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13

圈兒詞與論壇符號美學

文 / 長風一嘯

清朝一鄉間女子朱淑真,新婚燕爾,丈夫從軍,一去三載。忽一日接到丈夫趙先生的一封情書(時尚點的叫法),她打開一看,卻是空白紙一張。朱氏淑真看後淚嘩地就流了下來,她明白了丈夫的一片苦心,萬語千言難訴情思,唯有白紙一張才能讓才女淑真解讀清楚心中的渴望,正所謂,書到無處正是真。這廂,朱淑真三年來的幽怨情思,好象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慢坐在窗前,讓送信者在門外稍留,也休書一封寄與丈夫。“寄訴相思無從寄,畫個圈兒替……”。 從此,亙古傳奇的圈兒詞誕生了!顯然昔日的媒體缺少敏銳感,許多年之後,當朱淑真的丈夫歸朝為官,並成為金學家(據考證研究金文字學的)時,朱淑真的圈兒詞,才因趙玫先生在酒桌的一句玩笑話買弄了出來。羞害得朱淑真幾夜沒睡好覺。過去的情思,今日的才學,趙先生和朱女士把情話做到了家。趙先生用了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妙法,(時尚眼球笑意也不用著字),而朱女士,正好把恩愛寄與圈兒詞,讓自己的先生理解。 這種解說是從情思上來說有著深遠的美學,漢文字的表情達意,對識文斷字尚可,對才華橫溢者,那就不再是文字符號所表達了的,也許文字的力量是軟弱的,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到。 有一天,孔己已發出了圈兒不圓的的感歎,在刑場上,面對生命的吃槍子的時候,想到圈兒不圓,也算是超脫到了極致。人的追求是無止境的。連鬥大的字不識半口袋的孔老兒都曉得圈兒不圓有損人生的尊嚴,也是一生的最大憾事。可見魯迅先生在圈兒的畫法上賦予了人格的解讀法。 現在的人們因為孔己已對圈兒的釋解,產生了一種恐懼感。不敢提到圈兒,更不再畫圈兒,惟恐被人恥笑:圈兒不圓。就是老師在打分也故意把〇兒斜著寫,以加深學生們對地球形狀的認識;在某些場合如遲到或缺席,圈兒是非常正常的,然而人們卻發明了打叉或畫對號,從而結束了生活中的尷尬場面。但是人們總有困惑的時候,偶爾畫一個圈兒會引起笑話。有人就說,哎,你的圈事的不圓!還不如一個燒餅圓呢。這種總讓當事人心中泛起一點苦澀的滋味,因為魯迅先生已經定義為圈兒不圓是民族劣根性的表現。誰還敢惹不素靜?! 某年賈不凹先生結束了圈兒的人生尷尬,他在《廢都》中大量使用小方框,也叫空格,既找到了朱淑真的詩意美學表達法,也消除了人們對圈兒的的恐懼感,也算是開文學之先河,把詩意與劣根性濃縮到一個小方格子裏,而且不是文字,其魅力四濺,現代文學史有賈先生的一頁,無可非議。 圈兒蒸發了,方格逐漸盛行,得因於時代的電腦,打卡的考試和考勤據考證,也是方格塗鴉,微機才能識別。人們不再用文字來表達,只用符號考察一個人的真才實學。從某種意義上說,當年的朱淑真的確有近思,也有遠謀,千年之後,她和丈夫的符號情思美學價值被現代的無法再現代,如果其後人主張侵權,一些人理應給予補償的,這是後話。 眼下就說到了論壇(BBS)。我想列舉一些符號,如:口合、口黑,@#¥%^&&*&&^……這是隨意打出的符號,應該說還有很多臉譜的符號。大家從這些符號上自己也能解答清楚,到底代表了什麼意思!現代符號的美學價值在於一些人在省略了某些文字之後,取得更為美妙的效果,就象趙先生郵寄的一張白紙,對話的交流效果超時空性,幽默地誕生了。 引用網址-->http://www.wokankan.com/ycwx/200302/20030209/71930.htm



畫出來的情意—《圈兒詞》←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