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1/28

走進冬天

大雁嗅到了冬天的味道,振翅南下,掠過家鄉蘇北的天空,從此便拉開了冬天的序幕!

四季輪迴,冬天又來了!習慣晨練的我,著厚重的棉衣,換一雙滑雪鞋,戴雙手套,信步的走進了冬天!

冬天的風是殘酷的,它沒有春風的溫順;沒有夏風的火熱;也沒有秋風的柔情。一陣刺骨的寒風呼嘯而來,掃落了秋天遺留下一點點可憐的葉子,一種趕盡殺絕的姿態,無情的又將那泛黃枯竭的葉片再次趕走到一個個角落裡,冷冷的看望著淒涼的葉子抱成了一團團才罷休。被風摧殘的樹呀,也只剩下了一條條精瘦的骨頭而發出陣陣呻吟,小鳥在光禿禿的樹叉上隨風搖晃,並“嘰嘰,喳喳”的嚷著,似乎對我說,冬天來了。然後,“嗖”的一聲齊飛到暖和的竹林裡去了。

冬天的雨是最虔誠的,它沒有春雨瀟瀟的醉人,沒有夏雨狂暴而燥人不安,沒有秋雨綿綿而讓人思念的痛。緩緩降落的冬雨,被冷酷的風吹哭了,雨滴卻變成晶瑩的冰珠摔在地上彈跳著,憤怒而不敢言,我看在眼裡,深吸一口涼涼的空氣,默默的期待著陽光早早的將冬天的雨珠溫暖。

雪是冬天裡的主旋律,瑞雪兆豐年!沒有雪的冬天就不夠濃烈,就少了許多故事和樂趣。雪,它是聖誕老人的舞台,是毛澤東筆下的詩……。

我喜歡雪,那銀裝素裹,雪白如玉,婀娜多姿,分外妖饒。喜歡在雪天裡看雪舞,喜歡聽雪吟唱,尤其更喜歡走出小屋,踏在“吱吱”作響的雪被上靜觀,野兔戲弄白雪公主的裙,仰望小鳥被雪光刺傷了眼而找不到回家的路。那時的我,似位詩人,又似位畫家,又似乎踏在美麗的月球之上尋找稚趣。

一個霜白的晨,縷縷飲煙縈繞在村莊的上空,那撲鼻的餃子香鑽進了我的肺腑,鑽進那隆冬的骨髓。長高的冬天再也高不過太陽,冬天裡的陽光是奢侈品,也是四季中最好的慰問品,彌足珍貴!明晃晃的陽光潑下來,潑在禾麥上,潑在村頭巷尾,潑在村莊里老人們的身上,他們唱著數九歌,或嘮叨一些往年冬事……

冬天是四季中最小的弟弟,喜怒無常是它的本性,有時還讓人揪心,讓人寒顫。七根火柴的故事就深深紮根在我的心裡,貧窮會寒冷,沒有父母的愛更寒冷。我常回鄉下的家,回到父母的身邊,去感受著溫暖。每到家裡,我喜歡幫母親點燃灶火,然後看爐灶裡的火焰熱舞著,邊聽母親嘮叨著。母親忙碌時開心的笑容如陽光般。父親也愉快地拿出了筆墨,點開了梅花,點亮了春天的眼睛。漸滴水珠從屋簷下的冰凌而滑下,正如我被父母幸福地溫暖著而模糊了眼睛,深感這個冬天不冷!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