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2/04

「愛心捐贈年關將近,不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捐贈」,而是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禮物」!


 
#年關將近,不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捐贈」,而是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禮物」!
Around the time of Chinese New Year, items provided to low income families should not be perceived as “donations”, but as “gifts”!


#低收入戶,缺的只有金錢,但是,低收入戶不能被忽視 的是「人權」!

年關將近,在準備過年物品的期間,我總是忙碌著“捐贈物資”給低收入戶的家庭。
倒不是我天生就愛心爆棚,其實,愛心是學校與生活經歷培養我而成的。
 
這話怎麼說?為什麼愛心與學校培養以及生活經歷又扯上了關係?
 
這話就要從我的“成長史”開始談起!
 
長話短說,對於一個在台灣受教育,在中學之後定居北美,期間定居過媲美熱情沙漠的「美國加州」,也定居在全年至少有四個月宛如冰雪奇緣的「加拿大多倫多」。因此,我常笑稱自己是「當東方遇到西方」的綜合體。
 
對於愛心的“初級版”概念,起源真的要感謝台灣的教育體系。從台灣的小學開始,學校總是規定要買愛心鉛筆,買著買著,到目前為止,不管在台灣的高鐵或醫院,看到有人兜售鉛筆,我總會買。
 
我姑且不去想,這些人是不是屬於真的低收入戶,也不去想,這些販售鉛筆的人事是否申請證照販賣,在當下我只注意到,這些人是否是真正的殘障人士,至少這些人用勞力換取金錢,並不是乞討。對我而言,我也沒有任何的損失,我用金錢買到日常需要使用的鉛筆,而兜售者也是用勞力換取金錢。
 
但是,我畢竟也是一個學金融與法律的人,我也會注意新聞報導,這些據點是否有不法集團的操控。我也清楚地瞭解,發自內心的愛心,不該被不肖人士所利用。
 
但是,說真的,對於「愛心」這兩個字,我認為只要自己心中的「動機」是真誠,在行動之時有「感動」,那就不用想太多!因為,購買的行為只是以愛心為感動,又不需戰戰兢兢如面對詐騙集團一般。
 
而對於愛心的“進階版”,就要由我在美國加州定居的那幾年說起。我記得我住在美國加州的幾年期間,我去的健身房是高檔地點,在健身房的各項設施,一定有相當精密的電子刷卡保險櫃,來讓顧客存放手機,名錶,名鑽。健身房中的衣物,鞋間,也有相當秩序的管理,鞋子、提袋是“不可以”帶入運動場地。
 
因此,有趣的是,很多運動完的人士,直接穿著運動服與運動鞋離開,竟然也忘記自己的外套與原先穿來健身房的鞋子。所以,在有條不紊的衣鞋間(不是更衣間)總是有人落下名牌鞋子與外套。
 
有一次我看見健身房的經理帶領幾名員工,在整理這些被落下的知名品牌衣物與鞋子,我問經理,那些在健身房張貼「失誤招領」仍被主人遺忘的衣鞋,健身房又會如何處理?
 
健身房的經理回答,健身房會把這些衣物歲去“乾洗”,也會把這些鞋子送去修鞋店 “清潔”,之後再送到須要協助的「家扶中心」。
 
頓時,我領會到,在西方社會,對於愛心的呈現,並不是以 “廢棄物”來呈現,而是以“資源珍惜”的方式表達,給低收入戶。
 
除此之外,對於愛心的“高階版”,就是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學習到的。大多數的人都知道加拿大是屬於社會主義制度,因此,對於低收入戶是相當照顧的。
 
在加拿大的教育中,在聖誕節也就是相當於我們台灣過年一般。在加拿大的學校與社福團體,對於“節日”的物資捐贈,有別於平日的捐贈處理。在節日期間,各個學校對於物資捐贈,會希望有能力的學生,讓自己或家人,捐贈物資時,要「保留標籤」,同時,要「包裝捐贈物資」。
 
雖然,保留標籤與包裝捐贈物資,是校方建議,而不是硬性規定。但是,你/妳如果在場,會看到學校在各個教室集中的禮物區,每一個捐贈物品,都是包裝得美輪美奐。
 
因為,加拿大學校要宣導的觀念是,低收入家庭與一般的家庭是處於“一樣的平台“,低收入戶之成為低收入狀態,並不是那些人有什麼不如人得地方,只是,在當下,那些低收入戶,正處於經濟拮据得情況。
 
因為,低收入戶,缺的只有“金錢”,但是,低收入戶不能被忽視 “人權”!
 
天底下的富豪,很多也是從低收入戶出身。
 
因此,年關將近,千萬不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捐贈」,而是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禮物」!
 
這是對「人權」最基本的尊重!
 
By 「彭孟嫻Jessica Peng]
 
此篇文章不包含在 彭孟嫻Jessica Peng的新書『不怕離婚,再說 I Do !』

彭孟嫻 Jessica Peng 臉書FB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jessica.peng.author/

此臉書粉絲團是在2017年12 月24日開始運作,希望藉此與讀者有進一步的交流,
衷心​請讀者多多支持!


「家庭理財]如何做到薪資的合理分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情」年關將近,找個伴怎麼那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