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0/31

湖南名人傳-郭榮趙 之十九--走進牛津


十九‧走進牛津

在政大第一學期開學幾天之後,郭便通過留英考試,並得到了中山獎學金,一年獲1800英磅政府資助。1962年3月,離開政大;3月29日,搭山西輪前往香港;4月2日在港搭賴比利亞客輪前往倫敦。一路經過菲律賓、印尼、印度、埃及等國港口,接客加油補給。對於從沒出過國的榮趙來說,真是眼界大開,從此看得更遠,心胸放開。初到倫敦,見高樓雲集,車水馬龍,除了驚嘆之外,真實難以想像。

郭申請英國大學之時,只申請三所,即牛津 、劍橋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他最先拿到許可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當他到達英倫,學期已過大半,只能做該校臨時學生1962年6月底,榮趙終於走進了牛津大學之門,此時的心情感受不亞於1957年9月,從軍中走進東海校門。那時他雖走進東海,但充滿了顧慮與不確定感;如今走進牛津,完全沒有當年的國防部或教育部下令退學之憂,是憑著實力與高手競爭而出所獲致的。 
 
郭在牛津,無需為學費發愁,生活上有政府的支持,也達成留學之夢,一舉越過了1961年8月間,傳言東海吳校長致函美國駐台使館,拒絕榮趙赴美留學簽証的困境。除此之外,牛津大學是全 世界知名學府,創辦已近九百年,其它名校如劍橋大學、哈佛大學都是發源於牛津。進入牛津已不只是求個大學文品,而是追求更高學術之門。當年的學士學位只不過取得與他人平等競爭的立足點;出國留學 ,則又高一層,大學之後再進研究所者,多半是準備終身奉獻學術,這也是郭的心願。他卻從未料到,他一路走來努力奮鬥有成,竟成了新聞,恰如傳統所言〝一舉成 名〞。特別是,據牛津紀載資料顯示,中國自1937抗日戰爭以來到1960年代,二十幾年間,除了港生之外,郭是進入牛津的第一位中國學生。

就和所有的人一樣,郭未到牛津之前,對該校充滿想像;在他想像中的牛津,一定和倫敦一般,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熱鬧繁華。然實地的牛津只不過是鄉間小鎮, 來回走一遍,既不見高樓也不見幾輛車更無滿街行人,城中街道,來往兩條,靜悄悄的,不如台灣任何小鎮來得熱鬧。走進牛津大學校園,更是出他意料之外;那時牛津已設有三十四個學院,但與台灣的大學按科按學系分院完全不同,其學院之內並無科系之分,也非同系院建築集中一處如台灣學校,而是東一個、西一個,或南 或北,相距甚遠,走路也要半小時或至一小時以上,個個學院宛如獨立的大學,各有特色。郭回憶說,他第一次來牛津留學雖待了兩年,但對牛津的認識,並非太多。在他印象中,整個牛津城都屬於牛津大學,因為,三十四所學院,並無一個明確的校園,而是分散於整個牛津城的各個角落或近郊。連接這些學院的,就是平常商家, 店面很有特色,販賣生活用品及學生書籍文具用品之類為主;在圖書館和教學大樓附近,咖啡館、飲茶店、糕餅店、書店處處林立。

至於各科各系的考試,學生在任何一個學院都可安排考試,但考試內容則不是由各學院決定,而全是由牛津大學統一命題。各個學院也各有其不同傳統,與台灣教育看法相差極大,譬如說經濟學特別好,不是指該院經濟學的教育特強,而是指該院有好幾個教授在經濟學的研究成果非凡;再如聖安東尼學院,當年好像重視東方研究,不是該院開的有關於東方的課程好,也不是他們著重於這方面的課,而是在該院有好幾位對日本、中國研究有名的大師。


牛津具有其特殊光榮傳統,尤其是成名的校友不計其數。如十九世紀英國名相迪斯墨里和格拉斯頓;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等有貢獻的人物,皆以彩作成畫像,懸於學生餐廳或公共場所,供後進學生之各類楷模,勵其努力,將來如有任可貢獻,你的畫像也將列其中。


榮趙還深深的感受到,英國人雖然追求進歩,但也堅持傳統。如英國政治制度,雖然在20世紀上半才真正實行全民民主政治,但英王與貴族院至今還在運作。在牛 津大學,更明顯的顯現這一點,有好幾個學院就捱著主街或大路的兩邊,但大門一般都是關著,只從大門一側開個小門進出,即使大門換新,可是依然保持原樣,乍 看之下,還以為是舊板老門,絕不改變模樣顏色。 


美國打破歐洲中心戰略 打壓亞太地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媒:中國式的債務危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