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23

紀念良師益友恩公 上網參考範例

說明: 恩公良師益友, 是人生和家庭最大的助力之一 o我家網站,特設此網頁,為人人家家示情紀念不忘o參考方式:1..為文配相片; 2.相片加簡單說明o * * *
我難忘的良師之一 郭榮趙 張佛泉老師(相片補在網上)1957.9.23,我從台中市郊的清泉崗,裝甲兵第二師的駐地, 走到大度山東海大學 校園,報到註冊, 我最先見到的, 是張佛泉先生o張師燕京大學出身 是東海政治學系的系主任o 穿著夏天麻色的長衫, 戴了眼鏡o我因是現役, 還著軍服o交談數語, 知我全靠自修, 且無分數優待,恐我英文程度不夠,好心勸我,轉讀中文系較好;因政治學系.要讀些英文著作o我答讓我一試, 張師也就簽字,接受我了我o1957學年,張師教政治學,這是政治學系的入門課o然所講內容,與一般政治學著作頗異o我的好奇心,也隨之而起o我在軍中,從事政工,也曾聽過好些這類的講演o 1960-61 大四這年,張師教”西洋政治思想史”o惟所讀都是英文原資,如柏拉圖的共和國,洛克的兩論政府 .等o同學能看懂的不多,張師就請我輔導o知我窮困 他還,以一小時十元給我o因之, 張師對我的了解更多o此課以論文結束,論題是: “論現代民主國家的起源”,我獲98分,可知張師對我鼓勵的用心o張師沉默寡言, 不苟言笑, 教學研究嚴整o:在大陸曾任大公報主筆, 北大教授o接觸學生雖不多,卻深深地影響了我o 一是他的思想o如國際上喊出的”人權外交”,要到1980年代中期o 張師早在1950年初,便出版了:”自由與人權””的著作o1959, 我參加香港一次論文競賽,榮獲第一,就是以”我所了解的民主自由”o 二是他為人處世, 謹守分際,從不論人是非;甚至對系務校務, 亦如客卿o 東海四年, 我決沒有空跑一趟o 張師和我最後一面,時在1961八月底o地點:台中市火車站o因他去美國哈佛客座, 我去送行o 1962我在英國牛津,和在哈佛的張師通信o後他任教加拿大溫哥華大學o我過該校之時, 惜張已走完了人生旅途,高齡九十有幾o我只有仰天長嘆:”:佛泉我師, 今生今世,再看不到你了”o(完) * * * * 沈乃正老師 (相 片補在網上)沈乃正老師, 專任台大o 1958學年大二的”比較政府”.姊遇沈師所教o那時, 沈師可能年近七十, 微胖o沒有講稿,一口氣講完一題, 便在黑板上, 寫一兩句英文 , 提示要點o 沈師使我難忘感恩的: 一是下午七八節上課完畢, 已是6:30,他不去休息,一直留在教室, 等學生晚餐, 約一小時有半, 再回教室發問,o因所讀的,是英文課本,o上課雖只兩小時,沈師要再費三小時, 給學生問難釋疑o這種偉大的精神,我心感之至o 二 更難忘的, 是對我的偏愛,令我感謝生o 那年, 我正好被排在政治學系工讀, 工餘我就埋頭書桌o 一天上午, 沈師走進辦公室; 便直趨我的身邊o 一手拍拍我的肩膀, 一面如父親的口氣:”榮趙!榮趙! 我看你這樣的用功, 想學好英文o 很好 ! 很好!不過, 學甚麼,要真正學好,都要有個秘訣o學英文, 亦復如此的o”接著,他舉了一些實例以示 o 話雖只幾句 , 此一訓示的畫面,從此遂烙印我心田, 直至今天o 如果我的英文, 尤其寫作,果有進歩; 應是沈師給我的恩賜o 此前.我在軍中,雖勤收廣播,然從無人對我,作過這樣親切的指點 o沈師!沈師! 多麼地感激你o 這年過去, 我就再沒有見過沈師一面o 有人說:他去了美國o時至今日, 我真不知: 沈師是否還在人間? (完) * * *徐道鄰老師 (相片補在網上)歲月如矢.1960-61,我在東海大學, 已是大四了o因必修”中國政治思想史”, 此科乃是徐道鄰老師教, 我再獲一良師o 徐出身世家, 他的父親, 就是20世紀初年,封彊大吏徐樹錚先生o 對徐師講課, 因讀的都是中文, 對講課獲益不多o 另一層關係, 當年大學畢業,必寫論文o我以”明代的內閣制度”為題,就是徐師的指導,完成的o 徐師留學德國, 在官場多年 o 如1930年代 , 日本侵略中國o 蔣介公為勸阻日本, 即曾以”徐道鄰”之名, 發表”敵乎?友乎?”一文o時徐師在行政院,任秘書處長o 來台後, 也做過台灣省政府秘書長,時省主席是魏道明先生o 故徐師政治經驗豐富, 然在講課或交談中,一口不提往事o我離東海之後, 他赴美 ,客座西雅圖華盛頓大學o 1969 夏天, 我應邀訪美o 為見徐師,我選定西北航空, 特在第一站西雅圖,歇足一夜, 惜斯人去;矣o 徐師令我難忘的, 是1961.8.9下午, 特去徐府告別o 當我離開之時, 徐師竟親自走下高出地面一公尺的地板, 走出門外, 還陪著我, 走了好一段o我所以提此, 是因徐師一腳動過手術, 走路一跛一跛不便o在握別之際, 徐師手不立即放開o 即對我說::”榮趙! 你有很好的基礎,努力求學向上的精神; 以後在社會做事,定會有人, 對你說三道四, 說好說壞,東長西短的o 一定要非常注意 ,謹慎處之,o我望你不要立即回應o 思索之後 , 和最知己好友共商,再予回應不遲o 切勿立即回應, 才好才是”o 徐師! 徐師! 雖只三言兩語, 我受用終生o 我不到兩歲 , 慈父見背o 母不識字, 勞力度日,從無人指點過我,為人處事o 走進社會, 更驗証徐師此一訓勉o 如我後任三所大學校長, 創辦三所大學, 和一所現代化的媽祖醫院之日,好多的是非o 若非牢記徐師此勉詞,我怎能光明正大地離開此校?再堂堂正正地接任他校o徐師! 望你地下安寧安息,我是你的受益學生之一o(完) * * * * * *徐復觀老師(相片補在網上)東海四年, 我較親的, 是徐復觀老師o 湖北籍, 時任中文系主任o我雖非該系學生, 只因他心懷同情愛才,平易近人, 關心貧困學生, 和他接觸, 便感其親切, 如家中長者o再讀其文, 便知他心懷天下國家民族文化o 眼光遠大, 氣魄雄渾,勝於一般,令人油然生敬畏之心o與徐師親近, 是在大二,1958o 徐師開了”史記選讀”, 我即選修o 每週上課兩小時,還有課外討論o地點,或在課堂 , 或在他府上o徐師能言善道, 精神健旺o在他口中說來,太史公有如重活人間o因徐師啟發, 我雖習政治, 我對史學, 也更感興趣o蓋西方一位政治學者蓋特爾, 也說過:”今天的政治, 就是明天的歷史”o 政治與史學, 原是一家o因之,我完成了,”雅爾達密約與中國”, ”中美戰時合作之悲劇”, 和”蔣委員長與羅斯福總統戰時通訉”, 這幾部關於中國歷史的著作o後二者, 且曾分別獲得了中山學術獎, 和中正學術獎o“史記選讀”,最後,以報告代替考試o, 徐師給了我 98分o接著, 他還送我一部”史記會注考証”o 十二冊,在第一冊的首頁上, 徐師親筆寫著:”榮趙篤志好學, 贈此勗勉o 復觀 四八雙十(即1959)” o1961.6.22., 我東海畢業o繼此數月,我一忛風順o留學考試通過了; 政大政治研究所考取了o 更幸運的, 中山獎學金,留英 ,也考取了o 次年3.29.我就赴英國留學o 然與徐師,仍書信往還o一次.我提到我在學日文, 徐師留學日本 ,即航寄了兩厚冊日文字典給我o 時我已有兩女一兒, 都在幼沖, 靠妻在國小任教維生 距我家 走路十分鐘, 方便o只因台中縣教育局, 要該校派一老師, 到更偏遠鄉間國小, 距我家遠多了, 要走一小時;以上o 校長想來想去, 認定我妻/之夫,小兵一個, 無人事關係,便決定派我妻應命o 我妻無法 ,只好告訴徐師o 徐師竟親自去縣 政府, 甚至省政府,我妻才沒有成行, 留在原校o 徐師! 徐師 ! 我們絕對沒有忘記此情此景,也很對不起你o 1964.8.9 , 我第一次留英歸國o 因台北中華日報早有我歸國消息,三所大學: 東海, 東吳,政大的聘書, 送到了松山機場 o 我不猶豫,回到了母校 o 這樣我與徐師重聚了o 在一學期之內,我發表好幾篇文章, 就是徐師給我的鼓勵o 甚至介紹我給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先生一談o我在東海任教,惟只一年, 我就到了;設在台北的中國文化大學任教 ,因該校創辦人張曉峰先生, 非常誠懇地邀我, 我就再度離開徐師了o 此後南北分隔, 更因我經常出國, 與徐師見面的機會少了o 直到1970年代,一天獲悉, 徐師己住進台大醫院o我趕去探訪, 已不省人事了o 在東海我的良師中, 我只有送葬過徐師o 回顧往昔, 怎能不令我滄然淚下! (完)


站內公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站內公告--格式範例表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