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23

馬英九眼前的四座大山

國民黨大型會議舞動大幅黨旗的畫面,日前又在馬英九接任黨主席的會議場合上出現。這種舞大旗,接大旗的儀式,基本繼承了李登輝時代東洋風的遺緒。追溯國民黨自孫中山、蔣介石乃至台灣時期的蔣經國,一脈相承的國民黨領導人,從來沒有一位領導人作興這種舞大旗、接大旗的儀式。
眾所周知,過去國民黨向來是以黨領政,而且政黨屬性也號稱是「革命民主政黨」,所以,各級「政府」也好,軍隊、警察也罷,都不過是黨的執行單位,真正能啟動「政府」、軍隊及警察引擎的「電鈕」,還是黨組織。所以,孫中山也好,蔣介石也罷,直至蔣經國,我們什麼時候看過他們跳上舞臺擎著大旗,賣力揮舞呢? 台灣時期的蔣介石,不必揮舞大黨旗,照樣可以把黨內稍有異心的人,治得服服貼貼,不敢亂說亂動。反觀如今,馬英九除了舞大旗,還必須抬出許多新生名詞,把這些新生名詞摞成防衛戰壕的沙包,用來武裝自己,保護自己。諸如:以黨輔政、行動政黨、黨政合作、黨務革新、黨產歸零、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等等。 不論如何,橫亘在馬英九面前,至少有四座大山,一座比一座艱險。第一座大山,就是馬英九最感頭疼的地方派系。即使聰明絕頂的諸葛亮,都還要「七擒孟獲」,馬英九不謹無可奈何於地方派系,還處處有求於派系。偏偏這節骨眼上,年底大選風雲日緊,濁水溪以南,看態勢是「光復」無望。濁水溪以北,和台灣東部縣市,也未必盡可高枕無憂。是以國民黨根本無從擺脫地方派系力量,馬英九必須借著就任黨主席的機會,向地方派系示好,把地方派系「美化」成「台灣草根民主」。然而,這些所謂的「草根民主」,其本質何異於土豪劣紳利益集團?如果「草根」也可以出產「民主」,那麼台灣早先何苦去向歐美國家取經民主?何不將此「草根民主」擴而大之,好好發揚光大此一「台灣奇跡」?一言以蔽之,人們壓根兒瞧 不起什麼「草根民主」,如今竟然喊出「草根民主」口號,去「肯定」地方派系勢力,難免不予人一種印象:國民黨總是在選前,以「權宜之計」的心態,對各地派系惡勢力讓步,國民黨如果不是得了「肌肉萎縮症」,何至於如此? 民進黨的處處作梗,是橫亘在馬英九面前,第二座大山。馬英九利用就任黨主席後的大好時機,向在野的民進黨示好,聲言要強化與在野黨溝通,並說與在野黨的關系,應該是一種競爭合作關系,而非仇敵關系。這些話語明顯是在向民進黨示好,希望為未來的朝野兩黨關系營造氣氛。盡管民進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與國民黨之間的關系一度相當緊張,但是,從島內共同利益的角度思考,國民黨內一些親土本勢力,也未嘗不想拉攏民進黨,至少能與民進黨維持一種「一致對外」的形勢,齊心對付來自北京方面的壓力。所以,當馬英九就任黨主席當天晚上,他就行色匆匆的從臺北趕往高雄,利用他走訪高雄的機會,向高雄市長陳菊展現其「行動政黨」及拉近與在野黨距離的誠意。然而,馬英九一廂情願希望化敵為友,希 望把民進黨拉到與自己同一條戰線上,這種想法其實未必切合實際。首先,民進黨畢竟是把國民黨視為島內政治權力競逐的惟一對手,在兩黨政治的零和游戲規則之下,寄望民進黨放下武器,何異刻舟求劍、緣木求魚?因此,馬英九一廂情願,想拉近與民進黨的關系,將來難保不是一場空。橫亘在馬英九面前的第三座大山,是他的黨政體制規劃。馬英九寄望以府院為主體,以黨作為輔選機器的體制規劃。和亞洲其它的文官體系相較,台灣的文官體系雖然不是效能最差的一個,但也絕對不會好到那裡去。半個多世紀以來,台灣文官一直沿用終身聘用制度,使得台灣的公務人員成為最有工作保障,卻也是最沒有競爭力,最沒有效能的一個部門,和民間企業相較,台灣的文官坐享高薪,卻不必感受到人民的痛苦指數。 類似這種「麻木」而沒有知覺的官僚體制,馬英九還奢求他們會去「苦民所苦」,而且還要以府院作為黨政運作的主體。未來,府、院、黨三者之間更將形成「三頭馬車」模式,彼此各行其道,遇有大事發生,何能避免「車裂」之慘劇? 馬英九面前橫亘的第四座大山,厥為黨內爭鬥惡化的問題。歷數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以迄馬英九,就這四位領導人的乾練程度,馬英九恐怕都不是前面三位能匹敵的。馬英九時代更無法比擬的,是前三者畢竟有不少黨內大老,可以在必要時機,扮演和事老或者魯仲連的角色,何是,放眼如今國民黨內部,除了連戰、吳伯雄兩人,一旦遇到黨內有重大紛爭,馬英九本身是否有足夠能力,排難解紛,調和鼎鼐,不無疑問。 揮黨旗容易,扛起責任難。以過去一年五個月的治理成績觀之,馬英九不兼黨主席,都令人有舉步維艱之感,如果再身兼黨主席,要老百姓對他的成績表達樂觀,這恐怕真為難了老百姓了。(來源--左鄰右舍 留言板)


馬英九: 就要這樣 國民黨才有明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國民黨僅需更好一點,再“痞”一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