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04

淑靜走了

《阿立手札》  淑靜走了


        今天聽說淑靜走了。去年12月到我跟同學們去臺大醫院探望了三次,她的狀況時好時壞,有時意識清晰、談笑風生,有時則意識模糊、喃喃自語。她之前是敝人指導論文的在職專班學生,曾於2006年10月跟敝人出席在中國大陸深圳市舉行的虛擬經濟學術研討會,她於2007年6月從交大畢業,正要展開美好的人生,卻在該年底即發現罹患癌症,並已在腹腔內擴散開來。

        她一開始不願讓交大的同學們知道,自己苦撐著。2008年10月間的一個周一晚上,我正坐在階梯教室裡聽業界來賓演講。兩個淑靜的碩士班女同學跑到教室後面找我,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我不知何事,但心知大事不妙。其中一位女同學已先去臺大醫院見到了淑靜,之前淑靜有半年以上躺在仁愛醫院的安寧病房裡。

        12月1日,我們跑去臺大醫院見到了淑靜。她在半露天的空中走廊乘涼,花了一些力氣後認得我跟同學,根據張爸爸說,精神狀況突然好了起來。她身上插滿了管子 (人工血管、導尿管等) ,這些管子根本是縫到肉裡去了,想必是錐心刺骨之痛。她跟我說生病以後才發現人生有許多有意義的事要做,她出院以後要當社會志工。她還說自己真正體會了痛不欲生,睡不成眠的折磨。雖然她氣色不好混濁,我還是安慰她說可以多活20年之類的話。

        12月7日我要出發去北京、天津之前,再度去看她時,她因為在院內細菌感染加上打嗎啡止痛,有些意識不清,整張嘴因為夜裡疼痛,咬得盡是已乾涸的血塊。她對我的聲音還是很有反應,被我的一些大道理哄得又哭又笑。我們還哄她喝雞精補充體力。

        12月20日我出席完台灣經濟學會年會的主持場次後,從東吳大學城區部走到臺大醫院。那次她的精神狀況還不錯,但面色臘黃,小腿肌肉萎縮。大夥兒走到了交誼廳,她跟我說夢到我帶她們游到一口井底下的故事,她說井底下都是可樂,喝了可樂病就好了。她還說非常感謝我帶她去深圳參加研討會,否則她之前都沒去過中國大陸。她還說病好了要到日本去走走。

        2009年1月17日,同學們又去見了淑靜。那天我已經重感冒到幾乎無法開口,全身痠痛、四肢無力。又怕傳染給病患,很遺憾沒見到最後一面。同學立刻以手機告訴我淑靜當天細菌感染嚴重,已不認得人。還說有牧師來為淑靜祝禱,問她要跟上帝走,還是要跟佛祖走?淑靜說她都不要,她還要留在人間。然而,載具已壞,如之奈何?

       身為淑靜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我想替這位優秀的台灣女青年留些記錄。張淑靜,1970年2月2日生,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畢業,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學士,國立交通大學管理學院在職專班經營管理組碩士,行政院研考會科長,終身雲英未嫁。卒於2009年1月30日 (農曆大年初5)。她是一位思想敏銳、奉公守法的有為青年。來世再相會了,淑靜同學!
 



淑靜站在右側
虛擬經濟研討會場外  中國大陸深圳  2006/10/21



淑靜為左邊第一位
交通大學畢業典禮 新竹市校本部中正堂門口 2007/6/24



向中看齊與全球佈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兩岸互相開放市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