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31

張藝謀已”死”?---從大陸電影灑狗血、拼場面的怪現象談起

從李安的《臥虎藏龍》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首度的讓外國人大開眼界,見識了中國武俠的內涵與氣勢,成功的為全球華人爭光之後,也隨之開創了中國武俠片進入世界電影舞台的新紀元,順勢帶動了後續一波波新武俠片浪潮。

但當李安轉移目標,挑戰極大爭議的以美國西部牛仔為背景的同性戀電影《斷背山》,並也成功再度將自己推上影壇巔峰之際,大陸導演卻隨後一窩蜂的投入武俠片的拍攝,企圖循著李安的成功模式,將中國武俠片再度推上國際舞台。而且,一片比一片華麗、一片比一片盡是耗費鉅資的大製作。 大陸拍片特有的浩大場面、華麗的服裝、氾濫的顏色運用以及大牌演員的一流卡司,拍出極盡誇張的武打場面,打算再度給外國人來個目不暇給、驚嘆連連。可惜因為最近國際媒體的負面報導,卻落的以”外表華麗,內裏蒼白”的不堪批評的惡名。 從張藝謀的《英雄》開始、到《十面埋伏》、以及陳凱歌的《無極》,最近的《夜宴》、《墨攻》、還有現在還在上映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我們看到的一連串已經食之無味的所謂”卡通武俠”,這些國際大導們擁有中國軍隊全力支援拍片的百萬雄獅之後,似乎用上了癮,完全放棄各自原先擅長的電影題材領域,而拍出一部部好大喜功且內容貧乏的武俠大戲。曾有人這麼形容這股現象:這些昔日細膩刻畫的人性以及生命力的中國優秀導演,就像窮苦人家平常吃慣了粗茶淡飯,一朝成了爆發戶,遂大魚大肉開始拼了命猛啖,完全忘記也不想回到昔日吃苦的時代。聽來真令人感到惋惜! 這裡特別要提的是陳凱歌的《無極》,這是部號稱有著中日韓港四地眾多大牌影星的超大陣容鉅片,但卻是一部被評為”簡單故事,複雜描述”且內容空洞的豪華魔幻古裝戲,遠不及當年拍攝《霸王別姬》時裡刻畫小人物受大時代民族與文化包袱重擔壓迫時的劇力萬鈞。 《無極》壯麗的場景堪稱是一大賣點,不過拍攝的代價卻是雲南縣天池的自然美景慘遭破壞。《無極》劇組擅自搭建佈景,還為了鋪設沙石,把杜鵑花叢給砍光光,預估至少要3、5年才能還原美麗的風貌,而因為這件毀損生態環境的事件,也遭到外界的同聲譴責。也幸好這部電影的賣座不好,否則真要為老天爺抱屈了。

除了類似樣板戲的歌功頌德,張藝謀也擅長玩顏色,從《英雄》開始,以顏色來呈現不同的主題或情境,剛開始讓人很覺驚艷,久了之後卻會膩到想吐,不忍卒睹。但這個手法在他後續的每部武俠片中均是故技重施,似乎毫無收斂的跡象,而且還越發走火入魔,樂在其中不能自拔。

談到《十面埋伏》,當然更要說說張藝謀。朱延平導演曾說過一段話:“內地導演中,我最了解的就是張藝謀。我非常喜歡他拍的《菊豆》和《活著》。我相信如此好的藝術片沒有第二個導演可以拍得出來,對他早期的作品我可以用崇拜來形容。藝術路線中,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但現在不同了,朱延平毫不客氣地說:“《英雄》和《十面埋伏》走的都是豪華路線,就是純粹的商業片。儘管炒作和拍攝非常成功,畫面精美、製作精良,但已經不能夠代表張藝謀本身了。這樣的片子只要有錢,任何一個導演拍出來都不會輸給他,只能算是一部不錯的商業片。嚴格意義上講,張藝謀已經‘死’了。”從這點看,這是否也說明著張藝謀已經江郎才盡了呢?

現在正在上映的《滿城盡帶黃金甲》裡大量運用金黃色系,將影片襯托的金光閃閃,實在極盡奢華。張藝謀在接受採訪時解釋說:大量運用華麗的金色是為了要呈現的是宮中與人物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意像。看來張大導的意像式手法,這種莫測高深的境界,很多觀眾不但無法體會,卻要面對的更多灑狗血的負面評價了。 看來這又是部專門拍給藝術家(或是自以為是藝術家的人)看的電影。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