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29

美國確實在輸出恐怖主義

維基解密網8月25日又公佈了一份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備忘錄,其中指出:鑒於基地組織近來加大力度招募美國公民加入恐怖組織,美國有可能成為“恐怖主義輸出國”。對此,白宮官員表示,它對美國政府來說算不上“重磅炸彈”。但《外交政策》雜志8月26日刊文指出,事實上美國就是在輸出恐怖主義。


由於遭受過現代恐怖主義的致命打擊,美國人希望自己的國家能成為世界反恐中心。所以小布希宣佈進行美國領導下的“反恐戰爭”,美國官員也對國際合作反恐發表了很多言論。美國官員心目中的合作是美國領導、推動和堅決要求下的合作,其他國家只管遵從就行了。小布希還為其他國家的反恐行為設定了標準“要麼跟我們一夥,要麼跟恐怖分子一夥”,其中的“我們”(us)當然就是指的美國(US)。美國已經表現出要用上述標準領導其國際反恐合作夥伴的傾向。盡管奧巴馬執政後緩和了這種優勢地位,但美國在反恐問題上仍然採取以自我為中心的做法。

但美國人擔心的恐怖主義大多是外國人在美國本土實施的恐怖主義行動,如 9/11事件。由美國公民一手製造的恐怖主義聽上去令人震驚,並且與美國的反恐論調不和諧。美國採取的許多反恐措施也都把重點放在如何使外國恐怖主義分子遠離美國上,例如設立禁飛名單等。然而在過去幾年中,有一些美國人離開美國在境外(如巴基斯坦和印度)實施恐怖主義犯罪,攻擊“非美國目標”。一個值得註意的例子就是巴基斯坦裔美國人赫德利(David Headley)曾參與2008年11月的孟買(Mumbai)恐怖襲擊事件,為巴基斯坦激進組織尋找可能的攻擊目標,這次襲擊共造成至少160人喪生。

25 日被維基泄密發布的報告名為《如果外國視美國為‘恐怖主義輸出國’,我們該怎麼辦》,由中情局內部的“紅細胞”小組(CIA's Red Cell)撰文。這份報告指出,美國的恐怖主義輸出可能會使其他反恐合作國在反恐事務上退縮,因為他們發現美國在這一問題上使用雙重標準後會非常氣憤。例如,某個外國政府懷疑美國公民支持恐怖主義,他們就可能向美國索要關於此人的機密信息或要求“非常規引渡”恐怖主義嫌犯,如果美國不願提供,那下次美國向該國索要恐怖分子嫌疑人信息時他們也可能拒絕合作。考慮到國際恐怖分子中已經出現了美國公民,美國就不能對其他國家妄加指責。

“紅細胞”小組的報告還指出,由於美國在處理引渡和信息共用時採用雙重標準,一些國家在處理恐怖主義問題時已經開始與美國產生分歧。義大利2005年曾對在其領土上公然實施綁架和非常規引渡的美國中情局(CIA)特工發出逮捕令。遭到綁架的埃及籍伊斯蘭教長納斯爾於2003年被中情局認定為恐怖主義嫌犯,中情局將其綁架後運往開羅關押。報告指出,如果這類案件繼續發生,不但可能影響美國與別國的雙邊關系,還會對全球反恐努力造成致命打擊。

在反恐問題上,美國雖然以高標準要求其它國家控制恐怖主義從本國輸出,但實際上美國也在輸出恐怖主義,這引發了人們對美國標準的質疑。美國官員現在可能不會說“要麼跟我們一夥,要麼跟恐怖分子一夥”這種話了,但他們仍然認為其他國家在反恐方面做得不夠。美國政府要求其他國家盡一切努力防止本國公民在境外從事恐怖主義活動,沒有耐心聽別人解釋控制邊境與個人行動有多麼困難。在某種程度上這是美國訂立的標準,但自己卻沒能按標準行事。

事實上,一些有關恐怖主義的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在2001年9/11事件發生前就已經產生了。1980年代的美國立法規定,在有美國人受害或利益受損的與恐怖主義行為有關的案件中,美國的法院和執法機構享有境外管轄權(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很顯然,如果其他國家也出台相似規定,就會引起法律上的混亂。設想一下,如果一個美國公民在美國的領土上實施恐怖主義犯罪,一名旅美的法國人在案發時意外身亡,而法國規定對這一案件有境外管轄權,美國將會採取何種行動呢?

美國政府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限制本國的恐怖分子和恐怖主義的輸出,這就要求美國不能只把反恐的焦點放在如何阻止國外的恐怖分子進入美國上,還要註意檢定出自本國的恐怖分子,不管他們試圖在美國本土還是在國外從事恐怖活動。

對美國來說,檢定本國的恐怖分子並沒有技術上的困難,只需要聯邦調查局(FBI)及其地方性合作夥伴和各州執法機構在國內的情報工作上下一些功夫即可。此外,美國還可以更簡便的辦法,將其邊境保護程式(如檢查護照、提供旅客信息等)由單向轉變成雙向。

由於對美國來說完全達到阻止恐怖主義輸出的目標會跟其他國家一樣困難,所以美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其他國家盡力後未能達到目標時,美國要表現出更多的理解。從更普遍的意義上講,美國可以試著從外國合作夥伴的角度,重新回顧其以反恐的名義做的所有的事,最終拋棄雙重標準。更進一步說,美國應該明白自己並不是真正的世界反恐中心,反恐也不是在9/11事件發生後才有的。早在恐怖主義成為美國的最大安全問題之前,美國的一些反恐合作夥伴就已經面臨著嚴重的恐怖分子威脅了,他們在反恐方面要傳授給美國的經驗跟在其他方面一樣多。



繼美韓演習 朝鮮金正日訪華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陳水扁當年....豈不留芳百世! 何致今在牢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