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31

中美關係將決定中國發展方向

8月16日《環球時報》發表了庚欣的文章《中美“吃緊”,中日關係更重要》的文章,認為眼下中日關係已經上升為“中國大國外交的最重要話題”。此言雖有一定道理,但卻反映了對中美關係重要性的模糊認識。
最近就不斷出現了一些弱化中美關係重要性的看法,比如認為中國外交優先次序的首先應是周邊地區,經營好周邊是中國戰略的支點:中國可以利用歐美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的矛盾和裂痕聯合歐洲,甚至可以利用一些反美勢力來與美國周旋等,其實質無非是認為中國可以繞開美國,靠縱橫捭闔的外交手腕經營可以倚重的戰略根據地。坦率來說,這些看法都不同程度地對當今世界形勢發展的潮流和本質存在誤判,是對美國本身和美國與世界關係瞭解不深入的產物。在較長一段時期內,美國將一直是中國外交在世界舞臺上無法繞開的外部因素,中美關係未來前景如何,直接決定著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

    當今世界正處於經濟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日新月異的時代,中美兩國共為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美國挾超強國力和發達的技術創新優勢,一度在經濟上一花獨放,在世界各地到處插手,美國力量在世界上的影響如水銀瀉地,盡管伊戰和國際金融危機令美國的軟實力受剄極大削弱,但美國仍然是當今世界惟一的超級大國,世界獨尊的地位並沒有受到根本性挑戰。

    相比之下,中國作為新興發展中大國,在世界產業分工中占據中低端產業發展優勢,盡得全球化和科技革命之利,出口規模迅速擴大,經濟總量持續增長,綜合國力一年一個台階,受到舉世關註。無論是國際反恐、金融危機和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問題,還是朝鮮核問題、伊朗核問題等地區安全問題,美國都需要中國的積極參與和支持,中國幻想要繞開美國因素也是不可能的。中國力量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會雲集美國因素,中國對外交往發展到深處,會不可避免地遭遇美國因素,中美之間在所有問題上的“協調外交”均關乎世界政治經濟全局,牽一發而動全身。

    時下,中美之間已經形成一種環環相扣且你追我趕的棋局。中美關係的本質是競爭,核心是實力,基礎和前提是一系列制度和遊戲規則,手段是合作。能否在特定的制度和遊戲規則中,通過開展廣泛的合作,增強自身實辦,在競爭中脫穎而出,將是今後中國對美外交的主題。

    然而,在中美關係發展的過程中,也存在著兩種危險的傾向。一種危險的傾向是互為敵手的戰略思維。在兩國國內,均不同程度地存在著一些“躁動的靈魂”。在美國,說中國的好話很容易被指責為“向北京磕頭”,中美關係時常成為兩黨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在中國,誇大美國威脅被看作是憂國憂民的愛國者,不罵美國很容易被指責為“漢奸”。總之,罵對方成為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理解對方顯得異常艱難。一旦此種思維持續發酵,中美難免最終訴諸一戰,中國未來的戰略方向就會陷入戰爭的軌道。

    另一種危險的傾向是漠視競爭的戰略思維。一些對中美關係寄予厚望的人士,也存在著一種過於樂觀的幻想,對美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戰略轉換能力估計不足,對美國務實主義的逐利本性和改變中國的使命感估計不足,在一系列問題上追求不切實際的外交目標。說到底,美國對華外交最多不過是以利換利。中美兩國都是具有不同文明傳統和價值理想的大國,競爭是永恆的主題,忽視中美關係競爭的本質認識,是一種戰略天真的幻想。(作者:趙可金)



華為野心進攻美國市場 美國會質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德國統一後心態如此 ! 中國若統一後又是如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