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4/14

「自由」開展創造力

從目前外商徹資、產業外移及失業嚴重等現象來看。臺灣的經濟即將命臨嚴峻的「冬天」。故,能不能夠自由地創造、創新,因應大環境的變化,產生新的「藍海策略」,正在考驗吾國各界的人士中。

彼得.聖吉在《Presence》一書當中,以「U理論」來表達從「失序狀態」到「新序狀態」的過程及步驟。本文著重於闡釋「悟性歸○,得真自由」與「通過針孔之眼」,「讓該去的去,讓該來的來」中間之連帶關係。(見文後附圖) 一、虛空容宇宙納萬相,允許萬象崢嶸 大道無形,卻能生育萬物,運行天地人等生態的演化;心地難覓,卻能創造萬法,孕育出人文、科技及一切的生命活動。宇宙十方,一直不斷的在蛻變與成長,而廣大的虛空,毫無意見,任其顯現。 虛空與宇宙萬相是一個訊息海般的整體,像是一個大電腦,也像是一個開放的網路系統,彼此息息相關,彼此相互涵容。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全象關係。其究竟真相是「空有一如、體用不二」。因此,正好藉「無常」以見「常」。當下一切,本來如實如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看是相對,其實也是絕對,一切皆是因緣果報演化的自然呈現,無始也無終;因其緣起性空,並無實性。 在系統思考的整全觀中,人人當下「無心」,心如虛空,不拘限於自我的知見和利益,自能受容一切,接納異己與異見,展現真慈悲。心無所執,故彼此自由交流,與人為善。 仁者,無敵無對立,故少煩少惱。如此,「無住生心,生心無住」。生發大慧與靈思,任運自如地創造新機、新會。終而理事圓融,流露萬善,圓滿一切。 組織由眾人、資源與軟硬體所組成,彼此存在多元的網絡關係與交互作用,像一個自然演化的有機生命體,具備不斷創造與發展的能量。 一切個體與組織,其實都是「開放系統」,隨時與其它無數個「開放系統」密切對流、交換,息息相關。結構封閉的組織,資源受限,無法開展無限的創造力,造成利益分配的問題。個體為了自我生存,彼此掠奪、爭戰。而「開放型組織」則不同,它能容納、接受並尊重每一個個體所呈現的價值,珍貴歧異點。讓全員參與,聆聽每一個角落的每一個聲音,無所限制與揀擇,超越框架結構,放下成見,因此任運自由、集思廣益,發揮3+3=30的綜效、奇效。自我防衛愈低,衝突愈小,對組織的傷害愈低。 組織成員能彼此一視同仁,願意以「真心、至誠」發動大用,以「坦誠心、博愛心、開放心」進行「深度彙談」,不斷地溝通與交流,自能化融我見、我執,不因己私妨礙「共同願景」及「組織公利」。接納所有意見,以「集體意識心」考量「整體利益」。整合眾人的智慧,一致通過組織變革、創新之最適最佳方案,共同創造、實現宏願偉景。 試想,人體組織如果是封閉的,將如何能呼吸吐納、攝取食物及消化排泄,若無法進行新陳代謝作用,生命怎麼能夠開創生機、營運自如?家庭組織的每一個人如果不能彼此納受,將如何幸福、順利地衍生傳承?學校組織如果不能尊重每一個生命,老師和學生之間時常對立,教學活動與教育工作將如何開展?企業如果以私利為依歸,沒有考量消費者和員工的權益,兼顧社會責任,結果顧客不滿意,又將如何受容於市場的機制?領導者若無視於子民的生存福祉與發展,怎麼可能不為子民所叛覆呢?組織如果沒有大納的「空性」(包容力),必然明爭暗鬥,難免分崩離析! 二、覺醒是學習的開始,靈明心源可以創造一切 組織中衝突、混亂或危難的發生,與人際關係的緊張等現象並非壞事,其呈現就像黃燈警訊,在提醒我們要注意、警醒,所謂「藉相歸性」、「藉假修真」、「由事見理」,讓清楚知曉自己當下的心行實態,是否偏離了「正道、正念、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行、正進、正定」等?是否見到自己的執著點、盲點?是否見到自己的良知良能、真心本性,而立即顯化於人際及事相的圓滿? 人人具足真心本性之良知良能。「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真心本性空明靈覺、清淨自由,仁體大用則和諧平安。所謂「道者,不可須臾離也」!人只要走在正道上就不孤單,當我們心有偏差,怎麼可能射中標靶?當我們的心有所雜染、貪愛,怎麼會喜樂安祥?當我們的心執著於知見分別,怎麼會不產生對立苦惱?所謂「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們往往一味地怪罪他人,卻不知道要返觀自省,自己的心行實態是如何?當我們以自性靈光全觀朗照,自然了然知曉是怎麼回事,及怎麼做會「雙贏、全贏」的策略與方法。 學習始於觀察、覺知,「學」者,覺也。乃在體覺當下,看見自己處在差異與偏離的實態,才會願意調整、回正;「習」,者,一再地回歸「正道」也。指透過反思、修習、操練、調整而一次又一次地「率性而為」或「率性而不為」。終致「中道」與「至善」。 真正的學習是「體悟真心本性,將真心本性一次次地發揮到外在,落實於所有的人際對待關係中,愈來愈輕易,愈來愈熟練,不再自我中心。一次次地復性與率性的歷程,渾然內化而靈智自然運作。「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學習是指「知道、悟道而且能行道、做到」,如果做不到就要持續修習。 所謂「一本散萬殊,萬殊歸一本」。世界(視界)一切的存在及萬相,皆由心體所遇緣顯現。由「內」而「外」,由「外」而「內」,當下隱顯、迴復。體用本來不二,內外本來一如,一切變化,由心所生。身、心、內、外,不斷地交互影響著。 一心一世界,每一個人「心靈軟體」不同,故發動出不同的思想與言行。但,空明靈覺的真心本性卻都一樣。人命及身體由父母所賜,基因密碼不同,但心性本源(之天命)卻是一體。同飲地球水,同曬一太陽,呼吸吐納同一天地之氣,悠遊於同一虛空及網絡中,氣息相依、相在、相關。 在混沌複雜的無數變化中,我們以有限的人命及知識,要創造無限的時空變化,哪裡能畢竟其功?唯有放下「己見、己私、己執」,以人人本具的至誠心、空明心、靈覺心,交融出群體真智;以大愛、大願而行大公正道!所謂「一燈照破萬年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執著,回頭是岸,立即解脫」。但是,「放下」談何容易?關鍵在於「意願」的強度夠強! 組織學習即是「中庸」的開展。「中」即真心本性,「庸」為日常生活之運用。藉由人際網絡互動及群我關係的呈現,彼此以「靈智、良能」微調而致中和。君臣間率性的結果是君仁臣忠,父子間率性的結果是父慈子孝,朋友間率性的結果是信義。 組織學習就是在穿越自我意識的阻礙(有願就有力),率性而為。當真心本性(大道、仁體、真愛)現前,能尊重彼此、接納彼此的差異,組織成員,個個時常靈明真宰當家做主,則能隨時空機緣變化,通權達變,發揮創新力,實現共同願景。 三、每一個當下都是學習與創造能量的呈現 萬事萬物本來空無實體,一旦因生緣助則果報輪迴不已。「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每個人的「心靈軟體、信念軟體」不同,乃緣於成長過程中,不同環境的影響,包括家庭的孕育教養、師長的教導、社會價值與文化的薰陶、人生的各種經歷(毀、譽、成、敗、榮、辱、貴、賤)和知識的積累等,逐漸形成「思考模式/意識型態」,並為其所枷鎖、囚禁而不自知。 在吾人與外在環境互動的過程中,建築起自我保護的「城堡」,將「真心本性」層層冰封,困在鐵圍山(心牢)中,「烏雲」蔽「慧日」,自陷「暗獄」之中。 其實,真心本性常在。如同虛空、宇宙與太陽,彼此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更沒有虧待過我們任何一個生命。這一股大納之愛,始終陪伴著眾生,在生命長流中,我們只習慣看到烏雲和風雨,埋怨天氣的變化無常,帶來生活上的不便,卻忘了一切存在,都在滋養著我們,輝映著我們。當,偶而靈光乍現,感應到天清氣爽、麗日朗照,也只是沉浸在一時的享樂,鮮能覺知動靜安然與自在自得。 當看到自己與外在的世界有衝突,或是內心世界有苦惱,便是心智(人心)轉化最佳的時刻,便是真心本性(天理)出來當家做主的時刻。正是所謂「照明煩惱,即是菩提」、「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的時刻。透過心靈對話,可以釋放一切的枷鎖(是非、善惡、分別、對待等心念意識的執著)。「內在」平安了,「外在」自然和合。心淨,則國土淨。 轉化是指「轉識成智」,以真心本性的靈覺轉動人心與真心一如。其關鍵在「真心本性」(仁體)的作用,當大愛啟動大願則合同;性真心善、意誠念正,則身行美;身行常善則心美、境優。 若組織中的成員,人人放下自我的執著,淨化心智、心靈(歸零),回歸自由心(歸靈),自能開展靈敏活潑的創造力,發揮共同創造的精神,以共識合力,游進新的「藍海」。 四、行動實踐(承擔)帶來創新 組織由團隊組成,創新來自成員的努力與團隊運作績效的共同呈現,始於「共同大納」(接受)、「共同看見」(覺察)、「共同願意」(意志),產生「集體意識」(共識)與「共同創造」(合作)、「共同願景」、「共同行動」(實踐、承擔)與「共同創新」。 由於個體有其基因煉獄――心智意識產生心智模式,造成團隊運作的障礙與極度挑戰,因此團隊學習的行動實踐可說是舉足輕重、臨門一腳。 在組織的人際互動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以系統思考(受納一切的空性)來進行「個人的修煉」與「團隊的學習」。在生活的各種遭遇中不斷地操練修習而達精熟;當組織中的成員能突破「個人修煉」的障礙、「心智模式的」綑綁及「團隊學習」的困難。做到開放、自由、整合的身心靈,彼此交融於大愛中,則能融合團隊的智慧及勇力,共同開創新境界。 語言是創造力的工具,在「深度彙談」(對話)後可以鬆綁、釋放內外的枷鎖。當「覺知」自己當下「思、言、行」實態的能力提升了,就容易保持在「鬆、坦、靜、定」的狀態,而生發「大智慧」。所謂「心淨,則國土淨」。團隊在共同學習下,「團隊智慧」會持續提升;以空明靈智彼此融合,乃是創新、顯化一切的本源,這是生命頻律振動與磁力氣場流動的自然現象。 五、一即一切,當下即是,信願行證! 當「相信」自己與虛空天地是一體時,生命的價值就如同虛空之寬廣無極。我們的生命本來就空明靈覺、活潑應運。在經歷心識的作用與身體的運行過程中,習慣黏著於觀念的地域(獄),常困守在精神與物質二元對待之牢,而自陷囹圄,終日受囚於域(獄)苦。當我們覺知、承認這個困窘現象是自己造成的,而「願意」突破自我設下的框架與界限,直下承擔,力行實踐,即時還原復初,實現大自在。 「學習型組織」是能包容受納、內省、有彈性、能靈活應變且不斷創新發展的有機生命體,透過組織成員與資源網絡的交互關係與活動的歷程,以彼此反饋(覺知、受納、交融、和合)的作用,產生深層內化及心靈提升,找回道德勇氣,不斷突破固有觀念的障礙,導引出正確的核心價值和信念,在遠大的共同願景激勵下,發揮最大潛能,進而展現創新的行動學習,使組織的生命得以永續成長、茁壯、長保卓越。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沉淪的社會,也是提昇的社會;這是鬼魅橫行的國家,也是英傑輩出的國家;這是危機,也是轉機」 吾儕身處大環境可能會全面崩潰的年代,更需要從「內心深處」,汲取出更多潛能、智慧、靈感與大愛來回應此詭譎異變的世局。㊣ 作者:彭錦笑&林凱聿 註:《Presence》一書為 Peter Senge ,C. Otto Scharmer ,Joseph Jaworski,Betty Sue Flowers ,Presence -Human Purpose and The Field of the Future(生命澄現-人類的關懷意圖與未來世界(場域)),SOL (The Society for Organizational Learning ,inc) ,March ,2004。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