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1

韓媒對話李敏鎬談《獵人》 遺憾劇中愛情不圓滿


李潤成是一個獨樹一幟的英雄形象。作為復仇工具被培養成人的他,卻漸漸擁有了人性化的一面,他期待融入正常人的生活,總是處在內心掙扎之中,這樣的他更加令人動容,遠比無所不能的神話式英雄更加動人。






前段時間大熱螢屏的韓國電視劇《城市獵人》於日前圓滿落幕,主演李敏鎬日前接受韓國媒體採訪。曾經以浪漫形象深入人心的他演繹起劇中角色李潤成來,最初確實感到有些陌生,不過他本著「孤獨」這一最基本原則,在拍攝中逐漸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詮釋方式。下面請跟隨韓國媒體一起去找尋李敏鎬不斷進步的足跡吧。

問:聽說在拍攝《城市獵人》期間,你被爆炸碎片劃傷過,現在恢復得怎麼樣了?

李敏鎬(以下簡稱李):拍攝現場設置了兩處爆破點,可能因為火藥放得太多,爆炸後玻璃碎片劃傷了我的腿。現在已經好多了,但其實我現在滿身是傷,還是覺得很辛苦。(笑)

問:《城市獵人》以養父死去、李潤成活下來的結局落幕,對於這個結局你怎麼看?

李:這個結局與李潤成這個人物十分匹配。李潤成是個不懂自私的人,養父死了,他快樂開心地活下去也不太現實,最好的結局就像電視劇一樣,他依然遊走在都市裡留給人們冷峻的背影。不過那之後,李潤成或許能獲得幸福。(笑)像原作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就很好。

問:大結局裡,李潤成與養父之間達成了和解,你在表演這一幕時,融入了怎樣的感情?

李:感情是在20集的過程中不斷累積的,當然也必須在某個瞬間單獨區分開來。面對養父時如果突然弱化感情,那麼觀眾很容易出戲,李真彪從最初到最後一直保持著強勢的形象,我覺得如果想與李真彪對立的話,必須要呈現出強勢之外的另一面。眼神中只有力量是無法演好的,與李真彪見面時產生的那種隱忍的悲傷與憤怒才是那場戲的一大特色。在得知自己幼時被抱走的事實後,用錐子自殘的戲,才昭示了他的感情達到了爆點。那之後,他開始變得愈發理解養父。

問:你很早就決定要出演這部電視劇,開拍前你預想的李潤成與現在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李潤成有什麼不同嗎?

李:最開始我想把這個人物演得更憂鬱,一個陰暗的人物在遇到金娜娜,並在青瓦台工作後,才漸漸變得開朗起來。但實際上,完全發展向了相反方向(笑)。在與導演磨合的過程中,我得知動作電視劇很容易失敗,必須要有感情線的支撐,因此在電視劇最初加入了很多兩個人爭吵的戲。

問:李潤成與金娜娜之間的感情十分多元化,也十分考驗演技,你似乎把迄今為止積累的演技經驗都投入進去了?

李:與金娜娜吵架的戲,就像所有電視劇中的男女主角拌嘴一樣,我已經很熟悉了。有一些我不知該如何演的戲份,就完全相信導演,而且朴敏英也是一個十分優秀的搭檔。不過,最後李潤成依然沒有以更加成熟的姿態面對金娜娜,我個人覺得有些遺憾。李潤成在向金娜娜公開了身份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也駐足不前了,最終他對金娜娜說的也只能是「等著我」。

「憤怒的戲也可以冷靜地表達」

問:《城市獵人》與你之前的《花樣男子》和《個人取向》風格完全不同。那麼你在《城市獵人》中最著重表現的部分是什麼?

李:我想應該是人物之間的關係與感情吧。隨著劇情進展,李潤成與金英洙的關係漸漸發生了變化。當金英洙的父親因為李潤成而遭遇車禍後,他們兩人見面後的情景,按照劇本來看,應該是劍拔弩張的。但是如果回顧這兩人間的關係,李潤成很自然會覺得內疚,畢竟是他的原因,金英洙的父親才遭遇車禍。在表演中,我不想忽略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

問:如果劇本與你對人物的理解有衝突時,如何解決?

李:我會首先好好思考一下,如果有十分明確的想法就會提出來跟大家商量。其實這跟我的性格有關,通常情況下我都喜歡自己先苦惱一番,然後才會諮詢其他人的意見。

問:李潤成的動作戲與其他英雄人物不同,似乎不夠炫。

李:這也與我的性格有關係。表達什麼的時候,不喜歡強加給別人,就算是憤怒的場面也希望能冷靜地表現。所以就算是強度很大的動作戲,我也不想太張揚地完成。耍勺子和在樓梯上拍攝的動作戲,就是我心中的經典場面,尤其是在樓梯上拍戲的時候,環境昏暗,空間狹窄,在那樣的情境中表現緊迫的感覺十分過癮。越大的事件越要靜靜地表現。

問:聽說你不太用替身,危險的場面有很多吧?

李:80、90%是我自己完成的,從高處跳下來這樣的戲都是替身完成的,但其實我也很想嘗試一下有難度的動作戲。

問:李潤成為了復仇而生,渴望家庭溫暖,關心社會問題。如此複雜的人物,該如何表現呢?

李:李潤成是一個十分孤獨的人,作為報復工具,他必須去傷害其他人,這個認知讓他活得格外辛苦。我把作為演員李敏鎬時體會到的孤獨加入到了表演中,以「孤獨」為本,再根據面對人物的不同,改變表現方式,最自然地呈現出李潤成這個人物。

「繼續做演員,難以消除孤獨感」

問:李潤成想要平靜的生活,那麼你呢,與他的想法有共鳴嗎?

李:在我看來,李潤成實在是太可憐的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就無法選擇自己的生活,也沒有得到父母的愛,這樣的一個人希望獲得平靜的生活也是理所當然的。

問:表演李潤成的孤獨時,想到了自己的孤獨嗎?

李:其實我以前很喜歡和陌生人接觸,喜歡被很多人喜愛和接受,但後來漸漸變得內向。現在還會有意避開一些不想見的人,甚至遇見許久未見的朋友都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偶爾我覺得這樣生活也不錯,只要還想繼續做演員,就必須忍受日常生活中的孤獨吧?

問:你憑藉《花樣男子》大紅,現在又憑藉《城市獵人》再攀事業高峰,這部作品對你有怎樣的意義呢?

李:之前「花男」這個標籤讓我變成了閃亮的明星,而《城市獵人》則給我機會展現了作為一個演員的實力,可以說我朝著演員的目標又邁進了一步。《城市獵人》後我收到了很多劇本,風格題材各異,多虧了這部劇,我的戲路得到了拓展。

問:你本人對於演員這個職業有怎樣的認識呢?

李:演員就是要自由自在地表達情感,不論在2、3小時的電影還是20集的電視劇,只要能表現出角色的感情,把情緒傳遞給觀眾,就是一名合格的演員,但這真的很難(笑)。不過不管什麼樣的角色,都需要演員的一顆真心。

問:對於下一部作品有什麼期待?

李:想嘗試更有發揮餘地的角色。遊手好閒的小混混,或者就像電影《暮光之城》那樣,生活在魔幻世界中的人物。

問:想嘗試這種角色的理由是?

李:從高中起我就這麼肆意生活著,只是變成大人後收斂了許多,所以想通過作品找回從前的感覺。Fans也很期待看到真正的我吧?估計我演完這樣的角色後,會有自信做得更好。

問:已經20多歲了,現在想快點變得成熟嗎?

李:很多男演員都期待快點成為30代,不過我倒是很喜歡自己現在介於少年和成人之間的狀態。我不希望被定型在一種角色裡,很多人說過了30歲,男人的魅力才會散發出來,但青春沒有了,我也會傷心。其實,我很討厭時光飛逝的感覺(笑)。


From:2011-08-10 新浪娛樂


韓星網專訪-朴敏英一年半內佳作連連 李敏鎬好演技不停鞭策自己←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