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8/30

多倫多時間長廊

多倫多-時間長廊
 
<謎樣的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
 

作者:Jessica Peng 彭孟嫻



建築,似乎靜靜地訴說著時間長廊的穿梭, 如光似影!
景物,似乎悄悄地陳述著時間長廊的無奈, 如夢如幻!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一棟建於1914年, 耗時3年, 耗工300人, 耗費三百五十萬加幣, 由當時著名的建築師愛德華.蘭諾斯設計。
此建築似乎秘密的隱藏著謎樣的故事!
灰色石磚建築, 華麗雄偉的設計, 猶如帝王般的城堡, 連天花板都有著美輪美奐的設計。
在時間的長廊中 ,這樣的建築,總是喃喃的道近人世間的變動。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的建築史, 似乎讓它成為時代變動最佳的代言!
1914年,是個不平凡的一年。在時間的長廊中, 1914年是二十世紀動蕩年代的開端;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進入開端。
但是,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卻是在1914年開工興建。
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 富有的財富,遠大的夢想, 卻在動盪的時代, 侷限於自我的享受的個人世界。如果, 這樣的建築, 在平安的年代, 絕對可以增加就業機會, 帶動附近的繁榮。可惜的是, 大環境的變動, 在成功的富商, 也經不起時代的壓迫。
隨著戰爭帶來的影響, 經濟大蕭條( Great Depression)的時代也緊鄰, 在1929年至1939年的期間, 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 已經無法承載多倫多市政府的課稅。一代的富商, 竟然需要賣他的藝術收藏與高檔傢俱。很快地他也就被迫賠錢賣掉他辛苦籌劃建立的的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
原來, 在時間的長廊中, 不管是誰, 都無法抵得了大時代的變化。
建築的歷史軌跡以無言來記錄著人文的興衰痕跡!
你我不禁要輕輕嘆息, 在一個人的生命流程, 誰也抵不過時間長廊的洗禮!
謎樣的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讓我慢慢繼續為你/妳揭開!
 
  
  • 琴聲繞耳: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的內部, 隨處可見不同的鋼琴與風琴!以現在人的眼光來看, 彈琴並不是奢華的嗜好。但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代, 鋼琴可以說是有錢人才能有的享受。我相信音樂並不會因為戰爭時代而萎靡。相反的,由歷史的考證, 音樂甚至能夠支撐戰亂時期人們不安的心靈。在近代史中, 鋼琴家的投入與付出,在時間的長廊中,讓樂聲穿越時光,悄悄迴盪在不同的年代。人,也因為久遠的樂曲, 讚嘆著作曲家的天賦,耳熟能詳的古典樂曲,成為幾百年中,幾代人的心靈樂章。
 
這樣的物質奢華, 似乎能讓人揣摩, 卡薩羅馬城堡, 與當時加拿大社會, 有著極具不同的生活水平。尤其, 卡薩羅馬城堡是興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 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的夢想生活, 是極具高格調的生活水準。但是, 過度消費, 不管在哪個年代, 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的消費模式, 在現代理財角度看來, 意味著理財的疏忽。
最重要的是, 在時間的長廊中,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當中的主人在生活的起落, 訴說著ㄧ代「爵士」, 也必須承受一般庶民的起起落落。
 
相信, 那些沒有被使用到的鋼琴與風琴, 也在時間的長廊中, 訴說著它的無奈!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我願意為祢在時間長廊中, 輕輕地彈奏!
 
 
  • 指尖上的打字機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的書房中, 陳舊的打字機放置在斑駁的書桌上, 似乎形成一種絕妙的默契。這等同於中國歷史, 等同於中國歷史中, 對於文房四寶的組合。筆與墨; 硯與台的和搭, 往往是人文創作的陪伴。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中的舊式打字機, 好似藉著周邊斑駁,訴說時間長廊中的故事。
 
這樣的思緒, 似乎在時間長廊中, 很容易將人帶入過往的感悟!
這樣的時光, 似乎在時間長廊中, 很輕易將人帶入厚重的心境!

這樣的記憶的厚重, 讓人感受難道時空的穿梭, 心似乎得記錄著生命的流竄!
 
其實,「厚重」, 在時間的長廊中,與「沈重」是不同的。厚重讓人感受深度; 沈重讓人感覺負擔!
 
對於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舊式打字機, 我似乎可以藉由指尖敲打的文字, 感受到對於生活的舞動。記得中學時代, 由台灣至加拿大多倫多唸書, 當時多倫多中學的選修課程中, 竟然出現打字課的選項。讓人驚嘆的是, 當時學校所使用的就是打字機, 就是類似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中所展示的打字機。這樣的打字機, 在每一個鍵盤的敲動中, 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每一個字母的「厚重」。我相信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之可以成為富商與爵士, 肯定在他的事業與社會有所貢獻。我不禁在想, 這樣的人, 坐在他的書桌前面, 用手指敲打著打字機的一刻, 他的心中是有什麼念想?在時間的長廊中, 打字機依然純在, 但是人事已非卻是每個人生命所可能面對的事實!
 
人, 對於過往總是有著深深的好奇; 但是, 就算是文史學家也只能做到考證, 也無法完全查證。對於這些舊有文物, 我有著深深的眷戀。我常希望自己是一個專研於舊有文物的專業學者, 但是事與願違。但是, 在時間的長廊中, 有時候現在自己所走的路, 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沒有走過的路當中的美好, 只是安撫自己現今生活所面對的起伏當中的想像。有時,“遺憾”也是人生中的一種美感!
 
總而言之, 在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中所展示的文物, 就像許多美好的「形容詞」, 在你/妳的參觀中, 經由心靈的感悟, 轉換成一成串的「感官受詞」。
 
我不禁在想, 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是多麼幸運能讓自己擁有著歷史的承載。這樣的承載, 在時間的長廊中, 就是有重要的意義。厚重的歷史, 在時間的長廊中,牽動著後世人的感受。這樣的歷史, 不會因為世界潮流或趨勢而有所影響, 反而會在後人的讚嘆與感悟中, 以光速的飛行, 在一個人的心中, 經過時間長廊, 鉅細靡遺的在人的心中描述呈現!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中的富商佩雷特爵士 Henry Pellatt, 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 中的老式鋼琴以及當中的老式打字機, 其實就是古堡當中各式各樣的歷史文物, 所呈現的縮影。在多次對卡薩羅馬城堡的參觀中, 人常常可以赫然發現, 其實, 世界一直在變, 但是, 人心在時間的長廊中, 似乎以不變應萬變!

這樣的文化之旅, 記載著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的生活型態, 也記載著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在指尖上所需按下的悅耳音符與在指尖上所敲下的沈重文字這個時候, 時間長廊中, 我只能想像當中的琴聲飄揚, 同時會意當中的文字躍動;在時間的長廊中, 我只想與卡薩羅馬城堡 Casa Loma中的人事物, 說聲---再見!


Copyright © Jessica Peng/彭孟嫻 版權所有
Jessica 彭孟嫻】授權轉載


 

 


心痛! Heartbreak!←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