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9/15

匆促人生 :以 德 報怨 以 誠感 恩 郭 榮趙 之35(9.15)

35.尋 求 寫作 長 進  東海 師 友助益  難忘   
我 在  軍中十年  雖 也 綀 習 寫作  但用字  行文    總 是 詞不 達意 更不 要抒情  故進了東 海 下定決  心 一定 要 尋 求寫 作的 長 進   因為  作 為 一個 中國 文 人    寫作成 品   讀來都令人不 懂   不能感 人     必然 有 自 愧 之心

東海   國 文    教學 兩個 學 年  我 的 第 一學 年 國 文 老師 大名 蕭 繼 宗    湘 籍  年過五 十   規定 原 只兩 週   才 作文 一次  題 目 自 定  我 為 求 多作 綀 習   特請 老師  我 一週要 寫兩 篇 請 老師 改進  
他 欣然 應允   這 對 寫作進歩    應是 必 然   一個 學 期  為 時十八週    其 他 同 學 只寫九篇文 章    我 卻要 寫十八 篇  有 進歩   必 然   且 不 只此   就是 暑假寒 假  我 也 每週 一篇  我 怎能 不 感恩 蕭師       第 二 學 年國 文 的 老師  大名叫 梁 容若   年過六 十幾以上  雖很 慈 袢 平和  但說話已沒有 生氣    不 能講 出文 內的 神情    就像 唸稿子  獲 益很 是 有 限 

影 響我 最 深的  應是 徐 復觀 老師   他 不 僅把  學 生 自 己的 孩 子  未來的 主人   鼓屬 學 生    一如 父親 母 親   他 是 湖 北 人   曾 在 最 高 當 局 身邊    來台 後 退出 政 壇  從 事 教育   當 時是 東海 中文 系 的 系 主任 個 子雖不 高 大   但 說話行動  氣勢 雄 偉   講話大氣旁博   對 是 非   對 錯 善 惡   具有 充 分理 性 的 批 評能力    不 是 漫 罵   而 是 有 理 有 節   他 曾在  香港 辦 了一份半 月刋   民 主評論   

大二 時  我 就選 了徐 師 開 的 史記    一週 兩 小時  他 知 我 窮    還 特別買了一套十二 本 的 史記會 註 考 証送我  至 今還 珍 存在 我 書 屬 中  我 後 來在 各台 灣各報  撰寫評評論   並在報社  任總 主筆 二 十幾年以 上   我 承 認就是 受 到 徐 徐 師 的 啟發    學 到 了他 的 作 風   

不 只如 此  我第 一次 留 英 之日  我 妻 在 中縣 岸 里國 小任教   從 家 裡走去  不 過十分 鐘    後來台 中縣 政 府 在 一偏遠 地區 辦 了另一小學   要 從  岸里國 小   調一位 老 到 那 個 小學 任教  二 十幾個 教師 中  或男 或女  沒有 一個 肯去   校 長 知道我 妻  先 生 留英  又無人事   即 非 要 我 妻 去 那 所 偏 遠 的 小學 不 可  從 家 裡走去   要走 一個 小時 才 到   時我 妻 已一兒 兩 女  要 拒 絕 幾不 可 能   但 我妻 知 道   徐   師 對 我 很 好   就去 告訢 徐 師  那 時根 本 就沒有私家 車子  徐 師 竟 親 自   跑到 豐 原 台 中縣 政 府 教育 局   才 得 以 阻 止  徐 師 曾 有 學 術 與政 治  之間十二 本 全集   在 東海 之日  我 讀過最 早的 兩 本  更  使  我 難過的   是 徐 師 辭世 之日 我 外 出未歸  我 曾 向 其 長 子徐 武軍    表示 要 為 徐 師立傳   但 回 應泠 淡   也 就只有 作 罷   但 感恩 之心   至 今不減   

此外 另有 助益 的  是 在 東海 第 一屆 中文 系 學 生    原 是 一股 作 氣   在 東海 辦 了一份 東風 雜 誌  一個 學 期一次   出兩期   中國 人的 惡 習    就停   於 是 我 就接 辦 起 來   後  加 上 了一部 份 英 文 的 文 章     東海 當 年學 生   多數 迷外  親 近 美 國 教師   非 常 過份 我 就在 東風 雜 誌 上  作 了一篇" 做 一個 堂 堂 正正的中國 人 "" 一時東海 轟 動  此外  我 還 創 辦了一份 自 覺 周刋   所 有 這    些   對 我 後來的舄 作  都 有  助益   我 怎 能不 感 恩 那 些  同 辦和 相 助的 師友0(2014.9.15)

關鍵字: 偏遠 評論 氣勢 辭世

匆 促人生 :以 德 報怨 以 誠 感 恩 郭 榮趙 之34(9.1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日首 相 望 11月中日首 腦 會 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