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31

恭親王是否謀殺了同治帝

1875年2月12日,美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和《芝加哥每日論壇報》(Chicago Daily Tribune)同時在頭版刊發了一則極短的報道,正文只有14個英文單詞:“來自中國的電訊表明,這個國家的內戰將無法避免。”

  次日,這兩家報紙又在顯要位置刊發了一篇報道,稱雖然醇親王之子(即光緒皇帝載湉)已被選為接班人,但同治皇后阿魯特卻身懷有孕,如果她能誕育一位皇子,則帝位之爭必將趨於激烈。報道說,傳言皇后已經自盡,但無法得到證實。


此時,距離年僅19歲的同治皇帝駕崩正好一個月,盡管大清國竭力給國民和世界營造一個印象:大清國的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越來越好。但在這大好形勢下,西方人似乎並不領情。1月31日,這兩家大報的頭版上就同樣刊登了一則短消息:“傳言說,因皇位繼承問題,北京已經爆發騷亂。”

  有關紅墻內陰謀的種種揣測,在西方蔓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時年43歲的恭親王奕,再度站到了風口浪尖。

  “可憐天子出天花”

  同治皇帝的夭折,吸引了西方媒體的高度關注,這無疑是因為中國絶對無可否認的大國(並非強國)地位。

  《芝加哥每日論壇報》在得到同治死亡的消息後,發表了一篇題為《英國與中國》(England and China)的文章。文章認為,同治皇帝統治着3億多的龐大人口(英德當時的一些地理學家甚至估計當時中國人口在4.5-5億),遠遠超過大英帝國(包括所有殖民地)的2.8億人口,兩國人口相加,就等於人類總人口的半數以上,這是人類歷史前所未有的事情,中英兩國無可爭議地是世界上的最大的國家。

  如今,這個與英國一般偉大的國家失去了他們的領袖,世界當然表示了濃厚的興趣。官方公佈同治的死因為天花後,一時之間,天花(smallpox)和種痘(vaccination)的基本知識就成為西方各報爭先報道的內容之一,以滿足讀者的強烈需求。

  天花之外,有很多非官方的史書,認為同治皇帝少年風流,私生活不夠檢點,沾染了嚴重的性病。這些疾病與天花協力,摧毀了這個少年天子。而史家們爭論不休的,就是誰該對同治皇帝的放蕩負責。在這些責任人中,公認的、首當其沖的就是慈禧太后和恭親王。

  慈禧太后被攻擊的理由,是因為她過度干預了兒子的房幃秘事。傳言她並不喜歡皇后阿魯特氏,以至於同治皇帝不敢與皇后同房,卻也不願按照慈禧的心意,去臨幸她所鐘意的慧妃(富察氏),於是,經常獨宿養心殿,為了解悶,便開始偷偷溜出宮去尋花問柳。而為了防止被官員們撞上,他還不敢去高級娛樂場所,盡選擇那些低檔的、官員們不常去的地方,結果沾染了一身的性病。

  恭親王被攻擊,則因為正是他兒子載澂,充當了皇帝尋花問柳的伙伴。而恭親王又以從兒子那裏逼問得來的實情,作為向皇帝進諫規勸的砝碼,導致與皇帝關係緊張,雙方關係搞僵,恭親王不久被同治皇帝以“無人臣禮”為由,予以“雙開”(取消親王爵位、撤去一切職務),引發軒然大波。

  接班人選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同治皇帝終於病倒了。在他病重無法辦公的時候,任命了自己的老師李鴻藻代行批答奏章,李鴻藻很謹慎,只敢批示“知道了”、“交該部議”等廢話。一周後,在親王們的請求下,同治皇帝同意,除了漢文奏章讓李鴻藻代批外,恭親王代批滿文奏章。慈禧太后則召集軍機和御前大臣,發表了重要講話,談了一個小時之久,大意就是皇帝如今都無法親自批閲檔案,要大家想想辦法。恭親王帶頭表示,自然還是要請太后出來掌舵。慈禧指示“此事體大,爾等當先奏明皇帝”。次日,同治在病榻前召見恭親王,親自交辦該事,“天下事不可一日稍懈,擬求太后代閲折報”,並叮囑恭親王“照常好生辦事”,“語簡而厲”。隨後,就發布上諭,由太后批閲裁定折件,恭親王到手才5天的檔案審批權,就又消失了。

  比檔案審批權更重要的,當然是接班人的問題。

  同治皇帝死後,有關其接班人的選擇乃至爭論過程,在正史中沒有任何記載,而在野史中,卻存在許多不同的版本。

  說法之一,是當時皇后阿魯特身懷有孕。果如此,當然必須等待她的臨産,如果所生是男孩,繼承人問題迎刃而解,如果所生是女孩,則再另行挑選接班人。史家經常引用的一段“野史”,說是慈禧當時表示:“皇后雖已有孕,不知何日誕生,皇位不能久懸,宜即議立嗣君。”

  恭親王則認為:“皇后誕生之期已不久,應暫秘不發表,如生皇子,自當嗣立,如所生為女,再議立新帝不遲也。”

  其他王公大臣也几乎贊同恭親王的意見,但慈禧卻堅決反對:“現在南方尚未平定,如知朝廷無主,其事極險,恐致動搖國本。”

  這個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段子,其實連野史都稱不上,其來自兩個英國人寫的《慈禧外紀》(China under the Empress Dowager),而這本初版於1910年、暢銷世界數十年的“歷史巨著”,已經被無可爭辯地確定為“僞書”----一部徹頭徹尾的歷史小說而已。兩位作者創作同治皇后懷孕的靈感,估計就是來自於那與中國御史們一樣“風聞報事”的《紐約時報》駐華記者。

  說法之二,同治皇帝曾想立孚郡王之子、貝勒載澍為接班人。據說同治已經要求其師傅李鴻藻在病榻前起草這一傳位詔書。但這一說法同樣源自《慈禧外紀》,被國內大量輾轉摘引後,添油加醋,最後說是李鴻藻心中害怕,起草完後就到慈禧那裏去彙報,慈禧一看大怒,下令將皇帝“盡斷醫藥飲膳”,活活餓死了這親生骨肉、少年天子。

  說法之三,是同治皇帝選擇了自己尋花問柳的哥們、恭親王之子載澂。據說,因此之故,當同治皇帝駕崩,慈禧召集領導班子商議接班人大事時,恭親王居然說了句:“我要迴避,不能上去。”這一說法,來自陳夔龍的《夢蕉亭雜記》。但日後官至直隸總督的陳夔龍,當時還在老家刻苦攻讀迎接高考呢,這當然也是道聽途說。

  說法之四,則是從下一輩的“溥”字輩選擇,這一輩居長的是當時6歲的溥倫(後出任農工商大臣,擁護共和),但溥倫的父親載治卻是從遠房過繼給隱志郡王奕緯(道光長子,咸豐皇帝和恭親王的長兄,早夭)的,不是近支親室,血統不純。這說法,同樣源自於《慈禧外紀》而被廣為轉載,極不可靠。

  盡管以上說法的來源都相當不靠譜,但也大致列舉了當時可能的接班人選。從各方面衡量下來,載湉(光緒)作為接班人的確是相當合適的,尤其在血統上,他不僅是醇親王奕譞之子,最純正的天潢貴胄,而且其生母、醇親王福晉正是慈禧太后的嫡親妹妹,也就是說,慈禧太后身兼載湉的伯母和姨媽雙重關係,這是其他皇侄們(包括恭親王的兒子們)所無可比擬的。

  絶路皇后

  同治皇帝死後不久,皇后阿魯特便也香消玉殞。

  根據官方公佈的檔案,這位皇后死於悲痛,“毀傷過甚,遂抱沉痾”,官方的評價很高,說她正位中宮後,“淑慎柔嘉,壼儀足式。侍奉兩宮皇太后,承顔順志,孝敬無違。”悲痛是可以想見的,而一個21歲的健康的年輕女子,會因悲痛過度而死亡,則是比較離奇的。也無怪乎後來野史中出現很多段子,來試圖重新闡釋阿魯特的離奇死亡。

  以《紐約時報》等為代表的西方媒體,樂於從權力鬥爭的角度來解讀皇后之死,而其立足點就是皇后其時身懷有孕,慈禧為了一己的權欲,居然連親生的孫子(或孫女)都不顧,迫害皇后致死。這種說法,到了《慈禧外紀》出版後,輾轉摘引,几乎成了一種定論與共識,盡管其毫無史料支持。

  中國本土産的野史,在更有中國特色的解釋:“婆媳是天敵”之外,也將焦點聚集在權力鬥爭上:阿魯特皇后將是慈禧太后干預政治的競爭對手之一。各種段子綜合起來看,基本說的是同治死後,慈禧便有逼死皇后的打算,逐漸斷絶了她的飲食供應,皇后無奈,寫信給娘家,其父回信只有四字“皇后聖明”。皇后知道娘家也沒辦法了,只好自殺身亡。關於她的自殺,有說是吞金,有說是絶食。

  當後世將所有的指責都指向慈禧時,一個美國學者卻發出了驚人之語:所有這些,都可能是恭親王的陰謀。

  兇手就是恭親王?

  美國學者西格雷夫(Sterling Seagrave)在他那本極為暢銷的慈禧傳記《龍夫人》(Dragon Lady)中,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說同治皇帝、皇后、榮安公主的一連串離奇死亡背後有陰謀的話,那最大嫌疑人不是慈禧,而是恭親王。

  西格雷夫首先排除了慈禧太后 “作案的動機”:無論如何,阿魯特能夠成為同治的皇后,必定是經過慈禧的首肯;而自己的孫子(如果阿魯特真懷孕的話)能繼位,對慈禧的地位不僅沒有傷害,而且還將“給她在下一代中的安全提供保證”。其實,西格雷夫沒有提到,作為太皇太后,並不必然喪失自己的權力,清代初期的孝莊太后,就是以太皇太后的身份,在其孫子康熙皇帝的早期,成為執掌實權的攝政者,而不是康熙的生母。太皇太后攝政的難度,並不比皇太后攝政的難度高多少,兩者都是同樣的權宜之計而已,關鍵在於政治力量的平衡。

  西格雷夫還引用了一個此前沒被人關注的細節:就在一連串死亡發生的時候,慈禧本人也身染重病,並且蔓延了8年之久。加拿大華裔學者鄺兆江(Luke S. K. Kwong)在其由哈佛大學出版的英文着作《百日維新的碎片》(A Mosaic of the Hundred Days)中,考證了慈禧太后一直患有嚴重的肝病。而在1875年美國駐北京公使館發回美國國務院的報告中,明確地說:“(慈禧)太后,兩位攝政者中更有權勢的一位,也病得很厲害....。.數月以來,(慈禧)病得如此厲害,以至於街頭百姓中每天都有入預期她會死掉,甚至有好幾次謡傳她已經死了。”

  據此,西格雷夫問道:“到底是誰給慈禧所有的直系家庭成員下了毒呢?恭親王毫無疑問有最強烈的動機,但他並不會弄髒自己的雙手。如果真的有必要下狠手的話,自有李鴻章這把老練的解剖刀替他完成這項秘密的外科手術。”而他認為,恭親王的動機在於,“同治已經給親王帶來了10年的麻煩和阻礙,恭親王的惱怒可能轉嫁到了慈禧頭上,怪她沒有對兒子採取強硬手段,因而牽涉到了親王自己的利益……無論是誰做出了這樣的安排,總歸是有人決心要幹掉同治,還有他的皇后、他的母親和他的異母姐姐,就好像是為下一撥食客匆匆打掃宴會的餐桌。”

  恭親王的性格是綿裡藏針的,在陰柔的外表下,卻是一種果決,這在其打倒肅順等“八人幫”及解散阿思本艦隊時展露無遺。當他在慈禧身後,高舉旗幟、高喊萬歲時,慈禧如果真能對他徹底放心,慈禧就不會成其為慈禧了……



驚人慘案:蔣介石為阻日軍淹死89萬百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蔣經國與馮玉祥女兒閃婚閃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