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10/26

似作秀,又似道別

秋天早已到來,冷風開始吹過每一個角落,留下寒霜與冰雨。

天再也沒有春天那麼濕潤。地開始干了,裂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樹木也失去了往日的英姿。水成了致命的東西,於是她開始尋找,開始奔波,為自己,也為滿枝的孩子們,但總是不夠。看著漸漸消瘦的孩子們,淚水默默地流著。

漸漸地,孩子們感覺到了母親的衰老。看著那張憔悴的臉,心如刀絞般地痛了起來。夜裡,他們偷偷地商量著,看有什麼能幫助母親的。然而除了離開,似乎就沒有什麼別的方法了。

樹葉開始慢慢變黃,黃葉開始緩緩地落下,有時還在空中飛舞,似作秀,又似道別。片片黃葉輕輕地落在大樹底下,散出自己僅存的營養,留住偶爾洒落的雨水。

看著那些傻傻離開的兄弟姐妹們,有些葉子笑了,笑得很開心,連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手也緊緊抓住母親那干癟的身軀,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飄落下去。母親的一切都是他的了,再也沒有人跟他爭了,再也沒有人跟他搶了。他靜靜地躺著,靜靜的享受著,享受著母親不再是那麼溫暖的身軀,享受著母親為他和兄弟姐妹們準備的一切。

樹下的葉子看著那些洋洋得意的兄弟姐妹,有些痛恨著,有些詛咒著,卻又無能為力。於是,有些隨風離開了,不想看到那些越笑越甜的臉。

望著漸漸離去的孩子們,母親的心碎了。她努力著奔波著,想留著他們,可是沒能留住。淚水從心裡流到了臉上,哭聲也抑制不住的傳了出來。她在怪自己無能,連自己的孩子都照顧不好,還要孩子犧牲自己來照顧自己。

看著還留著枝頭上的孩子們,一點點欣慰湧現出來。於是她又開始奔波,開始尋找,只盼他們不要離開自己。

也許呆在樹上太枯燥了,安逸了,心中的那份喜悅沒有傾吐的對象,總是感覺著不舒服。於是向樹下的兄弟姐妹們炫耀,向陽光炫耀,向雨炫耀,向霜炫耀,向吹來的秋風炫耀。

聽著那刺耳的笑聲,看著那陰笑的嘴臉和那顫抖不停地身軀,風怒了,使勁拍地打著他們。看著掙扎著不下來的樹葉,風更怒了,使上全身的力量拍打著,最後連那干瘦的樹枝也吹了下來。

風把帶著樹葉的樹枝吹進糞坑後,憤然離去。
一晃而逝的風景 冰冷的無眠長夜 一場經過,失敗的挫折 時光急急如流水 此情景終會過去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