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13

藍祖蔚:「荷索的電影曾經帶給我極多的觀影震動」

好電影會讓人時時想起,不論那是長片或是短片... --文引用自名影評人藍祖蔚 藍藍的Movie Blog

李泰祥在他作曲填詞的「告別」中,寫過幾句讓人盪氣迴腸的歌詞:「再看一眼/一眼就要老了/再笑一笑/一笑就走了/在曾經同向的航行後/各自寂寞/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 你還記得自己1981年的時光風情嗎? 那一年,我在紐約流浪,還記得離開紐約的前一晚,大雪紛飛,早晨起床,屋外一片銀色蒼茫,所有的車子都被雪蓋住,不見了蹤跡,那一眼蒼白,是我率性青春的最後註記,一白,我就老了。 同樣是那一年,一群住在巴西雨林內的原始部落「烏胡伊烏瓦瓦」族(Uru Eu Wau Waus)人突然被雨林探險隊發現了形跡,紀錄片工作者拍下了他們撞見文明的那一眼。 那一年,他們的文明躍進了一萬年。 在那之前,他們還過著石器時代的生活,武器靠石頭磨尖打薄;食器等也都是石材;在那之後,他們才知有電,有車,還有都市文明,還有收音機和電視機。 多數人相信文明是好事,全力追求現代化。但是原始人的文明大躍進,卻折磨著他們的基因,以前,他們住的地方未必是桃花源,卻相對之下是比較少病毒蟲害的,文明來了,病毒也來了,許多人沒有抗體,得了水痘,就往生了。 利弊原本就是一體兩面的東西,喝多了可口可樂,他們的蛀牙情況更嚴重了,看多了電視劇後,他們的男女關係也變複雜了,最特別的是他們的子女,沒有人願意頂著原始人的光環過日子,學會巴西人的葡萄牙語之後,穿上巴西人的紡織品之後,沒有人分得出他們是原始部落的後裔,沒有人會用好奇和岐視的眼光看他們,他們的傳統文化面對現代化的浪潮,迅速被吞沒了。 荷索在2001年重新回到這個部落,20年,在人類的歷史上只是短暫的瞬間,然而,20年的歲月卻讓一個萬年文明的原始部落迅速消失,文明的累積很慢,文明的毀敗,卻在轉瞬之間。 台北最近正在舉行荷索影展,他的《陸上行舟》、《玻璃精靈》、《天譴》和《吸血鬼》都曾經帶給我極多的觀影震動,他的電影經常關注著世界的邊緣,經常探索著孤獨的狂人,他的電影中必定有自然的奇觀,必定有文明的碰撞和拔河,但是只有十分鐘的《十分鐘前:號角響起》中的那一段《萬年之前(TEN THOUSAND YEARS OLDER)》,卻是精煉之至的精彩省思。 1981年,「烏胡伊烏瓦瓦」族人看到當代文明的那一眼,他們就老了,他們的文明也就毀了。看完一部電影,看完一篇文章,你會不會也有突然老去的滄涼感呢?



韋納‧荷索的電影:文明和原始的衝突和哀傷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電影名人推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