慈悲,常常投身公益慈善事業。他在中國醫藥大學校長任內,創建雲林北港媽祖醫院。該醫院原是北港媽祖廟朝天宮董事會受經國先生的鼓勵,決定在當地建立大規模現代化醫院,以造福中南部窮鄉辟壤民眾。開始動工不久,方一破土,董事會即發生內鬨,被迫停工長達五年之久。在此期間,雲林縣黨政機構與廟方當局,曾欲免費送給大富商或有願意接手的單位、學院等,可是無人願意接辦 。等到許文志做了雲林縣縣長,決定接下醫院,繼續未完的部份。他是郭任教文化政治系時的學生,在工程無人接辦的情況下,便找郭師幫忙完成。榮趙時任中醫校長,無權做此決定,於是特約他們去見董事長陳立夫先生。立夫聽完許縣長和廟方董事長慶文的報告,一口回絕,一句話就是:「我們不辦!」但榮趙知北港民眾可憐,無一所現代化醫院,生了病只能借重密醫。故他感到媽祖醫院的興建, 有利當地漁民,刻不容緩。歷經三個月,終於說服立夫公接受接辦此一醫院。北港媽祖醫院在千挫萬難之中,最後1983年,終於在榮趙手中完成。      

此外,退 休之後,榮趙在2000年組織了一個社團定名為〝中華家庭教育家庭互助協會〞專門行善服務貧困。如今會員一萬五千人以上,基金上億,協會還買了一座四層樓房,位在台中市自由路上,其中兩層辦公。一切依法推行,由內政部監管,受惠者至少數千人,幾百家以上。事成之後,他再不過問,交與他人接管,依制度辦事。他還設立了個人部落格(博客)〝我家傳承〞也是出於一片善心,想為所有家庭存史,以傳後人。任何人,不論是升斗小民或達官貴人都一樣,都關心自己的家庭及歷史,將祖上之德行紀錄留在人間,以勉勵後世子孫向上。

總之,筆者認為郭公榮趙,這一生已盡其個人之所能貢獻社會國家。也許是由於因緣際會加上個人不懈的奮鬥,他在如此寒微的環境出身,最後能做出這許多有益國家社會大眾之事,可說今生不虛此行。相信他的精神,他的著作必將永留世間。祝福他老人家身體健康!多福多壽!(完 )


英國將1518名中國留學生送離出境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展民主風範 2012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電視辯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