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10

「主權共有,治權分轄」朱承武

——解決兩岸「一個中國」特殊關係的途徑   

英九先生就任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百日以後,為台灣地區發展經濟,達至所謂「六三三」的目標;主張「外交休兵」,以開擴國際關係的空間等等「政見支票」,未能如所預期的「兌現」,其因何在?要在於先生昧於兩岸情勢,沒有依據法理,切符現實,來解決國共雙方都無從迴避,且必須面對的,所謂「一個中國」的問題。       

日前,馬英九總統表示,兩岸的憲法都不允許在其領土上還有另一個國家,所以認為雙方是一種特別的關係,但不是國與國(兩個中國)的關係。確是言之中的,但先生仍然欲以理念模糊的「九二共識」,來「迴避」,來「擱置」「一個中國」的主權爭議,遂行他所謂「不獨,不統,不武」的謬論!真是不“爽”。

 

其實,「一個中國」就是一個中國。她不是專屬於任何一個政權的。而是永遠永遠屬於中國土地与人民的。無論依據法理,或是按照實況,當前兩岸對「一個中國」的特殊關係,是「一而二,二而一」,是所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此因,從中共建國後,依國際法「主權繼承」說,中共對台灣就有權利更有義務,要求其領土主權的完整。但中華民國政府依據在大陸,由全民所創制的《中華民國憲法》以及民意代表,於大陸兵敗後,退守台灣,根據憲法行使其職權﹔國無一日中斷,致令中共一切治權運作,從未能及於台灣;中共對中國領土主權自是「不完全繼承」的。而國府仍擁有「有效統冶」台澎金马的「剩餘主權」,依法,自然也保有對大陸領土主權的要求。亦即,中共與國府彼此對全中國領土是「主權共有」,但對全民則是「治權分轄」的;因此,從中共建國以後,與國府「鬥爭」了 20餘年,方在聯合國取得中國的「代表權」以迄於今,其真正的爭議所在,乃是國共兩岸是誰能夠「代表全中國的唯一的合法政府」。

 

今天,中共在大陸上,國勢日益強大,巳無一有求於台灣。國府在台灣政經雖是日益邊緣化,其生存與發展多受制於大陸,但在中國民主憲政的法理方面,確是優勝於大陸中共的。先生既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當選並就任為中華民國的第十二任的總統,就不應倡言如「台獨份子」所說的「台灣主體」,僅以「台灣人民」的「台灣總統」自居。必須恪尊《中華民國憲法》的基本國策﹔胸懷大陸,心繫全民,明確而堅定地宣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與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份」;恢復「國統會」的運作,也要求中共(國台辦),「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之下,甚麼(如國名,國歌,政制等等)都可以談」,來主導建立兩岸和平發展的關係。中共對台灣的要求,如其所言,是「統一」,不是「統治」;對台灣祇是要求宣示其領土主權的完整,而不作實質上的掌控。如此,這一「終統」的談判,自不會有成於朝夕之間。但自始至終,不僅維持了台海兩岸的現狀,國府也保有「主權獨立」的法統地位﹔做到「對外統一」,「對內獨立」的地步:能與中共「一同崛起,共臻盛世,」。這豈不是解決兩岸「一個中國」特殊關係的最佳途徑?

             朱承武 (繩祖,止戈)1978前《中央日報》主祕;行政院公務員;大專兼任教授        

             Chen-Wu Chu,  Woodhaven, NY 11421 



李鴻禧教授 望勿自貶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糾察隊!民進黨是何用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