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0

臣服(一)

我對「臣服」這兩個字的意義,也許並不算了解得非常透徹,不過應該也沒有誤解太多。跟朋友聊起臣服時,大部份人 ( 包括大部份時間的我:p ) 乍聽之下,都會覺得代表逆來順受、忍耐、沒有自我、委屈求全…..等等,不過臣服其實不是一種掏空,而是一種接受。
奇蹟課程及各種其他靈性教誨中,也常提到:不要對被自我感所充斥,不要對外界起反應,外面的人跟事無法激怒你,只有你能激怒你自己 ( 包括痛苦、焦慮等負面情緒都一樣 ),如果不想隨著妄念起舞,最好的方法就是接受一切當下發生的事~學習「臣服」。說到這邊,教誨通常就結束了,但屬於我們這種「凡人」的問題才剛剛開始:「怎麼接受,怎麼臣服?難道有人搶我的鈔票,我要把提款卡連密碼一起奉送給他嗎?有人攻擊我,我不該保護我自己嗎?我不應該為了我的前途跟幸福做任何努力嗎?」當然,我相信這不是諸位心靈前人的意思,但又很難說清楚,最近我回想到兩件多年前的事,也許可以為「臣服」這兩個字做點註解,雖然當年我是個只以戀愛跟受肯定為生活重心的人,只是在無意中碰巧實踐了這兩個字。
 
十年前我剛買了基隆的小套房,在一些風波當中,決定退出當時所屬的業界圈,雖然失落,但有一種奇妙的、如釋重負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剛從一個競爭大、流言滿天飛、得失心重、需要時時戒備的環境中抽離,回憶起來,才發現那時的我有一種什麼都不重要、凡事都可以輕鬆看待的難得好心情,當你不再時時防衛自己,不再試圖抗拒外來的影響時,就什麼都傷害不了你。
 
那時因為尚未決定要進入什麼新領域,就先找一個普通朝九晚五的助理工作,比起以前來真是太安穩了,我覺得一切都很美好,工作也很勝任,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同事老是想安慰我什麼,或是告訴我「怎麼對付我那個神經病主管」@@~,我覺得沒有什麼事發生啊!一直到某天我表妹 ( 她是牡羊座,我們脾氣很像,是家族同輩中最恰北北的兩個 ) 來探我的班,不到一個小時她就把我拉到外面,咬牙切齒的問我:「姊,妳怎麼受得了那個瘋女人?」我的回答是:「她怎麼了嗎@@~?」我才覺得我的主管在別人眼裡,好像真有那麼一點不好相處,但也僅止於此。最後是到我離職一陣子,心情沒那麼平和後,回憶起那段工作期間,才發現那時真的是因為心很平靜,才化解掉很多本來會掀起的波瀾。
 
那時我的職位是公司中一位女主管的助理兼組員,負責行銷、行政跟聯絡事項等全都包的工作,對我來說,工作雖然範圍太廣了一點,但但這種完全不須做任何重要決定的生活根本是天堂^^~,而在工作上我沒出問題,但主管 ( 聽說 ) 有著很神經質、超級情緒化、凡事都會焦慮,然後用自己的擔憂去責怪底下人的個性 ( 綜合前同事的公認看法 ),每個進來當她助理的人都做不久,因為隨時要戰戰兢兢,她今天認可的事,說不定明天就跟你翻臉,今天指示的事,說不定明天就變卦,我覺得算不上壞人,但我猜是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猜忌心重。

舉個例子來說,她交代我擬一份企劃,每個人習慣做企劃案的格式不同,我當然照我的經驗打了一份給她,而且其實我的格式是比她的複雜項目更細喔!但跟她認知的「企劃案」不一樣,她就開始碎碎念:「妳為什麼要打效益評估?我們以前都不用寫就就可以了,妳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寫這種東西呢?」「妳以前真的當過企劃嗎?不要以為搞一堆花樣打一堆多餘的東西就是專業。」「我真的不懂耶!為什麼要把企劃案弄得讓人看不懂?( 其實就大家的反應看來,只有她看不懂@@~更嚴格的說,她也沒有不懂,只是她很擔心別人看不懂 )」重複的事一說再說,可是聽在我的耳裡,我把它簡約成了一個明確的意思,就是「重打,拿掉效益評估跟其他以前人家不會加的項目。」然後我高高興興的去調出以前的文件來看,弄清楚她理想中的格式是什麼,再高高興興的重打一份給她,不會去想:「念念念,妳才在浪費時間。」也不會想:「妳才是活到現在還沒看過什麼叫真正的企劃案吧井底之蛙!我可以叫妳蛙女嗎?」因為一切都是這麼的簡單,我想不出為什麼要多花時間跟她爭論而不去重做一份,交完案子接著順便問她還有沒有什麼事要交代我的^^~?通常這時她就閉嘴了 ( 不然她還能講啥?我又沒還嘴又沒擺臭臉 )。
 
總之,不管她挑我什麼毛病,我通通都當是應該,而且再正常不過的,絕對馬上去改進,就算最後事實證明我才是對的,我也不會跟她爭論,等她再下指令要我改回來就好了,因為誰對誰錯根本不重要,我是她的助理,我就應該按照她要的方法來做事,我不是她的老師,所以不要去告訴她她的態度有什麼不對,我也不是她的主管,更不用去注意她的做法有沒有效率,至於同事跟表妹義憤填膺告訴我的:「妳不覺得她是個瘋婆子嗎?」「妳不覺得她根本就是心理變態把氣出在妳身上嗎?」「妳已經非常能幹又負責了,妳不覺得她刻意打壓妳嗎?」「妳的東西連大頭都很認同了,她還不停挑妳毛病要妳改,妳不覺得她是見不得妳好嗎?」
 
老實說,所有的答案通通是:「不覺得,不覺得,我一點都不覺得。」她對我有什麼看法,她想怎麼對付我,她愛打壓誰,說真的有什麼關係呢?如果她真的要怎樣,我最多是換工作,她也不能砍我也不能吃了我,我多做的事,用的是公司付我薪水的時間,她挑我的毛病,用的也是公司付她薪水的時間,我完全沒辦法感覺我到底損失了什麼。有時她突然心情好買個禮物送我,然後動不動就提起這件事,我也不會去想:「一直掛在嘴上那還不如不要送。」反而會想:「喔!她應該希望我很感謝她,她才會覺得安心吧?( 可見她很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只是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態度 )」我就每聽她提一起我就笑瞇瞇的千恩萬謝一次,如果這就是她要的,又是我做得到的,我為什麼不做呢?所以一直到我找到好工作離職,職場生活都是愉快輕鬆的,甚至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她的人緣一直不好。
 
可惜那樣的心境已經一去不復返了XD。我的感覺是,臣服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努力做你當下可以做到的一切,然後把結果交給上天,不管是好是壞都無所謂,我做了我該做的事,受到肯定很好,如果被罵被炒魷魚,那就看下一步要怎麼走,不要去想:「我明明沒那麼差勁,不公平。」也不要去想:「我花了那麼多時間,結果她居然一點都不重視。」更不要去想:「哼!她根本就是故意找我麻煩,我真是倒了八輩子楣!」不要一直去想誰對誰錯、你受了多少委屈、這個工作根本就是地獄………………….種種種種多餘的念頭,因為一天也才工作八個小時,能發生的事有限,絕對不值得妳多花那麼多時間去否定自我、去跟已經發生或還沒發生的事抗爭,如果發生了你只能接受,沒有真正發生的事就不用去想它,想努力就努力,想放下就放下,不要告訴自己應該怎樣或不應該怎樣,這就是接受;一旦接受你就可以臣服了,一旦你臣服,就沒有事情都夠傷害你,就像折斷大樹的颱風吹不斷小草一樣。
 
這個例子我想並不是臣服的全部,也不是臣服的真髓,它只是一個小小的、日常的事件而已;但是你可以從這裡知道,「臣服」並不只是靈性道路上需要的一種態度,我們在生活中所有的路都是某個角度的靈性之路,你可以在任何事件中,找到你安置自己的方法。


心想事成小心得(三)~這是自我催眠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臣服(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