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16

孤傲的荷索難得的堅持

孤傲的荷索難得的堅持 聞天祥 和英年早逝的法斯賓達、平步青雲的溫德斯並列「德國新電影」三傑的荷索,是台灣新一代影迷較陌生的一位。 他的部分作品神秘難解,攝影機宛如被催了眠般(據說《玻璃精靈》真的催眠工作人員再拍攝);有的瘋狂至極,拍攝行為比電影內容還驚人(《陸上行舟》竟然拉了一艘船上山);有的殘酷醜陋,對制度極盡諷刺之能事(《侏儒也是從小長大的》曾引發兩極化的批評)。然而這號特立獨行的怪傑,對於文明與野蠻的拉扯、人性與環境的衝突,卻帶著固執、清澈的觀點。

直到今天,荷索拍的《天譴》和《賈斯柏荷西之謎》仍是我心目中的「極品」。前者以尋找黃金國的歷史為背景,人的一意孤行與自然的吞噬反撲,在征服與自取滅亡之間,產生極大的張力。 男主角克勞斯金斯基狂妄而生動的表演,也成為荷索電影的重要標記之一。《賈斯柏荷西之謎》則以南德野孩子的真實故事來探勘本能與規範之間的撞擊,片中對原始與文明的辯證,如同主人翁一樣清新單純,卻又自然流洩出一股不虛矯的智慧,讓人發自內心的感動。 這些作品曾經透過八0年代影展的推介和MTV的流通,成為我部份的電影鄉愁。現在能集結上映,只要你不介意播放的材質主要是Betacam,其實是非常非常難得、值得好好把握的機會。 在這些舊經典當中,還夾帶了一部荷索最新的紀錄片《灰熊人》,生動刻畫了一個不畏危險與奇異眼光而樂於和熊與狐狸共處的怪人。荷索近年拍了不少紀錄片,表面上看似改弦易轍,其實深入探究,他的作者印記依然清晰可見。荷索的電影就像他的人,孤傲絕倫,絕無僅有,在導演的個人性逐步被全球化及統一化的風潮淹沒、撻伐之際,這種堅持,似乎也顯得更加難得了。 【2006-07-15/聯合晚報/10版/星海話題】



電影名人推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灰熊人Grizzly Man-- 一個多層次的劇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