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因為愛著生命,因此,我知道。
自己將會同樣地愛死亡。
2009/04/13

fragment of the dream

想起幾年前,大我兩歲的學姊。
漆黑的頭髮,膚色蒼白,很會畫畫,單眼皮,有種病態美。
嚴格說起來並不是美女,我想,我是先愛上她的畫。


對有才氣的女孩子特別沒有抵抗力。


當時她還是別人的女朋友,我們三個人感情好到總是一起出去玩,
學姐卻在戀人去畢業旅行的時候,找我陪她打發時間。
躺著聊著,不知不覺就接了吻。緊緊擁抱在一起。


喜歡著誰的這件事,就跟悲傷非常相似。
的確是這樣的。


用強硬的態度逼迫她分手,然後搶奪過來。
愛情果然是自私的。自私得眼裏揉不進一粒沙。
其實不想傷害誰的,到最後卻大家都受傷了。

偶爾我會猜測她在哪裡,過得好不好,遇見了怎麼樣的人,
是不是和以前一樣,害羞時音調會不經意的提高。


我們分別了很久很久。
曾經愛她愛得可以為她去死。

被罵著人渣、畜牲、敗類,而漸漸成長的我,
已經沒有去愛的資格了。


初戀美在遺憾。
也許是的。


也許是的。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