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26

分析臺海與國共兩黨近期互動的微妙與玄機

一、微妙之處見善意,“揚”同“隱”異
近日,台灣中國國民黨召開“十八全”,在這一國民黨重要的歷史時刻,中共中央、胡錦濤總書記罕見地在一天內連發三封賀電,對國民黨“十八全”的召開和吳伯雄、連戰分別出任、續任國民黨榮譽主席表示祝賀。中共中央在致國民黨中央暨馬英九主席的賀電中說:由衷期望貴我兩黨繼續共同落實“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既有政治基礎上,深化互信,加強交流,擴大共識,不斷增進兩岸同胞福祉,共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國民黨中央隨即復電表示:至盼共同繼續努力,增強互信,共創雙贏,為兩岸人民謀幸福,為炎黃子孫開太平。吳、連兩人也對胡錦濤的賀電作出積極回應。大陸方面有專家認為,會議透露出國民黨對發 展兩岸關系的三個“不變”:國民黨積極開放兩岸關系的政策不會變,國民黨進一步推動兩黨交流的方向不會變,國民黨繼續發揮國共平臺作用的決心也不會變。不過,在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以來的兩岸電文交往中,還是有微妙和玄機的。其就在馬英九電文的署名落款處。早在今年7月,馬英九在電復胡錦濤賀電時就採用了“中華民國紀年”與“西元公歷紀年”並用的方式落款:98(2009)年7月27日,此落款處的“98年”(其“實”為“中華民國98年”,這里還是省略四個字,有其所顧,但未省之處所含未盡之意也在不言之中)。而據說,本次國民黨中央的復電也同樣,使用了雙紀年落款:98(2009)年10月17日。而在大陸官方媒體,人們可能看到兩黨互動致電的全文是:中共中央落款為“2009年10月17日”,國民黨中央的復電 落款為“10月17日”。可以說,大陸方面可能是對國民黨中央復電落款作了“承前省略”,未標其所註紀年。因為兩信同時發表,復信此處不註明紀年,人們還是知道是哪一年的。這可能還是大陸方面在兩岸互動時理解對方,“揚”同“隱”異的處理。畢竟,此前國民黨方面連戰榮譽主席、吳伯雄主席,還有新民黨宋楚瑜主席訪大陸有見諸文字落款年月日的,都是用單紀年的公元紀年的。或許可以說,在這兩次國共互動中,雙方都在微妙之處著筆,有所“揚”同“隱”異,反映出善意。二、玄機之中有“角力”,可見所“異”不過,在雙方有“隱”之外,那微妙之中,可能也可以說還有玄機,這玄機之中有“角力”,可見所“異”。有認為,這個玄機就是馬及國民黨通過回復電文,將“中華民國”向大陸做了有所“隱”的表達,有所“隱”的表達出了“中華民國”的存在,且已“98年” 。而就在國民黨“18全”雙方互動之後,台灣軍方20日公佈了2009年的軍事報告書,首度把“推動兩岸軍事互信機制”(CBM)的作法,訴諸具體文字,不過,軍方表示,推動期程目前沒有時間表。據報道,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不久前曾在美國表示,以兩岸的現況,除了堅持“九二共識”與一中原則,更重要的是終止兩岸敵對狀態及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他認為,兩岸應該建立軍事互信機制,以推動可長可久的和平。而去年底,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表示,在不造成“兩個中國”、“一中一臺”的前提下,兩岸可以適時就軍事問題進行接觸交流,探討建立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等問題。可以說,兩岸對“互信”及將其深化到“軍事互信”都是有期待的。可能也應該說,臺海雙方在近年以來三通直航,經濟交往、互 惠之後,在認同、求同之後,所 “異”也比以往更受關註了。進一步減少所“異”,“增強互信,共創雙贏,為兩岸人民謀幸福,為炎黃子孫開太平”(10.17.國民黨中央復電文),也更有必要了。不過,在台發布軍事報告書的同時,台一名發言人稱,中國大陸對準台灣的導彈部署目前已增至1500枚左右,而且沒有跡象顯示有關部署有緩減之勢。馬英九則在此時接受路透社專訪說:“要談和平協定,我方當然希望中共能先處理一下導彈問題。不論是移走或是拆除都可以。” 這就可見,在軍事互信和和平協定問題上,台方還是在提出“前提”條件的,這就是一個“軍事前提”。雖然這個撤、移導彈的希望,未必是台方對大陸提出的唯一的“前提”。 三、關於軍事互信及其前提這就讓我們不能不說到“軍事互信”的前提。曾見台方有人提到, 大陸方面如設政治前提,軍事互信難展開。其意思是,不能預設“前提”。但看來,互信還是要有“前提”的,讀者在上文就能看到,台方已經提出了一個前提。——而且,好像也不能說,這個“前提”、希望,提的一點沒有道理,還是有合情合理之處的。(雖然台方就有人認為,其實撤飛彈“軍事上沒有意義的”,從軍事的觀點來看,飛彈撤了以後,也很容易回來,“因為鐵道的支線就在營區裡面”。) 同時,台方其人還認為,台非常堅決的執行“一中憲法”,就是一個政治互信的表示,就是提供了一個政治前提。應該說,這話有相當的道理。但是,今年以來,台綠營撮合“三獨”的挑釁,還是使人擔心,讓人不能掉以輕心。台非常堅決的“一中”,在如何應對台獨乃至“三獨”上如何體現?還不能說毫無問題 。台方以適當的、堅決的方式(例如相關的立法),具體落實“非常堅決”的“一中”,應是互信、乃至軍事互信的重要“政治前提”。再者,既然雙方對軍事互信都有所矚,且軍事互信對於兩岸和平的民意也是最好的回應,還是可以接觸、可以開始互動的。孔子曰:人不能言,誰知其志?在臺海軍事互信問題上,或可說是:“若不互談,誰知彼意?不談不做,如何互信?”(作者--Zeus)


馬英九勿成歷史罪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英九:對美牛肉進口 何以默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