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建築
首頁 »
2020/09/14

畬瑤與客家:福建武平縣田野調查


2016-09-22 00:01
劉大可 (福建福州人)
 
摘 要:客家與畬族的關係前人有過不少探討。文章試圖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 採用田野調查與歷史文獻相結合的方法,從村落地名與姓氏、祖先崇拜、神明崇拜,以及其他習俗等方面,鉤沉史跡源流、口傳文化,藉此查找線索,進一步探尋客家與畬族的關係,以期得出新的認識。
 
關鍵字: 客家; 畬族; 關係
 
關於客家與畬族的關係,早在20世紀8 0年代,王增能先生就曾發表文章,指出客家與畬族的關係“ 非常密切”。此後,謝重光、吳永章、蔣炳釗、楊彥傑、郭志超等先生從語言、服飾、飲食、生產技能、生活習慣、民間信仰、通婚等方面,進一步論述了客家文化中包含畬族文化的成分,指出客家及其文化的形成是漢畬兩族長期互動的結果。

(武平縣位置圖)

 
本文採用田野調查與歷史文獻相結合的方法,從村落地名與姓氏、祖先崇拜、神明崇拜,以及其他習俗等方面,鉤沉史跡源流、口傳文化,藉此查找線索,進一步探尋客家與畬族的關係。
 
(武平縣行政區圖)


筆者調查的武平縣,位於福建省西南部,是閩、粵、贛三省交界的一個縣份,東與上杭縣毗鄰,西與江西省會昌縣、尋鄔縣接壤, 南與廣東省蕉嶺縣、平遠縣相連,北與長汀縣交界,是閩西客家的重要聚居地之一,也是歷史上畬族的重要居住地之一。因此, 對武平縣村落進行田野調查研究,探討客家與畬族的關係。
 
一、村落地名與姓氏
 
武平縣的村落地名中不少地方帶有“畬”字,如東留鄉的黃畬、蘇畬、藍畬、大畬、長畬、中畬,中山鎮的雷公畬、石麻畬、黃麻畬、下畬,民主鄉的繞畬、上坪畬、坪畬,中赤鄉的壯畬、黃金畬,岩前鎮的大畬、米箕畬、雙壩畬、張畬坑、黃草畬,象洞鄉的立禾畬,十方鎮的黎畬、畬窩里、坪畬、樂畬,武東鄉的張畬、袁畬、上畬,永平鄉的石畬,桃溪鎮的洋畬、林崗畬等。這個與村落地名相關的“畬”字有二層含義:一為畬族;二為焚燒田地的草木,用草木灰做肥料的耕作方法。但第二種含義也與畬族相關,《臨汀匯考》載:“畬客開山種樹,掘燒亂草,乘土暖種之,分粘、不粘二種。四月種,九月收”。唐代南嶽玄泰禪師作《畬山謠》曰:“畬山兒,畬山兒,無所知。年年斫斷青山嵋。就中最好衡山色,杉松利斧摧貞枝。靈禽野鶴無因依,白雲回避青煙飛。猿揉路絕岩崖出,芝術失根茆草肥。年年斫罷仍再鋤,千秋終是難復初。又道今年種不多,來年更所向陽坡。國家壽岳尚如此,不知此理如之何。
 
眾多帶“畬”字的村落地名,不但反映了武平縣的許多村落在歷史上曾是畬族的基本居住地,而且可以進一步補證畬族的姓氏不止雷、藍、盤、鍾(鐘)四姓一說。著名歷史學家傅衣淩先生在《福建畬姓考》一文中認為福建的畬族不止三姓或四姓,甚至多達2 0餘姓和 8 4個部落。這是很有見地的,武平縣的村落地名可以為之佐證。如他提到的黃姓,武平縣就有黃金畬、黃畬、黃麻畬、黃草畬等村落;張姓有張畬坑、張畬等村落。由於史料的不足,他還對一些“ 孤證”進行了推測。而武平縣的地名,也可以為這些姓氏進行補證。如他說上杭縣有高畬,而武平縣亦有“高畬下”、“高畬燕上”二地名。此外,還有一些他未提到的姓氏和部落也可能與畬族有關,如大畬、長畬、中畬、雷公畬、石麻畬、繞畬、上坪畬、坪畬、壯畬、大畬、米箕畬、雙壩畬、立禾畬、樂畬、上畬、下畬、石畬、洋畬、林崗畬等。
 
另外,還有一些客家村落地名可能也與畬族有關,如大禾鄉的大禾村。該村現有藍姓居民3000多人,都講客家話,是藍姓的重要聚居區之一。其地名“大禾”,謝重光先生認為與畬族人種植“棱禾米”中禾苗生長較“大”者有關。近讀乾隆《龍岩州志》,發現就有一種稻穀就叫“大禾”:“稻其品有三: 曰黏、曰梗、曰秫。俗呼黏曰‘稻’; 呼梗曰‘禾’; 呼秫曰‘糯’。種各不一,其米有白、赤; 其獲有早、晚。州轄坊、龍、節、惠四里,多歲再登; 其歲一登者,俗呼‘大冬’,分大黏、大禾、大糯,其實嘉而味芳。”而當時的龍岩州又有大量的畬族:“畬客即瑤人,岩屬俱呼為畬客……在岩者惟藍、雷二姓。在平者,有藍、 雷、鍾(鐘)三姓。。
 
由此,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聯想到十方鎮的“黎畬蕭屋”和東留鄉的“雷屋坑雷氏”等村落地名與姓氏,以及與雷氏關係甚為密切的謝氏。“黎畬蕭屋”,包括從十方鎮的金雞嶺到分岱,從三坊胡屋到松山下一帶。歷史上的黎畬蕭屋現分屬黎明、黎畬兩個自然村,日常均說客家話,其中蕭姓約有4000多人。關於“黎畬”地名的來源,據當地一位蕭姓報導人說,現在黎畬村的龍湖塘後面有個叫黎公坑尾的地方,原是黎姓人的聚居地;黎畬村的泮里,即今黎畬村委會斜對面的狗壟背後,有個名叫畬屋嶺下的地方,原是畬族人的舊址。人們把“黎”和“畬”合起來作地名,一直沿用至今。但據另一位蕭姓報導人說,“黎畬”的“黎”實際上是“雷”音之訛,所謂“黎公坑尾”實則為“雷公坑尾”,原為雷姓人的聚居區,他們祖先萬一郎來此開基時,這裡被稱作“雷畬峒”。
 
這樣的地名來歷,很自然地讓人想到與畬族的關係。畬屋嶺下屬於畬族人的舊址自不待言;黎畬之“黎”如果是“雷”之訛,與畬族的關係也顯而易見。即使“黎畬”之“黎” 不是“雷”之訛,黎姓也可能是畬姓,與畬族的關係亦至為密切。耐人尋味的是,小地名“狗壟背”、老地名“黎畬峒”。按狗是畬族的圖騰,所謂“狗壟背”,是指狗聚居的地方,亦即畬族人聚居的地方。而所謂“峒”,往往也是指少數民族或福建土著的聚居地,如“閩南十八峒”,李亦園先生就曾專文論述它是畬族居住地。閩西長汀的興龍峒、寧化的黃連峒,亦是少數民族聚居地。楊瀾《臨汀匯考》云:“長汀為興龍峒,寧化為黃連峒, 峒者,苗人散處之鄉。大曆後始郡縣其巢窟,招集流亡,辟土殖谷而納貢賦。”長汀、連城交界的河源峒也是如此,據當地民間傳說:“過去我縣梅花十八峒原是少數民族聚居地,就是在一次大瘟疫中絕了人煙的。”由此可見,“ 黎畬峒”屬於畬族人居地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雷姓是“雷、藍、盤、鍾(鐘)”的畬姓之一,但現在東留鄉雷屋坑村的雷姓是武平縣的一個客家姓氏。據楊彥傑先生調查,在該村水口的本坊福主公王左側有一尊狗的石雕像,高約70公分,蹲式,身子直立,嘴巴半張,昂頭注視著前方,比例和造型都相當準確、逼真,通體呈黑色。逢年過節,村裡人都會到這裡殺雞,然後把雞血從狗嘴巴裡喂進去,讓它“吃”。殺雞做的“花紙”也有一部分要放在狗的頭上。當地人還有一個很有趣的風俗,據說如果小孩生病,就要到伯公(即本坊福主) 那裡,請它給小孩另取一個名字,並以樟樹為母親,這樣小孩子的病就會好。請伯公和樟樹神幫忙,都要殺雞祭祀它們。這些風俗都與苗、瑤、畬的習俗十分相似。
 
謝姓也是應該高度懷疑為畬族的一個姓氏。據說,東留鄉雷屋坑村謝姓最早的開基地在本鄉的新坊。而新坊與雷屋坑村在地理上十分接近,亦即在雷姓居住的那條山坑的入口處。在歷史上,謝、雷兩姓十分親近,時常合在一起打醮,甚至連婚喪喜慶也都合在一起,時至今日仍然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謝姓聚居的新坊水口,也有一尊石狗的雕像。這尊石狗雕像的造型、體高與雷屋坑村的幾乎一樣,也是被放在福主公王神壇旁邊。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當地的《謝氏族譜》中可以找到謝氏與雷氏通婚的線索。謝氏的十一世祖謝禮娶雷氏為妻,十五世謝敷捷、謝敷王、謝敷颺三兄弟都與雷氏結親。閩西的謝氏也是被傅衣淩先生認為與畬族關係比較密切的17個姓氏中的一個,他說:“(謝氏)此族之在福建,只《漳平縣誌》中得見和睦里有謝畬之一證。然福建果有畬族之謝與否? 吾人則頗信其有,蓋謝氏本為江西畬族之有力者,當明正德十四年間,畬賊謝志山盤據贛南大庚、南康,上猶諸縣‘為亂’。漳平適處閩西,毗鄰贛省,其間互相流徙移居,非無可能之事,故以推證福建亦有畬系之謝,諒無大謬。”從上述種種跡象判斷,如果說東留鄉雷氏曾經是畬族,那麼與之有通婚關係、共同圖騰的謝氏也可能曾經是畬族。
 
二、 祖先崇拜
 
武平縣的不少村落姓氏和其他地方一樣,祖先墳墓的風水有著重要的意義。值得注意的是,若干祖先墳墓的故事比其他地方更具有傳奇性和原始性,這種傳奇性和原始性似與畬族有較大的關聯。
 
(一)“牛欄祖地”的故事
 
大禾鄉小坪坑村一位鄧姓報導人給我們講述了這樣一則傳說:
很久以前,汀州管八縣,八縣都是客家人與畬民居住的地方,但畬漢不通婚。不知是哪一姓的後生與畬家妹子交往了,但又不敢聲張,因為那時如果誰畬漢通婚是要挖眼珠和殺頭的。不久,畬家妹子懷孕了,偷偷地躲在後生的牛欄裡生下一子。那後生告訴他的老爹,說牛欄裡的母牛生了一個小子,於是父子倆收養了這個孩子。此後後生和畬家妹子照舊和好。後來,畬家妹子憑媒出嫁,在出嫁的路上,她跳崖自殺了。那後生聽到此事,痛哭了三天三夜。他編了一首歌教給他的小兒子唱:“火螢蟲,桔桔紅,夜夜下哩吊燈籠。燈籠裡背一枝花,畬家妹子入人家。茶一杯,酒一杯,打扮施( 孺) 人大路歸。大路歸,石按腳;小路歸,芒割腳。芒頭尾上一點血,芒頭據下一絞腸。爺子見得出目汁,女哀子見得叫 (哭) 斷腸。長竹篙,曬羅裙;短竹篙,打媒人。上晝老鴉哇哇叫,下晝老虎打媒人。”歌唱得十分悲慘,雖然客家人對不吉祥的語言是十分忌諱的,但這首歌唱了一代又一代,直到現在。後來,那後生將畬家妹子的屍體偷藏在自己的牛欄裡,據說就是現在汀州的牛欄崗,那裡是“生龍口”。再後來,後生一家子孫就尊母牛為祖妣。元、明朝以後,大批漢人南下,當地人因自卑於風俗落後或祖先出身卑賤,往往被人恥笑,就把自己祖先的歷史掩蓋起來。但是,牛肉是絕對不可以上酒席的,更不可以作供品敬祖、敬神。牛肉不好篩酒的風俗就這樣流傳了下來。
 
據這位鄧姓報導人說,這則傳說是他的娘家在桃溪鎮江坑村的藍姓祖母在他小時候講給他聽的。與此相關,我們在大禾村還聽到另外一個傳說:“熙三郎小時候生活很苦,替人放牛過活。有一次,一位風水先生途經水口,熙三郎的東君對風水先生態度傲慢。而熙三郎則對風水先生服侍得十分周到。風水先生便教熙三郎用其父親骸骨葬在牛欄下,他日必定子孫大發。此後,藍姓便開始大大發展起來。”更為重要的是,我們在大禾村、江坑村、坪坑村不同版本的《藍氏族譜》中均找到了與此相關的故事。《藍氏歷代世系詳傳》“熙三郎”條下云:“ (熙三郎) 終於元英宗元年……享年七十有七,葬水口臥牛崗,後和二郎遷長汀坪嶺水口,拾其骸骨放牛欄上,待吉時安葬,是夜雄牛相鬥,其骸骨落地,天即葬之,次日觀之牛欄飛散,地湧高墩,今曰‘牛欄祖’是也”。這三則關於“牛欄祖地”的傳說,至少透露出武平縣藍氏有過牛崇拜,在祖先崇拜方面具有比較原始的色彩。
 
(二)“天葬風水”的故事
 
黎畬村一位蕭姓報導人說:蕭顯聞的幼女蕭滿姑,一日到白蓮庵中玩耍,鄰女指著廟裡那尊被認為最醜的洪山公王 (即蛇神) 對蕭滿姑說:“蕭滿姑,你嫁給洪山公工做老婆吧!” 誰知一句戲言,竟成了蕭滿姑的心病,不久一病不起,離開人世。當扶樞還山之日,在路上忽然雷電交加,風雨大作。等到雲收雨止,蕭滿姑的棺樞不見了,停棺之地卻迎風聳立著一座巨大的烏石(即小地名今烏石頭下)。以後,這座大烏石,便成了蕭滿姑象徵性的墓地。聽說直到今天,還有蕭家後裔,前往掃墓。
 
類似的故事,還有不同的細節,據武平縣武東鄉安豐村的二位報導人說:
 
蕭滿姑是紹輔公親生女兒,少年時某一天與本村同伴放牛,遇上暴雨,同伴們跑進洪山福主公王廟裡避雨,在閒聊中爭論哪個神像最漂亮,蕭滿姑手指洪山福主公王說:“我看這個神像最好、最漂亮!。”另一位同伴緊接說:“你說最好,就給你做老公!”蕭滿姑回答說: “它是菩薩,它如果愛我,我就嫁給它做老婆。”不料,洪山福主竟變一凡人,在夜間潛人閨房求愛。滿姑因是黃花閨女,一時十分害羞,便愁悶在心,日不飲食,夜怕就眠,身體日漸虛弱。母親見女兒如此情景,便詢問其原由。滿姑對母親毫不隱瞞,一五一十,告知詳情。母親為證實此事,仔細交代女兒,如果在晚上他再進房求愛,便暗中剪下其一衫角為憑證。某夜,洪山福主真的又進房求愛。滿姑膽子大了,按母親指示辦理。第二天將衫角交給母親,到廟中與洪山福主核對,發現洪山福主的袍甲果真少了一角。隨即焚香祈禱:“若不棄吾女兒醜陋,願結良緣,我全家滿意許婚,叮囑尊神應顯靈造化滿姑升天。”不久,滿姑無疾而終,扶樞還山時,驟然烏雲滿天,狂風大作,大雨傾盆。抬棺樞的“八仙”只好就地停放避雨。一瞬間,雨過天晴,只聽得迎親的仙樂之聲在空中飄蕩。“八仙”出去一看,棺樞失蹤了,只見停棺樞之地出現一塊黑色的大石頭。很快,這一消息在當地各村落中傳開來:“洪山福主顯靈與蕭太夫人聯婚,帶上天了”。
 
類似這樣的傳說,在武平縣北部的藍姓村落中也有不少,分別引述如下:
 
桃溪鎮江坑村( 藍氏族譜》載:
(大一郎公)初娶桃溪劉大二郎之女曰三娘,生於至大二年乙酉月初二日酉時,未及生育。 元泰定帝改至和元年甲子四月十一日,因歸寧母家,至中途大坪崗, 忽有疾風狂雨暴至,驚昏伏地,從人散而天即葬焉,雨息人回墓即成,止年十六歲,即今之明堂崗醉翁臥地形,坐西向東。
 
大禾鄉坪坑村《藍氏族譜》(明正德壬申年刊、清咸豐二年壬子續刊) 則載:
元泰定元年甲子三月成婚,婚後歸寧母家月餘,得染惡疾而終,其娘家遣人報知後,公雇人扶樞而歸,至魯溪水口大坪崗,忽遇暴風驟雨,勢不可擋,遂停樞於山窩,奔走避雨。雨息回視,土崩擁棺已被土掩成墳,彼時乃元泰定元年甲子四月十一日,得年一十六歲,未有生育,堪輿師命為醉翁臥地形,庚山甲向,鄉人皆譽之為天葬地焉。
 
據江坑村一位藍姓報導人說,魯溪水口大坪崗(又叫名龍崗) 的這座墳墓名為劉四娘墓,實際上只有一堆石頭,據說以前只有一個小湖,但不管投放多少石頭,都無法填滿。這些“ 天葬風水”的故事,在藍氏族人中世代相傳,在他們心目中“天葬風水”就是“生龍口”,必然蔭及子孫,使子子孫孫福澤綿延,因而有著特別敬仰的心情。
 
細細品味黎畬蕭屋和武平縣北部村落藍姓的這些傳說,在故事母題、細節等方面都有許多相似,如都是天葬風水,都是石頭墓,都在出嫁途中等等。無獨有偶,蕭滿姑的這則傳說與長汀、連城交界的河源十三坊流傳的一則故事在另外一些細節上又有許多相似之處。楊彥傑先生在河源十三坊田野調查時曾聽到這樣一則有關公王的故事
 
以前有個女孩子未嫁,很崇拜侯王。有一次她看到蛤瑚侯王如此受人尊敬,就對人說: “如果我能嫁給公太就好了。”沒想到話音剛落,她便升天而去。
 
蕭滿姑與河源十三坊的這個女孩子都是未嫁女子,都因喜歡當地的土神——公王、侯王而升天“出嫁”。按武平縣北部村落、黎畬蕭屋、河源十三坊在歷史上是重要的畬族聚居區,保留了大量的畬族遺存。這三則故事彼此之間驚人的相似性,使人很容易聯想到與畬族的關係。加上,藍姓是“雷、藍、盤、鍾(鐘)”畬姓之一,亦有學者指出蕭氏也可能是畬姓或瑤姓。所以,武平縣北部村落藍氏、黎畬蕭氏的族屬就更應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
 
三、神明崇拜
 
和祖先崇拜一樣,武平縣許多村落的神明崇拜活動也十分值得注意。
 
(一)牛崇拜和狗崇拜
在武平縣北部的大禾、源頭、江坑、中湍等村落的故事傳說中,有關牛崇拜的故事是十分引人注目的。前述關於“牛欄祖地”,奉牛為祖妣的傳說至今仍在流傳。我們在大禾、源頭兩村調查時,又聽多位報導人說,在當地牛肉不能作為敬神、敬祖的供品。1949年前,凡大的酒席,牛肉亦不能上桌請客,故當地有一句俗語叫“講得好,牛肉都好篩酒”。每年的四月初八日則是牛的生日,這天要讓牛吃得好,並一大早把它放上山盡情地遊玩。
 
與此類似,狗肉也不能作為祭祀神明、祖先的供品,殺狗時不能在家中宰殺,應在井邊、河邊切成塊後才能拿回家去煮,並且不以狗肉待客。每年的六月初六是狗生日,這天要替狗洗澡。此外,在武平縣的許多村落還流傳著大量與狗有關的故事,茲舉二例,以見大概:
 
其一,據湘村一位報導人說大禾寨下至今還保留有“狗頭王”的祖圖,而湘店鄉山背村一位丘姓報導人說,1949年前大禾村藍姓人的神主牌上還有一狗頭。
 
其二,在湘店鄉三背村、永平鄉中湍村的湍下供奉有“黑狗公王”的神位。我們在湘湖村、中湍村調查時,分別聽到了報導人講述有關黑狗公王的傳說:
 
相傳,劉氏初到湘湖時,村中檀樹頭下住著一位黑狗公王,心腸歹毒,要求村民每年供奉一個獨子種(即獨生兒子) 來祭祀他,否則全村都會遭殃。有一年恰好輪到劉家,但年少勇敢的千八郎公不信這個邪,決定到閭山去學法。學法歸來後,千八郎公便到檀樹頭下驅趕黑狗公王。黑狗公王顯身說:“你有什麼法術想趕走我?”千八郎公說:“不信,我們就試一試。”於是,就在左手上寫了一個“火”字,一巴掌打到黑狗公王身上,頓時一股烈火從千八郎公手上冒出,將黑狗公王的鬍鬚燒得“劈叭”響。接著,千八郎公又在右手上寫一“水” , 便立即有一股清泉從右手冒出將火撲滅。把黑狗公王打得連連討饒。於是,黑狗公王表示以後不再要求獨子種作供獻,只要有豬、羊就可以。千八郎公認為豬、羊也還是太貴,執意要將黑狗公王趕出村外,黑狗公王只好一路逃,千八郎公一路趕。趕到大洋泉垇,黑狗公王累得氣喘吁吁,於是再次降低要求說,他就停在這裡,今後只要蝦公粄子來祭就行。千八郎公認為這個地方屬於劉姓人地界,必須把它趕出劉姓人的範圍才行,便繼續趕他。最後趕到劉坊垇口,快出今日的湘店地界了。黑狗公工再也走不動了,便又一次討饒,表示今後只要有塊神位 其他什麼也不要了。千八郎公說,停在這裡可以,但只能享受湘湖人的屎尿,黑狗公王答應了。於是,此後劉坊垇口多了一個黑狗公王的神位,但設施非常簡單,只有一棵大樹和一塊青石頭,沒有人在這裡燒香掛紙。而湘湖人每逢到小瀾赴墟,行至這裡,遇到要大便、小便,就在黑狗公王神位前方便一番,所以又叫“廚尿公王”。據說,從此以後,湘湖村劉姓人到此處,如果大、小便就平安無事。相反,如果誰對這位公王鞠躬或祈禱,則會肚痛。
 
我們在中湍村聽到的黑狗公王傳說,其情節與楊彥傑在帽村調查時聽到有關社公的故事極為類似:
 
據說,黑狗公王原來位於牛皮湍,有一次做大水,被大水沖到中湍入水口來了,恰好被一些村民打撈起來,人們問它從哪裡來?它回答說是牛皮湍的黑狗公王,很靈驗的,如果能把它供奉起來,可以保佑全村。村民們問它需要什麼供品?它說每年要一對童男童女。村民們認為不合算,就把它重新扔到水裡。到了村中,黑狗公王又被人撈起來,這次它降低了要求,說不要童男童女,只要一對大豬大羊就可以。村民們仍然接受不了,再把它扔了下去。到了湍下,黑狗公工第三次被人撈起,這時它再次降低要求,說每年只要“蝦公煎蛋禾串粄”就可以了。這次村民們認為這個條件可以接受,就對它說:如果我們在水口倒插一棵樹會活的話,就說明你確實有靈驗,那時才供奉你。於是村民就把黑狗公王安放在湍下水口,並在旁邊倒插了一棵楓樹。果然,幾天後這棵楓樹成活了。從此,村民們就把它供奉起來。
 
這些傳說,具有豐富的社會寓意。黑狗公亡象徵著土著民族的一種信仰,也象徵著土著勢力本身。無論是驅逐黑狗公王,還是設立黑狗公王神位,都表明在這些村落曾經盛行過狗崇拜,折射出其中的若干歷史背影。前者象徵著後遷來的居民戰勝了土著勢力,取得了當地合法的居住權;後者則說明該村居民自身與土著民族存在著一種淵源關係。
 
(二) 獵神崇拜
 
在大禾鄉源頭村藍氏青公祠的左片,安有獵神——龐狼仙師神位。藍氏族人每當打獵出發之前,都要先到仙師神位前禱告。獵取野獸後,則把獸頭拿到了仙師神位前供奉。狩獵是源頭村藍氏的傳統習慣。每當農事稍閑,總有三三兩兩,肩杠獵槍,帶著獵狗上山打獵,獵取山雞、山羊、黃麂、狐狸之類的野獸,甚至晚上也還有人去“打夜,’(晚上打獵)。獵物獲取後,有幾條不成文的分配原則: ( 1 )小野獸幾個人獵獲的就幾個人共同吃掉。( 2 ) 大山豬等獵取後豬頭等不許分掉,留作祭獵神後連同內臟一起大夥共同分享。( 3 ) 其餘則打頭銃者一臂三肋, 復銃者二肋,剩下的平均分配。( 4 )當山豬等大獵物已打倒還未抬上肩時,凡遇見者都要分一份,故曰:“見者有份”。( 5 )獵狗也每只一份。由於狩獵是藍氏生活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故一年到頭,獵神前不斷有獵物供奉,香火也接連不斷。
 
(三) 米穀大神、社公、公王崇拜
 
米穀大神、社公、公王這三種崇拜在武平縣的許多村落都存在,但大禾鄉源頭村藍氏的這三種崇拜表現比較特別。其他姓氏的五穀神形象是身穿蓑衣,手握稻穗,而藍氏的米穀神競然只是一棵大杉樹;其他姓氏的社公、公王雖也是一村之主,但祭祀不如源頭村藍氏隆重。
 
源頭村藍氏的公王位於離村約一公里的村東水口,叫“十二公王”。社公也位於村東水口,離“十二公王”神位不遠。“米穀大神”則位於“十二公王”與“社公”神位之間的一個小山崗上,其設置更為簡單,僅為一棵大杉樹,樹下用鋤頭開一穴位便為其神位,不但沒有牌位,而且連一個插香的香爐也沒有。圍繞這些神壇,源頭村藍氏宗族一年中的幾個節日值得我們注意:
 
( 1 )正月開春和十月半祭公王。正月初一至初三,源頭藍氏會選擇一個黃道吉日,由族眾自行集資購買香紙、蠟燭,備辦茶、酒、“大花”等到“十二公王”神位前祭祀,名曰“開春”。這時,他們不僅不惜氣力,特地將大肥豬抬到神壇前殲殺,而且還要請士紳讀祭文。十月十五日,則將“十二公王”請人村中設壇建醮,接受族眾朝拜。這期間,和尚誦經、鼓手吹打,村民則齋戒,家家戶戶煎米粄、做豆腐、備香燭,前往醮壇供奉,其儀式與一般醮會相同。
 
( 2 )二月初二、八月初二祭社公。“社公”的地位類似於“十二公王”。當地俗語說“社公唔開口,老虎唔敢打狗”,意為社公是一村之神。但是從神位的設置和人們虔誠的態度看,它的地位似乎又略低於“十二公王”。不過,每年的二月初二、八月初二祭社公,同樣是源頭藍氏重要的節日,其中又以八月初二最為盛大。
 
二月初二和八月初二是源頭藍氏篤定的祭社公的日期。每當祭社公來臨,族眾自行集股,準備祭品,前往社公壇燒香、發燭、擺茶油、 “獻花”、讀祭文。祭畢,各股份會友歡聚一堂,醉罷而歸,頗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歸”之景。
 
八月初二日除祭社公外,家家戶戶還宰雞殺鴨、買豬肉、做豆腐、裹米粽,迎接親友們的到來。每家裹的粽子,少則 2 - 3斗米,多至4 - 5斗米。按品種的不同分有肉粽、花生粽、羊角粽、三角粽等。婦女們在八月社的前一、二天裡,便忙得不可開交。到初二日一大早,親友們從四面八方湧進村裡,家家戶戶都賓朋滿座,上請下迎,絡繹不絕。
 
( 3 )四月保苗和六月嘗新禾。屆時,源頭藍氏將米穀大神請到村中建醮,祈禱五穀豐登。而當新谷登場時,則選擇卯日,備辦苦瓜一碗、茄子一碗、新鮮米飯一碗和香燭、清茶到“米穀大神”樹前供奉。各家則做些粄子,買點豬肉以示慶祝。
 
武平縣這些村落的牛、狗、獵神、大樹,以及公王、社公等崇拜,處於一種比較原始的狀態,與現今的苗、瑤、畬的一些神明崇拜十分類似。如湖南省藍山縣桐村的瑤族至今仍保存著原始的祖先圖騰崇拜,“認為盤瓤(習稱‘盤王’) 是瑤人的祖先”。“早時的盤王是石雕狗相”,而且當地人還把“檀樹和樟樹”作為他們“崇拜的樹神”,每當重大祭祀活動(如還盤王願) 都要用到它們。顯然,前述神明崇拜與湖南省藍山縣的瑤族是很接近的,尤其是在石狗雕像和崇拜檀樹、樟樹神方面,兩者並無二致。閩西是畬族歷史上主要的聚居地之一,苗、瑤、畬三族同源,而閩西的歷史文獻往往把瑤與畬相混在一起,如清《龍岩州志》卷十二魔雜記志.畬客》云:“畬客即瑤人,岩屬俱呼為畬客。”民國《長汀縣誌》載清初范紹質的《猺民紀略》云:“汀東南百餘里,有瑤民。……鄉人呼其曰畬客。” 在這裡,瑤與畬沒有嚴格的界定。
 
 
四、其他習俗
 
除祖先崇拜、神明崇拜外,武平縣村落的其他一些習俗,似乎也與畬族有一定的關係。
 
(一) 婚喪習俗
 
武平縣北部村落的婚喪習俗與其他地方基本相同,但也有一些細節略有不同。如姑娘出嫁前要置辦一套五色裙衫,出嫁時外面穿紅衣服,卻內著白衣,如無白衣,則要將貼肉內衣反穿,內白外紅,表示紅、白事一起辦。據一位7 0多歲的報導人說,唐朝陳元光鎮壓其祖先率領的起義,男人被殺,婦女被迫與陳元光士兵結婚,出於無奈,提出紅、白事一起辦,以寄託對父兄、丈夫的懷念,從而流傳至今。又如,老人去世時,靈柩用帳子遮蓋,孝子孝孫隱蔽其間,有客人前來靈前燒香時,孝子孝孫象狗一樣從裡面爬出來跪著答禮。
 
(二) 母舅最尊
 
母舅在武平縣北部村落中具有最高貴的地位,外甥分家時母舅的意見往往被採納。外甥做錯事時,母舅有權責駡,叔伯則沒有這種權利。外甥結婚時,母舅要替其“攀紅”。外甥結婚時母舅必須坐在第一位。外甥喬遷時母舅還必須在新居迎接遷居隊伍。
 
(三) 度身
 
在武平縣北部藍姓村落的早期社會裡,曾經存在著度身習俗。前述數字與“郎”的命名習慣就是一例。關於這一點,藍氏後人也有意識到,如源頭村《藍氏族譜》的《修譜凡例》 云:“ 舊譜以上十世皆從字行書,且多以郎字稱,今查元朝尚於師巫,臨沒命其法名曰某郎,修譜者從俗書之,今莫能考,一切依之。”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命名習俗,與浙江、廣東的畬族、瑤族的命名習俗十分相似。據《浙江畬族的風俗習慣資料》,畬族排列輩份的區別是以“大、小、百、千、萬、念 ”這六個字周而復始的方法來區別的。但向有雷無“念”,鍾(鐘)無“千”的說法,只有藍姓是按六字排行的。民國(建德縣誌.風俗志》載:“雷姓之祠有香爐五隻,藍姓之祠有香爐六隻。相傳雷姓分大、小、佰、千、萬的行次,周而復始。藍姓則分大、小、佰、千、萬、念為行次, 較雷多一字”。
 
類似這樣的命名習俗,在廣東乳源瑤族自治縣中至今仍然存在。如該縣方洞瑤鄉盤敬壽家譜中有“盤贊三郎”、“盤問三郎”、“盤連三郎”、“盤作六郎”、“盤台一郎”等名號。乳源瑤族取的這種法名,也稱為陰名,即人死後才用的名。取法名需通過“拜工度身”的法事儀式方能取得。度身,又稱度式、度師,或稱掛燈,其法事儀式通過掛燈,巫師步七星罡,帶受禮取法人過七星橋而取得法名。掛燈又分掛三星燈、七星燈、十二星燈、大羅燈。 掛三星燈只能取法名,如法補衫。要掛七星燈以上的儀式,才能取得郎名,如盤贊三郎。
 
從族譜上看,武平縣北部藍姓村落以“郎”和數字命名,存在於明初以前,明中葉以後消失。可見在藍氏早期社會裡亦曾見有“度身”習俗,而這種習俗可能正是藍氏畬、瑤成分的一種體現。
 
(四) 上刀山、過火坑
 
在武平縣的一些村落中,還流傳“上刀山”、“過火坑”的習俗。永平鄉的中湍村有一座孝經館,主要供奉“三大聖人”:文昌帝君、姜大聖人、關大聖人。此外,還供奉魁星天君、彭大祖師、朱衣真君、武侯仙君、太上老君、普庵祖師、雪山祖師、何老仙師、曾大國師、陶大元帥、黃老仙師、秦大元帥、孫大真人、薛大將帥、陳大仙師、張大元君、銅皮祖師、鐵骨祖師。
 
每年農曆十月十五日,全村人就要進館燒香念《孝經》“打醮”。若逢寅、申、巳、亥年,其活動規模更大,稱作“掃大醮”。念《孝經》的醮壇裡,沒有和尚、道士,而是由“代言弟子”主持。如果“代言弟子”代表神明說了什麼,善男信女就堅信照辦。由於醮壇裡沒和尚、道士主持,有好事者編了順口溜: “中湍人好笑,沒有和尚會打醮; 中湍人好蠻,沒有道士會結壇”。
 
每逢寅、申、巳、亥年“打大醮”期間要遵照神明的旨意“大開法門”,即“上刀山” 、 “ 過火坑”。上刀山時,在平地上豎著一根二丈多長的木柱,頂上用二條粗繩縛住,均衡地牽綁於地面的木樁上,使之固定。長木柱的兩側交叉穿插地釘著3 6 把長刀,象階梯一樣,刀把用繩子上下連著綁穩,刀刃向上,看去閃閃發光。“代言弟子”穿著新衣服,用黃布包頭纏腰,打赤腳,口念《孝經》,並頻頻呼喊:“銅皮鐵骨祖師到!”待時辰一到,他便舉足踏上刀山, 雙手攀握木柱兩旁刀口,兩腳也分別踩在木柱兩側的刀刃上,慢慢地攀緣而上,至頂坐在丁字形橫板上。其後要求上刀山者,他便跌筶“請示菩薩同意後,依次而上,至頂端後隨即下來。
 
過火坑時,用土磚砌成寬約2米,長約 8 - 9米的坑,裡面堆著滿滿的木炭,燒得通紅。“代言弟子”邊念《孝經》,邊撒食鹽等物於炭火中,並斷斷續續地高呼“雪山師傅到”!“雪山師傅千年雪、萬年霜!”隨著撒食鹽的次數增多,炭火由紅漸變成綠色,火焰上沖的氣也漸次降低。當火焰變綠和火勢降低到相當程度時,“代言弟子”就宣稱:“雪山師傅到了,可以過了!”接著他就帶頭打赤腳走過火坑,隨後要過火坑的人也都赤腳依次走過。這種上刀山、過火坑的風俗,在武平縣東留鄉新聯村的中村也有。該村現有雷、張、朱、劉、吳、羅等8個姓氏,有一座廟宇稱作“百應館”,主祀“老師菩薩”,並附祀定光古佛、五顯大帝等。所謂“老師菩薩”,據當地人說即指“三大聖人”,手下也還有幾個仙師,如“黃老仙師”,是負責給人抓藥治病的;“雪山仙師”是負責幫助人過火坑的;“銅皮鐵骨老師”則在打醮時助人上刀山不致受傷的。
 
當地報導人說,過去“百應館”時常在廟前打醮,並舉行過上刀山、過火坑等表演。 1 9 4 3年曾舉行過上刀山,那一次4 個村裡人上去了。他們在上刀山之前要先跪下來念經,請求‘銅皮鐵骨老師’的保佑。如果村裡有小孩經常生病,在上刀山時就讓他們把小孩的衣服帶上去,下來以後讓孩子們穿,以後就不會再生病了。
 
由此可見,上刀山、過火坑是一種特定的習俗,具有明顯的聚落性,同時與建立念經館、崇拜“聖人"、“仙師” 等有關,表現出很濃厚的巫術色彩。以前客家地區經常舉行大規模的建酵活動,但像武平縣這二個村落那樣自己會上刀山的例子還是少見的。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二個村都有雷姓、藍姓居民,是否顯示出一種與畬族比較特殊的關係?
 
綜上所述,武平縣的不少村落在村落地名與姓氏、祖先崇拜、神明崇拜,以及其他習俗方面都還保留了不少較原始的痕跡,具有比較濃厚的畬族色彩。這些客家村落姓氏與畬族的關係目前雖然無法確證,但又似乎無處不在,無不顯現出與畬族剪不斷、理還亂的復雜關係。閩西武平縣的田野調查提醒我們,今天認為理所當然的族群界線,在當時並不一定那麼明顯;歷史上客家與畬族的關係比我們今天想像的可能還要密切得多。
 
 
 
參考文獻:
[ 1 ] 楊瀾.臨汀匯考[ M]
[ 2 ] 謝重光.武陵蠻遷人粵、閩之史跡[ J].東南學術, 2001 (3) .
[ 3 ] 傅衣淩.福建畬姓考[ J]田福建文化,1944 ( 1 ) .
[ 4 ] 朱洪、薑永興.廣東畬族研究[ M] .附錄. 盆盤藍雷黎欄族譜[ J]廣東人民出版社,1991
[ 5 ] 李亦園.章回小說<平閩十八洞>的民族學研究[ J]載莊英章、潘英海臺灣與福建社會文化研究論文集[ M]“中央研究院" , 1994 .
[ 6 ] 李蘭芳.對我縣“畬”字地名的一些探索[ J] .連城文史資料.第17集,連城縣政協, 1993
[ 7 ] 楊彥傑.閩西客家宗族社會研究[ M] . 國際客家學會、海外華人研究社、法國遠東學院, 1 9 9 6 .
[ 8 ] 傅衣淩.福建畬姓考[ J]福建文化,194 4 ( 1 ) .
[ 9 ] 蕭允文、藍耀文.漫話黎畬蕭屋[ M] . 載武平縣政協編 (武平文史資料》總第八輯.
[ 10 ] 劉大可.閩西武北的村落文化[ M] . 國際客家學會、海外華人資料研究中心、法國遠東學院 2002 .
[ 11 ] 楊彥傑.閩西客家宗族社會研究[ M] .國際客家學會、海外華人研究社、法國遠東學院, 1996 .
[ 12 ] 張勁松.湖南藍山縣桐村瑤民的還盤王願[ J]民俗曲藝,第94 , 95期 
[ 13] 雷關賢.浙江畬族的風俗習慣資料[ M] . 載福建省編輯組編《畬族社會歷史調查》,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86
[ 14 ] 李默.梅州客家人先祖“郎名”、“法名”探索[ J]客家研究集刊,1995 (1)客家與畬族習俗一致
1、拾骨葬。 就是把下葬的祖先的骨頭挖出來,再次安葬。這種習俗流行於華南、東南亞的大部分地區。
2、不纏足。纏足雖然是陋習,但南唐以後普遍流行於漢人社會。 客家人不纏足,和山區的畬族是一樣的。實際上客家人本來就是畬族演化的。
3、吃老鼠。客家人愛吃老鼠,和壯族、越南人是一樣的。老鼠幹是寧化縣八大美食之一。
4、畬族山歌。 客家人謊稱來自詩經,實際上是和畬族瑤族一樣的山歌。
5、母系社會。 宋代《輿地紀勝》記載,循州還是“婦女為市,男子坐家”。到了元代以後才逐漸變為父系社會。
6、“椎髻”。指將發盤於頭頂或腦後成“椎”形髮式。這是南方諸族最為流行的一種髮式。瑤人此俗,最早見於宋人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蠻》“椎髻跣足”的記載;畬人,則有“女不笄飾,裹髻以布”之說。
7、頭帕。俗稱“東頭帕”,即包頭巾。方巾,前方折成三角尖銳形,用布質寬頻系緊即可遮陽擋光,又可作裝飾物,起女性帽子之用,客家與畬族婦女頭帕相類。
8、竹筒飯。宋代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器》條載:“瑤人所用。截大竹筒以為鐺鼎,食物熟而不熠,蓋物理自爾,非異也。”
9、盤瓠(盤瓠)崇拜。漢族“盤古”傳說是從“南蠻”及其傳人畬瑤的圖騰崇拜—盤瓠演化而來。對此,學術界己取得共識。《清稗類鈔》說客家人或畬族是盤瓠的後代。據光緒《嘉應州志.祠祀》載:“盤古聖王宮在(梅縣西陽)樟坑口。”
10、人名。畬人,死後有諱名。諱名按排行而定。 客家也有此習俗。

文章來源:龍岩慢生活


※作者所編撰之一系列潮州概說文章,歡迎點閱:
首頁 »
 


文公帕在人類學上的意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小南澳縣為何口音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