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9/08/20

一片空白

就這樣連哄帶騙一瓶傑克丹尼基本上裝進了陳經理的肚子裡。“再來半打百威﹗”陳經理酒興空前高漲,談興大發。向我講述他的血淚奮鬥史。我則表現地像是聽紅軍爺爺講長征的故事一般,一臉地敬佩和嘆服。陳經理越說越激動,越說越興奮。他對自己的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洶涌奔騰。我想,其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點自戀的情節。發揚到極致辭的,如現下網上極火的什麼姐姐。一般地人,都能將其很好的隱藏在心裡,表面上是看不出來,只是,一點火星子,就會將它燎原,像現下的陳經理。    
終於,陳經理的酒喝得差不多了,話音漸稀,突然,他很大聲地打了一個酒嗝,混濁的氣息攪動著空氣。我摒住了呼吸,只幾秒鐘,我就堅持不住了,即使這空氣有著骯髒的氣味,但我,我依然無法舍棄,這,就是無奈。突然,陳經理身體略向前傾,看著我,說︰“今天,真是痛快啊。”說完,又向後靠去,昏暗的燈光下,我看到他閃爍的眼神。    
“呵呵,是嗎,您高興就好。平時那麼累,也該放鬆一下。”我微微一笑,看桌上已是杯空酒罄,我問道︰“您看再來點什麼?”古時講端茶送客,我也想提醒陳經理差不多就撤。    
“呵呵,不用了,差不多了,幾點了?”說完,陳經理在空氣中劃過一個很大的弧度高高地抬起了手腕,皺眉覷眼看著他金光燦爛的勞力士,“唔,不早了,快十二點了。”放下手腕,陳經理征尋地問我︰“要不,咱們今天就到這兒?”他的眼裡卻是顯而易見地意猶未盡。我裝作沒看懂,接著他的話說︰“唉,還沒聽夠您講您的歷史呢,真的,我覺得對我的幫助特別大,可是,我也不能總霸佔您的時間啊,再怎么說,今天是週末,您也得陪陪家裡人。不過,好在,來日方長,以後,咱們可以多出來坐坐。您說呢。”    
“哈哈,是啊。不過,幫助不敢說,只是在社會上混了這么幾年,經驗還是有一些,至少能讓你少走點彎路。以後可以多交流交流。”陳經理慷慨地說。    
結完賬出了門,道過告別之後,我像是突然想起來似地,說︰“對了,陳經理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 冷光漂白, 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家務助理上次您不是說我那個報價有點問題嗎,我照您的意思改了,下周,您看哪天方便,我再送去您過過目?”   
“行啊,哪天都行,來之前打個電話就行了。”陳經理小手一揮,好像在說,這種小事不值一提。    
我微微一笑,沖陳經理招了招手。    
坐在計程車上,我打開手機,有一條未讀短信︰    
“我馬上就到莘莊了。”    
是王斌,發送時間︰8點27分。    
有那麼幾秒鐘,我的大腦停滯了般,一片空白。 
繼續閱讀
1