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29

那些故意被遺忘的中國文化

農歷7月15日,俗稱七月半,今天這個日子屬於一個故意被遺忘的中國,亡靈們的中國。在歷法上應該與是正月十五對應的一個日子,它作為一個節日古老性無庸置疑。在道教的話語系統中,它被稱為“中元節”,在佛教的語義系統中,被稱為“盂蘭盆節”,最為人熟知的還是民俗中的“鬼節”

d


民間有陽間過元宵節,陰間過鬼節的說法。相傳,每年從七月初一閻王就下令大開地獄之門,讓那些終年受苦受難禁錮在地獄的冤魂厲鬼走出地獄,獲得短期的游蕩機會,所以人們稱七月為鬼月,這個月人們認為是不吉的月份,既不嫁娶,也不搬家。為鬼魂們提供吃喝是活人的義務,於是七月十五當天,家家戶戶都要到先人墳上燒紙錢和祭祀。過了七月十五,就關鬼門了,七月三十之前,如果有人還沒有祭祀他自己的先人,他的先人一年就要變成游魂。這一個月人鬼對話的氣氛很濃厚。

中國的鬼神文化和中國的歷史一樣久遠。按《說文》的解釋,人所歸為鬼,鬼實際上是人對未知和對自身認識的哲學存在,神則是鬼的提升。某種意義上,在中國古代文化中,鬼神所提供的價值尺度僅次於儒家的倫理系統。在儒家成為正統之前,以事鬼神的祭祀為中心的禮制是中國政治和想象力的幾乎全部。即使在後來的儒家系統中,祖先的存在的重要性也是超過任何現實的物質形態。一本無神論的中國歷史是不可想象的。

隨著中國的現代化歷程,政治領域的鬼神崇拜終止於辛亥革命,民俗領域的鬼神文化衰落於新中國成立後。以“七月半”為例,中元節過去是個很重要的節日,全國各地都如此,在上世紀20-40年代,北京城的中元節的各種活動遠比清明、中秋規模都大。50年代,中元節依然熱鬧。但後被認為是宣揚封建迷信,逐漸邊緣化。傳統中元節都是商辦官助,到50年代末,大部分的商業已被國有化,無人無錢,自然難以為繼。到60年代中期,北海公園還辦了最後一次中元節。不久特殊歷史時期開始了,除了清明節,所有的傳統節日都被取締,中元節也沒能幸免。今天只有在海外儒家文化圈還保留著中元節的盛況。

從“問鬼神”到“問蒼生”是傳統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對於鬼神文化,當下可以討論的無非三個方面:是否有必要遺忘?遺忘的方式?遺忘的後果?20世紀的中國文化史可以看作一部遺忘史,有選擇性的遺忘史。一些被放大,一些被屏蔽,一些被藏匿。在上層建築領域,遺忘王權,遺忘孔孟之道;在草根的世界里,遺忘倫理,遺忘江湖,遺忘鄉土。“問蒼生”必須要把鬼神從廟堂上拉下來砸碎、燒毀,是否有必要?世界各國有不同的選擇,我們採取的是最極端的做法。各種鬼神的真身被消滅之後,人們精神上的鬼神的幻象何去何從,沒有人能回答。

在空間上,上世紀50年代末以來的改天換地,傳統屬於鬼神空間的祖墳和山林被大量改造,成為道路和田地;火葬和西式墓園的推廣根本沖擊了人們的死亡觀念;隨著城市化帶來的離鄉背井,附著土地,附著鄉情,附著倫理的鬼神觀念必將灰飛煙滅。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人們心裡的廟堂並未真正坍塌,但空空蕩蕩,經常有假鬼、假神、假仙坐上去出洋相,騙財騙香火。還有一些內心發虛的社會不當得利者,不管見神見鬼,倒頭就拜。

近年傳統文化斷代的危機加重,其話語環境也有所改變。連風水文化都成了某些大學的選修課。因此有人主張不能將鬼神文化以封建迷信的名義一竿子打倒,應該重視其曾經對中國道德倫理建設起到過很重要的作用。在傳統節日現代化背景下,有的地方開始挖掘中元節感恩、孝親的內容,試圖使其變成一個能適應新環境的活的經濟動物,並像豐都一樣想造一些鬼城。在博主看來,脫離尊重農業傳統來改造更新傳統節日,本身就是買櫝還珠,以經濟目的來復活鬼神文化無非是製造文化泡沫。

鬼神經濟怎麼拉伸GDP,一個朋友有一個戲說:一是旅遊經濟,造各種閻王、大小鬼故里,地獄主題公園、望鄉台主題公園;二是醫療產業,按過去的說法,生病大多與鬼神有關,生什麼病,怎麼治,花多少錢應該都在鬼神掌握之內;三是創意產業,鬼神文化內涵豐富,在影視、動漫產業大有可為,“生死簿大揭秘”、“你的前生”、“陰陽大配對”都是很好的主題;但真正有作用的還是房地產,中國人幾百萬的時候,地獄就是十八層,今天人口都十幾億了,地獄早人滿為患,要來個保障性住房,GDP還不一年翻幾十番。

這是博大家一笑。無論如何,即使在多元價值框架下鬼神文化作為活文化的生存語境也已成為歷史。


也許在鬼神文化上還附著我們的信仰,還附著我們的敬畏。但一個無神論掌握話語權的時代,今天豐衣足食的人們還會害怕嗎?我們生活已經非常“無畏”。有錢無畏,沒錢更無畏;滿腹經綸無畏,一字不識更無畏;占據道德高地無畏,無恥者更無畏。


敬真“鬼”打假“鬼”,是我們內心的選擇,也是理性的主張。拋棄鬼神文化帶來的是無神論的快感,也有可能是靈魂的無家可歸。(南方暴慄)



歷史上中國人四次移民日本之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戈爾巴喬夫下台與前蘇聯的最後歲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